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槍彈交織,轟響不絕,然而那玻璃碎裂的輕響卻像是炸在海因里希和西利亞兩人耳邊一樣,連最細微的音節都听得清清楚楚。

    海因里希面色劇變,猛然轉頭望向西利亞。

    但西利亞卻仿佛是被嚇愣神了,臉色蒼白的站在原處,只怔怔望向巨型凹槽——

    只見培養皿裂成無數碎片,胎兒落進更深處幽藍色的DNA分解液中,頃刻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很快它幼小的軀體將被完全分解、復制,信息傳送到中央光腦樹枝經脈的中樞,沉寂了數百年的系統被重新啟動,發出恢弘的藍光,映亮了整片天花板。

    “好好看著吧,西利亞,”尤涅斯淡淡道︰“這里將誕生一個全新的、強大的你,然後DNA將以它為原點進行橫向遺傳,復制出由千千萬萬萬個你組成的不敗軍隊,最終取代現有的人類社會體系……我將成為新世界的神,這一刻就是一切的起點。”

    他如詠唱般抬手,光腦中樞里緩緩推出了一具縈繞著白色寒氣的冷凍艙。

    和外面那些冷凍艙不同,它全身透明徹寒,密密麻麻無數管道從光腦中連接到艙內。吞沒了胎兒的巨型凹槽中那些DNA分解液,正沿著其中數條管道輸入到冷凍艙里,將原本清澈的冰水染成淡藍。

    隨著分解液源源不斷涌入,冷凍艙里的藍色也越來越深——但僅僅兩分鐘後,分解液仿佛被什麼東西迅速吸收了,水色從深藍疾速變淺,與此同時艙內也傳出異樣而不詳的動靜。

    就在這無人注意的時刻,西利亞瞳孔緊縮,只見冷凍艙內液體恢復成原來的清澈,寒氣也隨之散去,緊接著“砰!”一聲重響!

    艙蓋轟然碎裂,一個人竟然直挺挺從水中坐了起來!

    所有人同時退後半步,海因里希失聲道︰“加文!”

    西利亞喘息道︰“不,這……這是——”

    那濕漉漉的人抬起頭,燈光映在他沒有表情的臉上,赫然顯出一張和西利亞分毫不差的臉!

    ——不是外面那些失敗的試驗品,這是一張真正的,完美的,如同鏡中倒影一般復制西利亞的臉!

    咚的一聲悶響,復制人翻身下地,赤裸的腳踩在錚亮的地面上。旋即他緩緩伸出手,拿起凹槽邊搭著的一件東西,所有人這才發現那是件陳舊的白大褂,因為放置的年月過長已經微微泛黃。

    復制人反手把它披在身上,伴隨著這個動作,西利亞的神色止不住變了︰這一切和他在紅土星上甦醒是何等的相似?!

    瓖嵌在基因里的設定是如此精密,仿佛虛空中一只無形的大手,提線操縱著每具實驗體甦醒後的每一個動作!

    “西利亞……”尤涅斯的眼神從震驚漸漸轉為狂喜︰“你看到了嗎?我成功了!——你看到了嗎!”

    伴隨著他最後一個字落音,西利亞猛然退後,大吼︰“鳳凰——”

    尤涅斯厲喝︰“復制人!上!”

    鳳凰銀劍應聲飛來,然而復制人的動作更快。西利亞甚至沒來得及伸手抓劍,鳳凰就在半空中被復制人飛身奪下,隨即裹挾著萬鈞之力向西利亞橫劈而來!

    劍身鼓蕩的颶風瞬間迫近眼前,然而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海因里希抓起狴犴撞開西利亞,黃金機甲化作電磁刀猛然一輪!

    當!

    一聲重響久久不絕,刀鋒硬生生擋住了迎面劈來的鳳凰!

    復制人面無表情的臉離海因里希無比之近,銀河皇帝眼底頓時閃過一絲駭然。下一秒,復制人驟然爆發,重重將海因里希連同西利亞一起推出了數米遠!

    這簡直是壓倒性的力量,別說強弩之末的海因里希了,就算在正常情況下這狂悍而驚人的威勢也讓人很難抗衡。帝帥兩人同時摔倒在地,頃刻間周身被黑影籠罩,抬頭只見復制人如猛禽般從天而降,當空將鳳凰銀劍一砍而下!

    說時遲那時快,海因里希抓刀反手一擋,在震耳欲聾的電磁交激中咬牙抵住了這驚天動地的一擊。3S和2S機甲的直接交鋒引發了一場小型的劇烈放電,整個室內雷光 啪,海因里希虎口上震裂的猙獰傷口還沒來得及涌出血來,就被直接燒成了焦黑。

    在如此劇烈的痛苦下海因里希還咬牙沒放松手中的刀,大吼︰“離開這里!西利亞!”

    西利亞卻踉蹌起身,喘息著站在了原地。

    “他不會跑的,他就是這樣的性格,”尤涅斯淡淡道,嘴角浮起諷刺的冷笑︰“不過就算跑也沒用,你知道這個復制品有多完美嗎?它是我所有不死大軍的母體,相當于鼎盛時期的聯盟軍神——不,比鼎盛時那高高在上、故弄玄虛的Beta西利亞還要完美,因為它基本等同于金星要塞之戰後,那個復活的Alpha身體的備份……”

    就在他說話的空隙間,鳳凰屢次試圖從復制人手中掙脫,但它已經被強大的精神力完全控制住了,不論怎麼掙扎也只能發出絕望的金屬震鳴。

    復制人神情麻木,一下下揮刀,在爆閃的電磁炫光中將海因里希逼得全無招架之力,很快就退到了牆角!

    “西利亞,皇帝陛下比全盛時期的你差遠了啊,”尤涅斯跨下控制台,走向站在大廳中疲憊喘息的西利亞,微笑道︰“我現在不由懷疑你變成Omega的初衷了,是為了比皇帝更弱麼?——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做得很成功,請接受我非凡的敬意……”

    暗星武士大步向西利亞走去,海因里希鏘然一聲抵住撲面而來的劍鋒,在爆響的電光中大吼︰“你在那里干什麼加文!快走!”

    西利亞厲聲道︰“閉嘴!我不走!”

    海因里希︰“不走你就想想辦法!老子真他媽拖不下去了——”

    西利亞︰“再撐一會!我在想呢!”

    尤涅斯黑袍翻飛,走到西利亞面前。兩人彼此對視著,片刻後他伸出覆蓋著黑色鎧甲的手,但還沒摸到西利亞臉上,就被啪的一聲擋住了。

    “你還有什麼辦法嗎?”尤涅斯嘲弄道。

    西利亞劇烈喘息著,側臉在縱橫交錯的血痕中越發蒼白驚心。艾德娜尸體近距離的爆炸讓他受了相當重的傷,肩膀、手臂、腹部和大腿都被彈片割破,鮮血幾乎浸透了大半身體,看上去整個人狼狽不堪。

    “……你覺得我已經束手就擒了嗎?”他終于嘶啞的開口問,“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尤涅斯?”

    不知為什麼他聲音里有種微妙而奇異的力量,尤涅斯幾乎立刻就覺得不舒服,“你當然已經束手就擒了,你還有什麼辦法?接下來我會殺掉皇帝陛下,另外這里的試驗系統——”

    暗星武士的聲音戛然而止,他終于意識到有哪里不妥。

    西利亞的聲音听起來很熟悉。

    ——那該死的熟悉,每當他貌似陷入絕境卻又兵行險招平安脫困時,語氣里都有這該死的熟悉!

    “是的,我還有最後的一條路可以走,”西利亞嘆道︰“我早該知道事情會演變成現在的地步。”

    赤紅蛇瞳收縮成線,映出西利亞面前抬起的手。

    手背上縱橫交錯的鮮血匯聚在指尖,就在被風卷走的剎那間,只听西利亞竭盡全力喝道︰“過來——!!”

    尤涅斯的第一反應是西利亞在召喚鳳凰,但緊接著他發現自己錯了!

    他召喚的是那個復制人!

    最後的力量如煙火在夜幕中爆發,西利亞瞳孔急劇放大,瞬間精神閥值沖頂,甚至迫使鳳凰發出了瀕死的尖嘯!

    下一秒,眼見著即將把海因里希一斬兩半的劍勢停住,復制人喉嚨間發出被扼住的咯咯聲,僵硬的一點點轉過頭——

    尤涅斯難以置信道︰“這怎麼可能?!”

    精神閥值只對虛擬精神栓有用,而復制人是個有著人造靈魂的活體,它腦子里怎麼可能有精神栓這樣的裝備?!

    ——但如果沒有的話,為什麼它竟然會被西利亞所控制呢?!

    “不是你想的那樣,尤涅斯。”西利亞一邊劇烈咳嗽,一邊斷斷續續道︰“從剛才開始我就奇怪你怎麼沒發現這一點︰為什麼這個復制人跟我長得一模一樣?”

    “他的基因中融合了我和海因里希的孩子,按理說來自海因里希的遺傳也應該有所體現,但為什麼他從頭到尾,都完完全全是我的復制體?”

    尤涅斯倏而意識到什麼,呼吸頓時停了。

    “是的,你從金水星拿走的不是那個胎兒……”西利亞沙啞道︰“是我事先放在那里的,準備下一次死亡後復活的備用身體。”

     當一聲巨響,海因里希終于背靠著牆跌坐在地,精疲力竭的把狴犴軍刀重重插在地上。

    復制人放棄追殺,茫然的一步步走來,毫無表情的臉映在尤涅斯駭然的瞳孔里︰“不,不可能……你用什麼來控制它?!”

    西利亞說︰“不是虛擬精神栓,是復活實驗中必需的配套共振器。當然不能像精神栓那樣接收清晰的指令,但可以轉移本體中強烈的情感,比方說我現在對你的憎恨,就可以通過強烈的生物電磁信號被它接受,從而影響它的行動……”

    話音未落復制人上前,振臂對尤涅斯揮出一劍!

    尤涅斯提氣大吼,揮刀狠狠擋住那絢麗森寒的銀光!

    “這是你早就計劃好的?”尤涅斯不可置信問︰“你早就知道我會去金水星?!”

    西利亞回給他一個“也許如此吧”的戲謔的笑意。

    “那胎兒呢?我的人搜遍了整個聯盟大廈,都沒找到——”

    “早就交給海因里希送到帝國了,”西利亞說,“朗費洛長老高興得差點犯了心髒病呢。”

    復制人雙眼無神,舉起鳳凰,但這一次劍鋒沒有劈下,而是化作了千萬碎光,重組成鈦銀機甲轟然落地!

    駕駛艙從金屬巨人胸前驟然飛出,首先把海因里希當頭撈起,又向西利亞的方向低空飛掠而來。然而就在這時,尤涅斯猝然暴怒出手,電磁刀燃起炙熱的光芒,一舉劈向了站在近處的西利亞!

    駕駛艙里海因里希眼睜睜見到這一幕,霎時連心跳都停了——然而緊接著,復制人急沖而出,如炮彈般把尤涅斯狠狠撞了開去!

     當連聲重響,兩人同時在錚亮的地面上滑出去數米,混亂中復制人壓倒在尤涅斯身上,腹部頓時被電磁刀穿了個透。冰冷血液順著刀身噴涌而出,然而復制人卻毫無知覺,緊緊抓住尤涅斯把他抵在地上。

    西利亞吼道︰“海因里希!”

    駕駛艙低空掠過,海因里希扔出狴犴,3S軍刀打著旋從空中落下,被西利亞啪的抓在手里,翻腕向尤涅斯擲去!

    這一刻他們的配合堪稱絕妙,然而尤涅斯反應也不慢。數百年豐富的戰斗經驗給了他強大的本能,在刀刃切下的瞬間竭力推開復制人,大吼著就地一滾!

    說時遲那時快,軍刀狠狠刺穿了復制人的脖頸,在淋灕的鮮血中又向下刺穿了尤涅斯的肩膀,把他整個人深深釘在了地上!

    尤涅斯痛得大吼,與此同時復制人的身體也終于到達承受極限,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精神聯系強行中斷的瞬間西利亞頭顱劇痛,整個大腦如同被千萬利齒凌遲,當即膝蓋一軟跪倒在地,頃刻間幾乎喪失了所有神智——

    尤涅斯破口大罵,忍痛抓住軍刀就要把它拔下來。然而就在這一剎那,鳳凰駕駛艙再次掠過,當即把尤涅斯撞得飛起!

    電光火石間海因里希俯身,左手抓住狴犴,右手抓住西利亞,同時拖進駕駛艙。緊接著艙體疾速拔高,瞬間沖進了鳳凰機甲的胸膛, 當一聲將艙門緊緊合攏!

    “2S機甲鳳凰,能源尚余百分之三,緊急啟動完畢。”

    海因里希嘶啞大吼︰“加文!你沒事吧?!”

    西利亞滿眼血紅,臉色泛著危險而脆弱的蒼灰。他的精神力正急速衰敗,根本說不出話,只能起身踉踉蹌蹌沖到駕駛台前,機甲神經帶立刻從空中垂下纏繞住身體,光屏中反映出前方的景象——尤涅斯正拼著最後一口氣向大門外跑去。

    海因里希怒道︰“他要去開龍騎!鳳凰,快!”

    “啟動軌道炮,”西利亞嘶啞道︰“集中所有火力開始攻擊。”

    鈦銀巨人向大門邁出腳步,每走一步就引來地板大片的坍塌和震動。軌道炮從它肩部伸出,瞄準,數秒鐘後炮口嘀嘀一轉,白光刷的沖向了前方正逃跑的尤涅斯!

    轟然巨響中整片樓層塌陷,尤涅斯被氣流沖出十數米,撞在牆壁上又摔倒在地。他勉強起身吐出一口血,也顧不得自己全身上下多處重傷、骨折,伸手就怒吼道︰“龍騎——”

    龐大的黑色龍騎穿牆而出,在驟雨般的碎石中從天而降,帶著尤涅斯猛然向上攀升。已經松動的基地天頂根本不能承重,被撞了幾下就斷然垮塌,龍騎隨即裹挾著洪流般的泥土向地面沖去!

    “警報!警報!能量僅剩最後百分之一!能量僅剩百分之一!”鳳凰的駕駛艙里紅光狂閃,機甲在轟鳴中大聲問︰“現在怎麼辦,西利亞元帥?!”

    話音未落就只听西利亞和海因里希異口同聲,甚至連話音里的決絕和堅定都如出一轍︰“集中火力射擊,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