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 長大的多多

作品:《我的愛情太突然

    杭州汽車東站。

    出閘口,人群中來有個瘦高個學生,穿著藍色翻領白學生體恤,藍色校褲有點短,像是七分褲。

    “哥,大大!”

    這聲音低沉而磁性,和學生長相一點也不般配。

    其實,早就猜到是多多來,那天佑森扛回一民工袋衣服,鞋子之類的,我就知道他找過多多,那些衣物是在我家的。

    “呀,長這麼高了,都和我一樣高了,就是臉怎麼這麼尖瘦,還好腮幫子有肉。”

    佑森早已一個箭步過去,搭著多多肩親切的說著。還裝,你去甦州不是見過了,多多在我眼前倒是一亮。

    “小二哥,怎麼變矮了很多啊!”多多手在我頭頂撫摸。

    “啊呦呦-”多多大叫,撒嬌道,“大大,二哥擰我屁股。”

    “咋回事,我的寶貝,捏疼了沒有,我揉揉。”孔佑森揉著多多屁股,“臉肉都長屁股上了,肉多有彈性。”

    “哼,我是翹臀!”

    我望著多多,清秀的臉龐,已經成俊美的少年郎了,但還有股稚氣未脫的兒童氣質。

    孔佑森說的這種少年臉龐,多年後會成為主流鮮肉的臉型,現在大家還是喜歡豐滿健碩的青年臉,大氣,陽剛,孔佑森的臉型。

    “多多,哥哥想你,你想嗎?”我

    “哥!”多多低下腰和我相抱。

    在杭州幾個月了,又遇上孔大馬犯花心病,因而見到長大的多多,突然百感交集。

    “快走吧,我的兩個寶貝,又不是多年不見了。快點回家吧,這大熱天的。”孔佑森打開折扇給我們扇。

    “熱嗎?”我。

    “上大巴車就不熱了,現在車站里也涼快,就是怕出去。”多多笑笑。

    “怎麼還拖個拉桿箱。”

    “我讓那森老師給我編個謊話,說去南京參加舞蹈比賽。”

    “為啥,說南京啊!說杭州就可以了。”

    “家里都知道你們在杭州啊!”

    “我們剛來,不是刷過卡嗎,我爸都查到我們在杭州的。”孔佑森插話。

    “走,多多,出去就打車,咱就熱一會。”他熱情打扇多多。

    “呀,你們還一人一把折扇,情侶扇。”多多拿過孔佑森的扇子,把拉桿箱給孔拉。

    “他的紹興黑金泥扇,我的是甦州文扇,不過都是地攤貨,行貨扇。”

    “一看到你倆,就覺得好登對,一看就是老夫老妻,不老夫老夫,哈哈!”

    “你懂啥,小屁孩。”

    “就是懂,小二哥。”

    “再摸我頭,擰你屁股了。”

    “大大!”多多一側步,往佑森身上一靠。

    孔大馬,一摟他肩膀說沒事。

    “走這邊打車。”孔佑森看我們走反方向。

    “打什麼車,做公交好了,公交車也有空調。打車要一百多。”

    “打車快啊,公交站站停,還要繞彎,沒個兩小時到不了家。”

    “反正沒事,公交車還有空調,對吧,多多!”

    “嗯,大大,我們公交車好了,省下錢,吃好吃的。”

    這時候,公交車人並不多,多多坐在座位人,就不顯得個號,他的“坐標”不高,都長在腿上,大長腿。

    車子忽忽悠悠,恍恍惚惚,我們都打起盹來了。

    到了,到了我下車一股熱浪襲身撲面。

    “哇,西湖耶!”多多笑著說。

    “別西湖了,天天看,都膩了,想看金雞湖了。快回家,沖洗下,都幾身汗了。”

    “哥,你還好,大大才幾身汗,看他短袖像下了誰一樣,大大我來拉箱子吧。”

    “別了,就到家了。”

    “那,我給你扇扇子。”

    “快進屋來空調。”孔佑森對多多道。

    “晚上再開,外屋開吊扇也涼快。”我說

    “都6點了,還不是晚上。”

    “天還沒黑呢,平時也是很晚才來的。”

    “老弟來了。”佑森要進屋開空調。

    “大大,沒事,夏天就要出點汗。等會進了空調間,還要出來吃飯呢。”多多攔住他。

    “我要吃西瓜。”多多看到地上的西瓜。

    “好,特意買了等你來切的。”孔佑森,衣服褲子一脫,赤條條的大白胖子,穿這條內褲拿西瓜去廚房切。

    “多多。”孔佑森在廚房叫。多多脫了衣服,穿衣三角內褲酒了,多多看著很瘦,脫了衣服,倒也不是瘦的皮包骨,有點肉,腿修長,如同卡通人物,顯得更高。

    多多端著西瓜盆出來了,嘴里塞滿了西瓜嚼著,汁水在嘴角邊溢出。

    “吃那麼快干嘛,小心噎著。”我說。

    “還有半個放冰箱,晚上吃。”孔佑森拿著半個喜歡出來放冰箱。

    “西瓜心呢?”我看到盆里西瓜片個個受傷,心被整齊的挖了,不用說在多多嘴里。

    “死孩子,你挖吃西瓜心的壞毛病不是改掉了嗎?”

    “是大大挖給我吃的。”多多咽下最後一口西瓜。憨憨笑道。

    真是神也是你,鬼也是你,多多挖西瓜心的習慣還是孔佑森幫他改的。

    吃完吃了個飽,我說洗洗吧,我去巷口小店炒兩個菜,吃了早點開空調。

    “下館子吧,多多來次也不容易。”孔佑森說。

    “天這麼熱的,出去回來,不舒服。”

    “哥,我們一起去外面吃吧,小飯店也有空調的,吃完西湖邊走走,我還沒轉過西湖。”

    多多對孔佑森說,“大大,我想熱水搽下身,快點,回來還要洗,現在不想洗,洗干淨了,不想動了。”

    “好,我們相互搽下背。”孔佑森笑笑,去廚房打熱水。

    他倆相互搽完了,孔佑森要給我搽,我嫌他們用過水搽,自己去倒水搽,多多還是進衛生間給我搽背。

    吃完,西湖長橋邊,溜達溜達,多多很開心,一會抬個腿,空翻下,一會唱上幾句,個孔佑森鬧鬧,孔佑森來杭州第一次這麼開心放松,和多多嬉鬧,我心里很開心,但沒有表露。

    回家,多多把拉桿箱里的東西拿出來了,原來都是小吃,零食,素牛肉條,素牛板筋等,現在統一一個名字辣條,還有膨化食品,薯片,我愛吃的花生,堅果。

    多多邊拿邊說這是哥喜歡的,這是大大喜歡的。

    我笑他,這麼熱的天帶這些來干嘛,杭州又不是貧困山區,孔佑森說這是老弟的心意。

    東西拿出來了,結果多多自己替換衣服沒帶,光帶了洗漱用品和毛巾,箱子里找了幾遍。

    我說去洗吧,穿我的好了。自己衣櫥里拿吧。

    他們先洗個,我洗澡順便洗了衣服。

    房間果然很涼快,外面就是煉獄,我看到他們床上的樣子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