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空曠昏暗的大廳中,西利亞的側臉有一半隱沒在黑暗里,另一半鼻梁和下頷堅硬如石像,泛著冰雪般的蒼白。

    半晌他伸出手,擦去艾德娜唇邊的血跡。

    這一刻所有喧囂的背景都如潮水般退去,恍惚間他想起自己剛到白鷺星皇家軍校的時候,艾德娜雙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靠在夜晚的實驗室台邊,含著淚水仔細看著他的臉。那時她說你很像我以前的一個朋友,我們曾經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他已經去了很遙遠的地方,我知道他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

    ——我知道他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

    西利亞閉上眼楮,喉嚨仿佛卡著什麼酸苦的硬塊,逼得人忍不住想流淚。

    但偏偏眼底干澀發痛,連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

    “西利亞!”就在這時頭頂突然傳來海因里希一聲大吼︰“小心——!”

    西利亞驟然抬頭,只見龍騎帶著濃煙當空而下,轉眼間幾乎來到了眼前!

    鏘然一聲巨響,狴犴從斜里沖出,掄起巨劍硬生生在龍騎頂端撞出了大蓬火花——危急關頭海因里希的格斗技巧堪稱神妙,尤涅斯還沒來得及開炮反擊,狴犴便重重揮出一拳,當即把龍騎摔上了房頂!

    “戰斗還沒結束,西利亞!”海因里希的怒吼響徹大廳︰“你在干什麼?過來!”

    西利亞瞳孔瞬間緊縮,伸手抓起了釘在身邊的鳳凰銀劍。他站起身,最後低頭看了眼艾德娜的面容,隨即咬牙揮劍向她頭顱劈下——

    艾德娜是為數不多能開啟守護神計劃的關鍵人物之一,為了不給尤涅斯留下任何可趁之機,當務之急是毀掉她的遺體,如果有可能的話,最好連最後一點DNA都別剩下。

    鳳凰長劍爆發出奪目的電磁炫光,然而,就在劍鋒即將觸到她脖頸的剎那間,突然艾德娜面容一變——

    所有變故都在電光火石間發生,西利亞根本來不及避開,她的身體就驟然爆炸了!

    ——轟!

    其實是驚天動地的巨響,但對西利亞來說卻異常沉悶。

    他只覺得耳膜被重重擊了一下,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整個身體好像飛了出去,漂浮在永無止境的雲端,仿佛過了很久很久,才又听見“砰!”的一聲。

    很久後他才意識到那是自己摔回了地面。

    然而他完全不感到疼,只覺得有粘稠的液體從耳朵、嘴里滿溢出來,迅速在身下匯聚成溫熱的水窪。

    周圍似乎有很多聲音,狴犴在咆哮,海因里希在怒吼,龍騎尖銳的嘶鳴響徹天際,火焰在頭頂上熊熊燃燒……這些聲音仿佛隔了一層厚重而透明的玻璃,喧囂雜亂而模糊不清。

    “……加文,醒醒……”

    “加文……”

    “加文——!”

    鳳凰的叫聲響徹耳際,西利亞竭力睜開眼楮,視線中整個世界都朦朧而血紅。

    恍惚中他知道鳳凰在爆炸發生的瞬間化作防御罩,擋住了大部分沖擊,但他仍然不可避免的受了重傷。肺部仿佛破裂了一般不斷漏著氣,他喘息了一會兒,搖搖晃晃的想站起來,但手剛一撐地就倒了下去,撲通一聲重重摔回被鮮血浸透的地面。

    “加文……”鳳凰的聲音顫抖著,想化作醫療艙蓋住他的身體。

    但2S機甲還沒來得及有所動作,緊接著一只手從上而下,把他從地上拎了起來︰“沒想到吧,西利亞。”尤涅斯微微一笑,眼底帶著毫不掩飾的惡意︰“我進來的第一時間,就給那女人身上裝了炸彈了。”

    “……”西利亞喘息著,喉嚨炙熱劇痛。汩汩的血從他額頭和鬢發往下流,在蒼白的側臉上縱橫交錯,又順著下巴滴落到襯衣領里。

    這樣子簡直狼狽不堪,但尤涅斯卻仿佛很感興趣一樣用力板起他的頭,在喉嚨上舔了一口。

    “我的目標從來都不是孔塞特林,”他說,“是你。”

    就在這時狴犴從周圍濃重的硝煙中沖出,猛然架起炮口,轟隆一聲對準了尤涅斯!

    然而它根本來不及開火,就只見暗星武士用那只僅剩的左臂抓起西利亞,轉身喝道︰“住手!不然我殺了他!”

    狴犴應聲而止。

    銀河皇帝砰的踹開駕駛艙門,一躍落地問︰“你想干什麼?尤涅斯!放開他!”

    西利亞視線模糊,幾乎看不清海因里希的臉,但從聲音可以听出皇帝難以隱藏的暴怒。尤涅斯顯然也听出來了,頓時感覺很有趣一般笑起來,反問︰“你覺得我有可能放嗎,皇帝?如果你想在我面前表演什麼伉儷情深的話,那就真錯得不能再錯了……”

    海因里希眉宇肅殺,帶著濃厚的敵意盯著他。

    “你就像是在向我示威,”尤涅斯漫不經心道,“這個行為真是太愚蠢了。”

    西利亞被禁錮在尤涅斯身前,能感到身後傳來暗星武士冰冷如蛇一般的體溫。他大口喘息著,呼吸間全是炙熱滾燙、夾雜著血腥的氣流,為數不多的氧氣幫助他竭力穩定心跳和脈搏。

    鳳凰,他調集全部的意志默念,鳳凰。

    被尤涅斯扔到不遠處的鳳凰微微發亮,繼而化作黯淡的碎片,在龜裂的地板上無聲無息飛來,貼著西利亞的腳踝形成一圈細細的腳鏈。

    海因里希鋒利的眉梢微微一動。

    “那麼,這個爛攤子就交給皇帝陛下你了。”尤涅斯彬彬有禮的欠了欠身,龍騎從遠處硝煙中飛來停在身後。他單手抱著西利亞,轉身跨上駕駛座,黑袍在空中劃出一道凌厲的弧線。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戰斗機群飛來的轟響,新一輪更加密集的炮火聲隨即炸起。帝國護衛軍終于解決了大氣層中的叛軍,正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包圍住了這座夜色中的基地。

    尤涅斯側耳傾听了一會,隨即轉頭笑道︰“你也可以嘗試讓大軍來追捕我……但你得讓他們小心,你那小崽子可還在我手里呢。”

    海因里希臉色不可遏止的變得相當難看,尤涅斯卻厲聲長笑,駕駛龍騎從坍塌的鎢金大門中轟然沖了出去!

    •

    城堡外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龍騎裹挾著狹長的火光穿過夜空,很快把激烈交戰中的基地遠遠拋在了身後。

    高空中寒冷的狂風盡數灌進駕駛室,龍騎伸出數道機甲神經帶一樣的堅固觸手,把西利亞緊緊綁在寬大的後座里。鮮血很快在這樣的低溫中凝固在他側臉上,但新的血液還源源不斷流出來,順著臉頰滴進衣領,在身前留下了一大片觸目驚心的猩紅。

    “海因里希追上來了,”他突然嘶啞道。

    尤涅斯透過光屏一看,果然只見身後的夜空中亮起一點奪目的金光,那是狴犴正追著龍騎迅速飛來。

    “果然是他一個人。”尤涅斯哼笑道,“首都護衛軍數量有限,既要清剿叛軍,又要支援法布拉斯戰場,恐怕也難布下天羅地網來阻擋我……何況他也怕我殺了那個小崽子,要不要打個賭?如果我把你和那支試管同時扔下去,海因里希會先救哪個?”

    西利亞臉上浮起一絲嘲弄的笑意。

    “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尤涅斯也不介意,問︰“在我即將成為新世界的神的前一夜?”

    高空中寒風呼嘯,連綿不絕的平原上閃爍著燈海,在他們身後化作奔騰洶涌的洪流。

    西利亞的頭發被氣流拂亂,他在滿臉鮮血中睜開眼楮,冷冷望向尤涅斯。數百年前的師兄弟互相注視著彼此,半晌才听他輕聲問︰“你把我的孩子呢?”

    尤涅斯一指黑袍前襟,“放心吧,它是我復制軍隊的藍本,不會現在就殺掉的。”

    “我以為你會用我來當範本——”

    “哦,親愛的師兄,”尤涅斯笑起來,說︰“你是我的第二選擇……萬一第一次失敗了呢?”

    龍騎從高空中驟然下降,只見下面是一望無際的荒原,前方有一片巨大的建築群連綿起伏。夜幕中那建築的外貌非常熟悉,西利亞眼神微微一凝——孔塞特林家族果然已經把守護神計劃的舊址告訴了尤涅斯。

    銀河系已無人知曉,連帝國皇帝海因里希都不知道,那就是白鷺星皇家軍校!

    西利亞在狂風中喘息著別過臉,卻正巧撞見尤涅斯望向他的目光︰“不過加文,我還是希望接下來的事情一次就能成功。不管你相不相信,其實我有點想讓你活著……”

    西利亞冷冷問︰“活著做什麼?”

    尤涅斯說︰“活著能做的事情多了,比方說你想不想跟我生個孩子?”

    龍騎疾速下沖,緊接著只听防空警報猛然拉響!

    十數台黑色機甲從軍校方向疾速升空,頃刻間拉起漫天電網,同時從各個角度向龍騎撲來!

    “——這里是皇家軍校領空,前方單位立刻降落,否則將被視作非法入侵!重復一遍,前方單位立刻降落,否則——”

    轟隆一聲巨響,龍騎悍然開炮!

    撲面而來的巨型電網被硬生生撕成千萬碎片,閃亮的電弧如蛛網般照亮夜空。緊接著龍騎呼嘯沖過,光震蕩炮如瀑布般傾瀉而下,剎那間深深沒入了軍校中心那片直徑千米的空地!

    驚天動地的巨響中,西利亞冷冷道︰“不想。你殺了我的師傅華爾頓,這些你已經忘了嗎?”

    “無所謂!”尤涅斯大笑道︰“我又沒在征求你的意見!”

    星際武器光震蕩炮把射程內的一切阻礙都化為烏有,強大的沖擊力呈扇形發散開去,把周圍地面上的樹木、建築、甚至遠處停著的戰斗機都瞬間掀飛,仿佛頃刻間刮起了一道連接天地的颶風。

    從天而降的炮光將千萬噸泥土從地底硬生生拋起,全數拋向高空——那場景簡直壯觀得難以形容,龍騎全身爆發出最強防御罩,頂著鋪天蓋地泥土的洪流,瞬間沒入了幽深的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