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番外四 中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雖然卡列揚垂死抵抗,但在西利亞銅牆鐵壁般的意志面前半點作用也沒起。

    聯盟統帥眼楮一橫,軍部眾將立刻一涌而上,把卡列揚中將綁成了五花大綁的柔弱羔羊,七手八腳往聯盟使團的飛船上一丟。

    “時不我與,天要亡我——”卡列揚哀嚎著在地上打滾,被西利亞一把按住問︰“麒麟還要麼?”

    卡列揚︰“……”

    中將先森立刻捂了嘴左顧右盼,目光中閃爍著激烈的掙扎。

    西利亞嘆了口氣蹲下身,開始背著良心諄諄善誘︰“都怪海因里希心眼兒小,但你不道歉哪來的麒麟呢?再說這毒舌的毛病也說你好多年了,看這下踢到鐵板了吧,還不快一並都改了……”

    卡列揚怒道︰“這毛病是跟誰學的?!”

    西利亞立刻僵住了。

    ——西利亞不愧是RP滿分的聯盟軍神,被知根知底的老部下揭了黑歷史也沒惱,只用那雙黑色的眼楮一動不動盯著卡列揚,半晌突然蹦出一句︰“那我高達四百的精神閥值怎麼不見你學一學?”

    卡列揚張口結舌,西利亞起身帶著勝利的表情走了。

    聯盟軍艦緩緩降落在白鷺星廣闊的國家停機坪上,轟然濺起沖天的沙塵。

    片刻後塵煙緩緩散去,艙門打開落地,周圍頓時亮起無數攝像機的亮光。被大量軍人維持著的警戒線內,長長的紅毯一直延伸到艦橋之下,一身深藍色軍禮服的海因里希帶著亞倫、伊薩克等軍部眾將,大步流星的向前迎了上去。

    “元帥!”銀河皇帝爽朗大笑︰“白鷺星一別,至今不見,別來無恙?”

    西利亞從艙門鑽出,雪白的軍服披風下擺剎那間隨風揚起。他順著長長的艦橋走下來,腳剛落地就被海因里希上前一把拉住,用力握了握手︰“總算是來了,帝國人民都非常想念你!”

    “希爾達是聯盟公民,”西利亞笑容滿面道,“順便我也很想念他。”

    帝帥二人在鏡頭前英俊瀟灑器宇不凡,兩人都摘了白手套親密握手,一時風采萬千,足以傾倒大半個銀河系——被攔在警戒線外的記者們目睹這場景,都紛紛發出由衷的贊嘆,沒人知道有無數草泥馬正從現場那些將軍們心頭呼嘯而過。

    “貝肯菲爾議長!”海因里希放開西利亞,轉向他身後那位新任聯盟議長,不由分說一把抓住人家的手︰“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你在暗星艦隊威脅金水星事件中的出色表現,實在讓朕非常敬佩!”

    貝肯菲爾能當選議長,全靠當初在暗星堂脅迫聯盟議會時堅定不屈的表現,以及事後絕對配合聯盟軍部的態度——可以說他這個位置就是軍部給掙出來的。因此他在重大外交場合上表現得比較謹慎,緊跟在西利亞身後,和海因里希用力握了握手︰“陛下過獎了,我——”

    “上次希爾達太子洗禮儀式您未能前來,朕實在是非常遺憾!”海因里希瞬間熱情的打斷了他︰“這次大駕光臨白鷺星,一定要好好看看我們的小太子,朕代表全帝國人民歡迎您的到來!”

    “……”貝肯菲爾黑線道︰“希爾達同學是聯盟公民……”

    “哈哈哈您真是說笑了!”海因里希握著他的手瞬間爆出青筋,臉上的笑容卻更耀眼了︰“說起來前任聯盟議長在位時,每逢節慶我們帝國都會贈予厚禮,但如今希爾達太子滿月卻沒見您有任何表示,難道您是不把敝國的小太子放在眼里嗎?”

    貝肯菲爾只覺得手都要斷了,心說你們帝國不就是當年給孔塞特林家族送過賄選資金嗎!你丫現在還拿出來說是什麼意思啊!有你這麼XX的皇帝嗎,手真的要斷了要斷了啊——

    新任議長的眼淚在風中洶涌的流,所幸就在雙手被 啪捏碎的前一秒,西利亞偶然回頭瞥見了這血腥一幕,當即箭步上前奪過了皇帝的魔爪︰“陛下!”

    陛下︰“……”

    元帥︰“……”

    兩只交握的手同時爆出青筋,看得貝肯菲爾臉色發白。幾秒鐘後只見西利亞露出一個嘴角微微僵硬的笑容︰“迎接儀式真是太盛大了,我們這就啟程去新楓丹白露宮吧!”

    海因里希故作親熱狀攬住他的肩︰“元帥說的是,走吧!”

    半小時後,皇家飛梭上。

    警衛人員都被趕到前排去坐著,後座被厚厚的隔音玻璃隔開,只有海因里希、西利亞、亞倫三人從左到右坐在寬大的後座上。

    ——原本貝肯菲爾也是有資格進來的,但新任議長被皇帝那仿佛蘊藏著無數風暴的冰藍色眼楮一瞥,不知怎麼就改變主意到下一輛飛梭上去了。另外一個有資格進來的是卡列揚,但他仍然在為“迫于局勢不得不向小白臉低頭”一事而內心微妙,表示現在暫時不能接受皇帝的臉。

    再有一個可以進來但不進來的是伊薩克——刀疤臉在鳳凰飛船上療傷的時候被迫听了場活春宮,以此產生了心理陰影,一看到帝帥兩人聯袂鑽進皇家飛梭,立刻二話不說扭頭就往後走,快得讓一幫禮儀官拉都沒拉住。

    于是最終上來的就只有亞倫上將。此人天真單純且無知無覺,就像頭呼哧呼哧的金毛大獵犬一般,循著帝帥二人的腳蹤兒就跟了進去,剛落座就被元帥用慈愛的表情投喂了兩個聯盟特產椰子糖。

    “椰子糖真好吃啊,”亞倫嘴里嘎 嘎 ︰“元帥元帥,為什麼你上次給我的椰樹在白鷺星就種不起來呢?”

    西利亞沉穩道︰“下次再給你帶。”

    亞倫又剝了個糖,“元帥元帥,為什麼你不經常來白鷺星看看小太子呢?如果你多帶點椰子糖的話小太子也會喜歡的!”

    西利亞沉穩道︰“下次再給你帶。”

    “元帥元帥,下次是什麼時候呢?話說你老不來大家都倍感寂寞,海因里希這家伙天天跟瘋了似的強迫我們加班到凌晨三點……”

    西利亞沉穩道︰“我說了下次再給你帶。”

    亞倫繼續嘎 嘎 ,嘎 半晌後終于遲鈍的發現不對了。

    上將抬起金色的腦袋,疑惑的看了看皇帝又看了看元帥,終于發現車廂里除了自己嚼糖以外什麼聲音都沒有。

    “陛、陛下,你們……”

    “他並不是很老,”海因里希終于開了口,聲音低沉目視前方︰“——那個貝肯菲爾,他並不是很老。”

    “……”西利亞承認︰“是的。”

    “但有個人上次告訴我新任議長是個老頭。”

    “因為他已經五十歲了——”

    “五十歲也不是很老。”

    “……”西利亞問︰“你到底想說什麼?”

    車廂重歸一片靜寂,半晌皇帝緩緩道︰“我只想告訴你,Alpha的X能力和手勁有著很大的關聯,根據帝國最新研究顯示,手掌力度和X時間長短之間存在一條正比關系的上揚曲線,具體我可以把公式告訴你代入計算一下……”

    亞倫︰“……”

    亞倫上將再次感到有無數草泥馬從自己心頭轟隆轟隆沖了過去,只听西利亞抓狂問︰“你在吃醋麼海因里希?人家是Beta!”

    •

    為了歡迎聯盟使團,新楓丹白露宮準備了盛大的舞會和晚宴。帝國上流社會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們紛紛攜帶家眷出席,席間衣香鬢影樂曲飄揚,仿佛一派人間仙境。

    “朕來為你介紹,這些都是剛在帝國軍方嶄露頭角的年輕人,不乏從皇家軍校畢業的杰出精英,堪稱是國家未來的棟梁之才……”

    皇帝搭著西利亞的肩向他一一指點,只見眼前那一排年輕人個個身穿低級軍官制服,神情激動而拘謹。其中還有不少面孔非常熟悉,西利亞能認出那都是在皇家軍校和暗星堂進行最後一戰時,駕駛機甲深入地下來輔助他們的年輕學生。

    為首的正是迪恩,從肩章上看已經晉升中尉了。西利亞對這個年輕人尤其欣賞,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問︰“現在在做什麼?”

    “暫時先任皇家護衛軍隊長。”迪恩敬了個軍禮,道︰“戰後被安排了這個職務,才剛來報道不久,以後還是回邊境野戰軍去執行戍邊的任務。”

    西利亞感慨道︰“野戰軍辛苦啊……”

    “年輕人正是該吃苦的時候,”皇帝欣然打斷了迪恩還未出口的話,抓著西利亞強行把他扳向另一邊︰“哦,這邊有你的兩個老熟人,前不久剛從遠星接回來的,我猜你一定能回憶起不少往事吧……”

    西利亞有點意外︰“拉斯加德?”

    翡冷翠•拉斯加德和她那一天到晚叼著根棒棒糖的技師,正穿著雙子座星際軍校的制服,背對著他們站在餐桌前。

    少女的頭發用筆一挽,軍綠色短裙剛到腿根,黑色牛皮靴踩在錚亮的地板上,背影依舊窈窕動人。帝帥二人同時用純欣賞的目光看了一會,西利亞小聲問︰“你怎麼把他倆接回來了?”

    “小孩子不懂事,該有人引導他們往正路上走,帝國會敞開懷抱迎接一切迷途知返的羔羊。”皇帝頓了頓,突然又浮起一絲笑容︰“另外……那種在茫然無知中選擇墜入黑暗的少年已經足夠多了,實在沒必要讓過去的一切再次重演……”

    西利亞看著不遠處的背影,微微有些怔愣。

    少年少女的身影是那樣鮮活,但那一刻他的視線仿佛穿過了他們,穿過了重重的時光,在虛空中看到了宇宙深處年少的自己。

    ——他和尤涅斯並肩向前方走去,迎向巨大的,未知的,暗不見底的深淵。

    “是啊……”他輕聲道,語調中帶著微不可察的嘆息,“有時只需要有個人,來拉一把而已……”

    皇帝溫柔的攬著他的肩,兩人穿過重重人群,來到禮堂拐角處不起眼的酒水台邊。海因里希倒了杯酒遞給西利亞,只見暖金色的酒液在高腳杯里微微蕩漾,映出點點璀璨的燈光。

    他們輕輕踫了踫杯,皇帝沉聲道︰“為了帝國——”

    西利亞莞爾一笑,說︰“為了小希爾達。”

    他們的目光望著彼此,在落地玻璃窗外的漫天星光中同時舉杯,將酒一飲而盡。

    ——然而這美好的氣氛注定保持不了很久。最後一滴酒液剛滑進喉嚨,皇帝手里的杯子還沒放下,突然只听身後傳來一個彬彬有禮的熟悉聲音︰“尊敬的海因里希陛下——”

    海因里希差點沒被嗆死,狼狽不堪的咳嗽著回頭︰“卡列揚?!”

    卡列揚中將一身軍服,金徽綬帶,雙手交握著非常斯文的站在那里。有一瞬間皇帝覺得自己肯定是喝多了,因為他發現卡列揚眼神中竟然閃動著真誠的溫暖和關切︰“——你沒事吧,小……海因里希陛下?”

    皇帝的心頓時像千萬頭河馬轟隆隆奔過的大草原︰“小海因里希在皇宮里喝奶!你到底想說什麼?!”

    幾乎在問出這句話的同時皇帝就後悔了,因為他話音剛落,卡列揚就刷的撇過頭,臉上同時浮現出羞澀、堅定、悲壯、義無反顧等種種復雜的情感——

    海因里希下意識就往西利亞身後躲。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全躲好,就只見卡列揚又刷的把頭撇回來,一字一句堅定道︰“我是來找你道歉的!海因里希陛下,請接受我真誠的歉意吧!”

    海因里希陛下︰“……”

    現場一片安靜,半晌皇帝小心問︰“……卡列揚,你吃錯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