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轟隆一聲巨響,龍騎撞到了地底深處一塊堅硬的壁障,在劇烈震顫中漸漸停了下來。

    西利亞在反沖作用下當即嘔出一口血,喘息片刻後拿掌心一擦,抬頭打量周圍。

    只見身後被硬生生撞出的隧道已經完全坍塌,龍騎周身發射出堅固的防御罩,頂住了頭上數萬噸的泥土和岩石。地底空間寬闊而黑暗,只有駕駛室發出的強光照亮前方,只見那竟然是一堵牆,反射出金屬幽幽的光澤——

    守護神計劃實驗室。

    塵封樹百年後,它終于在外來者面前露出了神秘的一角。

    尤涅斯轉身抓住西利亞的手腕,一使力把他抱了出來,單手挾著往前走去。西利亞被踉踉蹌蹌拖到金屬牆前,昏暗中看不清尤涅斯在牆上按了什麼,很快一個虹膜探測鏡頭“嘀——”的一聲從牆上轉了出來。

    尤涅斯一把抓住西利亞後腦的頭發,強迫他抬起頭去看探測器。

    然而就在這時,只听他們頭上的土地開始震顫,越來越近的轟鳴聲讓大塊泥土簌簌往下落,在龍騎防御罩上打出一連串雨點般的電花。西利亞瞳孔微微緊縮,說︰“海因里希……”

    尤涅斯冷冷道︰“皇帝陛下既然想成為舊世界的第一個殉葬者,那我也成全他。開門!”

    他扳住西利亞的下巴往上一抬,只見紅光從探測鏡頭中射出,正對上了他黑色的瞳孔。無數光電訊號一一比對、認證,層層傳遞到實驗室控制中樞的最深處,緊接著綠光亮起,尤涅斯抓住西利亞的手掌往牆上一按。

    “身份認證完全,歡迎回來,西利亞元帥。”

    大門緩緩啟動,與此同時西利亞突然用力掙脫了尤涅斯的桎梏,轉身喝道︰“鳳凰——!”

    腳鏈在光芒中飛上半空,光弧閃過形成弧劍,被西利亞伸手抓住,翻腕就向尤涅斯脖頸間劈去!

    這一變故來得太過突然,尤涅斯這才明白為什麼西利亞一路都如此順從,原來就是為了積攢體力在這一刻爆發!

    剎那間他在大門開啟時劇烈的震動中急速退後,劍光閃過,只來得及在他胸口劃出長長一道血痕——黑袍前襟應聲而裂,只見一支培養皿從衣底滑落,瞬間西利亞和尤涅斯兩人目光同時一凝!

    “站住!”

    西利亞縱身撲來,尤涅斯疾步避讓,兩人同時伸手去抓那支閃著藍色幽光的培養皿!

    就在那一刻,尤涅斯啪的一聲抓住培養皿,緊接著轉手就向天上扔。西利亞果然抬眼向上望,下一秒,尤涅斯已近在眼前,一拳把他重重打飛了出去!

    裝備了黑甲的鐵拳這一擊被百倍放大,西利亞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就噴出了一口血,緊接著橫飛出去撞到牆壁,又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你以為我還怕你嗎,西利亞?”尤涅斯一把接住從天而降的培養皿,旋即如巨禽般迎面撲來,轉眼那赤紅的蛇瞳便逼到了眼前︰“你已經不是那個所向披靡的戰神了,醒醒吧!如今的你,注定要被我踩在腳下——”

    叮!一聲震耳欲聾的亮響,西利亞全力揮出一劍,死死抵住了尤涅斯迎面而來的鐵拳!

    黑甲和銀劍的交激濺起耀眼火光,緊接著一觸即分,西利亞縱身躍起,一腳踩在土牆之上,剎那間干淨漂亮的空翻轉身,振臂揮劍向尤涅斯後頸劈下!

    尤涅斯沒想到他在強弩之末時竟然還有這等身手,當即怒火直上頭頂,怒吼著轉身將手腕一翻——只見黑甲在手臂連接處彈出數條鐵鏈,當即將銀劍叮叮當當纏住,劈手就往外奪!

    這力道簡直跟坦克似的沉重迅猛,估計連海因里希或亞倫等人也很難擋住這一奪之力。然而電光火石間,只听“咯拉!”一聲嘩響,黑甲鐵鏈竟然在西利亞手里緊緊繃住了!

    那一刻他手背青筋暴起,五指縫里迅速洇出血跡,整個虎口因為用力過猛而被硬生生撕開,鮮血刷的就順著手腕流了下來。

    “西利亞……”尤涅斯眯起眼楮,輕聲問︰“都到這一步了,你還不打算臣服于我嗎?”

    西利亞面色失血蒼白,緊抓鎖鏈的手卻沒有絲毫放松︰“不,我確實沒這個意圖。”

    就在這時他們頭頂傳來更明顯的轟響,整個隧道像地震了一樣劇烈晃動起來!尤涅斯和西利亞同時抬頭向上望去,只听遠處仿佛傳來潮水般巨大的喧嘩,皇家軍校的警備力量正跟隨著黃金狴犴向他們的方向迅速逼近!

    尤涅斯在迅速加劇的震蕩中一個踉蹌,還沒來得及穩住身形就只听西利亞用盡全身力量,爆發出一聲含血的嘶吼︰“鳳凰——!!”

    同樣已到強弩之末的鳳凰倏而閃出強光,幾乎映亮了整條地道!緊接著銀劍在光芒中化作千萬碎片,從黑甲鐵鏈的縫隙中逸出、升空,聚集成無數鋒利刀片組成的颶風,一股腦向尤涅斯撲去!

    尤涅斯身為暗星堂首席武士,鎧甲本身的材質就接近五維合金,固若金湯刀槍不入,甚至粒子槍這種武器也未必能一擊就將它剖開。然而鳳凰畢竟是純正無雜質的五維合金,這一擊又實在是太迅猛了,如果正中面部的話,絕對能把他整個頭顱都絞成血漿!

    尤涅斯瞳孔瞬間放大,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他們身後不遠處的土牆突然整面炸開,狴犴破土而出!

    強勁的氣流將龍騎整個推翻,支撐整個地道的防御罩也隨之失衡,將周圍的萬噸泥土同時帶得完全翻倒。天搖地晃之間,鳳凰颶風被阻擋得一頓,尤涅斯便在這眨眼的空隙間飛身竄了出去!

    “西利亞!”海因里希喝道︰“你怎麼樣?”

    西利亞追上去兩步,但前方巨石轟隆而下,霎時就把他擋了回來。

    狴犴立刻伸出巨掌擋在他頭頂,海因里希也頂著傾盆雨下的碎石一個箭步沖了過來,伸手穩穩的把他扶住︰“你沒事吧?”

    只見滾滾而上的濃煙中,尤涅斯穿著黑袍的身影飛掠到金屬大門前,緊接著回頭冷冷的看了西利亞一眼——

    那眼神中似乎有著說不出的凶狠和深意,隨即他一轉身,就沖進門去消失了蹤影。

    “我沒事……”西利亞一開口才發現自己滿口是血,沙啞的咳了兩聲問︰“你怎麼樣?”

    銀河皇帝滿身是灰,脖頸、手臂、胸前都濺了血跡,也不知道是在法布拉斯戰場搞上的,還是剛才和尤涅斯一番苦戰留下的傷。最引人注目是他臉上也被橫拉了一道血口,從挺拔的鼻梁一直到顴骨下,看上去還有點慘烈,為他英俊的臉平添了很重的猙獰之氣。

    “連你都叫沒事我就更沒事了!”海因里希怒問︰“你手怎麼搞的?還能動嗎?鳳凰!鳳凰——”

    西利亞說︰“你瘋了,一來就罵我的機甲!你的臉怎麼搞的,想跟伊薩克結拜去嗎?狴犴!”

    狴犴不安的嗚噥兩聲,地底空間太悶,也听不清這龐然大物想說什麼。

    這時狴犴身後被開鑿出來的地底通道中,又追進十數台黑色軍校機甲,因為體積太大只勉強擠進來幾台。駕駛員們紛紛從機甲上一躍而下,領頭是個軍校教官,落地瞬間便一馬當先的沖過來︰“陛、陛下!”

    因為是緊急出戰又一路顛簸,這個教官的樣子看上去相當狼狽,軍服凌亂且滿臉是汗,但看臉卻有點眼熟。叫完一聲陛下後他立刻轉過頭,激動而緊張的盯著西利亞,仿佛想說什麼又不敢說,半晌才帶著哽咽道︰“……元帥!”

    西利亞眯起眼楮,片刻後遲疑道︰“古德羅主任?”

    古德羅做夢都沒想到西利亞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當即全身血液都沖上了頭頂︰“元、元帥您——您知道我?!太好了!我一直——我——”

    西利亞也是失血過多沒反應過來,當下意識到什麼,便咽下了想說的話,拍拍他肩膀道︰“辛苦你了。還有誰來?”

    只見跟著古德羅沖進來的大多是軍校教官,還有軍校機甲專業的精英生。海因里希低聲道︰“首都護衛軍剛剛把大氣層外的叛軍總部清剿完畢,現在正往這邊趕來。另外我剛才已經跟皇家軍校打過招呼了,他們正派出更多人手來包圍這個地下實驗室……眼下這幾個雖然是小孩,好歹是職業軍人預備役,先頂著吧。”

    話是這麼說,但皇帝本人早年成為元帥侍衛時也不過十八九歲,一樣的年齡而已。再者眼前這幾個年輕人可以算是帝國預備軍人中的頂尖精英了,能駕駛軍校機甲深入這種千米深的地下,可見其出類拔萃的作戰素質。

    這種時候也不容挑揀,西利亞目光往匆匆他們身上一掃——畢竟都是軍校生,就算平時再怎麼天之驕子高高在上,在聯盟統帥面前也不由閉住呼吸低下頭,有幾個甚至激動得止不住發抖。要不是地底光線昏暗可以遮掩,估計眼下已經有人要腿軟跪倒了。

    只有一個年輕人端著槍站得筆直,西利亞目光在他臉上一頓,奇道︰“迪恩?”

    迪恩啪的敬了個軍禮︰“元帥。”

    他聲音低啞而沉穩,穿著叢林作戰服,肩上扛著少尉軍餃,身形如標槍般寬厚挺拔。

    聯盟金水星禮堂事變後,西利亞親手挾皇帝為人質,逼迫帝國軍狼狽撤走,但臨走前也沒忘記順手捎上關著迪恩的大鐵籠。事後這個年輕人應該已經治好了傷,因為其出眾的勇氣和忠誠而授餃少尉,又回到了皇家軍校。

    “尤涅斯已經進去了,不知道里面是什麼情況,我們最好也趕快進去。”西利亞剛想說什麼,就被海因里希猝然開口打斷了︰“古德羅,你帶幾個人開機甲把前面堵塞的道路清理出來,其他人準備好重型火力,跟我徒步走進去!”

    古德羅立刻挺胸︰“是!”

    從地道通向實驗室金屬大門的這段路雖然被巨石堵得嚴嚴實實,但機甲很快清出了足夠一支小隊突入的空間,隨即由海因里希打頭,西利亞隨後,帶著幾個全副武裝的軍校生,沿著狹窄的地道走進了這座數百年未曾開啟的金屬巨門。

    這大概是一處供實驗基地傾瀉化學廢料的出口,經過上百年塵封後,毒性雖然已經淡去,但空氣中仍然充斥著刺鼻的有害物質。幾個人都拉起了作戰服的配套面罩和防護鏡,打起手電往前一照,只見通道直徑向下,看來地底還有更深更廣闊的建築空間。

    皇帝看無人注意,便拉著西利亞緊走幾步,低聲問︰“尤涅斯把培養皿帶進去了?”

    西利亞一點頭。

    海因里希咬牙看著他的手︰“你受了這麼重的傷……”

    “沒辦法,萬一他復制出範本DNA麻煩會更大。”西利亞頓了頓,突然輕聲道︰“而且我現在擔心的是另一件事。你知道麼?這里不是守護神實驗室最初的地點……”

    “你說什麼?”

    “這里不是我出生的地方。”西利亞道,“當我發現尤涅斯直接往白鷺星軍校來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實驗室跟孔塞特林家族有著脫不開的關系。聯盟中晚期,也許他們已經發現了我在暗中打壓這個試驗計劃,但又無法抗拒創造新人種的誘惑,就利用第一次銀河大戰爆發我無暇分心的時機,偷偷把那片薄荷田下的實驗室舊址移到了這里,繼續進行復制靈魂的研究……這個秘密我來不及知道,但艾德娜一定是試驗計劃的中堅力量。帝國建國後,你們在這片土地之上改建了白鷺星皇家軍校,但我不知道為什麼軍部會選址在這里?如果只是個世紀性巧合的話……”

    “不是巧合,”海因里希沉聲道,“軍校地址是卡洛琳選的。”

    他在黑暗中看了西利亞一眼,冰藍色的眼底閃爍著難以言喻的光,“你去世後不久……她就跟卡洛琳在一起了。”

    ——艾德娜在潛移默化中給了卡洛琳多少影響,這簡直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而艾德娜在西利亞戰死後很快移情別戀,也是帝國軍部仇視她的重要原因之一。

    西利亞點點頭,蒼白冰冷的側臉看不出任何表情︰“從那時起孔塞特林家族就在謀劃了。皇家軍校成立五十年來,她肯定有機會深入到這里,也許還在這片地下空間里動過什麼手腳……”

    他們互相對視,海因里希只覺得一陣寒意從骨髓中悄然升起。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走到通道盡頭一處深井邊,還沒停穩腳步,突然腳下更深處傳來一聲悶響!

    轟隆隆連綿回聲不絕,震得周圍地面都在顫抖。幾個人同時踉蹌退後,緊接著迪恩拿著探測器大步走來,高聲道︰“元帥!地下三十米深處發生爆炸,探測到巨大地層空洞,直徑可能達到五至六百米!”

    帝帥兩人對視一眼,隨即西利亞低頭看了看那漆黑幽深的井口,咬牙打了個手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