第四百六十五章 洞房花燭(大結局)

作品:《異世美廚︰吃貨萌萌噠

    他越走越近,她心跳就越來越快,當那縴長的手指掀開紗簾的時候,她的心髒幾乎停跳,耳中轟隆一片,連忙垂下腦袋,用力咬住唇瓣。

    “不要緊張。”熟悉的輕笑入耳,雲落貝齒不由自主松了松。

    溫熱的大掌握住她的小手攥了攥,隨即便將她再次橫抱起來,走出轎外。

    “新郎都不踢轎門?”

    “新娘也沒有跨火盆。”

    “听說入雲谷和乘天門對新娘子極為寵溺,新郎更是愛護至極,一點下馬威都不肯做呢!”

    “啊,新娘子可真是幸福啊!”

    其實這只是其中一點,更重要的是,雲落本人比較怕麻煩,而眾人又覺得婚禮太簡單會委屈了她,所以最後便覺得,婚禮程序怎麼簡單粗暴怎麼來,剩下的方面則是怎麼奢侈夸大怎麼做,這邊有了今天這場連接兩個位面的萬里紅妝盛景。

    “真是胡鬧,快點放我下來,哪個新郎是抱著新娘子去拜堂的?”雲落小臉緋紅,窩在他胸口羞窘的悶聲道。

    “我不就是那個抱著新娘子拜堂的?”源子鈺輕笑一聲,略略低頭聲音暗啞道︰“若不是拜堂時非要將你放下來,我恨不得一直抱著你入洞房。”

    “你你你、臭不要臉!”雲落雙頰溫度倏地上漲,緊閉著眼楮將小腦袋埋得更深,結巴道。

    耳邊的輕笑更甚,不一會兒,便听源子鈺道︰“娘子,到禮堂了。”

    被輕輕放下,雲落緊張的腿有些軟,幸好被源子鈺趕緊扶住,在她耳邊繼續打趣道︰“看來娘子還是習慣被我抱著,放心,等拜堂過後,我一定把你抱回洞房。”

    雲落在蓋頭里翻了個白眼,用力在他腰間掐了一把。

    軟軟的力道沒讓源子鈺覺得疼,反而酥酥麻麻的,整顆心都如同浸在了花蜜里。

    主位上的四位長輩見此,也相視一笑,滿眼欣慰。

    葉桓風作為兄長,擔任了司儀的工作。

    眼神溫柔看著這對小夫妻,高聲道︰“一拜天地!”

    兩人立馬正經起來,轉身對門外晴空拜了一拜。

    “二拜高堂!”

    回身對乘天門掌門、入雲谷谷主以及父母拜上一拜。

    “夫妻對拜!”

    相對而立,雲落咬唇,緊緊盯著源子鈺的腳尖,羞澀的睫毛亂顫,源子鈺則眼眸深深注視著雲落蒙著蓋頭的發頂,眼神寵溺而滿足,齊齊拜上最後一拜。

    “禮成,送入洞房!”

    “啊!”

    幾乎在葉桓風話音落下那一刻,源子鈺便將她再次打橫抱起,掛著濃厚的笑意,快步走向洞房。

    雲落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驚呼一聲,緊緊抓緊他的前襟。

    身後傳來眾人的哄笑聲。

    “哈哈哈,第一次見到天鈺仙尊如此急切的模樣。”

    “是我們公主殿下太美了。”

    “鬧洞房,去不去?”

    “你不怕被打出來啊?”

    葉桓風走到眾人面前,面上帶笑,道︰“提醒各位一下,我知道修仙位面有鬧洞房的習俗,但若是誰真的興起去鬧了這洞房,讓新郎新娘惱羞成怒,這後果我們可就不負責了。”

    隨後,他身後回廊上的騎士們齊齊將劍一亮,“ 啷”一聲收回劍鞘,金屬的冷光和撞擊,讓想要玩鬧的賓客不由自主吞了口口水。

    “各位請入席吧!我們準備了兩個位面的美食,還有很多是按照食神的食譜做的,大家一定要好好品嘗一下。”

    在熱情的招呼下,氣氛又再次升溫,眾人有說有笑,把酒言歡。

    而洞房中,雲落被源子鈺輕輕放下,感覺到對方直接坐在了自己身側,連忙推了推他,“還不快去招待賓客?”

    源子鈺一把握住她柔軟的小手,笑道︰“今天是我們成親的日子,就不要管別人了。”

    “你頭上戴著這麼多東西很重吧?我幫你拿下來。”

    “這些都是晚上才能拿下來的。”雲落小聲嘀咕。

    “你這樣一直坐到晚上太累了,我會心疼。”說著,他對屋子里的侍女道︰“你們都出去吧!”

    侍女見狀掩唇輕笑,都退了出去。

    源子鈺拿起一旁的刻著鸞鳳和鳴花紋的秤桿,低聲道︰“娘子,我掀蓋頭了。”

    “嗯。”雲落輕輕應了一聲,隨即便覺得眼前一亮,蓋頭被掀了起來。

    放下秤桿,源子鈺大步上前,幫她把蓋頭拿下來,認真端詳雲落的小臉。

    她羞惱的鼓起腮幫子,“看什麼呀?沒見過?”

    “沒見過這麼美的你。”源子鈺黑眸微挑,認真道。

    雲落聞言臉上更燙,連忙錯開視線。

    “娘子,合巹酒。”

    白玉金紋的酒杯遞過來,被雲落小心接住,兩人手臂交纏,共同飲下那杯甘甜的酒液。

    源子鈺眼眸緊盯著雲落白瓷般的肌膚,優雅伸長的脖頸被喜房里紅彤彤的綢緞映成了粉紅色。

    他的眸子不由得火熱起來,身上也愈發覺得燥熱。

    喉結滾動,兩只酒杯被他用靈力送回桌上,在雲落驚愕睜大的雙眸下,狠狠吻上那肖想許久的嬌嫩雙唇。

    “唔,別,還是白天。”

    反抗的聲音隨即被源子鈺用力吞咽下去,原本清明的神智漸漸變得混沌不清,四周一切仿佛都模糊起來,能感受得到的,唯有那滾燙的唇舌和源子鈺身上好聞的氣息。

    直到被憋紅了小臉,源子鈺才依依不舍的放開她。

    狹長黑眸水光瀲灩,眼角泛紅,唇瓣上還帶著晶瑩的水光,讓回過神來的雲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丫的,明明自己才是那個被強吻的人,怎麼這家伙反倒一副被狠狠蹂躪的模樣,讓她又有了想要主動親上去的沖動。

    “娘子,我們去個更好點的地方吧!”

    “什麼地……”

    不待她問完,便覺得眼前一花,瞬間換了一個地方。

    “這里是……”

    他們仿若在一座巨大的宮殿里面,兩人一同癱倒在華麗柔軟的大床上,玻璃窗外,能夠看到遠處的沙灘和海洋,還有郁郁蔥蔥的樹木。

    “這是一座無人的海島,這下子,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們了。”源子鈺勾起紅唇,再不壓制眼中的炙熱火光。

    “不行不行,我們就這樣走了,父親和母親他們會著急的。”

    “不用擔心,我已經留了書信,新婚燕爾,他們會理解的。”

    “你這是拐賣人口!”

    “我只拐賣娘子,娘子,這可是我精心準備了好久的,你真的不喜歡嗎?”

    “那、那倒也也不是。”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現在無人,娘子就無需再害羞了,叫我一聲夫君如何?”

    “夫、夫君。”

    “乖~”

    話音落下,所有窗簾都被“唰”的一聲擋下,房間里光線瞬間變暗,響過一陣的布料摩挲聲,挺拔的男子唇畔勾著一縷笑意,堅定的俯身壓了下去。

    大紅色的絲滑料子,在他的動作下從床上滑落地面,輕紗似也知道害羞一般,緩緩垂落,遮住床上令人面紅耳赤的場景。

    “唔!”

    小小的痛呼過後,便是女子軟軟的應和與哀求,以及男人憐惜的勸慰與滿足的喟嘆。

    有風從窗外劃過,卻絲毫透不進遮掩嚴實的窗口,想要將一絲絲聲音帶走也不可,只能留戀的盤桓一瞬,拐了個彎兒,從窗邊伸展的枝丫間穿行而過,吹向遠方。

    無人的海島上,沒有四季之分,只有溫暖的陽光和微風拂過每一片翠綠的樹葉和嬌嫩的花朵,與幸福的交響樂一起,舞出愛情的真諦。

    從此,明川大陸和修仙位面,便多了一對人人稱羨的神仙眷侶,二人的事跡一直被後人稱頌,廣為流傳,直到,很久很久以後。

    ------題外話------

    哈哈哈哈,終于大結局了!叉腰大笑。下一章是番外,有關雲落穿越原因以及後續的,然後就沒有啦~

    ☆、番外一 被奪走的一切

    “噠噠、噠噠!”

    空蕩蕩的走廊,時不時響起小護士有規律的腳步聲。

    一名男子雙手撐頭,已經在外面的長椅上坐了很久。

    “先生。”

    頭頂傳來小護士的聲音,他猛地抬起頭,熬出紅血絲的雙眼怔怔看著對方,有些打顫的站起身,“她醒了嗎?她是不是醒了?”

    男人雙眼通紅,發絲凌亂,雖是有些狼狽,但俊朗的容貌仍是讓小護士不禁生出憐惜的心情。

    小聲勸慰道︰“你別著急,暈倒那位是你女朋友吧?她已經沒事了,打了點滴正在休息。”

    “不,不是她!”男人激動的握住小護士的雙臂,急切道︰“是另一個,掉進江里的那個女孩兒!她沒事吧?”

    小護士一怔,眼中惋惜之意更甚,小心翼翼道︰“那個,你還不知道嗎?掉進江里那個女孩兒一個小時前就已經宣告死亡了,實在是救上來太晚了。”

    “死、死亡?”男人不敢置信的呢喃出聲,手上一松,目光渙散的朝後踉蹌幾步,順著牆壁,滑坐在地上。

    “唉,人死不能復生,你也別太難過了。”小護士見慣了生死,此刻看到男人這個樣子,也滿是不忍的勸說了幾句。

    見對方毫無所感的怔愣在那里,小護士嘆息著搖搖頭,知道自己再勸也沒用,只得默默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才重新恢復神智,抬手搭在一旁的椅子上想要起身,手背堅硬的觸感,讓他茫然側過頭去。

    那是一個精致的盒子,之前被女孩兒抱著,後來摔在了地上,再後來,被圍觀的人撿起來塞給了他。

    他撐起身體坐在椅子上,將盒子抱在懷中,小心打開蓋子。

    細軟的彩色填充紙條中,靜靜躺著一個剔透的水晶匣子,隱約能看到里面有兩個小人。

    抬手掀開蓋子,兩個精致的小人瞬間翩翩起舞,一首《夢中的婚禮》從盒子里飄揚而出,他手指輕輕拂過小人旁邊的心形浮雕,上面刻著的“新婚快樂”被他忽略,手指下,滑過的是下方那排小字“雲落贈”。

    “雲——落——”干澀的唇瓣緩緩吐出這個名字。

    男人用力將音樂盒合上,雙手捂住眼楮,渾身不住的顫抖起來。

    一滴滴晶瑩的水珠從指縫間流出,打在盒子上,濺出破碎的水花。

    “哥,何婉姐已經醒了,你……不去看看嗎?”

    男子慢慢拿開手,臉上的淚意抹得一干二淨,“去,當然要去。”

    指尖摩挲過水晶盒子,他低頭喃喃道︰“你一定也想知道答案。”

    “哥……”少年見到哥哥的樣子,有些心慌的叫了一聲。

    男子將水晶盒重新收好,精致的盒子緊緊抱在懷中,起身問道︰“雲落,就是那個掉進江里的女孩兒,她的家人來了嗎?”

    “沒有,她的手機不見了,醫院沒辦法確認她的身份,哥你認識她?她也真是可憐,怎麼就掉進江里了。”少年嘟囔道。

    男子托著盒子的手慢慢攥緊,深吸一口氣,深深看著少年道︰“她叫雲落,是我的同學,特意來參加婚禮的,發生這一切都怪我。你去幫哥一個忙好嗎?”

    少年看到哥哥眼中流露出的痛意與悔恨,不忍的點了下頭。

    病房中,何婉听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連忙從床上掙扎坐起,眼神期盼的看著來人,而後燦爛笑道︰“宇陽。”

    延宇陽見她仿佛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依舊那樣笑著、開心著,心中更是抽痛不已。

    緊握的拳頭上,指骨泛出青白之色,他抿了抿唇,面無表情的抱著盒子走過去,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你怎麼還抱著這個盒子?快給我扔掉!扔掉!”何婉一見到那盒子,眉頭倏而蹙起,激動的喊道。

    “這是雲落給我們的結婚禮物。”延宇陽手掌摩挲著盒子,淡淡道。

    “我才不稀罕那賤人的禮物!”何婉聲音尖利,半晌,才反應過來延宇陽的神色不對,放低聲音撒嬌道︰“宇陽,扔掉好不好?嗯?扔掉嘛!”

    “這也是她留下的遺物。”延宇陽手上動作頓住,抬起頭,泛紅的眼眸帶著濃濃的譴責和不解,盡可能讓聲音平穩下來,字音極重的清晰道︰“何婉,雲落死了。被你推入江里,淹死了!”

    “不,這不怪我!”何婉猛地瞪大眼楮,朝後縮去,高聲道︰“是她,是她要搶走你,我太生氣了,就輕輕推了她一下,我也不知道她會掉進江里,這不怪我!”

    “何婉,雲落她死了,她死了,你的听到沒有!現在重要的是推脫責任嗎?”延宇陽失望的盯著她,想要諷刺的笑笑,卻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雲落她從來沒有想要將我搶走的想法,是我主動聯系了她,你們之前不是很好的朋友嗎?我好不容易托人找到了她的聯系方式,就是希望她來參加婚禮,可以讓你更開心一些,可你現在做了什麼?”

    “怎麼會?不,你一定是被她騙了,她一直喜歡你,一直謀劃要將你搶走。”何婉撲過來,急切的解釋道︰“我知道的,我都知道,她想要從我身上奪回那些本該屬于她的東西,我防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還是被她發現了,她肯定是要在我結婚之前把你搶走,你相信我!”

    “何婉!你到底在說什麼?雲落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之前她根本都不知道我們在這個城市,若不是我請求她參加我們的婚禮,她現在也早就在飛往國外的飛機上了。”延宇陽緊擰著眉頭,厲聲道︰“更何況,你當我是什麼物品嗎?誰想拿走就能拿走?我們已經要結婚了,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雲落來了就離開你?”

    “不是這樣的。”何婉被他嚴厲的神色嚇得一個縮瑟,眼中浮現出水光,連連搖頭道︰“上學的時候,學校每次下發的兩份獎學金和學習用品,班主任都給了我,只要被發現的時候,我幫她跟所有人解釋,是因為班主任看我家里太困難才這樣做的,並求對方保密,她就會瞞著雲落,讓她不知道學校發過這些東西,並把所有的機會都讓給我。”

    他們當時是一個班,延宇陽知道,那時候何婉和雲落都是班中的優秀學生,但獎學金的事情,他也從來不知道,只記得當時有傳言,說班主任偏心還貪財,只是他沒太在意。

    “班主任為什麼這樣做?”

    “她想要雲落那份獎學金,她說,只要把雲落那份獎學金給她,剩下的學習用品,還有活動名額,都會全部給我。”何婉哭著道︰“我知道這是不對的,可當時我家里也很困難,我怕我不答應,班主任就會去找雲落,萬一雲落答應了,那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你當時跟雲落是好朋友,你如果不答應,她也不會答應的。”延宇陽相信雲落的人品,她那時也是個小孩子,膽子小又愛哭,可在道德底線的維護上,卻是異常的倔強。

    “誰知道呢?”何婉嘲諷道︰“我都動搖了,如果老師問她,我才不信她不會答應,那可是三年的雙倍獎勵,誰不想要啊?”

    延宇陽眼中的失望之色更甚,“就算雲落知道,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她也不會再計較了。”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我拿走了她的東西,也不甘心我奪走了你!”何婉眼神癲狂,魔怔道︰“她一定是知道了,那些人在說你壞話的時候,是她幫你說話,結果你以為那個幫你說話的人是我,那些千紙鶴也是她給你疊的,給你寫信的人是她,鼓勵你的人是她,都是她,都是她!”

    “是她?”延宇陽也震驚了,他以為做了那些事情的都是何婉,怎麼會,怎麼會是雲落?

    “你以前經常在我耳邊提起雲落,不是因為想念她,也不是因為覺得愧疚,而是害怕我跟她有聯系,知道這些事情?”延宇陽總算反應了過來,睜大眼楮道。

    番外二 願你一生,順遂平安

    可笑的是,他還以為是何婉惦記著雲落,這才有了他費盡心思尋找雲落,讓她來參加婚禮,卻意外葬身江中的事情。

    是啊!如今網絡時代便利,想要找誰,只要用心就能找到,如果她真的想念雲落,又怎麼會聯系不到她?

    “宇陽,我沒有安全感,我真的很怕有一天她會將你從我身邊奪走。”何婉哭喊著攀上他的手臂,“每次談及她時,听到你說對她一點感覺都沒有,我才能放心啊!”

    延宇陽听到這話,胸口像是燃起了熊熊烈火,刺痛燒灼,如針扎般一下子起身甩開她的手,紅著眼楮喊道︰“通過貶低別人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你這是有病!呵,沒有安全感,習慣從別人那里搶東西,又怎麼會有安全感?”

    “婚禮取消,我沒有辦法跟你結婚!”

    “怎麼會這樣?不,宇陽,雲落已經不在了,我們之間已經毫無阻礙了啊!怎們就不能結婚了呢?我們明天就要舉行婚禮了。”何婉不敢相信的看著他。

    “把警察帶進來吧!”延宇陽平復了情緒,對門外淡淡道。

    “警察?什麼警察?宇陽,你要將我送到警察局嗎?”何婉無措的搖頭道︰“不怪我啊!真的不怪我!”

    門外的警察已經走了進來,將她雙手扣住,“剛才的話我們都听到了,江邊的監視器也顯示了是你故意推人,現在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不!不!明天我們還要舉行婚禮!我不去!”

    何婉被警察押走,少年心疼的看著身旁紅著眼楮的哥哥,他也沒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不過那樣的女人,沒有做成他的嫂子真是慶幸,只可惜了自己的哥哥和那位喪失了性命的小姐姐。

    “哥,你交待的事情我都辦好了,報了警,也聯系了雲落小姐姐的家人,我們回家吧!”

    “不,我還沒看看她,我得去看看她。”延宇陽怔怔的走出門外。

    “哥!哥,你別急,我帶你去,我帶你去!”

    冰冷的面容,沒有驚恐,沒有怨恨,凝刻著始終溫柔的笑容,延宇陽終于忍不住跌坐在地上,握緊那冰涼的小手,大聲慟哭了起來。

    回廊中,久久回蕩著男人的哭聲,愧疚又悔恨,訴說著不可挽回的一切。

    幾個月後,延宇陽將警察送走,對著晴朗碧空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進屋換了衣服,他重新走出家門,決定出去走一走。

    寒冬落雪,地上已經堆積了一層晶瑩雪白,他將雙手插在兜里,漫無目的的緩步走過大街小巷,最終停在一家咖啡店面前,想了想,走進去選了個靠窗口的位置坐下,點了一杯熱可可,慢慢喝著。

    這是雲落以前冬天出門必點的飲料。

    縴瘦的雙手捧著抿了一口,他蒼白的臉上浮出一絲笑容,“好甜。”

    隨後,目光轉向陽光明媚的窗外。

    至今為止,事情已經徹底有了結果。

    何婉有家族遺傳的精神病史,受人挑撥才做出了過激的事情,已經被送到了精神病院,而那個挑撥她的人,正是她的閨蜜柳嬌嬌。

    柳嬌嬌是位富家女,也是他們的同學,上學的時候就經常跟雲落和何婉在一起,畢業後一直跟何婉有聯系,三個人經常會一起出去玩兒,甚至還成了何婉的伴娘,也是她提議讓自己去找雲落來參加婚禮的,沒想到卻是安的這個心。

    何婉將她供出來以後,她死死不松口,直到警察查出了兩人的聊天記錄,她這才說了實話。

    “三個人里,明明是我最先喜歡延宇陽的,我才是最愛他的人,結果在學校里延宇陽卻最照顧雲落,最後還要跟何婉結婚!那我算什麼?我為了他不惜跟何婉那個土包子做朋友,這些年我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錢?我付出了這麼多,他從來都不看我一眼。只有那兩個人都離開他身邊,我才能有機會!”

    一個死了,一個成了殺人犯,那她就是贏家。

    可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她最終也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叮咚!歡迎光臨。”門口為聖誕準備的迎賓馴鹿,發出可愛的少女聲音。

    面容姣好的一對情侶相擁走了進來。

    “嘶——好冷啊!”

    “點些熱的飲料吧!”

    “好啊!我要喝榛子可可,你呢你呢?”女孩子的聲音活潑清澈,語氣有些熟悉,吸引了延宇陽的視線。

    那是一個看樣子剛成年的小姑娘,正眨巴著大眼楮對男朋友撒嬌,小臉紅撲撲的十分可愛,相貌精致,有點像混血,引得好幾個男孩兒看去。

    “那我也跟你一樣,蛋糕呢?”身旁的男人俊美異常,看向女孩兒的眼神是滿滿的寵溺。

    “唔,想吃黑森林,芒果也想要,啊啊啊,草莓的看起來也好好吃啊!”女孩兒苦惱的用食指抵住唇瓣。

    “那就一樣來一個吧!”男人似是習慣了這種場景,直接對服務員禮貌道︰“都請幫我們打包,謝謝。”

    “嘻嘻,你最好了!”

    “小吃貨。”

    “不知道下一次什麼時候能來了嘛!”

    “我們現在的能力,想去哪里隨時都可以去。”

    兩人拎著打包的食物從延宇陽身邊走過,他連忙收回視線,有些不自然的往里側動了動。

    “ 當!”

    “呀!你的包掉了!”少女的聲音響起。

    延宇陽立即低頭一看,背包果然摔在了地上,里面的音樂盒掉了出來,蓋子與盒身已經分離。

    他一驚,趕緊心痛的蹲下去撿起,顫抖著的手怎樣也無法將分離的兩處合在一起。

    “誒?我也買過這個音樂盒,蓋子本來就是可以拿下來的,我幫你安上吧!”一雙白嫩的小手從他手中接過音樂盒,沒兩下便弄好了,遞給他道︰“好了!”

    延宇陽活動一下蓋子,果然沒有再掉,松了口氣,抬起頭對少女真誠道謝,“謝謝你。”

    少女看到他的臉卻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你……”

    “你認識我?”

    “呃,不是。”少女目光閃爍一下,又看向他的臉,小心道︰“我就是看你面色不大好,你生病了嗎?”

    “沒有。”延宇陽和緩笑笑,道︰“一位朋友去世了,其中也有我的原因,我心里不大好受,這個音樂盒就是她送給我的。”

    延宇陽也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面前的少女很親切,想要把事情說給她听。

    “你是故意的嗎?”

    “當然不是。”

    “那是你直接害死她的嗎?”

    “也不是。”

    “你幫她懲罰那些害死她的人了嗎?”

    “我有,害她的人,都得到了懲罰,除了我。”

    “那就好了呀!她既然會送給你這個音樂盒,就說明你們關系還不錯,你已經被愧疚自責折磨成這個樣子了,就算是懲罰過了,她不會再怪你了。”少女認真揣度著語句,道︰“如果我是她的話,看到你這副樣子肯定會很難過的,她肯定也希望你以後能忘掉這些,好好生活。”

    “她真的,會這樣想嗎?”延宇陽怔怔問道。

    “當然會了!相信我的話,以後要好好生活哦!未來要平安順遂!”少女對他揚起大大的笑容,揮揮手,跟身旁的男人一同朝門外走去。

    延宇陽摩挲著音樂盒,小心放回背包,重新坐回座位上。

    下一秒,眼楮不可置信的瞪大,側頭看向已經走出咖啡店的男人和少女,直到他們的背影完全消失,才猛地回過頭,抬手捂緊自己的嘴。

    滾燙的淚珠滴落在溫熱的可可中,很快融入其中消失不見。

    “剛才的男人你認識?”

    “嗯,很久以前認識的人了,希望他也能幸福吧!”

    “落落,門口有冰,小心地滑。”

    ……這是他,最後听到的對話。

    善良的人啊!願你一生平安順遂,不再為別人做下的惡煩惱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