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08︰46︰03,法布拉斯要塞。

    狴犴和鳳凰劃破長空,如同彗星般拖著長長的光尾,向遙遠的雙子星系飛去。

    白鷺星,午夜。

    已經反叛的赫歇爾伯爵召集起南門星系駐軍,和首都護衛軍互相激烈廝殺了整整一個白天,此刻正進入了短暫的停火期。

    雲層中仍然有叛軍戰機來回逡巡,不時灑下成串的炮彈,在遠處激起此起彼伏的爆炸。更遠的大氣層外,叛軍總部——一艘巨大的航空母艦正靜靜s峙在那里,如同星球上空噩夢般的陰影。

    駕駛艙里,海因里希面無表情的望向那艘母艦,隨即伸手調出光震蕩炮程序。

    少頃只听嘀嘀一響,紅色準星對上了航空母艦頂端的某處,黃金狴犴肩上翻出五維合金炮板,五百座炮口同時發出奪目的白光。緊接著,黃金狴犴急速向下俯沖,炮光在機甲劃出的弧線最低點悍然沖出!

    轟的一聲巨響,航空母艦頂端完全爆炸,狴犴的整個前視屏都隨著氣流劇烈震顫!

    機甲隨即疾速拔高,在長空中帶出一道明亮的光弧,升到最高點時趕上了凌空而過的鳳凰,只听西利亞在通訊頻道里問︰“這樣就解決了?”

    海因里希道︰“叛軍遠道而來,打的是閃電奇襲的主意,但現在久攻不下,氣勢已經衰退,作為皇帝露一面就足夠了,剩下的交給首都護衛軍就行。”

    兩台機甲如墜星般飛向大地,身後的夜幕被陣陣光亮映得恍若白晝。下一秒果然只听首都護衛軍歡聲雷動,在狴犴身後向叛軍大舉出擊,很快卷起了新一輪反攻的炮火。

    皇帝突然說︰“說起來……”

    西利亞︰“嗯?”

    “以前都是我們被叫叛軍的,終于有我們叫別人叛軍的一天了……”

    西利亞的聲音在電流的沙沙聲中模糊不清,但仿佛是短暫的笑了一下。海因里希幾乎能想象他此時的面容︰蒼白失血的臉頰,憔悴而鋒利的眼神,額發間凌亂包扎的繃帶,還有硝煙未盡沾染血跡的衣領……海因里希閉上眼楮,幾乎無聲的嘆了口氣︰“卡列揚的事——”

    皇帝話音未落,突然西利亞猝然打斷了他︰“地面傳來情報,導彈中心的局勢已被控制,赫歇爾、艾德娜等人被困在控制中樞的地下堡壘里!”

    海因里希精神一震︰“尤涅斯不知道守護神實驗基地的方位,他的第一個目標肯定是去找艾德娜•孔塞特林!狴犴,重新設定航線,去中樞基地!”

    •

    帝國中樞基地百分之九十都在地下,地面上的部分猶如城堡,在黑夜里投下巍峨的陰影。

    海因里希收起機甲,從空中滑落在地,跪倒在河岸邊濕漉漉的泥土上。

    片刻後鳳凰也滑翔而來,變為銀光消弭無蹤,緊接著西利亞走上前︰“我們該怎麼進去?”

    環城河內側的中樞堡壘已經被密密麻麻的首都護衛軍佔領了,然而河岸外側,叛軍還盤踞在不遠處的高地上。黑色的轟炸機不甘心的在低空盤旋,屢次試圖沖犯城堡上空,都被城牆內的地對空導彈毫不留情擊落,在夜幕中爆起一團團明亮的火花。

    “——泅水,”海因里希脫下外套扔在草地上,說︰“水下有一條戰時密道,全帝國知道的不超過五個人。你跟著我一起進去。”

    這時候他肯定不會說“親愛的你行嗎”、“水溫太低我會保護你”之類多余的話——只有並肩作戰,互為犄角,他們才有可能在如此惡劣的情勢下取得勝利,而整個戰局中成千上萬的人,才有可能活著回來。

    兩人快速脫了外套,在淺水里了幾個來回適應了寒冷的水溫,繼而把機甲化作呼吸裝備,同時一個猛子扎了下去!

    那一刻寒冷的水溫凍得兩人都全身發僵,西利亞稍稍落後,被海因里希回手狠命一拉,同時向幽暗的水底下沉。在這里越往低壓力越大,兩人足足泅游了五、六分鐘,突然只見水底傳來幽深的光,海因里希水鏡後的眼鏡驟然一眯,張開雙臂就向下扎。

    然而就在這時,西利亞抓住他的手突然一緊——海因里希回頭便看見他面露痛苦,左臂竟然因為過于寒冷的水溫而抽筋了!

    快到了!海因里希用力打著手勢告訴他,隨後單手抱住西利亞,兩人一起向水底發光處下潛。幾秒鐘後終于撞到地下入口的通道前,海因里希竭力按下掌紋,在大門打開的同時用盡全力先把西利亞托了上去,隨後自己也“嘩啦!”一聲爬上了地面。

    無形的隔膜以通道口為圓心向外擴張,將河水全部擋在外面,通道頓時恢復了干燥。海因里希踉踉蹌蹌起身,二話沒說沖上去扒掉西利亞的上衣,也不顧他因為寒冷而劇烈顫抖,當即就用粗糙的掌心在他脖頸、胸膛、腋下狠命揉。半晌西利亞冰寒的皮膚開始發熱、變紅,心跳也逐步趨向穩定了,才猛然起身哇的吐出一口水。

    海因里希差點癱坐在地上︰“你沒事吧?”

    西利亞精疲力竭,“我……沒想到……”

    “你不專心,”海因里希疲憊的搖頭道,“潛水是最需要全神貫注的事情,而你……卡列揚要是知道你像現在這樣神思不屬,你覺得他能……”

    西利亞猝然打斷︰“別說了!”

    他踉蹌著退後,屈膝坐到通道牆角,把臉深深埋在手里。有那麼一瞬間海因里希幾乎覺得他肩膀在顫抖,然而外面洶涌的水聲湮沒了一切異樣的聲音;正當海因里希恍然時,只見西利亞用力抹了把臉,咬牙搖搖晃晃的站起身。

    “是我錯了,”他低聲道,“走吧。”

    海因里希吞下所有言語,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兩人互相攙扶著向通道深處走去。

    •

    這條通道一共設立了十八個密碼鎖,半小時後終于來到盡頭,前方出現了一條九十度向上的狹窄甬道。

    海因里希抬頭仔細比劃了下身型,有點擔心自己被卡里面,于是要先把西利亞往上托。西利亞也觀察了下海因里希的體型,然後老實不客氣的踩著他肩膀往甬道里一鑽,用鳳凰變成的鈦銀匕首 當撬開了鐵網。

    他抓著地面一用力鑽出去,然而還沒來得及完全爬上地面,就只听周圍響起怒吼︰“誰!”“干什麼的!”“抓住他!”

    緊接著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把西利亞揪上來,粗暴的往地下一按,好幾支手電筒的強光幾乎立刻戳到了他眼楮上。更多士兵紛紛從遠處跑來大叫︰“抓住一個闖入者!”“堵住嘴綁起來!”“快,匯報給司令知道,快!”

    這些士兵的神經好像繃得特別緊,西利亞幾次開口都湮沒在了鼎沸的人聲里,正當局面最混亂的時候,突然只听不遠處爆發出驚呼︰“又出來一個!他媽的——”

    緊接著只听海因里希響亮的聲音喝道︰“住手!”

    這聲音竟然硬生生把整個走廊的沸騰都壓了下去,緊接著有軍官拿手電一掃,當即顫聲道︰“你……你是……”

    “連朕都不認識了嗎?”海因里希喝道︰“此地駐軍司令懷特上校何在,叫他來見朕!”

    走廊上靜寂片刻,隨即轟然炸開!

    “陛、陛下……”很多人驚得目瞪口呆,爭相上前想一睹皇帝尊容,還有的揉著眼楮不敢相信,遲疑著不知道該不該去找自己的上司。海因里希沒空跟他們 攏 話淹瓶 諶送凹啡ュ骸拔骼牽︿閽趺囪俊br />
    “西……西利亞?”“西利亞元帥?!”“不可能,西利亞元帥!”

    這下走廊上簡直更熱鬧了,之前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震驚退開,只留下坐在空地上哭笑不得的西利亞。他拉了把散開的衣領,抬起頭想說點什麼,然而就在那張全宇宙都熟悉的臉抬起的瞬間,原本人聲鼎沸的走廊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瞬間陷入了石化般的靜寂!

    跟剛才皇帝現身時截然相反,所有人都下意識退後,甚至有不少士兵因為腿軟差點一跤摔倒在地。

    西利亞說︰“你們——”

    “……”

    “你們的長官是——”

    周圍靜寂數秒,半晌才听一個士兵結結巴巴道︰“我、我去找、找找找懷特上校!”

     當一聲他轉身時狠狠撞上了牆壁,然而士兵根本想不起去揉,就這麼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他的幾個同僚隨即下意識也跑了,更多的人則呆愣愣站在原地,目光不停在不遠處那個他們爬上來的窨井和西利亞身上打轉,似乎難以相信這口神跡般的井,不僅爬上來一個銀河皇帝,還出來了一個西利亞元帥!

    不多時一個身形瘦高、穿帝國軍服的中年人在兩個士兵的帶領下匆匆走來,一見海因里希和西利亞,原本憔悴的臉立刻像是遇見救星了一樣︰“陛下!元帥!您怎麼會在這里?!”

    “懷特上校,”海因里希低聲對西利亞介紹了一句,大步上前一把抓住軍人的手,強行擋住了他要行禮的動作︰“上校!別多禮了,現在情況怎麼樣?赫歇爾伯爵和孔塞特林在哪里?”

    懷特上校感激涕零,幾乎哽咽難言︰“陛下,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

    趁著他們說話的工夫,西利亞在一邊打量著在場這些帝國士兵,發現他們個個面色疲憊,身帶風霜,想來叛軍持續不斷的攻堅戰確實給他們帶來了很大壓力。而懷特上校身為這里的最高長官,眼里的血絲最多,面色也最難看,說話時聲音沙啞得幾乎難以听清,幸虧副官給他端了杯水,他趕緊道了聲歉,端起來狠狠喝了幾大口才好些。

    “……河對岸的叛軍進攻了整整一個白天,想救出赫歇爾伯爵和孔塞特林……這兩人現在就在基地里,帶著一隊衛兵封鎖了C區,用上千噸重的鎢金閘門擋住了我們的人,根本沒法進去……我們正聯系軍部想調動中子震蕩炮來轟開閘門,但軍部的人被叛軍堵在外面了,從入夜就一直僵持到現在……”

    一行人邊說邊往外走,大概是因為過度疲勞,轉身時懷特上校險些眼楮一黑摔倒下去,幸虧西利亞眼疾手快的一扶。

    懷特上校立馬像是被火燙了一下︰“元、元帥!對不起我、我……”

    如果說皇帝的出現對這些士兵來說就像是一劑強心針的話,那西利亞就像是催命符,足以讓他們的心髒因為過度興奮而爆掉。西利亞無奈拍拍上校的肩,說︰“基地里的叛軍有多少人?”

    “幾幾、幾百普通士兵……”上校不慎咬到了自己的舌頭,結結巴巴說︰“赫歇爾伯——伯爵和孔塞特林帶著他們躲在C區,兩千米深的地下……”

    話音未落他突然想起所謂的“孔塞特林”正是眼前這位元帥的前未婚妻,頓時整個人都悚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朕剛才打爆了他們的旗艦,首都護衛軍正對叛軍殘余進行清剿。天亮後第七艦隊將趕來幫基地解圍,你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堅守到明天日出。”海因里希正說著,突然回頭奇怪的問︰“你怎麼了?”

    懷特上校一臉蒼白的看著西利亞,神情有點絕望︰“孔塞特林……”

    帝帥二人對視一眼,海因里希恍然大悟,西利亞面無表情。

    “他們分手了,”皇帝認真道,拉過懷特上校的肩,在他耳邊小聲說︰“趕緊帶我們去C區,現在棘手的不是前女友,是前師弟……”

    •

    整個基地的內部構造錯綜復雜,在地下縱深萬米,堪稱是地底深處的帝國心髒。

    叛軍最初闖進這里的時候,曾經憑借閃電般的速度和強大的火力佔領了絕對優勢,甚至成功發射了雷神之錘S級炮艦。但緊接著基地內的帝國軍浴血反撲,迫使赫歇爾和艾德娜兩人帶著剩余殘兵躲進了基地最深處的一處死角,最終放下鎢金閘門,封鎖了內外交通要道。

    通向閘門的隧道里到處是激戰過後的痕跡,被炮火燒黑的金屬磚石,滿地厚厚的彈殼,帶著鮮血的衣物殘片和廢棄的槍支……越往里走就越陡峭,靠近閘門的一段電梯通道已經被完全炸毀,承重結構也脆弱不堪,只能在腰上套好繩索一點一點的攀爬著降下去。

    懷特上校忙不迭要第一個進去,被海因里希硬擋開,自己第一個爬進了電梯井。隨即西利亞也跟了進去,懷特上校領著親衛兵忐忑不安的跟在後面,一路都在擔心受怕,很恐懼銀河皇帝和聯盟元帥在自己的地盤上出什麼岔子。

    所幸帝帥兩人堪稱兩座活動的炮台,火力裝備可能比整個基地的士兵加起來還要強。在電梯井里向下爬了數百米,底部吹上來的冷風越來越強,懷特上校嘶聲道︰“快到底了!下面就是C區大廳!”

    幾個人一松手,帶著腰間的繩索呼的跳了下去!

    就在這一剎那,狴犴和鳳凰同時閃過光弧,化作了兩架單片瞄準鏡和粒子炮;落地瞬間只听周圍果然響起異動,緊接著黑暗中有人靠近,砰砰砰槍聲大作!

    懷特上校失聲道︰“保護目標!”

    然而下一秒,兩台3S單肩炮悍然發動,爆炸將整個大廳震得地動山搖!

    轟然巨響中碎石如驟雨般墜下,大廳中所有人摔倒在地,尖叫和怒吼同時響成一片。隱藏在暗處的叛軍咆哮沖來,還沒靠近就被訓練有素的帝國士兵一槍放倒,橫飛的子彈在大廳中到處迸濺出明亮的火花。

    這場激烈的交火只持續了短短數十秒,緊接著帝國士兵強行佔領了電閘,嚓的一聲大廳燈光大亮。只見周圍到處是倒下的軀體和血跡,最後幾個叛軍揣著炮彈沖過來,卻被懷特上校帶領士兵發出電網,在慘叫聲中倒在了閃著藍光的大網里。

    “陛下!元帥!你們沒事吧?”懷特上校連看戰俘都沒時間,立刻推開了扶著他的副官就沖上來問。

    海因里希的第一個反應卻是扭頭去看西利亞,要不是一手還扛著單肩炮,保不準已經伸手去摩挲檢查了。

    所幸西利亞也沒事,他把鳳凰化作長槍立在地上,搖頭道︰“我們很好,讓醫療組下來救治受傷的士兵吧。這些戰俘壓下去嚴加看管,等基地解圍之後再交給軍部處置。”

    懷特上校其實也快到極限了,但根本顧不上自己,扭頭就忙著吩咐手下處理戰場。更多的帝國士兵下來把戰俘押走,清理出戰場廢墟,只見大廳盡頭的燈光也依次亮起,遠處有一扇鎢金色的高達十余米的巨門,正在眾人眼前反射著沉沉的光。

    “這就是叛軍首領赫歇爾伯爵和孔塞特林封鎖的地方,門後是武器庫,他們應該就躲在里面。”懷特上校頓了頓,解釋道︰“白天的時候,我們拼盡全力才和軍部取得聯系,但調來的中子震蕩炮還在路上,目前的火力儲備根本沒法打開這道門……”

    海因里希轉頭望向西利亞,只見他一動不動的看著那座門,眼神中有種很難用語言形容的感覺。

    “加文……”皇帝輕聲道。

    西利亞沒有出聲,甚至沒有任何反應。半晌他終于閉上眼楮,深深的、徹底的吐出一口氣,低聲道︰“……開吧。”

    ——數百年的糾纏和回憶,仿佛就在這簡單的兩個字里,過盡了所有光影。

    海因里希便不再多說什麼,退後半步抬起手——瞬間只見狴犴化作千萬碎光,在空中分解、組合,變成半完全形態的戰斗機甲,抬手悍然一炮,轟開了大門!

    剎那間整個基地都在震蕩,火流如岩漿般爆炸,所有人都摔出了數米遠!混亂間只听鳳凰一聲清嘯,裹挾著漫天銀光化作巨大的神鳥,展開翅膀嚴嚴實實擋住了掉落的巨石和金屬,霎時將整個大廳強行固定了下來!

    “孔塞特林——”狴犴的咆哮壓過所有喧囂,帶著奪目的金光一頭撞進了轟塌的巨門!

    門後武器庫里還埋伏著寥寥上百個叛軍,這時所有人都瘋了,發了狂的向門外拼命傾瀉火力。然而暴雨般的子彈在狴犴面前完全不堪一提,狴犴怒吼著一爪拍下,強勁的氣流當即把數十個叛軍遠遠掀飛了出去!

    “他媽的!”“上啊——!”“寧死不降!!”余下的叛軍士兵簡直殺紅了眼,當即沖上來就要拼命!

    這時門外的帝國軍也在往里趕,場面一片混亂之時,突然只听一個尖厲的女聲喝道︰“住手!”

    西利亞驟然抬頭,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只見門後空蕩蕩的大廳中,艾德娜站在叛軍士兵之前,身側是受了重傷奄奄一息的赫歇爾伯爵。她喝出這一聲後,很多叛軍都遲疑喘息著站在了那里,而狴犴也倨傲的停下了巨爪,場面頓時變得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就在這讓人窒息的僵持中,她轉過頭,視線穿過戰火與硝煙,和西利亞冷峻的目光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