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問

作品:《雪地戀人

    熹恬被眼前人凝視得有點不自在,但他仍靜靜的站著,免得他有什麼不滿。

    王俊濯感受到那人的僵硬,發現自己這樣有點失常了,不自覺地咳了一聲。照現在的情況,那人應該沒有說謊。但這灰藍色又不像正常的雪國人顏色,要說在那里見過,又提不起來,這顏色應該是一見難忘才對。不過眼眸中審視的目光終于減少了幾分。

    “你叫什麼名字?”

    “熹恬”

    “那個扣針是在那里拾的?”

    “這里外面的森林。”

    “你現在住在哪里?”

    “我…住在市集附近,那間星際餐廳里。”

    其實熹恬對這里的地區也不太熟悉,他來這里只有幾天,加上一心工作,除了餐廳的名字,他基本上什麼都不知道。因此,他只希望男子不要問太深入,否則一定會被懷疑身分。

    王俊濯從熹恬身上感受不到一點殺氣,他的對話中也不像說謊,閱人無數的他終于下了個決定—————“你把扣針留下,我放你走。”

    熹恬明白男子好像有放過他的意思,紊亂的心跳聲總于回復正常。他低頭細說了聲謝謝,便急速的走向門口,只希望盡快離開這地方。

    王俊濯正想把所有機關關上,讓虛擬的黑色侍從帶領熹恬走時,抽動了被刺客所傷的內傷,一鼓血腥味涌上了口腔,染滿王俊濯的味蕾。

    王俊濯向後趔趄了一下,按住了肺部的位置,不禁蹙起眉頭,疼痛的感覺使他想要獨自一人躺下,這時熹恬的存在顯得更為礙眼,令他不耐煩的怒視著瑟縮的某人,低深吼了一句“滾”

    他瞪著眼前人,看著他眼里的恐懼,看著那個愴惶逃脫的背影從門口消失,心里倏然冒起了一絲失望之意。本以為他與其他人不同,殊不知他是毫不猶豫的逃,是他高估了那灰藍的眼眸。

    王俊濯躺在床上,撫著疼痛的起源,微弱的藍光在胸口泛起。回想起和數十名殺手爭持之際,嗅到一種異樣氣味,突然感到呼吸困難,一種壓迫感沖擊心髒,他就猜到是舊病復發了。氣管收縮帶來的窒塞使他分心,一時疏忽令敵人有機可乘,從他的背後攻擊了一下。

    這個病患必會成為他實踐目的一大阻力,王俊濯緊握拳頭,仰望黑漆漆的天花長嘆。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