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就在這讓人窒息的僵持中,她轉過頭,視線穿過戰火與硝煙,和西利亞冷峻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那一刻燃燒的火焰,滾滾的硝煙,滿地的鮮血和彈殼,以及所有人臉上猙獰僵持的表情,都在時光的沖刷中呼嘯而去,成為了遙遠而飄渺的背景。

    西利亞走進寬闊空曠的武器庫,站定在原本光滑如鏡、現在卻被子彈打出了無數裂痕的地板上,注視著艾德娜︰“你輸了。”

    艾德娜微微一笑,揮手對她周圍的叛軍道︰“投降吧,沒用了。”

    帝國士兵一涌而入,很快把這寥寥上百叛軍抓了起來,逐一押送下去。期間還有人想反抗,但在虎視眈眈的狴犴面前連點水花都掀不起來,很快就被裝備精良人數眾多的帝國士兵按倒堵住嘴,七手八腳的帶了下去。

    最終叛軍那一方只剩下苟延殘喘的赫歇爾伯爵和站在原地的艾德娜,懷特上校不敢輕舉妄動,低聲請示皇帝︰“陛下,這兩個叛軍首領……”

    3S機甲倏而粉碎成千萬片,皇帝在奪目的光弧中落到地上,順手翻腕把狴犴化作單刀,當的一聲輕而易舉把刀尖插入了地板,“西利亞?”

    他的聲音漫不經心,懷特上校只得轉頭,目光炯炯的看向聯盟元帥。

    西利亞臉上卻沒有太多表情,甚至他的語氣都是非常平淡而毫無波瀾的︰“辛苦了,帶兩個連的士兵退到C區以外及隧道中守住這片區域,現場就留給我和皇帝吧。另外把外部警戒的人增加一倍,加強監控,擅闖軍事重地者一律就地格殺,同時不管情況如何,都要立刻來向我們匯報。”

    這番命令條理清楚且可執行性強,懷特上校立刻啪的立正,肅然道︰“是!”

    士兵們端著槍,警惕的一步步退後到武器庫以外,昏暗而空曠的大廳中很快只剩下了海因里希、西利亞、艾德娜和對面奄奄一息的赫歇爾伯爵。

    激烈的交火停止後,大廳顯得格外靜寂冰冷,只有滿地碎石中偶爾跳出一兩簇火光,跳動兩下後便旋即熄滅,只留下一縷裊裊的青煙。

    陰寒的風不知從地底深處哪個角落吹來,挾著嗚咽般輕微的聲音拂過人們後頸,只留下寒浸浸的觸覺從骨髓中滲出來。

    “加文……”艾德娜低頭微笑起來,柔聲道︰“這一幕真熟悉,不過我們的境遇,倒是完全顛倒過來了。”

    西利亞不動聲色道︰“有麼?我怎麼不記得了?”

    赫歇爾伯爵蜷縮在不遠處的角落里,臉上都是干涸了的血,恐懼的目光不停望向海因里希。然而皇帝沒工夫理他,目光來回在西利亞和艾德娜身上回轉,鋒利的眉毛微微皺著。

    “銀河紀元3100年,森克爾議長意外身亡,我父親在新任議長大選中獲得成功,在議會公布投票結果的會議上你也是這麼看我的。那時我們隔著人群,作為勝利者和失敗者彼此相望,就像剛才那樣……”

    艾德娜頓了頓,抬手捋了把頭發,笑道︰“你不記得也不奇怪,我們之間總是隔著重重不同的立場,已經很久沒有心意相通過了。”

    西利亞沒有說話,沉默以對。

    “其實從那時起我就發現,比起當你的愛人,也許我更喜歡當你的對手。”艾德娜對他的沉默渾不在意,她的語調突然變得有點興致勃勃︰“但你也不得不承認,加文,在聯盟中晚期那幾百年里我都是一個很好的對手,我引導著你以政客的身份和議會相抗,同時也代表議會的利益來壓制你……你和我,都從沒有取得過徹底的優勢。”

    “你取勝的時候居多,”西利亞坦然承認。

    艾德娜說︰“但你最終取得了徹底的勝利。”

    她張開雙手,就像個面對紳士時害羞而優雅的淑女。棕色長發如水藻般柔順的垂在胸前,潔白的脖頸如天鵝般微微彎曲。盡管身上只穿著灰色囚服,但她站在那里的模樣仿佛還是很多年前薄荷田里,那個天真而溫柔的少女。

    “一切都結束了,加文。”她嘆息道,“恭喜你。”

    西利亞久久的注視著她,半晌都沒有說一句話。海因里希驀然回過頭,轉頭只見昏暗的光線中,他眼角竟然帶著微微的紅絲。

    “我一直有個問題……”西利亞嘶啞的開口問︰“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海因里希低聲喝道︰“加文!”

    皇帝從十八歲的半大小子開始跟著西利亞,這麼多年征戰流離,對他的了解無人能及。西利亞從來不是那種追根究底鑽牛角尖的人,哪怕被人針對、背叛,他看重的也是結果,從不會在得勝後再回頭問失敗者一句為什麼。

    這里面固然有對失敗者的容諒,也有不願回頭去計較這些小節的意思。

    然而他現在卻問艾德娜為什麼——兩人出身不同,立場有別,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是幾百年來矛盾激化的結果,有什麼好為什麼的?!

    “是啊,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艾德娜諷刺一笑,她不愧是被西利亞點評為不遜于海因里希的政客,當即察覺到了皇帝微妙的心思,轉頭來微帶嘲諷的看了他一眼,“我含著金湯勺出生,家世權貴,諸事不愁,又是個金貴的Omega女孩,按理說不該有那種不擇手段往上爬的心思才對……我為什麼要跟你作這麼多年的對呢?”

    她上前一步,天頂上昏暗的光映在她側臉上,腳跟落地時輕輕的一聲響在空曠的大廳里格外清晰。

    “我們曾經是最互相了解的人,但永遠也沒法互相理解。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固守著自己的堅持幾百年都不動搖,你也不會知道我有多遺憾,自己身為Omega女性,一輩子注定只能屈居幕後,永遠也無法佔到台前來實現自己的夢想和理念。”

    她聲音變得有些沙啞,但仍然像記憶中一樣柔和︰“你知道對我來說,在議會中立身,是件多困難的事情嗎?”

    “……”西利亞沉默良久,搖了搖頭。

    聯盟中晚期,艾德娜在議會中活躍的程度比西利亞要高得多,這里面有她出身于黃金家族的原因,她自己頭腦發達能力出眾也佔了相當大的因素。

    西利亞知道這很不容易,卻根本無法深入了解半分。

    那時他憑借一己之力撐起了整個軍部,在各方勢力和戰場間苦苦周旋,已經透支了所有的心血和生命;就算在和艾德娜最親密的時期,兩人也很難見到面,除公事會面外一周視頻通話一次已算是奢侈了。

    這還是比較好的時候,到聯盟末期銀河大戰爆發,這兩人已經彼此之間涇渭分明,連未婚夫妻的名義都很難維持下去了。

    “我是個Omega女性……”艾德娜悠悠道,“就算有千般本事,萬種本領,也天生就處在弱勢上。其他議員能輕易獲得的支持和人脈,我要付出十倍百倍的計算和謀劃;別人能一句話就辦成的事,我要夙興夜寐精心斟酌,才有七八分成功的可能……這還算是比較好的,軍部勢大那陣子,你身邊一個侍衛的分量都比議員重,莫文、卡列揚、海因里希他們幾個出面說句話,比我說一車話都管用。”

    西利亞猛然轉頭看了海因里希一眼,只是電光火石間,又偏移了目光。

    “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我就是那名不正言不順的。怎麼樣讓別人听我的呢?除了孔塞特林這個姓氏能給我當靠山,就只有許以實際的好處來打動人心,甚至有時候那些利益,其實是違背我政治理念和初衷的……但也不得不許。”

    艾德娜微微一笑,那笑意里卻夾雜著難以掩飾的苦澀︰“因噎廢食,適得其反,明知道那些利益不該輕許于人,但為了取得支持卻不得不那麼做,還必須在你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時候,咬著牙保護那些為了各種利益而攀附上來的人……這種滋味,像你們這樣的人應該是沒體會過的吧?”

    問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她望向海因里希,眼底的挑釁毫不掩飾。

    皇帝當然做過,銀河大戰中期那些背叛聯盟、攀附而來的世家大族,現在全都成了帝國各星系的老牌貴族,而他們仗著特權在帝國內部進行割據,種種惡果已經開始顯出端倪了,赫歇爾伯爵就是其中一個典型。

    權勢的平衡和無奈也在于此,古往今來沒有哪個掌權者能完全解決這個問題。甚至連西利亞,嘔心瀝血、堂堂軍神,都不敢保證聯盟軍部就百分百純淨——不過跟孔塞特林家族的肆無忌憚和銀河皇帝的忍耐蟄伏不同,他起碼下重手改革了數次,為此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最終也付出了戰敗紅土星的慘重代價。

    “體會過,”海因里希淡淡道,冰藍色的雙眼深邃而森寒︰“但我沒有跟外敵勾結,拿自己國家的大門來開玩笑!”

    艾德娜一聲長笑︰“這是我的國家嗎?海因里希!這宇宙間已經沒有我的國土,不論帝國還是聯盟,都沒有我的容身之處了!”

    西利亞閉上眼楮,那一刻他听見深重的悲哀從自己心底某個縫隙呼嘯而過,仿佛風中無奈的哭泣。

    他想起很多年前白鷺星上,蟲兒在遙遠的夏夜里聲聲長鳴,漫天星空輝映,燦爛的銀河橫跨天穹。那如夢一般的少年歲月,就這樣粉碎在權力和信仰的殘酷絞殺,以及理想和現實巨大的鴻溝里,埋葬在了永不回來的聯盟時代。

    “你已無容身之處,但我們的國家還是在的。”海因里希頓了頓,沉聲道︰“你確實輸了,孔塞特林,你的整個家族連同道格拉斯都——”

    “不用告訴我,”艾德娜猝然打斷道︰“你不用說。”

    海因里希本想告訴她道格拉斯•孔塞特林已經被尤涅斯利用,和黑曼蛇一起殞命在了茫茫太空中,但看艾德娜的樣子,她應該已經預料到了一切,甚連都最後一句話都不用問了。

    “我對不起卡洛琳,我死後,請不要為難她……”艾德娜嘆息著閉上眼楮,片刻後復又睜開,平靜的轉向西利亞,說︰“請殺了我吧。”

    這一句話非常的輕,但尾音卻在空曠的大廳中久久回蕩。

    海因里希面色有些變了,他的第一反應是扭頭去看西利亞的表情,但不知為何心里竟然有些復雜的躊躇。片刻後他微微轉過頭,卻只見西利亞望著前方,目光仿佛在看著空氣中某個漂浮的點,昏暗幽深的大廳里,他的側臉有種不帶血色的冰白。

    半晌他手腕一動,抽出了鳳凰化作的長劍。

    那劍應該是很沉的,每一寸出鞘的聲音都在靜寂的空氣中重若千鈞,但他拔劍的手卻非常穩當,沒有一絲顫抖,也沒有任何遲疑。

    海因里希微微動容,然而艾德娜的目光中卻有一絲迷醉的欣賞。

    這才是她認識的西利亞——

    堅定且強大,理智而殘忍,無從誘惑也無法征服;從少女時代就和她相提並論,從並肩而行到互相對立,對峙了整整一個時代的加文•西利亞。

    “再見了,艾德娜。”

    西利亞舉起長劍,劍鋒直指,然而就在那一瞬間,突然遠處傳來帝國士兵的騷動︰“什麼人!”“住手——”

    轟!

    連環爆炸從他們頭頂不斷傳來,簡直像滾雷一般震撼了整個地下基地。這聲音听著竟然像是叛軍攻城了,然而在場沒人來得及反應,緊接著又是一陣地震般震耳欲聾的巨響轟然炸開!

    整個大廳劇烈搖動,海因里希等人都踉蹌著穩住身形,回頭一看只見電梯井上方竟然在塵土中坍塌了,士兵們從上面紛紛摔下,暴雨般的碎磚斷石中驟然亮起奪目的亮光——

    三人臉色同時劇變,只見亮光裹挾刀鋒般的氣流迎面襲來,狂喝道︰“給我滾開——”

    艾德娜失聲道︰“尤涅斯?!”

    氣流驟然沖破,只見尤涅斯駕駛龍騎,全身浴火,將數個攔截的帝國士兵轟然撞開,迎面一刀鋪天蓋地,在“當!”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中硬生生將鳳凰銀劍打飛了出去!

    海因里希瞳孔緊縮,怒道︰“尤涅斯!!”

    下一秒,狴犴驟然化形,機甲巨人在硝煙中轟然起身,一把拉住了飛沖出去的西利亞;鳳凰銀劍在空中劃出明亮的圓弧,驟然飛回西利亞張開的手掌中,凌空一劍裹挾著狂卷的氣流劈向龍騎!

    閃亮的藍色電弧 啪充斥了整個大廳,如千萬根樹枝向四面八方張開、掃蕩,金屬地面和牆壁在巨大能量的爆炸下一寸寸龜裂,繼而化作滾燙的齏粉。千鈞一發之際,只見龍騎爆發出無形的電磁防御罩,憑借驚人的沖力將狴犴重重推出了數米!

    帝帥二人同時被迫退開,瞬間龍騎破空而過,尤涅斯在半空中俯身抓住了艾德娜,厲聲道︰“走!!”

    艾德娜來不及掙扎,甚至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尤涅斯把她往龍騎駕駛座後一扔,轉身就向坍塌的鎢金巨門飛去!

    “攔住他!”西利亞厲聲道︰“守護神計劃要艾德娜的瞳孔指紋才能開啟,不能讓他走!”

    話音未落狴犴已如箭般沖去,幾乎卡著龍騎的影子硬生生擋在了大門之前,炮口旋轉而出,在千分之一秒的時間內對準了迎面而來的尤涅斯;下一秒,鳳凰化作千萬碎片席卷而去,霎時追到了龍騎之後!

    旋即那黑色的巨大龍騎沖出炮火,千鈞一發之際猛然上升,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尖銳的九十度直角!

    那一刻簡直驚險至極,龍騎幾乎貼著鳳凰碎片擦身而過,速度之快甚至在空氣中激出了無數細小的 啪聲。千萬道亮藍色的電紋向四面八方延伸,西利亞被迫轉身一讓——

    所有變故就在這一秒發生。

    龍騎駕駛室是不完全封閉的,就在它突然掉頭上沖的同時,後座上艾德娜一時手沒抓穩,整個人從空中摔了下來!

    那一瞬間仿佛被無限拉長,如果有鏡頭從半空中向下俯覽的話,艾德娜臉上愕然的神情,身側無數閃著寒光的鳳凰碎片,以及遠處在狂風中劇烈搖晃的火焰,仿佛凝固成了一幅荒誕而驚險的畫面——

    緊接著,鳳凰自主意識啟動。

    千萬碎片在她身後凝聚成一段森寒的銀刺,從胸口洞穿了她墜下的身體!

    —— 當!

    艾德娜摔倒在地,鳳凰銀刺從胸前洞穿而出,揚起一道潑灑的血光!

    血液迅速從胸前淌了滿地,甚至在身下聚起了一灘血窪。艾德娜喘息著望向前方,然而視線很快就不清晰了,甚至連半空中狴犴和尤涅斯激烈的交火,都在恍惚間化作了模糊的背景。

    她顫抖的閉上眼楮,再勉強睜開時,只見西利亞半跪在她身邊,鳳凰化作鈦銀長劍鏘然一聲釘進地板。

    她輕聲道︰“加文……”

    西利亞張了張口,似乎想說什麼,但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就這麼跪在艾德娜身邊,兩個人都無聲的望著彼此,恍惚間又回到了很多年前初見的時候,隔著清澈的藍色培養液,試管里的小加文看著試管外的小姑娘,兩雙小手隔著冰涼的玻璃互相抵著對方。

    眨眼便過去了數百年時光。

    “最後……竟然還不是死在你手里……”艾德娜斷斷續續的咳嗽著,每說一個字鮮血便從嘴角滿溢出來︰“我真是……不甘心……”

    她勉強抬手觸踫他冰涼的臉頰,費力問︰“你……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加文,我是你最愛的人嗎?”

    西利亞指甲深深掐進了掌心,用力到滲出血來卻恍然不覺。半晌他才沙啞的開了口,說︰“曾經是。”

    艾德娜的淚水一下涌了出來,順著鬢發滑落到地上,瞬間便洇進了滿地的鮮血里。

    “加文……”她哽咽道︰“保重。”

    她沾滿血跡的手終于垂了下去,輕輕落到地上。

    這個黃金家族的最後一任繼承者,活躍在銀河系政治舞台數百年,見證了聯盟覆滅和帝國崛起的女人,終于在漫天炮火輝映中,永遠的閉上了眼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