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你確定嗎,西利亞?”尤涅斯的聲音陰冷刻骨,說︰“你那小崽子,現在就在我手上呢。”

    鳳凰在听到這話的瞬間就是一僵,但緊接著,狴犴肩上炮口嘀嘀一響,星際導彈呼嘯而出!

    黑曼蛇發出一聲刺耳的嘶鳴,如抽繩般從鳳凰身上滑走,緊接著導彈在千鈞一發之際擦著蛇軀飛了出去——雖然這下沒有挨實,但蛇身上大片黑鱗仍然湮沒在了爆炸的火海里,黑曼巴在太空中翻滾著壓滅大火,怒吼︰“西利亞!!”

    “你以為我不確定嗎?”鳳凰振翅往上疾飛,只听西利亞淡淡道︰“這麼多年過去,你竟然還不知道我是怎樣的人。”

    下一秒,鳳凰抓起涅之槍,從上而下劈向了翻滾的巨蟒!

    涅之槍裹挾著萬鈞雷霆自上而下,尤涅斯咬牙抬頭望去,那一刻他說不清是被西利亞的輕忽所激怒,還是被鳳凰主動攻擊而燃起的怒火更旺盛——恰巧這時鳳凰和狴犴的角度成一條直線,黑曼蛇頓時豎起全身炮板,迎著黑色雷電劈來的方向,射出了一枚碩大無比的光震蕩炮!

    短短數秒交鋒就能看出尤涅斯那精妙絕倫的戰斗技巧,涅之槍和光震蕩炮在星海間相撞,炮火順著軌道急沖而出!

    鳳凰和狴犴同時刷的豎起巨盾,轟隆一聲撞上了鋪天蓋地的炮火!

    能浪潮裹挾著劇烈放電,從盾牌向周圍深空迸濺而出,就像在宇宙間炸了一朵碩大的禮花。尤涅斯的聲音從火光後響起,諷刺道︰“我忘了,西利亞,看來我有必要向你道個歉——不過,你是這樣的人,皇帝陛下也是嗎?”

    全宇宙大概也就他能把皇帝陛下這四個字說得如此惡意了。雖然西利亞也同樣不把皇帝的權柄當回事,不過他說起來只是輕忽,至少沒這麼強烈的嘲諷意味︰“哦?什麼意思?”

    “你無視這個小崽子的生命,皇帝陛下也不在乎嗎?我可不這麼認為呢!”黑曼巴轉過蛇頭望去,果然只見遠處的太空中,狴犴一動不動漂浮在那里,仔細看的話動作似乎有一點僵硬︰“——就像你不在乎守護神計劃的力量,你覺得皇帝也不在乎嗎?!”

    海因里希什麼都沒有說,通訊頻道里只有一片電流的沙沙聲。

    “你的前一句話我保留意見,後一句話無法苟同。”半晌西利亞開口道︰“守護神計劃對你來說是寶藏,對現有的人類社會來說卻是災難,不是每個人的野心都像你這麼大的。”

    黑曼巴冷笑問︰“哦?皇帝也這麼認為?”

    周圍一片靜寂,宇宙億萬年的黑暗和冰冷,仿佛潮水般淹沒了這片荒涼的星域。

    激烈交火的戰場仿佛突然隔得很遠,甚至連此起彼伏的爆炸聲都很難听清了。半晌只見狴犴開了口,低沉道︰“我不是西利亞那種溫柔可親的說教型,尤涅斯……”

    “對于你這種人,我一般都直接動手。”

    皇帝話音未落,只見身後遙遠的太空中,已成白地的法布拉斯要塞方向,突然升起了漲潮般連綿萬里的浩瀚星光!

    尤涅斯如芒針般眯起眼,緊接著難以置信道︰

    “艦隊……聯軍艦隊……!”

    那一刻的景象簡直壯觀至極,十倍于敵軍數量的聯軍戰艦從磁暴的漩渦中升起,帶著劃過長空的壯麗火光,千軍萬馬勢不可擋;艦頭前沖時卷起的數萬道高能颶風匯聚在一起,形成一道鋪天蓋地、吞沒宇宙的巨浪,擋在它們前進道路上的一切障礙都被卷入、擠碎,很多暗星戰機甚至連躲都躲不開,數百公里以外就瞬間被高溫所汽化了!

    就在這一刻,莫文中將嘶啞的聲音和尤涅斯同時響起︰

    “元帥,光耀軍團中將基恩•莫文攜聯軍三萬艘戰艦,在此報到歸隊!”

    “這是怎麼回事!”尤涅斯怒道︰“怎麼可能!!”

    這話里的震怒簡直難以掩飾,下一秒,狴犴和鳳凰都同時采取了動作——

    狴犴俯身飛沖,越過鳳凰的瞬間化作一座六翼磅礡的黃金巨人,轟然攔在黑曼蛇面前;而鳳凰則驟然回頭向戰場掠去,身影如光箭般迅捷,毫無留戀的把一對一戰場留給了尤涅斯和海因里希!

    “機甲部隊回航——!”西利亞嘶吼的聲音從每一艘戰艦、每一架機甲的作戰頻道響起︰“各聯軍軍團進入主戰場,反擊剿滅戰開始!!”

    ……

    同一時刻,暗星旗艦內。

    這支由3S機甲領航、全A級機甲組成的戰隊不愧是精銳中的精銳,在全艦警報震破天際的同時,頂著龍騎從四面八方飛來的炮火降落在了核反應熔爐大門外,緊接著麒麟悍然一炮,沖了進去。

    其他隊員邊打邊退,最後一個人撤進大門後轟然一槍打碎了天花板,金屬巨石如驟雨般墜下,堵塞了被轟開的大門,把所有龍騎都結結實實堵在了外邊。

    “現在怎麼辦,中……元帥?”副隊長緊張問。

    “搜索全場,保持警戒,我要設立一個延時六十秒的光震蕩彈,然後我們必須在爆炸前撤離這里……”卡列揚鼻尖開始冒汗,但他說話的聲音听起來還是非常冷靜。麒麟化作深銀色的光落在他腕間,卡列揚滑落在地,立刻從後腰抽出光板電腦和微型炮板,跪在地上開始設定爆炸程序。

    在他眼前是一個連接天頂的巨大核反應熔爐,從縫隙間透出幽幽的藍光,這幾乎是整個大廳里唯一的光源了。它內部運轉所爆發出的能量從地上的千萬根導線中輸出,傳導進戰艦的每個角落,簡直可以稱作是這艘長達八百公里、重達百萬余噸的金屬巨物的心髒。

    而卡列揚手里的這塊炮板是帝國技術尖端中的尖端,不過巴掌大小的一塊,其威力足以和3S機甲上裝備的星際核彈相提並論,只一次爆炸便將核能源熔爐徹底化作齏粉。

    ——這樣的微型炸彈全帝國上下都不超過五塊,還要配合尖端粒子加速技術才能將其激活。它的最大延遲時間是六十秒,隨後爆發的三分鐘內,將誘使核熔爐發生一連串二次爆炸,整艘旗艦都會陷入肆虐的中子風暴,繼而化作宇宙中絢麗的塵煙。

    關鍵問題是怎麼在六十秒內讓所有人都安全撤離……卡列揚邊想邊迅速輸入程序,室內的高溫讓他出了一層層的汗,從鬢發匯聚到下巴,啪嗒一聲掉在光板電腦上,而他根本來不及擦。

    門外已經被龍騎堵住了,借助3S機甲的強大火力硬沖出去應該沒問題。不過六十秒時間還是太緊了,這也沒辦法,目前的爆炸技術只到這一步……要好好盤算每一個步驟,從沖出去到戰斗撤離,每一個動作都必須精確到微秒才行……

    卡列揚一邊手上不停,一邊在腦子里迅速模擬沖出去的每個步驟和所需時間。如果他是機器人的話,這時候大腦運轉的速度估計該冒電花了,低端點的說不定還會有當機的危險。

    啪嗒!卡列揚在“是否確認計時開始”那里點了確定,起身把微型炮板往核熔爐前一插,厲聲道︰“六十秒計時開始!快快快快快走!”

    幾個隊員立刻轉身飛跑,然而就在這時,只听不遠處傳來一聲怒喝︰“誰在那里?出來!”

    卡列揚抬頭一看,呼吸瞬間一停——

    只見黑暗中驟然劃出一道寒光,緊接著發出怒吼的隊員橫飛了出去,重重撞在了數米遠的牆壁上,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其他幾個比較近的立刻沖上去,但下一秒全數轟然飛了出來!

    有人失聲道︰“誰在那里!”

    只見核反應熔爐背面走出一個人影,在電磁長刀猙獰的藍光中裂開嘴巴,露出了一個可怖的微笑。

    卡列揚瞳孔瞬間緊縮︰“——怎麼是你?!”

    旗艦外,太空戰場。

    “瓦列里•尤涅斯,”海因里希緩緩將刀尖指向黑曼蛇,低沉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宇宙風聚攏而來,形成龐大無匹的漩渦,把黑曼蛇困在中間那密度無限大的奇點上。它用盡全身力氣才勉強維持住一個危險的平衡,而在漩渦之外,黃金狴犴居高臨下,帝國和聯盟的數百艘戰艦正如海潮般向黑曼蛇駛來,數萬星際導彈的炮口正密密麻麻對準了它。

    “你真以為你能打敗我?”尤涅斯的聲音卻有種詭異︰“就憑你,皇帝陛下?”

    這話里的輕視和張狂毫不掩飾,然而皇帝早已過了那個因為一點挑釁就上火的年齡。他的回答沉穩而不動聲色,甚至有種居高臨下的意味︰“我不需要打敗你,尤涅斯,我殺了你就行了。”

    “你真以為西利亞會告訴你守護神計劃的秘密,殺了我誰幫你發掘出那寶藏?還有我手里這個小崽子,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也是你——”

    “是我的,”海因里希冷冷道,“我還知道,你打算用他當原本來進行復制,制造完全屬于你的新人類軍隊,所以你不遠萬里去金水星上偷了這個胎兒的培養皿。我還知道如果是西利亞站在這里,他會毫不猶豫的把你和培養皿一起轟成碎渣。”

    尤涅斯諷刺問︰“哦,那麼你呢?”

    海因里希靜了片刻。

    “銀河紀元三千四百年,蛇夫星座紅土星。”銀河皇帝緩緩道,“最後一戰到來的時刻,著火的鳳凰機甲在前面飛,身後跟著帝國的千萬大軍,在那一刻,是我下令開了最後一炮……”

    “——我連西利亞都下得去手,何況是現在?”

    最後一個字久久回蕩在通訊頻道里,尤涅斯面色微變,只見黃金狴犴驟然俯身向黑曼蛇沖來!

    這是一場難以用語言形容的機甲對戰,堪稱銀河系與河外星系最巔峰的機甲交鋒。每一次撞擊和對抗都引發劇烈能量潮,磅礡無盡的能量颶風將周圍整整一個天文單位直徑的星域都蕩成白地,強光射線穿透宇宙,射進周遭深不見底的太空,仿佛超新星在誕生那一刻的劇烈噴發。

    黃金狴犴抓住巨蛇,就像古希臘神話中天神赫拉克勒斯砍下九頭蛇許德拉的頭顱一樣,在爆炸中怒喝︰“你的把戲結束了,尤涅斯!!”

    黑曼蛇張開黑洞般的巨口,毒牙刺穿了狴犴的手臂,但下一秒,黃金巨人的手活生生扯斷了巨蛇的胸腹!

    爆炸順著蛇身在太空畫出一個巨大的S型,光芒比恆星排成的列陣還耀眼奪目。狂潮般的宇宙風吞噬了一切聲音,周圍啞劇般的沉默中,只見黃金狴犴雙手起火,撕開巨蛇的頭顱,抓住了足有一艘戰艇大小的駕駛艙!

    銀河皇帝在能量潮中發出一聲听不見的怒吼,雙手使力,就要把它活生生捏碎!

    然而就在那一刻,駕駛艙突然自行斷裂了。

     當!狴犴駕駛室內突然一聲巨響,海因里希霍然起身,面色鐵青,直直的望向光屏——

    只見黑曼蛇的駕駛艙里有一個人,然而那不是尤涅斯。

    雖然只有短短數秒,緊接著暴露在太空中的人影就爆成了一團青色的血花,隨即被火海吞沒得連渣滓都沒留,然而那一刻足以讓狴犴掃描到他的臉——那竟然是道格拉斯•孔賽特林。

    那是神情恍惚呆板,被尤涅斯完全控制過後的道格拉斯•孔賽特林!

    “你真的以為你能打敗我嗎,海因里希?”爆炸的蛇軀中傳來尤涅斯的聲音,然而在電流中顯格外遙遠,只能听見他毫不掩飾嘲諷的語調︰“你還早得很呢,皇帝陛下。你的帝國與星海,今天就由我來笑納了——”

    “而你們的生命,”與此同時核反應熔爐前,那人影裂開一個猙獰的微笑,說︰“也由我來接收吧。”

    卡列揚眼珠微微顫抖著,半晌聲音才從齒縫間一個字一個字的逼出來︰“……尤涅斯?!你為什麼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