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番外三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萬眾矚目的小太子到出生第三天時,才睜開了那雙冰藍色水汪汪,天真無辜又充滿了好奇的大眼楮。

    當他看到整個宇宙的那一刻,整個宇宙也為他而傾倒了。海因里希把他抱回皇宮去上戶口的那一天,白鷺星被來自宇宙各地的飛船堵得水泄不通,無數記者發回的報道如雪片般灑向銀河系,人類存在的每一個角落都被各種新聞及圖片覆蓋得嚴嚴實實。

    “先生們女士們,無性生物及靈魂電磁體們!現在我們看到的畫面是皇室飛梭穿過大街,駛向十公里外的新楓丹白露宮!帝國海因里希陛下及聯盟西利亞元帥正坐在飛梭內,而我們期待的小太子也隨著父母坐在里面……”

    “什麼?聯盟剛才抗議說元帥只是提供了基因樣本所以不能用母親來稱謂?哦我們都知道聯盟在剛剛結束的戰爭中佔據了多少星球、礦產、能源和Omega,對此我們帝國人民都沒說什麼,只叫聲母親又怎麼啦?”

    電視鏡頭居高臨下,對準了那艘緩緩前進的純黑色燙金徽的皇家飛梭。只見它在鋪著紅地毯的長街上空穿過,長街兩邊是嘆為觀止的人山人海,隨著飛梭經過而不斷發出震耳的歡呼聲。

    “這是莊嚴的一刻!是神聖的一刻!”另一家媒體的主播在不遠處竭力咆哮︰“再過五分鐘,飛梭就將在皇宮大門前停下!陛下將抱著小太子,和聯盟西利亞元帥一起步行走進新楓丹白露宮!”

    “從三天前我們就駐扎在這里,等待著拍下這世紀性的一幕!帝國已等待了五十年之久,今天我們終于得償所願!請大家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里盡情歡呼吧!”

    在又一輪更加震撼的歡呼聲中,飛梭反射出燦爛輝煌的陽光。

    ——沒有人知道的是,就在這一時刻,飛梭里的西利亞正高高抱著小太子,半晌才抽搐道︰“尿、尿了……”

    小太子蹬著腿哭得聲嘶力竭,襁褓下端滴滴答答,元帥華麗的軍禮服前襟已經濕了一片。皇帝忙不迭拿來新尿布新襁褓,手法熟練的三下五除二換好,充滿愛憐道︰“兒子愛喝奶嘛,是不是呀小加更?”

    “……”西利亞認真問︰“海因里希,你能叫他的大名嗎?”

    小太子出生第一天,帝帥二人就在彼此“哈哈哈你看他長得真像小猴子”“是呀是呀特別像你”中度過了。第二天,嬰兒全身的紅色褪去,兩人便一整天“我去我兒子怎麼能這麼可愛!”“跟我小時候一模一樣!”中又度過了。

    如此這般直到一周後,該抱回皇宮上戶口了,被全宇宙人民目光關注著的父母才突然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兒子的名字叫什麼?

    當他們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飛梭已經在醫院門口等著,十萬人民自發聚集在長街兩側,新聞媒體也全線到位了。面對門外閃亮的長槍短炮,帝帥二人腦子里瞬間掠過了同一個想象︰皇宮,公證處,帝國元老莊嚴宣布︰“從此這就是我們雙子座帝國的繼承人,請陛下向全宇宙宣布那神聖的名字!”

    皇帝︰“抱歉,還沒想好。”

    全宇宙︰“……”

    無數烏鴉從天空中飛過。

    于是西利亞嘴角抽搐,剛轉頭想向海因里希求助,就看見銀河皇帝寫了十幾個紙條,揉成一團扔在地上,轉身認真道︰“來,親愛的,挑一個吧。”

    “……”西利亞認為自己一定是急昏頭了,恍惚間他竟然覺得這個辦法很好。

    “其實我不知道你最後為什麼選了‘希爾達’,加更這個名字有哪里不好?”飛梭里,海因里希不滿的說︰“加更就算當大名也沒問題的,你想想那些所謂的瓦列里、安德斯、扎庫斯、阿納托利……跟他們比起來加更是不是順耳多了?”

    西利亞深情注視著銀河皇帝,但就算面對著這張英俊的臉他也很難欺騙自己︰“真不覺得,”最終他無奈道。

    •

    電視上主播的聲音被淹沒在一片巨大的歡呼里。只見前方皇宮大門轟然開啟,飛梭緩緩停在離大門還有三百米距離的紅地毯上,緊接著車門打開,西利亞元帥抱著一只襁褓,和皇帝分別從兩側走下了車。

    那一刻周圍聲浪達到了恐怖的一百八十分貝,所幸隔音材料吸走了大部分音量,但其響亮還是讓整片大地隨之震動︰“陛下萬歲!”

    “帝國萬歲!”

    “西利亞元帥萬歲!”

    “萬歲這種說法……”西利亞抱著小太子,順著紅地毯向皇宮大門走去,剛想開口就被海因里希打斷了︰“親愛的這種時候就別上政治課了,不然我就把兒子從你懷里拿開,讓全宇宙都看到你被尿濕的衣服……”

    西利亞向兩邊熱情的群眾揮手,“你太過分了,海因里希!”

    皇帝回給他一個得意的笑容。

    漫天拍攝機閃出比星辰還耀眼的光芒,周圍禮炮山響,歡聲雷動,場面之盛大堪比當年帝國成立時新皇的登基儀式。就在這舉世矚目的一刻,襁褓里的小希爾達(加更)•海因里希表現出了非凡的政治天賦︰他張開花瓣般的小嘴笑了,肉呼呼的小手揮舞著,用力向兩邊的群眾伸去。

    ——隨著這個動作,人山人海中當即爆發出更大的歡呼!

    很多人拼命向警戒線內探身,不少靠得近的少女立刻就捂著胸口倒了下去,被飛奔而至的醫療機器人火速拖走了。

    西利亞無奈抱緊了扭來扭去的襁褓︰“希爾達同學,你不能……”

    “噗!”話音未落,小太子轉頭對元帥吐了個快樂的泡泡。

    海因里希︰“……”

    西利亞︰“……”

    海因里希欣喜若狂︰“西利亞!你看!咱們的兒子笑了!多麼有領袖風度多麼有外交風範!咱們的兒子笑了笑了——”

    西利亞︰“我知道!他口水噴了我一臉!”

    雖然事後無數物理學家考證說以小太子那個泡泡的強度,西利亞元帥被糊一臉是必然的事,但大多數人都表示安慰︰起碼說明了小太子身體健康……至于被小寶貝的口水噴什麼的,絕大多數受訪群眾都表示喜聞樂見,紛紛表達了自己也想親身一試的強烈意願。

    看在這一點上,聯盟外交部也就沒再提出什麼抗議了,只在報紙上再三強調了小太子也是聯盟公民的事實。

    帝帥二人抱著孩子,雙雙走上皇宮門口寬闊的台階。大門里金碧輝煌神聖威嚴,左側以激動萬分的朗費羅長老為首,站著一色黑金長袍的帝國元老院成員;右側則是以卡列揚為首的大部分聯盟將軍,以及以亞倫為首的帝國軍部高官。

    聯盟的白色瓖金軍禮服和帝國黑色鍍銀制服有很多相似之處,站在一起相得益彰,如同一排排挺拔的樹,矗立在此起彼伏的閃光燈前。位于帝國列陣之首的安德斯•亞倫上將咳了一聲,極不引人注目的微微偏過頭,問︰“卡列揚?”

    “嗯?”

    “帝國這排場怎麼樣?”

    卡列揚認真道︰“鋪張浪費。”

    “……”亞倫摸摸鼻子不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上將作死之心不減,看到周圍無人注意,又偷偷摸摸問︰“你覺得我們帝國軍部今天上鏡不上鏡?”

    這話里的小興奮小羞澀簡直無法掩飾,卡列揚終于忍不住問︰“你到底想說什麼?”

    話音未落整整一排帝國將軍們扭過頭,目光中的期待和哀怨讓人不寒而栗,聯盟眾將頓時集體退了半步——

    “說不定上鏡後能扭轉帝國軍部的形象……”伊薩克中將幽幽道︰“好讓多幾個同僚們找到媳婦……”

    這時一架微型拍攝機飛來,帝國眾將立刻齊刷刷轉身回頭,整理衣領長身而立,不約而同在鏡頭前展現出了自己最英俊的一面。

    聯盟眾人︰“……”

    卡列揚終于忍不住問︰“你們找不到媳婦其實跟形象無關知道嗎?!”

    •

    禮炮響完二十八發,帝帥二人抱著小太子,緩緩走進了高大的禮堂。

    在莊嚴的音樂聲中,所有人轉身面向帝國的繼承人,以熱烈的掌聲歡迎他的到來。

    希爾達小太子在襁褓里眨巴著大眼楮,好奇注視著道路兩側這些用力鼓掌的人。大概是這些臉上激動而欣喜的表情讓他很開心,小家伙立刻開始高興的扭來扭去,晃動著小手啊啊的叫了起來。

    ——果然不愧是繼承了海因里希血脈的Alpha男嬰,出生一周後就扭動自如,勁兒還相當大。西利亞趕緊把他的手塞回襁褓去,原本單手抱的現在也換成了雙手抱,免得一個不慎被他翻出來。

    帝帥二人順著長長的紅地毯穿過禮堂,登上階梯,來到眾人仰視的高台前。另一邊朗費洛長老也顫顫巍巍的走了上來——為了今天,老人家特地拿出了幾十年都舍不得戴的寶石胸花和天鵝絨高帽,為了表示嚴肅而強迫自己不能笑得滿臉開花,導致他表情看上去有些僵硬的古怪︰“接下來,我謹代表帝國元老院、內閣和皇室協會,以及相關帝國行政中樞,為海因里希陛下及西利亞元帥的長子頒發帝國公民身份證……”

    海因里希彬彬有禮的欠下身——這不僅是皇帝對于元老院的致意,也是對帝國人民社會體系的尊重。

    而西利亞作為聯盟代表,只對高懸在上的帝國國旗點頭示意,然後向朗費洛長老遞上懷里的襁褓。

    所幸這時候鏡頭高打,也照不到元帥禮服胸前可疑的水跡。全銀河系的目光都凝聚在小太子粉嫩嫩的臉兒上,只見朗費洛長老畢恭畢敬的接過襁褓,高聲道︰“雙子座帝國成立已五十二年,從此這就是我們偉大帝國的繼承人!請陛下將太子神聖的名字,曉諭全宇宙吧!”

    海因里希直起身,微笑道︰“朕長子的名字是希爾達。”

    禮堂中再次響起經久不息的掌聲,公證人員立刻將希爾達•海因里希的名字輸入系統,生成一枚比針尖大不了多少的芯片,再雙手奉給朗費洛長老。長老接過後放入早已準備好的注射器,拉出小太子藕節般白嫩嫩的胳膊,啪的一聲注射器瞬間將芯片固定在了皮膚下。

    這是帝國每個新生兒出世時都會經歷的步驟,象征著從此這個孩子就是帝國公民了。對希爾達小太子來說,這加諸于他身上的政治目的和未來延伸出的無限可能,更是意義重大而深遠。

    ——但孩子畢竟還小,注射完畢後小寶貝還茫然不知,也不覺得疼,只躺在襁褓里發了會兒呆,隨即“啊啊”的轉向西利亞伸手要抱。

    西利亞含笑接過襁褓,朗費洛長老高聲道︰“請太子轉身,接受帝國的敬賀——”

    帝帥二人並肩轉身,只見恢弘的禮堂內歌聲回蕩,所有人都面色莊嚴,按著左胸緩緩欠下身︰“祝我銀河帝國繁榮昌盛!”

    “祝希爾達殿下千秋萬歲!”

    西利亞懷中的襁褓里,希爾達小太子的視線懵懵懂懂,在眾人身上停留片刻,穿過人群向禮堂外望去。只見紅毯遠遠延伸百里,道路邊民眾雲集,在萬里碧空下發出排山倒海的掌聲。

    “希爾達小殿下萬歲!”

    “吾皇萬歲!大銀河帝國萬歲!”

    海因里希不禁搖了搖頭,笑道︰“說是萬歲,這世上哪來萬歲的國家?我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未來幾十年打算罷了。”

    “從來也沒人能為千秋萬代考慮,時間總是不斷把對的變成錯的,錯的變成對的……就像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誰知道幾百年後會不會變成錯誤的呢?”

    西利亞頓了頓,低聲微笑道︰“但是……整個宇宙的歷史也是由這無數微不足道的幾十年組成的,所以我們現在,只要找到當前正確的道路,並堅持走下去就好了。”

    海因里希轉頭望向他,正巧對上西利亞的目光,兩人相視微微一笑。

    更遠處禮花騰空,萬炮齊鳴,將整個白鷺星籠罩在燦爛的光暈里。漫天焰火下,他們注視的那一瞬間被凝固成畫面,永遠融入了銀河系奔涌的歷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