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番外二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一個月後,白鷺星,新楓丹白露宮。

    海因里希在實驗室門外走來走去,怒道︰“怎麼還不出來?!”

    卡列揚、亞倫、伊薩克等人無奈的看著他,目光中深沉的怨念幾乎要化作黑霧籠罩整座皇宮。然而銀河皇帝毫無察覺,或者說察覺了他也沒放在心上,自顧自開始在眾人眼前轉第三千六百九十圈︰“怎麼還不出來?”

    “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出來?!”

    “我的頭有點暈……”伊薩克痛苦扭頭,捂著眼道︰“這個巨型發光體在我眼前轉啊轉,我有點想吐了……”

    亞倫別過頭怒道︰“太閃亮了!傻逼光芒太閃亮了!快來個人擋住我的鈦合金狗眼!”

    “……”卡列揚說︰“呵呵。”

    刀疤臉中將終于忍不住,偷偷起身向門外溜。然而他還沒走出兩步,皇帝如同長了後眼般猛一回頭︰“伊薩克!你想往哪跑?!”

    “吃……吃飯,”伊薩克哭喪著臉道︰“從早上到現在我一粒米都沒有吃,陛下你想讓軍部給我報傷亡撫恤金嗎?”

    “你這個孤家寡人的撫恤金最後不還是充公。”皇帝冷冷道︰“再說這種時候竟然還想著吃,你把皇室的希望當做什麼?!你把國家的未來置于何地?!太讓朕失望了伊薩克中將!”

    伊薩克︰“……”

    亞倫︰“……”

    卡列揚︰“……”

    走廊上人人眉角抽搐,片刻後正坐在一邊看文件的西利亞從口袋里摸出幾個巧克力,偷偷從座位下傳給了伊薩克。

    •

    一個月前那場史稱為“雙子星系會戰”的交鋒終于硝煙漸熄,法布拉斯要塞被蕩為白地,星域也遭到了巨大的創傷。然而白鷺星卻沒有在叛軍的炮火下遭到太多影響,重建工作很快得到開展,公共設施被修繕,政府戰後補償金也一一發放到位,人民生活和社會秩序很快回到了正常的軌道里。

    同時帝國和聯盟政府決定再次出兵,向河外星系遠征,一舉全殲暗星堂所剩余的流亡勢力——這是情理之中的事,倒也沒有引起太大的民心震蕩。

    畢竟第一次銀河大戰那席卷大半宇宙的戰火才平息了半個世紀,聯盟老兵仍在,帝國人民也經得起風浪,民眾的心理接受度都比較高。真正引發狂潮的,是帝國政府近日公布的一項喜訊︰經過帝國皇室的懇切請求,及聯盟軍部的鄭重考慮,西利亞元帥同意抽取DNA樣本與海因里希陛下結合,現已培育出胎兒一名,為男性Alpha,很快就要降生了。

    整個宇宙的表情都是︰=口=!!

    •

    “這個消息是真的,”正當各種猜疑如洪水般鋪天蓋地而來的當口,西利亞元帥在接受一次公開采訪時說︰“不僅是出于帝國皇室的實際需要,也是從聯盟利益的角度出發……嗯?你問我的意願?”

    元帥望天想了想,突然微微勾起唇角︰“唔,其實我很期待……”

    這一發言瞬間粉碎了之前“帝國對元帥進行了政治脅迫”的謠言,甚至被後世的史學家稱作是元帥一生中唯一一次公開秀恩愛。海因里希陛下背後被扎了多少小人不得而知,人們只知道幾天後當帝帥二人聯袂出現在新聞報告會上時,皇帝陛下眼神驕傲如開了屏的雄孔雀,讓無數純情少男的心活生生粉碎在了宇宙里。

    “——為什麼還不出來?”實驗室外走廊上,海因里希轉完第三千九百九十九圈後終于停下來,砰然一聲徒手拍碎了窗台︰“為什麼到現在還沒生下來!!”

    西利亞用文件擋住臉,小聲道︰“我早就說不該讓他來……”

    •

    小太子出生前夕,西利亞不知受了何方邪教蠱惑,跟海因里希說想把胚胎植入體內,用母體自然孕育的方式生下這個孩子。他還很有道理的舉出了各種科學論證︰誕生于母體的孩子天生身體更健康,能抵御各種新生兒疾病的風險;血脈聯通能促進母嬰感知,有助于將來孩子對家庭的親密度……

    當時離孩子出生不過半個月了,只要不出現在公眾面前,就算西利亞親自生育也不會有很多人知道——況且,就算現在機器誕育的技術已經相當成熟,母體生育的模式幾乎被完全淘汰,但沒人能否認自然的、順從人類本能的繁衍方式才是最好的,不然古地球時代為什麼人人都誕生于母體呢?

    但帝國科學院的專家很快無情否決了這兩人的妄想︰

    “以元帥的體型和脂肪含量,順產的可能性小于30%。如果手術的話,我們要在半個月之內研究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各種風險都會大大增加,甚至還不如機器誕育。”

    “——更重要也更關鍵的一點是,元帥長期在外太空中活動,你們以為宇宙射線不會對人體血肉之軀產生任何影響嗎?萬一給小太子的身體造成任何先天性損害可怎麼辦呢……”

    老專家翹著胡子把帝帥二人訓了一通,更可氣的是朗費洛長老還在邊上拼命點頭,一副為虎作倀的嘴臉︰“就是就是!听專家的!人家比你們有經驗多了!”

    ……當然從戰火中歷練出來的帝帥二人不會被這點阻擾打擊到,西利亞僅用一句話就輕而易舉反駁了眾人︰“專家生過孩子?”

    朗費洛長老︰“……”

    不過最終頑固無比的帝帥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倒不是被朗費洛長老抱著培養皿誓死不從的氣勢嚇到了,而是海因里希在一次國事訪問中,去參觀了宇宙博物館,在那里踫巧看到了一段古地球時代的婦女生產視頻。

    “……”半小時後,海因里希鎖上洗手間的門,捂著話筒給西利亞發通訊︰“親愛的我想了一下,還是機器生產吧,自然生產實在是太痛苦太慘烈,危險性太大了……”

    西利亞奇道︰“我打過五百年的仗,你以為生個孩子能嚇到我?”

    “不你不明白,我把視頻發過去就知道了。”銀河皇帝蒼白著臉道︰“親愛的,不是我小瞧你,你還差得遠呢!”

    事實證明聯盟統帥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看完這段皇帝偷偷摸摸拷貝下來的視頻(“別跟別人說,博物館不準我拍照!”)之後,西利亞整個人都不行了。

    “還是機器吧……”卡列揚震驚道,“真是太慘烈了……”

    西利亞喘息著點頭,終究不得不承認,自己在某些方面還不如古地球時代的普通女性——歷史學家考證說古地球時代人類的生存本領比現在還強,果真是不無道理的。

    •

    所幸經過帝國科學院的研究,他們終于設計出一套無限類似于母體分娩的生產設備。這張透明的薄膜可以覆蓋在培養皿上,當胎兒成熟的那一刻,程序將自動催生出一種激素,讓薄膜形成近乎于子宮和產道一樣的人造器官,隨後通過宮縮和蠕動,將掙扎的胎兒排出培養皿。

    至于胎兒降生的地點,帝國和聯盟隔著大半個銀河系爭了半天,最終選定了白鷺星一家頗有名望的民間醫療中心——不選擇皇宮是有理由的,小太子從出生那一刻起就代表了重大的政治意義,皇室甚至慷慨的允許記者在醫療中心外等候,準備讓整個宇宙的民眾都在第一時間觀賞到小太子蹬腿哇哇大哭的英姿。

    然而,雖然西利亞不用親自生孩子了,但皇帝的產前綜合癥並沒有任何緩解,甚至隨著預產期的逼近而越來越嚴重。胎兒出生前幾天他簡直激動得不能自已,幾次在晚飯後沖進洗手間去吐了個干干淨淨,某次亞倫擔心的推門進去,發現這位一米九幾的大個子正縮在西利亞懷里,神情如受了驚的小動物,而後者正慈愛而充滿保護欲的拍他的肩,以表示安慰。

    直到小太子出生當日,銀河皇帝的產前綜合癥終于不藥而愈——瞬間轉成了狂躁癥。人造子宮形成後的半小時之內,他硬生生把醫療中心的走廊磨禿了三寸,還不時抓住西利亞激動的問︰“你覺得咱們的孩子為什麼還不出來?!”

    西利亞淡定的拿著文件——任何人看到了都要稱贊一句大將風度,簡直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

    “生孩子是個漫長的過程,你給我的古地球視頻上,那位母親整整生了三個小時。”西利亞把文件翻過一頁,說︰“不要急,結果出來時自然會出來,我相信我們的孩子會平安的。”

    “……”海因里希將信將疑的放開他,繼續上走廊轉第四千零一圈去了。

    伊薩克吃了巧克力,感覺好多了,癱在椅子上松了口氣問︰“元帥怎麼這麼淡定?雖然機器誕育是沒風險不錯啦,但畢竟是親生子……”

    卡列揚小聲道︰“那文件是倒著的。”

    “……”伊薩克定楮一看,腦門上掛下了無數條黑線。

    所幸小太子並沒有讓帝國的等待持續太久。白鷺星當天下午三點半,一道嘹亮的哭聲終于打破了沉寂,走廊上所有人當即霍然起身!

    “陛下!元帥!嬰兒終于出世了!”老專家急匆匆從產房里跑出來,滿面笑容道︰“是個男孩,身體非常健康!恭喜兩位!”

    皇帝還沒來得及有所反應,西利亞瞬間扔了文件,起身的同時一個趔趄差點滑倒。但這時候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兩人同時沖進產房,一眼就瞥見無菌玻璃罩後,一個全身通紅皺巴巴的嬰兒正聲嘶力竭大哭著,用力蹬著那雙又軟又嫩的小腳。

    ——這情景就好比是戰艦升空,要塞起航,光震蕩炮在天幕上爆炸,絢麗的超新星在宇宙深空中爆發……瞬間光芒萬丈震撼人心,帝帥二人同時腳步一頓。

    足足過了好幾秒,皇帝才一步步恍惚的走上前,貼著玻璃輕聲道︰“寶貝,我的寶貝……”

    西利亞走到他身邊,並肩看著玻璃箱中大哭的嬰兒。

    相對于正常Alpha男嬰來說,小寶貝顯得有點瘦弱,但哭聲格外嘹亮震耳,小拳頭也握得很緊,掙扎起來格外有力。他有一頭稀疏的黑色胎毛,顯然是來自西利亞的遺傳;但眼楮緊緊閉著,五官也皺在一起,一時倒看不出是像海因里希多些,還是像西利亞多些。

    卡列揚、亞倫等人也一擁而入,湊上來好奇的盯著小太子看。亞倫本來饑腸轆轆的等了半天,就是想著皇帝和元帥的遺傳基因都好,期待看到一個宇宙無敵可愛漂亮的寶寶;結果現在卻只等到一只紅通通皺巴巴的小猴子,不由大失所望︰“為什麼長這樣啊?怎麼還不如我小時候好看?”

    “……”卡列揚怒道︰“新生兒都長這樣!你能別找抽麼?!”

    小太子誕生的消息幾分鐘內就通過守在醫療中心門口的媒體傳播了出去,幾乎同一時刻,就傳遍了整個白鷺星。緊接著聯盟軍部火速發來賀電,帝國元老院全體趕來醫院,一直守在現場的朗費洛長老當即就激動得昏了過去……到處都忙成一團,就如同一鍋歡快沸騰而喧鬧的粥。

    然而守在玻璃箱邊的海因里希卻沒管這個。五十年來兢兢業業的皇帝,終于在此刻完全忘記了自己還是個皇帝的事實,只顧著從各個角度瞻仰小兒子的面容,不時發出又似嘲笑又沾沾自喜的笑聲︰“你們快看他那小身板兒多結實!”

    “在喝奶呢!奶流出來了流出來了!”

    “你為什麼長得這麼難看呀,為什麼你像一只小猴子呀?”

    “西利亞你看他長得多像你!眼楮鼻子都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整個產房氣溫驟降十度,所有人都暗暗捏了把冷汗。

    誰知下一秒,西利亞很自然的點頭道︰“哦你說得對,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但你不覺得整體還是跟你比較像麼?還有耳朵和嘴……”

    伊薩克中將立刻扭頭去看他們倆,然而帝帥兩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哪怕把聚光燈照到他們臉上都未必能被發現。半響他終于忍不住戳了戳亞倫,問︰“喂,他倆真覺得對方長得像猴子麼?”

    “……”亞倫豎起一根食指︰“噓——這種時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