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八

作品:《風瀾•相思怨

    “不是哦”,帶著笑意的聲音傳到青青耳中,青青擺頭看過去,是那個教他們識字的叔叔,還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樣子,他將食指抵在唇上,雜亂的議論聲戛然而止。

    “江凌,他叫江凌,是我當做生命看待的人,馬上就會是我的伴侶了,歡迎各位來喝喜酒”。

    呆若木雞的眾人看著那男人走到少年身邊,搭上他的手,眉眼彎彎道︰“回去吧,阿凌,我們這就成親!”

    江凌轉頭面向他,張了張口,片刻之後才緩緩說道︰“我好像能听到這個,到現在為止。”

    “怎麼可能會這樣?”

    那只又小又壯又黑的狗開口說話了,眾人驚掉了一地下巴,面面相覷動彈不得。

    江凌捂住耳朵搖搖頭,低聲喃喃︰“你一定不信的。”

    這的確不能令人相信啊,旭肇仰頭看著江凌的臉,不會又要耍什麼花樣吧?可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有什麼陰謀詭計。

    “墨煜,小美人兒一慣會裝…”,小狗閉了嘴,因為他看到墨煜已將江凌抱起往回走了,“算了,當我沒說”,大又黑晃了晃腦袋,屁顛屁顛跟上去了。

    在為江凌做了繁瑣的檢查之後,白神醫得出了最後的結論,“這副肉身是不能再用了,我那不肖徒應該也說過,最好是能用回他原本的軀殼,雖然是被剔了魔骨,也還是原裝的好”。

    墨煜握了握江凌的手然後松開,讓他安心,接著走到專心配藥的白神醫身邊坐下,這顯然是要長談的意思。

    “有的”,他說,皺眉笑道︰“只是逃了”。

    “這是什麼好笑的事情嗎?”白神醫吹胡子瞪眼地罵道,抄起藥杵比劃著,“還不快去找回來!”

    “怎麼回事,他那軀殼還真能找回來?”,旭肇也恢復人形坐了下來,目光轉向墨煜,“要不你我分頭去找,那是誰?”

    “找不到了”,墨煜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朝阿凌瞥去一眼,“他一出現就會沒命的”。

    “真是錯綜復雜”,旭肇用手拍拍額頭,朝江凌走過去,可惜剛走近幾步就被江凌的一聲‘滾’給喝了回來。

    “這感覺還真敏銳,我說老先生,他的耳朵還能恢復嗎?”

    “過會兒就好了”,白神醫隨口答道,狐疑地看向墨煜,“你可別亂來,我都不能確定最後的結果”。

    “不會”,墨煜看著江凌,食指一下一下敲在白瓷杯子上,神情倒像是別有預謀。

    許是察覺到他的視線,原本靜默端坐著的江凌突然循著藥味走了過來,墨煜急忙伸手扶住他,拉他坐到自己身旁。

    “有東西混進來了”,江凌說道,他笑了笑,淺淡柔和的模樣,“他跑不了”。

    墨煜對此並不關心,他在這里設的結界雖然強大,但只能防備心懷不軌的人,對偶然撞進來的東西是不存在傷害的。

    “我們成親”,墨煜握著他的手展開,一字一字寫道。

    江凌黛眉微斂,猶疑不定。他低了頭,霎時間面如桃花色,片刻後,輕聲答道︰“好,隨你喜歡。”

    墨煜喜不自勝,一把將他摟到懷里,手臂攬著他的臂彎讓他坐到自己腿上。

    “太好了!太好了!”墨煜不住地親他的臉,“我還以為你不會同意的,那樣也沒關系,我喜歡就夠了!”

    這是個不怎麼舒服的姿勢,不是小孩子就不會很享受。江凌听不到他的情緒,卻能感受到他的興奮。

    “放我下來”,江凌咳嗽了兩聲,低聲說道。

    墨煜抱著他站起來,疾步離開,走回臥室關上了門。

    “竟然成了”,旭肇僵著臉,神色中透著幾分不可置信,他咬牙哼哼笑道︰“便宜沒那麼好佔,早晚給玩死。”

    “還真是,虐狗的節奏”,旭肇神情落寞地咕噥著,踢了踢白神醫的腳,“喂,你怎麼不說話,總該沒那麼順利”。

    “啊?為啥?”白神醫完全不明所以,幾秒鐘後,恍然大悟了,一下子跳起來,搖頭晃腦地說︰“阿凌現在這身體,孩子比較困難”。

    “誰跟你說小孩了”,旭肇強忍住揍他一頓的沖動,憤憤地走了出去,他抓撓著一頭亂發,心里因迷惑愈發煩躁。

    親吻的間歇,江凌用手指抵住了墨煜的唇,身上之人不得不停下動作看著他。

    “有些人,我不喜歡”,江凌說著收回了手指,壓抑著又咳了幾聲。

    墨煜扶他坐起來,讓他靠在肩上,低低笑著,在他手上寫道︰“我知道,都不會來。”

    “阿凌,你不把他們當親人也就不會得到那個家”,過了半晌,墨煜寫道,“很悲哀不是麼?”

    “隨你,我是應付不了的,後果也不會負責”,江凌推開他下了床,“我要一個人走走,不準跟來”。

    他有這麼不喜歡萬毒谷麼?連見都不願意見。話說到這份兒上也就只能算了,墨煜走出房門,迎面看到旭肇也正朝這邊走來。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