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番外四 上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銀河皇帝海因里希從手術室里走出來時,所有人都有片刻間的無語。

    “陛下,”亞倫眉角抽搐道,“你不覺得你整得太騷包了點麼?”

    “不覺得啊,”皇帝一邊接過侍衛官手上的外套穿上,一邊十分自然的道,“這樣至少二十年內不用再做手術了,一躺一下午多煩哪……你們有什麼意見嗎?”

    亞倫眼睜睜瞪著面前英俊不凡的拳擊手——是的,拳擊手,這是浮現在所有人心里的第一感想。金棕色的短發,冰藍色的眼楮,年齡的面孔輪廓深刻,眉骨深邃唇線如刀,充滿了冰冷而不羈的英俊帥氣,即使隔著衣料都能清晰看出那健壯的八塊腹肌。

    皇帝鋒利的眉毛斜斜上挑,很有點“敢說有老子就過來揍你”的氣勢︰“嗯——?”

    眾人︰“……”

    一萬匹草泥馬從走廊上呼嘯而過,所有人同時整齊點頭︰“沒有,沒有!”

    “您真應該看看他整成了什麼樣子,”亞倫貓在船艙拐角,捂著通訊器偷偷告狀︰“——生理年齡最多二十,就跟地痞小流氓似的剪個毛刺頭,上擂台一站就是個打黑市拳的,簡直毫無違和感!還有那氣質那眼神,目光一斜就在對著空氣 里啪啦放電,實在太不正經太不嚴肅了!……”

    三維投影里的西利亞看上去剛開完會,正坐在飛梭里回聯盟大廈。他斜靠在車座上摸著下巴,似乎很感興趣︰“朗費洛長老怎麼說?”

    “長老一看就昏過去了!被嚇得!我跟您說您這回一定要管管陛下,簡直太過分了,出去給人一看指不定還以為我們帝國軍部是壞小子集中營呢……”

    “什麼集中營?”

    亞倫仿佛被人吊住了脖子一般,帶著恐怖的表情一點點回過頭。只見海因里希不知何時已站在他身後,抱著結實的手臂,襯衣領口下露出健壯堅硬的脖頸肌肉,年輕的面容冰冷桀驁,讓人一看就忍不住手指發癢。

    這極度欠抽的表情瞬間把亞倫的仇恨值拉升至頂︰“元帥您看!陛下他現在——”

    上將的聲音再次戛然而止。

    只見西利亞眼楮里閃動著欣賞的光,說︰“這不是還好嘛。”

    亞倫︰“……”

    那一刻亞倫發誓自己從西利亞臉上看到了可疑的紅暈,他終于意識到了一點︰資深聖母病患者的審美觀是異于常人的,而海因里希此舉並非弄巧成拙,相反正是對癥下藥!

    •

    回皇宮去的路上海因里希一直在和西利亞視頻聊天,內容如何不得而知,但下飛船時皇帝眼底的得意難以掩飾,足以把周圍的仇恨值拉升得翻上一番。

    “陛下,小太子要爸爸了。”侍從官畢恭畢敬把小襁褓抱來,只見小加更扭來扭去的吐著泡泡,不時奶聲奶氣的叫︰“啊啊!啊啊!”

    海因里希伸手去抱兒子,然而他那張臉至少年輕了二十歲,對小嬰兒來說顯然很陌生。父親的臉出現在襁褓前的剎那間,小加更期待的呼喚頓時戛然而止——

    那一刻所有人心頭都涌起一股幸災樂禍︰叫你整!叫你整!叫你臭美去做手術,叫你去學雄孔雀開屏!

    現場一片沉寂,小加更張大嘴巴,天真無辜的看著爸爸,一汪水在大眼楮里晃來晃去。

    半晌海因里希伸出手在襁褓上晃了晃,問︰“兒子?兒子你怎麼啦?”

    “……”小加更的眼珠隨著粑粑的手轉啊轉,足足好一會後才弱弱道︰“啊啊……”

    海因里希耐心而輕柔的撫摸著小加更的臉,雖然外貌有變化,但屬于父親的氣息卻讓嬰兒覺得親近而熟悉。到底是親生父子血脈相連,幾秒種後小加更咧開嘴咯咯笑了,在小襁褓里扭啊扭啊,積極的張開小手要抱︰“趴……趴趴!趴趴!”

    一道閃電頓時當空劈下——這怎麼可能!!

    不愧是西利亞的種啊!亞倫心想。

    不愧是西利亞的種啊!伊薩克心想。

    不愧是西利亞的種啊!在場所有人同時心想。

    •

    二十歲的皇帝陛下抱著兒子,躊躇滿志的回了皇宮,一路上驚飛鳥雀無數,路邊等著偷拍小太子萌照的記者們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而皇帝肯定是毫不在乎的,天生的政治家本能讓他嗅到了機會的氣息,回皇宮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新聞部,準備再對全國發表幾次鼓勵年輕人結婚生子的電視講話——托萌萌的小太子的福,最近帝國結婚率開始觸底反彈,預計在不久的將來就能迎來一波新生兒的小高|潮;如果皇帝再趁熱打鐵一把的話,保不準年底前結婚率能達到最近五年來的最高峰。

    至于全星系網絡瘋傳的“驚!銀河皇帝基因手術恢復二十歲!”、“皇帝陛下魅力無敵,是否將改善帝國軍方Alpha形象?!”、“控制帝國Omega人口流失!皇帝帶頭做出努力!”……等等聳人听聞的標題,則壓根就沒進入陛下的耳朵。

    倒是朗費洛長老醒來後看到這些報道,一顆老心終于哆哆嗦嗦的落回了肚子里︰“還、還好是有正面作用的,要是被媒體群起而諷刺的話……”

    話音未落桌上的通訊器響了,新聞部長的三維影像投射在半空中,表情為難道︰“長老,聯盟媒體又在攻殲我們海因里希陛下!還有西利亞元帥和卡列揚中將……”

    “什麼?”朗費洛長老心說就算西利亞元帥給我們帝國生了小太子,但這種原則性問題是不能妥協的!陛下和帝國的榮譽高于一切,如果西利亞元帥大放厥詞的話,帝國元老院也絕不會坐視不理的!

    “聯盟媒體說什麼?拿給我看看!”

    新聞部長百般為難的放出一段視頻︰“這是剛才從聯盟金水星傳過來的一段采訪,您看……”

    光屏倏爾一變,只見聯盟大廈門前正舉行新聞發布會。當西利亞元帥、卡列揚中將等人走過會場時,幾個記者涌上前紛紛就各種政治問題進行采訪,突然只听一個女記者大聲問︰“元帥!帝國剛才傳來報道說海因里希陛下做基因手術回到了二十歲,個人魅力因此大增,請問您對此有什麼看法?!”

    這聲音壓過眾人,周圍喧鬧瞬間一靜。

    “……我已經知道了,”西利亞唇角微微一勾,說︰“不久前我們進行過視頻會議,我相信海因里希陛下此舉是為了帝國的利益而考慮的。從個人角度而言,我也對他的個人形象表示欣賞,另外對陛下最近提出年輕人盡早結婚生子、穩定家庭的號召表示贊同。”

    西利亞欠了欠身,轉頭向前走去。

    但緊接著下一秒,跟在他身後的卡列揚停下腳步,低聲道︰“我來給你們翻譯一下,元帥的意思是︰‘海因里希那小子剛做完手術就來跟我顯擺了,你們帝國人民看他的新形象是不是感到很新鮮?其實老早以前他還是個毛都沒長齊的臭小子時就這樣了,那熟悉的小白臉,真讓我懷念他當年在聯盟裝孫子的時光啊!PS,陛下的政策我很贊同,所以帝國人民快來我們聯盟結婚吧!因為你們的Omega都移民來聯盟了哈哈哈——!’”

    記者︰“……”

    記者們恍然大悟,紛紛稱贊卡列揚中將充分理解上級文件、無私貢獻樂于助人的精神,然後刷刷低頭記了起來。

    •

    朗費洛長老怒氣沖沖來到御書房,砰的一聲把采訪光屏拍到皇帝的鼻尖前︰“——實在太過分了,陛下!”

    海因里希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書桌後看文件,聞言挑起眉毛——不得不說他年輕時的長相很有震懾力,鋒利深邃的眼楮一抬,連朗費洛長老都有種晶晶亮透心涼的感覺。

    “朕已經看過了。”他緩緩道,雖然英俊的外表桀驁不馴,但聲音仍然沉穩威嚴,給人一種奇異的感覺︰“話都是卡列揚傳出來的,而卡列揚中將幾百年來一直在盡職盡責的黑西利亞,這不很正常嗎?”

    朗費洛長老疑道︰“陛下您的重點錯了吧?明明西利亞元帥他……”

    “元帥從朕少年時代起就親手提攜,見過朕人生中每一個階段的所有形象,從來沒有表示過任何不滿。”

    這話里非凡的自信讓長老嘴角抽了抽︰“陛、陛下您確定嗎……不不不,雖然別國首腦對您個人形象的看法不是很重要,但西利亞元帥畢竟是小太子的親生母親啊!而且將來我們還可能需要更多的小皇子小公主……”

    ——因為我們需要更多的小皇子小公主,所以您可別現在就被嫌棄了,到時候生不出來,元老院是不會跟您善罷甘休的!

    海因里希明顯是听懂了朗費洛長老話里的意思,但仍然表現得十分自信沉著︰“愛卿請轉告元老院放心,將來的事朕有把握,這從來都不是問題!”

    朗費洛長老一顆顫抖的老心終于完全落了回去,頓時感激涕零的一欠身︰“陛下英明!”

    ——結果朗費洛長老這邊一走,書房的門剛 噠一聲關上,那邊海因里希立刻從文件下拿出了通訊器︰“——連元老院都來問了,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西利亞滿臉無奈,嘴唇動了動,片刻後終于第二十八次強調︰“我真的已經批評過卡列揚了,你到底還想怎樣……”

    帝帥二人隔著三維立體投影大眼瞪小眼,一個理直氣壯,一個滿臉無辜。半晌海因里希翹起二郎腿,靠在扶手椅里慢悠悠的道︰“說起來卡列揚,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麒麟機甲還在帝國實驗室里呢,雖說當初亞倫許諾把它送給卡列揚,但畢竟也沒白紙黑字的寫下來……”

    西利亞麻木道︰“你想說不把你哄高興了就沒有麒麟是嗎?那我回去扣卡列揚三個月工資,再讓他上星際網絡去給你公開道歉可以麼?”

    “哎喲這我可當不起!”皇帝頓時滿面嘲諷,假惺惺的說︰“你以為我不知道麼?公開道歉那詞都是外交部寫的,到時候你們再派個卡列揚的副官出來代念……”

    “我讓卡列揚自己去念!”

    “那你就舍得了嗎,朕可不相信,手心手背都是肉哇……”

    “你這邊肉更厚!”

    西利亞這話反應極快且擲地有聲,海因里希終于徹底滿意了。

    “這還差不多,其實朕也沒有要求多少……”皇帝晃著二郎腿享受勝利的滋味,半晌動作一頓,腦門上燈泡一亮,突然又想了個更好的主意︰“等等,不用卡列揚公開道歉了,公開道歉多傷你們聯盟軍部的面子啊!”

    西利亞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只听海因里希得意道︰“正好兩國軍部聯合軍演,聯盟要派使團來帝國,我看就讓卡列揚帶團吧!”

    “你……”西利亞心中驀然升起一個不好的猜想。

    果然下一秒,只听海因里希悠悠道︰“等他過來後,當面向我道個歉就行了,你看好不好呢西利亞?”

    “……好……”那一瞬間西利亞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好泥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