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 結局︰再也不分開

作品:《獵戶家的小妻寶

    最快更新獵戶家的小妻寶最新章節!

    春來冬去,時光荏苒。

    不知不覺,已是十年過去。

    一輛馬車緩緩行駛在鄉間的小道上。

    忽然,一個身著藍衣的少年掀開馬車簾子,朝外看去,也露出一張唇紅齒白的俊俏容顏。

    少年年約十二、三,一雙靈動的雙眸中溢滿了靈光,面頰上帶著喜悅的笑容。

    “爹,娘,就快到大邱村了!”

    少年,回到馬車內,看向馬車內二人,不是白錦和暮雲深又是誰?

    十年過去,白錦和暮雲深倒是沒有多少變化。

    暮雲深也不管少年,而是為白錦緊了緊身上的披風,目光溫柔如水,柔聲道︰“雖然是春天,但是春寒陡峭,還是穿厚一些,莫要著涼。”

    白錦仰頭望著暮雲深笑著點頭。

    少年看了他們一眼,故作抖了抖道;“爹,娘,你們恩愛了這麼些年,怎麼還是這樣肉麻?”

    暮雲深一個轉眼瞪著少年道;“臭小子皮癢了是不是?”

    少年不是別人,正是白錦和暮雲深的兒子,小福兒,大名暮辰安。

    暮辰安朝著二人做了個鬼臉,繼續趴在車窗前看外面的景色。

    白錦笑著搖頭。

    很快馬車便到了大邱村。

    誰知馬車還沒有進村口,就見暮辰安指著前面道;“外祖母和外祖父就在前面呢!他們來接咱們了!”

    馬車堪堪停下,暮辰安行動極快的下了馬車,朝著不遠處沈氏和白高忠蹬蹬蹬跑過去。

    “小福兒!”

    沈氏和白高忠見到小福兒很是高興。

    祖孫三人頓時抱在一起。

    白錦和暮雲深也下了馬車,走過去。

    “爹,娘。”

    白錦和暮雲深走過去,笑著道︰“你們咋出來了?”

    “你們這去京城一走就是好幾個月,我和你爹能不擔心?”

    沈氏笑著道;“讓爹娘擔心了。”

    “沒事,走,咱們回家!”沈氏笑眯眯的說道。

    十年過去,沈氏和白高忠兩鬢斑白,也老了不少,唯一好的就是他們二人的身體極好。

    一路上,暮辰安逗的沈氏和白高忠哈哈大笑,好不喜悅。

    回到家中,沈氏和白高忠忙將準備好的水果和茶點都拿出來。

    歇了會兒,沈氏嘆道;“這些年,守義和守信常年在外,也就你們二人還回來看看我和你爹。”

    白錦握著沈氏的手道︰“娘,守義和守信說今年要回來的。”

    沈氏笑著點頭,頓了一下,沈氏抬眼望著白錦,低聲問道;“錦兒,可有阿黎的消息?”

    白錦抿唇,搖搖頭。

    十年前,白守義上任之後,蕭黎在白家三房留下一封信,便離開了大周國。

    蕭黎在信中說道,他此去高麗是為做生意,但也不會一直待在高麗,他或許會去其他國家,蕭黎讓沈氏和白高忠莫要擔心,說他只是去做生意,等將來時機成熟便會回來。

    但何謂時機成熟?

    恐怕就是白守義成親後吧。

    沈氏和白高忠等人都沒有想到,蕭黎竟然存了離開大周國的心思。

    高麗,那是一個橫跨大洋的國家,是一個外國,距離他們十萬八千里,是他們這輩子都不曾去過的地方。

    因為這件事情,沈氏和白高忠沒少擔憂,傷心。

    蕭黎這一去,為的就是躲開白守義,不讓沈氏和白高忠傷心。

    當白守義拿到信後,將自己關在屋內關了整整十天。

    十天後,白守義從屋內出來,卻神色無常。

    他沒有怪任何人,更沒有怪蕭黎。

    白錦曾因為擔心白守義,同他談心,怕白守義也會向蕭黎一般不告而別。

    白守義卻笑著道︰“姐,我不會的。”

    “我努力讀書,努力科考,如今又稱為一方父母官,為的是施展心中抱負.”

    “但我也不會成親的,姐,我要等阿黎回來。”

    至此,十年間,白守義從一方縣令成為了如今的內閣大臣,卻仍舊不曾成親。

    十年間,沈氏和白高忠從一開始的擔憂,到現在的放下。

    沈氏嘆道;“阿黎那孩子真是狠心,十年都不回來,他不知道爹娘會擔心的嗎?”

    白錦抿唇,低聲安撫道;“娘,阿黎會回來的。”

    沈氏抹了抹眼楮,低聲道︰“阿黎那孩子要是回來,就給他和說以辦事吧,我和你爹都看開了,只要孩子高興,咋都成。”

    “只要他們高興,他們幸福,只要阿黎能回來……”

    白錦眼楮微濕,溫聲道;“阿黎會回來的,一定會的。”

    時間匆匆而過,很快又是一年年底。

    家家戶戶都在準備著年貨,準備著過年。

    每年年底這個時候,白家三房最為熱鬧,因為白錦夫妻一家三口,還有白守義和白守信都會回來。

    所以,很早,沈氏和白高忠便開始準備年貨了。

    等到快過年的時候,下了一場雪,可高興壞了附近的村民。

    所謂瑞雪兆豐年,正如是。

    白守義兄弟二人回了家,三房一家很是熱鬧。

    這一日清晨,白錦早早起身,一出門,就見白守義站在院門口。

    因為昨晚下了一晚上的雪,所以整個村子都是白茫茫一片,雪景很是美麗。

    白錦拿了一件披風,走到白守義身邊,為白守義披上披風。

    白守義回頭看著白錦,笑了笑道︰“姐,你咋醒這麼早?”

    白錦笑了笑道︰“你還不是一樣?”

    白守義回頭看向遠處雪景,眸光變的柔和,低聲道︰“姐,你知道我為啥每年過年前幾天都站在門口往外瞧嗎?”

    白錦同白守義一樣看向遠處,神情染上一絲哀傷,溫聲道;“嗯,在等阿黎。”

    白守義眉目柔和,神情平靜,只眼角帶了一絲滄桑和哀傷。

    “姐,你說阿黎會回來嗎?”

    “會的,一定會的。”

    看了一會兒,白守義說會視線 ,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低聲道;“姐,很冷,回去吧。”

    “好。”

    白錦嘆了聲,當要轉身時,眼楮不經意的抬了一下,忽然看到一個人影,踏著雪地,緩緩行來。

    “守義!”

    白錦緊緊拽著白守義的手臂,白守義剛轉身要進屋,聞言,他轉頭道;“姐,咋了?”

    白錦神情激動,朝著外面指了指。

    白守義緩緩回頭,就見一個人影朝著三房緩緩行來。

    那人身著一身深棕色襖子,腳步不疾不徐的行駛而來。

    他容貌俊美,遠遠看去,就像那畫中的謫仙一般,俊美無雙。

    如同十幾年前,他站在院中,看到那個如同從畫中走出來的童子一般。

    白守義看到那人,神情頓時愣住,緊接著面上瞬間染上狂喜,震驚。

    他忍不住提步朝著前方那人影走去,一開始是走,漸漸的, 白守義開始快走,到最後的猛跑。

    白錦望著那漸漸接近的二人,瞬間紅了眼楮,雙手捂著嘴巴,險些哭出聲。

    眼淚不知不覺流下來。

    “他們終于相見了。”

    暮雲深不知何時站在白錦身後,伸手擁著白錦,望著前方二人,柔聲緩緩道。

    “是,是,雲深,他們終于相見了,雲深,他們……終于在一起了。”

    踏踏!

    有腳步聲傳來,白錦忙轉眼看去,就見沈氏和白高忠也一臉激動的走到院門口,望向不遠處緊緊相擁的二人。

    “阿黎,回來了。”

    沈氏也忍不住流下淚,白高忠抹了一把眼淚,望著遠處雪中相擁的二人,哽咽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白錦彎唇笑起來。

    暮雲深抬手輕柔的為白錦擦掉眼淚,柔聲道︰“一家人團聚,咱們該高興。”

    是啊,該高興。

    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中央,白守義和蕭黎緊緊相擁。

    “阿黎,你終于回來了,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嗎?”

    “我知道。”

    “阿黎,爹娘答應我們了。”

    “……嗯。”

    “阿黎,答應我,再也不要離開我了,好不好?”

    “好。”

    ————————

    打下全完文的時候,作者君也跟著文中的人物一樣,流下眼淚。

    《獵戶》是作者君在書旗的第二本,它或許不完美,但它陪伴了作者我一段很重要的日子。

    高興,快樂,傷心,難過,痛苦,坦然,舒心……

    寫這本文最初,我抱著一定要寫出好的故事,讓讀者歡喜,感同身受,喜愛的故事。

    但文或許不盡如人意,卻也是作者君心中完美的故事。

    故事很美,但作者君的筆下卻無法描繪的更為美好,或許讓很多讀者失望了,再次,我還是要,謝謝大家一路追隨,謝謝你們陪著我從最初到最後,到了一個完美的結局。

    文中的文物就像是我的朋友,他們哭,我哭,他們笑我笑,白守義和蕭黎的故事,作者君想來很多發展,後來發現,只有現在的結局才是他們完美結局。

    當他們在雪地中相擁時,作者君跟著他們一起流淚,笑著流淚。

    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就是這樣的結局吧。

    最後,作者君祝福各位讀者,你們也可以像文中的人物一樣,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謝謝大家,咱們下本文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