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番外一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銀河紀元三二九零年,白鷺星臨時司令部。

    霏霏細雨從天而降,指揮所前的操場被籠罩在一層淺灰色的雨霧中,大地散發出潮濕而咸腥的氣息。一隊士兵正負槍踏過濕草橫斜的地面,突然前方天空中出現了一架武裝飛機,裹挾著轟響疾速下降,在卷動的狂風中停在了操場上。

    士兵快步上前,卻只見艙門砰的打開,年輕的安德斯•亞倫準將滿頭是血踉踉蹌蹌的跑出來,直接就向指揮所奔去!

    “亞倫準將!”巡邏兵這一驚非同小可,慌忙追上前問︰“您這是怎麼了?您不可以進去!元帥在和軍需處的長官們開會……”

    然而亞倫準將一把推開門衛,跌跌撞撞的沖進門去︰“元帥!元帥呢?!我有前線急報,必須面見元帥——”

     !

    會議室的門被大力推開,撞到牆上發出響亮的聲音。會議室里所有人頓時回頭,只見亞倫正暴怒推開攔著他的幾個士兵︰“元帥!朱貴星前線告急,海因里希出事了!請您救救他,請您——”

    西利亞從首座上抬起頭,問︰“怎麼了?”

    聯盟元帥似乎永遠維持在二十六七的生理表象,身形挺拔,面色冷白,純黑色的眼楮和深邃的五官仿佛是用刀雕鑿而成,唇角永遠都是一條鋒利而冷靜的直線。他靜靜盯著什麼東西看的時候,仿佛從骨子里透出鋼鐵一般堅固而冷靜的氣息,讓人不由心神肅穆。

    “朱……朱貴星前線軍情泄露,叛軍攻城了。”亞倫勉強止住喘息,咽了口唾沫說︰“海因里希準將向軍部求援,信號經過議會時卻無故扣押,現在已經整整過去了十二個小時!”

    話音落地當即一片大嘩,人人臉色劇變!

    西利亞問︰“叛軍數量多少?”

    “大軍全上,保守估計有六千艘戰艦,朱貴星當地卻只有兩千!”亞倫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崩潰道︰“前線只有海因里希一人守城,元帥!我們已經跟前線完全斷絕了消息!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

    西利亞反手把筆拍在桌面上,起身向外走去。

    “卡列揚,讓莫文帶第六艦隊去朱貴星支援海因里希。”元帥頓了頓,頭也不回的吩咐道︰“告訴議會,讓信息局局長阿伯德去國會接受問話,我現在就趕回首都藍汐星。”

    ——聯盟統帥的聲音鎮定沉穩,沒有一點波瀾。這聲音中似乎有種無形的力量感染了亞倫,他滿懷希望的抬起頭,卻只見西利亞推開會議室大門一剎那,手指在微微顫抖。

    “……”亞倫愣住了。

    然而那只是一瞬間的事,很快西利亞走出會議室,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了長長的走廊盡頭。

    聯盟首都,藍汐星。

    聯盟大廈是一座通體深藍,高達六千米,呈尖錐狀拔地而起的巨型建築。身為整個聯盟首都的政治中心,它內部有三百座粒子炮台及一座光震蕩炮口,通體覆有光電屏障,強度甚至可以阻擋星際導彈的攻擊。另外,頂層三樓全是停機坪,每天有數百架戰機圍繞大廈巡邏警戒,從地面向上望去,它們像一群快速移動的蜂鳥般繞著大廈來回盤旋。

    而大廈本身可以容納數萬人同時在此工作,其組成上至議長、部長,中至普通公務員及指揮官,下至底層文書、警衛或從各星系地方駐軍上來述職的下級軍官。

    在這樣的體系構成下,大廈每時每刻都處在極度忙碌的狀態中,打著電話飛奔過走廊的公務員和在眾人簇擁中走進會議室的內閣部長都時常可見。連平時甚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中軍部大佬,甚至連西利亞元帥本人,有時也會端著杯咖啡,低調穿過熙熙攘攘的大廳,走到角落里靜靜的等待懸浮電梯。

    ——然而今天,情況似乎有所不同。

    大廳地板光可鑒人,聯盟統帥腳步踏上的那一瞬間,所有喧囂都迅速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從忙碌的工作中抬起頭,驚疑不定的看著軍部數十位高官簇擁著西利亞元帥,一路穿過大廳,向公審庭走去。

    這些平時難得一見的大佬們個個面色沉肅,氣息陰沉,整齊劃一的軍裝和佩槍就像某種沉重的信號般,讓人惴惴不安。而平時相對來說比較溫和的西利亞元帥,則面色生冷毫無表情,轉彎時肩上軍徽在反射出一道奪目的光。

    沒有人敢上前,甚至沒人輕易發出聲音。

    直到這行人消失在電梯里,大廳里才漸漸恢復了喧雜︰“軍部發生什麼事了?”“听說前線軍情泄露,有個準將死了!”“該不會有事要發生吧!”“天啊,真可怕……”

    “銀河紀元年7月3日,前線駐軍機密泄露,叛軍趁機偷襲,以數倍于我方的戰艦包圍了太空孤島朱貴星。準將賽特•海因里希孤軍奮戰,寡不敵眾,當前生死不明……”

    空曠的公審庭一片靜寂,只有審判長毫無起伏的蒼老語調回蕩在空氣里。在閱讀完長達三頁的報告後,老人終于拿起小錘輕輕的敲了一下。

    “阿伯德局長,你對前線軍報泄露有什麼看法?”

    阿伯德從被告席上抬起頭,下意識看了眼公訴方席位上的西利亞元帥——元帥目光微垂,眼神凝定,雖然沒有看他,但仍然讓阿伯德心里發緊。

    “信息局對所有軍報的傳播都極其嚴格,朱貴星自從開戰後就被提到了頂級秘密等級,經手人不超過三個,擁有解碼器的都是正處級以上官員,不可能是從我們這里泄露出去的!”局長咽了口唾沫,又說︰“況且軍報泄露無憑無據,誰都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前線戰事吃緊——”

    這麼說軍部立刻有人不干了︰“你的意思是海因里希準將推卸責任,謊報情況?!”

    “這也是有可能的不是嗎?誰都不知道叛軍進攻是真的因為軍報泄露,還是我方失利!況且海因里希準將帶兵經驗不足,開戰前議會也對任命他的事情討論過多次……”

    “夠了!”這次發話的是艾伯爾上將,這位綽號“黑熊”的將軍從來以耿直著稱,聞言立刻起身怒道︰“那你怎麼解釋求援信號被扣押一事?難道求援信號,不是從你們信息局走的?”

    “……對此我感到非常抱歉,”阿伯德局長面色僵硬,說︰“求援信號來的時候已經模糊不清,系統進行第一道篩選時,錯誤的放到了無用信號那一欄……”

    簡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這話話音剛落,軍方立刻響起數道抗議︰“不可能!”“光腦能犯這種錯誤?!”“我們要調閱系統日志!”“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肅靜,肅靜!”審判長重重敲著小錘,滿面怒容道︰“幾位將軍,再不經過允許發言的話,就只能請你們出去了!”

    幾個人還想再說,被卡列揚一個眼神堵了回去,只能悻悻坐下不語。

    審判長接著對公訴席頷首致意,“孔塞特林議長,關于這件事議會的解釋是……”

    “議會對此事表示很痛心,對營救海因里希準將及其部屬的行動表示良好的祝願。”道格拉斯•孔塞特林站起身,慢條斯理的整了整外套,才接著輕聲細語道︰“另外,議會無條件支持軍部關于調閱信息局系統日志的要求……”

    幾個軍方人士都面露愕然之色,只有卡列揚、艾伯爾等人,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點冷笑。

    果然只听道格拉斯繼續說︰“但此事從無先例,為防止後人仿效,權利濫用,議會要先研究出一套完整的應對機制——我們本著從速從權的原則,將會盡力快速的完善並應用這套機制,請軍部各位暫且耐心等待……”

    艾伯爾霍然起身,還沒來得及上前就被卡列揚厲聲喝止︰“上將!”

    “放開我!孔塞特林你這個小人,你根本是嫉恨軍部拿走了朱貴星的兵權!你——”

    卡列揚撲上去拼命擋在他面前︰“上將,冷靜點啊!”

    “三萬條人命,三萬條人命啊孔塞特林!全是你政治投機上的籌碼,你簡直……”

    “上將!”審判長大怒敲錘︰“來人!把艾伯爾上將請出去!”

    整個公審庭簡直亂成了一鍋粥,艾伯爾的咆哮、議員的抗議、審判長的怒吼夾雜在一起,亂嗡嗡的什麼都听不清。警衛紛紛跑來,但迫于情勢都不敢上前,最終還是審判長狠狠把銀錘往桌面上一砸,發出“砰!”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

    “你們還等什麼!把艾伯爾上將帶出去,立刻!”

    警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于紛紛摸出麻醉槍,遲疑著走上前——

    然而就在那一刻,西利亞從公訴席上站了起來︰

    “請退下,”他淡淡道。

    仿佛是一個信號,警衛頓時停住腳步,遲疑了不到兩秒就低著頭退後到牆邊。

    整個公審庭在重壓下漸漸恢復了靜寂,所有人都不由自主閉住了呼吸。就在這僵持而一觸即發的氣氛中,西利亞緩緩掃視听審席,目光從每一個在場的議員臉上掠過。

    ——夠資格出席這場公審的人自然不多,因為牽涉到信息局,連庭審記錄和攝像頭都免了。短短數秒間他已經看完了所有人,最終目光停留在道格拉斯•孔塞特林面上——議長臉上那悠游自信的神情已經消失了,從這個角度望去,甚至有點微妙的僵硬。

    出乎意料的是,雖然元帥看著他,開口卻叫了信息局長的名字︰“阿伯德。”

    阿伯德眉梢一跳,“是。”

    “你的賬戶里多了三百萬聯盟幣,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這話簡直像深水炸彈轟然而爆,整個听審席瞬間炸了起來!

    “不,不不不……”信息局長面色蒼白︰“您、您怎麼可能——不不不——”

    “海因里希準將,加三萬條將士性命,折合每人不過一百。”西利亞望著道格拉斯議長,微微一笑道︰“人命真是廉價。”

    “不,我沒有——您听我解釋,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要求啟動專案組進行調查!”道格拉斯滿頭冷汗的吼道︰“來人把阿伯德帶下去!議會要親自啟動預案進行調查!”

    議會的人立刻上前,軍方紛紛起立大聲抗議,整個公審庭再次陷入了可怕的混亂中。阿伯德早已癱在椅子上,冷汗一層層浸透了前胸,嘴唇顫抖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警衛徒勞的跑去想阻止那些激憤的將軍們,但根本無濟于事。

    就在這一片混亂間,西利亞走下公訴席,在眾目睽睽下穿過庭審現場,站定在了全身戰栗的阿伯德面前。

    “元帥……”警衛長戰戰兢兢的跑過來,卻只見西利亞抬手擋住了他︰“這里有攝像頭嗎?”

    聯盟統帥問這話時的態度很平和,警衛長愣道︰“沒——沒有,因為事關機密……”

    “會公開記錄嗎?”

    “當然也不會了,哪怕是議會索要的話……”

    “謝謝,”西利亞說,“站遠點。”

    警衛長遲疑退後,還沒來得及站穩腳,就只見眼前一花——

    西利亞手上的鳳凰戒指化作銀劍,自上而下一舉將阿伯德左臂斬了下來!

    左臂落地發出砰然一聲重響,血光瞬間沖天——公審庭整整靜寂數秒,緊接著所有人同時發出了駭然的驚呼!

    “啊啊啊——!”阿伯德滾地慘叫,硬生生撞翻了大片桌椅︰“啊啊啊啊啊啊——!!”

    “元帥!”“西利亞你瘋了嗎?!”“所有人退後!”“快叫醫生,叫醫生!”“誰敢動元帥?!退後!”

    軍方眾人立刻上前擋住了西利亞,與此同時很多議員都向後退去,審判長臉上的驚慌之色也無法掩飾。西利亞的目光穿越眾人,直直望到道格拉斯議長臉上——後者緊張喘息著,隨即謹慎的低下了頭。

    “軍部今天下午派人去信息局提取系統日志,相關人員一律加重追責。把阿伯德抬下去,由議會和軍部共同主理問詢。”

    西利亞的聲音不高,非常平淡,但話里重若千鈞的力度卻仿佛直接敲在了所有人心上︰“前線征戰將士,都是聯盟子民,是三萬個家庭的兒子、丈夫和父親。誰敢用民眾的鮮血來裝點權冕,今天的阿伯德就是他明天的結局。”

    審判庭靜寂無聲,人人神情晦澀。唯有聯盟國徽高高懸掛在上,沉默威嚴的俯視腳下這一切。

    西利亞敬了個軍禮,轉身大步而去。

    是日,聯盟統帥親自帶兵趕往前線,反擊戰悍然打響。

    三日後,朱貴星解圍。

    …

    白鷺星,臨時指揮部。

    陰雨天氣還在連綿,將整個星球籠罩進一片蒙蒙的水霧里。從辦公室窗外望去,整個天空覆蓋深灰的陰霾,只偶爾有飛鳥掠過天際,如同小黑點般,轉瞬間便消失在了遠方的蒼穹。

    一輛地面飛梭停在指揮部門前,車門打開,一個身材高大、穿著軍服,手臂上還吊著繃帶的軍人走了下來。

    “海因里希準將?”警衛喜道︰“您終于回來了,太好了!”

    海因里希笑著點點頭,跟他們聊了幾句,終于問︰“元帥在嗎?這次脫險多虧有元帥,我想進去親口跟他道聲謝……”

    “元帥在跟卡列揚中將、莫文中將等人開會,說是不接見任何人。”警衛遲疑了下,最終還是說︰“我進去通報試試,您先稍等會——也許听見您來了,元帥會出來也說不定。”

    海因里希道了謝,退到門口去等著,深吸一口氣才勉強克制住激動而期盼的心情。

    我守住了朱貴星,帶回了大部分將士,元帥會怎麼說呢?

    可惜在戰場上,還沒見到面他就走了,如果能在陣前就見元帥一面的話……

    準將畢竟還年輕,這麼一想便心口微微的發燙起來,即使在這樣的天氣里都完全不覺得有寒意。然而又過了片刻,只見警衛一臉為難的回來,低聲道︰“準將……”

    海因里希微微一怔︰“怎麼?”

    “西利亞元帥說準將孤身守城,能堅持到援軍抵達,這份勇概非常難得,是聯盟軍人的驕傲。又說現正在開會,就不見你了,讓準將回去好好養傷,其他一切事情軍部都會為您做主的。”

    警衛抬眼偷覷了下海因里希的臉色,只見準將英俊的臉上,雖然竭力掩飾,但仍然難以抑制的透出了一點失落之色。

    “……既然元帥在忙,那就算了……”他深吸了口氣,勉強笑了下說︰“我先告辭了。”

    海因里希轉身向飛梭走去,走了兩步,又忍不住回頭望向那高高的窗戶。綿綿細雨中一切都朦朧不清,他仿佛看見窗口閃過一個身影,但那只是一瞬間的恍惚,快得像是他的錯覺。

    “是看錯了吧……”海因里希喃喃著,轉身鑽進了飛梭。

    年輕的準將並不知道,此時此刻,西利亞同樣正注視著他離開的背影,一直到飛梭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聯盟元帥袖口挽起,露出結實的手臂,端起熱騰騰的咖啡喝了一口。他面前的窗子上立刻飄上了一層白色霧氣,西利亞隨手擦了擦,轉身走到桌前坐下。

    “你明明很關心他,”卡列揚終于忍不住問︰“去朱貴星的路上你沒睡著過吧,我看到你三更半夜在艦橋上走來走去……”

    “散步,”西利亞說。

    “你的鼻子變長了喲元帥閣下——”

    西利亞微微露出一點笑意,卡列揚眯起眼楮斜看著他︰“既然這麼關心,為什麼不讓他知道?把人召進來溫言撫慰幾句,這小白臉就從此死心塌地為你賣命了,真是再劃算也沒有啦。”

    “還是算了。”

    “為什麼?”

    西利亞盯著杯子里溫暖的白沫,半晌才輕聲道︰“這種方式讓人心志不堅,感情軟弱……我已經很軟弱了,不想讓繼任者也沾上相同的毛病……”

    卡列揚怔住了。

    辦公室里非常安靜,只能听見雨點打在窗戶上輕微的 啪聲。半晌卡列揚剛想說什麼,突然門被敲了敲,侍衛低聲道︰“元帥,艾德娜小姐的電話。”

    卡列揚奇道︰“怎麼這時候又打電話來?難不成——”

    “是為了阿伯德。”西利亞對門外叫了聲︰“謝謝,接進來!”然後又搖頭苦笑了一下︰“又是來吵架的,真不想接了,每次都是這樣……”

    卡列揚不好再待下去,只得欠身推出了辦公室。關門的剎那間他听見里面傳來艾德娜高昂的說話聲,不知為何,突然有種沖動輕輕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卡列揚中將?”一邊的侍衛奇怪問。

    “沒什麼……”卡列揚搖搖頭,轉身向指揮所外走去。

    遠處,海因里希的車正消失在道路盡頭。從他離去的方向放眼展望,灰暗的陰霾覆蓋了整個世界,來自銀河紀元三二九零年的寒風,正裹挾著細密不絕的冰雨,呼嘯著奔向了遙遠的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