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下去的時候迪恩想在最前面打頭,被海因里希執意推了回去,一馬當先的順著手腳架爬進了漆黑幽深的井口。

    這支隊伍的組成堪稱豪華,但相對尤涅斯來說,戰斗力也就這樣了。這幫軍校精英生的作戰實力足以傲視普通正規軍,但在暗星武士面前根本不夠看,能打個醬油保住自己就堪稱萬幸;海因里希和西利亞經過法布拉斯要塞之戰後,已經超過二十個小時不曾休息和進食,嚴重外傷和失血持續消耗著大量體力,能堅持到現在純靠毅力。

    更糟糕的是,鳳凰的能源已幾乎殆盡,狴犴也不能再長時間高火力作戰,他們的依仗正隨著時間的流逝而一點點減少。

    手腳架總長三十米,底下是一片巨大的黑暗空間,充斥著爆炸過後的強烈焦味。海因里希第一個縱身落地,隨即想拉住西利亞的手扶他一把,但緊接著就摸到滿手血腥。

    皇帝心中駭然,抬頭卻只見西利亞臉色鎮定,幾不可見的對他搖了搖頭。

    ——在這種未知的地下空間面對強敵,每個人心中都沒有底,西利亞對他們產生的激勵影響和對尤涅斯的威懾作用,甚至比銀河皇帝都要大得多。如果西利亞露出頹勢,對這些人的心理打擊無疑是非常重的。

    撲通數聲腳步,一行人紛紛落地,只見遠處黑暗中還彌漫著爆炸產生的粉塵,用手電一照,只見十數米遠外一堵金屬牆壁被炸出巨大的空洞,隱約只見里面還有更深的空間。

    海因里希帶頭走上前,只覺得牆後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撲面而來的寒氣讓人毛骨悚然,“這里還有備用電源嗎?”

    “這應該是儲藏室,里面有電源箱。”西利亞用手電往周圍照了一圈,但電筒的光完全無法穿透這濃黑的霧氣,便摸出冷煙火 擦點亮,用力往里一扔。

    亮綠色的核能燈頓時四散、落地,下一秒將整個儲藏室映亮,所有人同時閉住了呼吸!

    只見這座地下殿堂足有足球場那麼大,從牆邊一丈開始,無數透明冷凍艙呈方陣排列,密密麻麻布滿了整個空間,至少有數百具那麼多。更可怕的是每一具冷凍艙里竟然都有人,乍看上去就像無數尸體沉睡在這黑暗的藏尸窖里!

    迪恩帶著幾個軍校生上前一看,突然像觸電般退後半步,駭然道︰“元、元帥……”

    他的表情活像見了鬼一樣,帝帥兩人同時心生不妙,上前一看當即失聲——

    只見每一具冷凍艙里的人都長著同一張臉,是加文!

    是當初在紅土星上醒來的少年加文!

    “咦,為什麼長得有點像……”邊上有人也發現了異常,但緊接著就膽怯的住了口。

    只有古德羅沒反應過來,當即驚呼︰“我認識他!他是皇家軍校的學生!為什麼會在這里,他明明已經,已經——”

    “住口!”海因里希斷然喝道︰“注意警戒!”

    正當他話音未落時,突然西利亞只覺得頭頂掠過一道疾風——他當即敏感的一抬頭,抓起鳳凰翻腕橫劈,卻只听半空“叮!”一聲震耳欲聾的亮響。

    劍刃交激濺出耀眼火光,火光中只見尤涅斯蒼白的臉,冷冷一笑,如巨禽般凌空向前飛去!

    “抓住他!”西利亞厲喝,和海因里希同時起身沖上前!

    軍校生們的反應也絕對不慢,同時舉槍瞄準,整個儲藏室都被橫飛的激光映亮。然而尤涅斯只轉身猛一揮刀,電磁形成的藍色強光呈扇形一掃而過,當即只听幾個學生慘叫著向後倒去!

    迪恩暴怒道︰“給我站住——”隨即從天而降,兩把粒子切割匕首同時向尤涅斯左右頸砍下!

    這一系列動作都在電光火石間發生,迪恩匕首尚未觸及尤涅斯那蒼白強壯的脖子,暗星武士腕部黑甲就猛然爆出鋼刺,無聲無息刺向了他空門大開的腹部——

    鋒利如毒蛇般的尖刺足有二尺來長,和黑暗融為一體,能輕易把作戰服包裹下的人體捅個對穿。然而就在那所有人都沒發現的千分之一秒里,西利亞驟然轉身,一腳把迪恩踢得橫飛出去,“鐺!”一聲重重把尤涅斯凌空擋住!

    迪恩轟然摔倒,嘶聲道︰“元帥!”

    就在他不遠處,海因里希側身抬手,將掌心中狴犴化作粒子槍,大喝道︰“西利亞——”

    西利亞連頭都沒回,如同背後長了眼楮一般瞬間閃身!

    下一秒,紅色激光擦著他耳側掠過,將尤涅斯轟得向後飛去!

    一系列配合簡直快精準狠,暗星武士狂吼著向後倒去,心髒下頓時噴出箭一樣的黑血。

    說時遲那時快,西利亞落地瞬間飛身而上,揮劍直對著尤涅斯一劈而下!

    這一劍下電光狂卷,如果砍實了,尤涅斯整個人能從肩到腰活生生砍成兩半。然而就在千鈞一發之際,暗星武士身下的黑甲不知啟動了什麼裝置,竟然如鬼魅般剎那間貼地飛出去數丈!

    “太天真了,西利亞!”黑暗中傳來尤涅斯尖銳的冷笑︰“好好回頭看著吧,今天除你以外所有的人,都要死在這里!”

    西利亞猛然回頭,就在這時只听所有冷凍艙發出震響,緊接著艙蓋接二連三的打開了——

    冷凍液在嘩啦聲中流到地上,頃刻間就淹沒了所有人的腳腕。艙里那些“尸體”搖搖晃晃坐起身,睜開無神的眼楮,動作整齊劃一的轉過頭,冷冷望向驚呆了的眾人。

    那一刻氣氛簡直僵硬到可怕,甚至連海因里希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但緊接著,數百具軀體同時翻身下地,轟然走來的腳步就像某種恐怖的信號,剎那間擊穿了所有人的心理防線。

    “尤涅斯!!”西利亞怒不可遏,轉頭只見尤涅斯如大鳥般懸浮在黑暗的半空,對他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你前未婚妻的杰作,親愛的師兄。說起來真讓人唏噓,你前岳父用幾百年的時間慢慢毀掉了聯盟,你前未婚妻帶頭主導了這個毀滅人類的計劃,甩掉她後你又找了這個將聯盟踩在腳底的帝國皇帝海因里希……甚至連我,也即將在舊世界的廢墟上創造新的人類和秩序。你似乎對帶來破壞和毀滅的人特別情有獨鐘呢,是因為你本性就向往著邪惡的誘惑嗎?”

    他居高臨下的舉刀,指向西利亞,那動作與其說是攻擊,倒不如說是調情。

    但西利亞劈手揮劍,電磁光幕頓時向尤涅斯斜切而去,被暗星武士鏘然一聲重重擋開!

    “別這麼咬牙切齒,親愛的西利亞!”尤涅斯捂著胸口放聲大笑,黑血隨著震動從傷口滿溢出來,映得他臉色格外可怖︰“我最後的成功就近在眼前了,好好在這里看著吧!”

    暴雨般的槍響驟然炸起,只見那些學生終于退無可退,怒吼著向逼近的復制軍隊開了火。前排一批復制人應聲倒下,但後面立刻涌出更多少年加文,面容毫無生氣但動作迅猛敏捷,在密集的炮火中向那幾個學生飛撲而去!

    “你做夢,尤涅斯!”西利亞暴怒回頭,卻只見暗星武士向更濃的黑暗中飛退而去,眨眼間迅速拔高,消失在了更深處的天花板頂上。

    在這種激烈的戰況下根本來不及去追,西利亞轉身就只見一個復制人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當即一劍將它整個身體劈成兩半。冰冷的鮮血瓢潑飛濺,眼見著更多復制人前僕後繼涌來,輕易抓住不遠處一個學生,活生生撕下了他的一只手!

    這一幕讓西利亞都心膽俱裂,正要上前援手,只見迪恩沖過去啪啪幾下點射,繼而在慌亂中抓起那血淋淋的學生拖出包圍圈,喝道︰“元帥,不用管我們,請去阻止暗星武士!”

    西利亞一怔,只見他嘶吼道︰“拜托了!請相信我們!!”

    ——這怎麼行?!西利亞剎那間涌起強烈的緊張和焦慮,他不可能把這些年輕人單獨放在這里面對復雜的戰況。

    整整數百年的守護者角色,讓他保護別人的本能已經深入骨髓,然而就在他要開口喝令迪恩退後的那一刻,海因里希悍然一炮將儲藏大廳轟得碎磚橫飛,轉身狂吼︰“加文!跟我走!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西利亞還未回答,迪恩喝道︰“我請求您,元帥!”

    炮火中年輕人的眼神灼熱明亮,如同初入叢林的年輕雄獅。在最初的手忙腳亂之後,他們終于組織起抵抗力量,將受傷的同伴保護在中間,同時向四面八方的復制軍團瘋狂開火,竟然漸漸取得了局勢的反轉。

    “跟我走!”海因里希嘶吼道︰“你不能總是去承擔一切,他們已經是戰士了!”

    西利亞微微動容,最後看了眼戰火交織中的包圍圈,側身回首一個點射,將靠近迪恩身後的一個復制人頭顱打爆。隨即他終于轉身和海因里希一起向外沖去,踉踉蹌蹌的跑了幾百米,在手電的強光下,只見眼前終于出現了儲藏大廳的金屬牆壁,一架懸浮梯正緩緩從空中降落。

    這就是尤涅斯剛才消失的地方了,海因里希抬頭一看,只見樓上竟然透出燈火通明,當即喝道︰“他在上面!”

    他縱身躍上升降板,又伸手把西利亞拉了上去。數秒鐘後叮的一響,他們順著通道升到樓上,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座明亮的環形實驗室,地板上無數管道如樹枝般密密麻麻,蜿蜒前伸到大廳中間,只見一座古樹般電纜虯結的中央光腦拔地而起,一直連接到高大的天花板頂端。

    海因里希目光微凝——這里看上去竟然非常眼熟。

    是聯盟金水星上的白樓實驗室!

    尤涅斯正站在中央光腦前,一座足有大半個人高的巨大凹槽容器邊,轉頭冷冷的注視著他們。

    他受傷也相當重,胸口和斷臂上流出的血在腳下積了一片血窪,黑甲處處破裂,但眼底卻閃著炙熱而駭人的精光。

    這光芒乍看上去有些瘋狂,但深處又透著極度的冷酷和殘忍,讓人從骨髓深處透出恐懼的戰栗。

    海因里希心里微微一沉︰“你想干什麼,尤涅斯?”

    尤涅斯的目光轉向西利亞,半晌突然古怪的一笑。

    “我想干什麼……”他側過身,這個角度終于露出他左臂上抓著的東西——竟然是那個裝著胎兒的培養皿!

    清澈的羊水中,胎兒無知無覺的蜷縮著身體,海因里希和西利亞兩人腳步同時一頓!

    “我來拉開這舊世界終曲的帷幕,”尤涅斯冷冷道,“祈禱它一次就能成功吧,西利亞。”

    說著他一松手,培養皿落進巨大凹槽中。

    無數機械光臂伸來將它抓住,緊接著傳來一聲碎裂的脆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