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旗艦——!”卡列揚近乎嘶吼的爆出一連串數字︰“宇宙坐標定位!先鋒隊鎖定敵方旗艦,準備搶灘——!”

    戰場局勢混亂如一鍋沸水,到處是爆炸成千萬片的機甲和戰艦。一艘燃燒的暗星迫擊艦向麒麟沖來,卡列揚還來不及躲避,就只見斜里沖來一道銀色殘影,擦肩而過時長槍悍然橫揮,剎那間把敵艦轟成了強光中千萬片殘渣!

    卡列揚驚魂未定的轉頭一看,只見鳳凰已經呼嘯著飛遠了,涅之槍的黑色流光在戰場中拖出彗星般長長的痕跡。

    “到底是聯盟元帥啊,”麒麟感嘆道。

    卡列揚在緊急操作中隨口應和︰“那是,機甲作戰能力也完爆帝國十條街……”

    “哦——”麒麟伸出一根機甲神經帶,不客氣的戳了戳卡列揚的臉︰“同樣都是元帥,為什麼那個叫卡列揚的就是個機甲廢柴呢?而且人品也堪憂,你說是不是啊阿納托利——”

    “哦不不,能當聯盟元帥的人人品一定超凡脫俗。”卡列揚認真道︰“而且我覺得你對那位卡列揚同志有很大偏見,這樣不好,我們要理智可觀的看待別人……宇宙坐標YF6237!先鋒隊向下突刺!!”

    一隊由A級機甲組成的先鋒軍疾速向下,沖向黑色巨艦頂端的某處。它們拖出的長長光帶就像劃過戰場的刀鋒,緊接著刀尖狠狠撞上如山巒般龐大的旗艦,硬生生在最脆弱的艦橋上轟出數個洞口!

    那一刻,巨大的內外氣壓差讓艦橋上的暗星武士全都吸了出來,就像一堆散落的黃豆灑在茫茫太空中,爆出無數團青色的血花。

    說時遲那時快,卡列揚開著麒麟一馬當先沖進了戰艦,身後機甲隊也尾隨著它,從洞口中瞬間沖了進去!

    幽靈戰艦內又是另一番景象,只見頭頂大燈忽明忽滅,前方是通向司令部的千米長橋,足夠八架戰斗飛機並排起飛的寬闊跑道延伸進一片濃重的黑暗里,只能看見跑道上深藍色的燈光在前方密密麻麻交織成一片海洋。

    “元帥,”卡列揚咬著通訊器喘息道,“我進去旗艦了,你什麼時候過來?”

    頻道沙沙作響,片刻後響起西利亞冷靜的聲音︰“敵軍炮艦準備發動總攻,我和海因里希陷在重火力區了,暫時沒法穿越戰場。”

    “你覺得尤涅斯有可能在旗艦里嗎?”

    “難說,他知道我們在找他。”

    卡列揚點點頭,一步步向前方未知的黑暗前進著,駕駛艙內只有四面八方的儀表盤和屏幕發出幽幽的光。在他右手下方的監測屏上,十幾個藍色光點正顯示出尾隨的狀態,那是他帶進來的先鋒機甲戰隊。

    “你們的任務是毀掉反應熔爐,使旗艦爆炸,從而拖緩敵軍的聯絡速度。”西利亞的聲音清晰出現在這支戰斗小組每個人的耳麥里,說︰“另外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就在剛才帝國亞倫上將帶領一支光電部隊,用鮮血和生命的代價臨時搭建了一座戰場信息分析中樞,根據中樞傳回的信息制作了暗星旗艦的構成圖……我已經傳到了你們每人的終端上。”

    卡列揚低頭一看,面前光屏迅速閃現出一張詳細復雜的戰艦全息圖,艦頭位置某個點正亮著紅光。

    “如圖所示是旗艦心髒——核反應熔爐,也就是你們的目標。”

    卡列揚隨口問︰“小白臉二號翹了?”

    “據我所知沒有,阿納托利副官。”

    卡列揚︰“……”

    悉悉索索的笑聲從身後傳來,卡列揚怒道︰“我听見了好嗎!”

    可惜新任統帥對身後這些最低軍餃都是少校的精英們沒什麼威懾力,更兼他們有西利亞元帥撐腰,笑聲就更明目張膽了。卡列揚悲憤無比,剛想發火就只覺得駕駛艙一震,緊接著紅燈驟然亮起︰“警報!警報!前方五百米處發現敵人!”

    卡列揚倒抽一口涼氣,剛想發揮他那為數不多的機甲戰斗本領,就只見周圍光屏中顯示出四面八方飛來的數十架龍騎!

    “是帝國機甲!”“他媽的站住!”“全艦警報——!”

    霎時尖銳的警報聲響徹空間,暗星旗艦上的武士終于鎖定了這幫闖入者的位置。龍騎從遠處源源不斷趕來,這支十幾台A級機甲組成的戰斗小隊立刻圍攏,二話不說開始瘋狂掃射激光炮!

    一時間艦橋上到處是橫飛的灼熱光線,麒麟根本不用卡列揚指揮,巨大的光盾和3S級近戰武器“伊爾蘭扎之鐮”便自動開啟,下一秒同時砍翻了左右撲來的兩架龍騎!爆炸的火苗中麒麟箭步沖出,干淨利落的輪刀將更多龍騎劈成無數碎片,頃刻間便從重圍中殺出了一條血路!

    “啊啊啊——!”暗星武士發了狂,越來越多的龍騎瞄準麒麟俯沖而來!

    身後有人失聲驚道︰“中將!小心!”

    卡列揚暴喝︰“向目標前進!不用管我!”

    伊爾蘭扎之鐮猶如華麗壯美的颶風,所到之處所向披靡,沖天鮮血在炮火中瞬間蒸干成灰。根本沒人擋得住麒麟的當頭一擊,前僕後繼的龍騎在卡列揚身後活生生組成了一條火光之路,而麒麟就像戰神天降,剎那間便從滾滾硝煙中沖了出來!

    特種兵們感動道︰“元帥!”

    卡列揚回頭一看,只見艦橋盡頭還有更多龍騎正疾速飛來,當即喝道︰“別說了!走!”

    所有機甲同時凌空向前方飛去,帶著鮮血和硝煙氣味的風從他們身側呼嘯略過。卡列揚坐在駕駛艙里大口喘息,只听麒麟帶著揶揄的聲音從內部通訊中響起︰“不用管你?”

    “……”卡列揚說︰“我一向是呆在戰艦司令部里排兵布陣的!我有多努力你知道嘛?!”

    “哦——所以當一次戰斗英雄很爽吧,要不要我讓你出去自己試試看啊……”

    西利亞的聲音突然從耳麥中響起︰“最好不要輕舉妄動,麒麟。根據我對阿納托利副官的了解,在這種戰斗狀況下他最多堅持五秒就陣亡了,亞倫可能會找我們的麻煩呢。”

    “為什麼你能听見!”卡列揚嚇了一跳︰“麒麟!你怎麼把他放到機甲內部通訊里了?!”

    麒麟︰“有道理啊元帥閣下……雖然我不怕蠢獅,但萬一亞倫上將發起狂來……”

    卡列揚︰“你們夠了好嗎!”

    機甲戰隊像流星一樣劃過艦橋,身後龍騎緊追不舍,排在最末的A級機甲不時轉身丟出光電手雷,轟一聲把艦橋炸得震顫不已。地圖上標識的艦橋很快走到盡頭,卡列揚一個急轉彎,迅速接通戰斗頻道︰“B組原地掩護!A組跟我上甲板攻堅,快!”

    隊伍尾端的六架機甲齊齊轉身,開始瘋狂向身後追來的龍騎發射電磁炮,密集的炮火把整個艦橋映得恍若白晝。其余機甲則跟著麒麟一路披荊斬棘的往前沖,只听遠處傳來暗星武士的怒吼︰“守住反應爐!調派更多人手,解放生物光甲庫!”

    “上甲板後的地圖傳到你終端里了,卡列揚。”西利亞的聲音再次從內部通訊中響起,隱約可以听見那邊傳來驚天動地密集的炮火︰“亞倫上將正從外部圍攻旗艦來幫你們吸引火力,你們從內部炸毀反應熔爐後,需要立刻撤離,因為整艘旗艦會發生劇烈爆炸,強度足以輻射整個戰場。此外……”

    西利亞的話淹沒在一片沙沙聲里,卡列揚在風馳電掣中大吼︰“你說什麼!此外是什麼——!”

    “磁暴快過去了,盡可能……拖延時間……”那邊干擾大盛,緊接著響起西利亞的厲喝︰“海因里希!宇宙坐標UDYTU66!定位發射星際核彈!”

    轟然一聲驚天動地的震響,經過抗噪通訊後還是把卡列揚震得眼前發黑,險些把迎面飛來的龍騎撞了個趔趄。卡列揚隨手一揮鐮刀將它當頭劈開,在燃燒的火團中大聲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尤涅斯——!”西利亞一聲暴喝平地而起︰“你給我站——住——”

    •

    下一秒,鳳凰長槍如蛟龍般襲去,數千公里外的黑曼巴躲閃不及,一截蛇尾被當空斬下!

    整個戰場交織的火力網都無法阻止這三台機甲,狴犴、鳳凰和黑曼巴就像彼此追逐的彗星一般,穿過重重炮火和電磁潮,任何阻擋在這場追逐戰道路上的東西都會瞬間在爆炸中化作齏粉。

    出乎意料被發現的黑曼蛇沒有召集更多暗星機甲來保護自己——召集了也沒用,在鳳凰和狴犴面前沒有什麼暗星機甲能扛得住當頭一擊,不過是無謂的掙扎而已。更何況,現在所有的暗星機甲都在忙著保護戰艦,根本不可能抽出雄厚的人力來為黑曼蛇保駕護航。

    所幸這場追逐戰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黑曼蛇便在涅之槍發出的千萬閃電中被迫偏離了航道,狴犴隨即斜刺上前,電光火石間卡在了黑曼蛇前方!

    “尤涅斯!”海因里希反手抽刀如光幕般劈下︰“把你帶走的東西還來——”

    轟然巨響足足震蕩了數千公里,黑曼蛇躲閃不及,豎起全身炮板才勉強扛住了這石破天驚的一擊!與此同時,鳳凰也堵到了黑曼蛇身後,涅之槍向蛇身七寸處狠狠砸去!

    三方甫一交手,就爆發出了整個戰場最激烈的火力。然而在這種險惡的情況下,尤涅斯嘶啞的聲音听起來竟然還很氣定神閑︰“真是出乎意料啊,西利亞,你這樣的人竟然也會……”

    “你不了解我的地方還有很多,”西利亞冷冷道,“就像你不知道今天我會在這里殺了你。”

    尤涅斯爆發出一陣大笑,與此同時黑曼蛇重重掃中了狴犴,轉頭向鳳凰吐出綿延千里的光震蕩炮!

    頃刻間,威力波及範圍內的所有小飛船都消失得無影無蹤,緊接著鳳凰竭盡全力用涅之槍擋下了這一擊,光幕接觸到槍身時一分為二,從鳳凰身後射進了深邃的太空中。

    “你想殺了我?!”尤涅斯張狂道,突然向鳳凰鋪天蓋地而來︰“來吧!向我開炮,把我現在手里拿著的東西也一起炸成血肉!來吧!!”

    突然間鳳凰就靜止了,隨即黑曼蛇襲到到眼前,斷尾重重把它掃飛了出去!

    這一下真的太重了,鳳凰駕駛艙內閃電亂迸,警報聲此起彼伏,西利亞一頭狠狠撞到駕駛台上,鮮血頓時蒙住了半張臉。紅色的警報燈一閃一閃晃得他無法睜開眼楮,只听鳳凰尖銳的聲音喝道︰“右翼毀損!右翼毀損!前方有光震蕩炮襲來!一級警戒!一級警戒!”

    一枚碩大無比的光震蕩炮正穿越空間向鳳凰射來,緊接著,銀河皇帝的怒吼緊追而至︰“西利亞——!”

    萬分之一秒的時間內狴犴追上炮彈,雙刀使盡全力把它往遠處一撞!白色強光呼嘯著向戰場飛去,不知道撞上了哪艘戰艦,頓時整個淪陷在了沖天炮火里!

    磅礡的威力讓半邊戰場的人都沒法視物,駕駛員們的探測鏡接二連三出問題,甚至海因里希都不得不轉過臉。當光能的余威終于消退時,他猛然調轉機甲向後一看,只見黑曼蛇長長的身軀竟然已經越過了自己,直接沖向下墜的鳳凰——

    “西利亞!小心!”

    就在銀河皇帝嘶吼響起的同一秒,黑曼蛇閃電般又準又狠的纏上了鳳凰,全身億萬鱗片大張,酸液噴涌而出!

    鳳凰爆發出尖銳的嘶鳴,但隨即戛然而止——這金紅色的神鳥被死死禁錮在了蛇軀中,無數閃著電光的鋼甲和折斷的炮管如驟雨般墜下,右翼 擦整扇從身體上垂了下去。

    海因里希整個人瞬間被怒火席卷了,第一個反應就是架起星際核彈,炮口綠光滴答一響,當即對準了黑曼巴猙獰龐大的蛇頭——

    就在這個時候,蛇身驟然錮緊,活生生又繞著鳳凰纏了一圈,高高抬起的蛇頭倨傲望向鳳凰頂部的駕駛艙︰“你確定嗎,西利亞?”尤涅斯的聲音陰冷刻骨,說︰“你那個小崽子,現在就在我手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