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這注定是一場銘刻在宇宙深處的悲壯戰斗,其慘烈程度,甚至在銀河皇帝海因里希征伐百年的歷史中,都足以能排到前三。

    磁暴整整持續了一天,傍晚時,整個要塞夷為平地,百分之九十的地面建築被毀,所有人員同戰艦一並轉移到地底堡壘——而在轉移過程中的喪失的人命和戰略物資,以及因為防空洞臨時塌陷而造成的慘劇,更是難以計數。

    整座星球一片瘡痍,昔日的巨無霸法布拉斯要塞頃刻之間化作白地,而在這一切發生的同時,銀河皇帝、聯盟元帥、以及聯軍所有高級將領,正帶著浩浩蕩蕩的機甲大軍,在太空中迎來了全副武裝的暗星大軍!

    沒有任何多余的言語,甚至沒有任何作戰動員;聯軍機甲剛剛升空,就猝不及防迎來了暗星艦隊第一波密集的炮火!

    無數黑色的迫擊艦如密密麻麻的蜂群一樣逼近聯軍機甲,射出千萬蛛絲交織而成的火力大網,掩護著身後龐大緩慢的巨型戰艦。而在聯軍這邊,相對來說火力不足、防御輕薄的低級機甲被高級機甲擋在身後,戰場最前方的3S、2S頂級機甲則承擔了大部分火力輸出,將威力足以蕩平小行星的星際導彈像機關槍子彈一樣成千上萬的掃射出去。

    這場艱苦卓絕的火力對拼猶如超新星爆炸,整片宇宙空間都充斥著飛躍的高能量投射物質。

    戰場正中的火力形成了一顆鮮紅色龐大光球,就像一團由絮狀高爆炸物組成的小行星;而圍繞在它周圍的暗星迫擊艦和聯軍機甲部隊,就像行星周圍密密麻麻的光暈帶,戰艦和機甲的爆炸不時在光暈中形成了奪目而短暫的煙火。

    在戰場周邊,反電磁形成無數圈光藍色的大電環,戰艦和炮彈燃燒的殘片則化作了暗色的噴射流,從四面八方向更深的太空射去,整個場景就像神創世般磅礡而壯麗——

    然而隱藏在這宏偉畫卷之下的,卻是分秒必爭寸土必奪,沒有人能在這時退後哪怕半步!高熱的電磁彈從炮膛中傾瀉而出,甚至有些A級機甲因為過熱而活生生爆炸,都不敢稍微停火哪怕幾秒!

    “傳令全軍,三分鐘後結陣沖擊——!”海因里希的聲音在通訊頻道中嘶吼︰“把敵方泰級戰艦都打下來!!”

    雖然電磁潮已經頻臨尾聲,但通訊頻道仍然干擾得厲害,皇帝尖厲的咆哮震得人耳膜嗡嗡作響!

    緊接著,就在話音落地的同時,前方爆出了燦爛的煙花,暗星迫擊艦噴射出的火力大網終于被3S級機甲活生生撕扯成了數塊——

    數分鐘之內,機甲部隊從火力網的縫隙中一擁而入,就像數百道閃閃發亮的刀片,轉眼間便深入敵腹,在行動遲緩來不及躲避的巨型戰艦身上撞出了漫天火花!

    如果說在剛才的火力對拼中,數十台S級機甲便能血戰壓制敵方數千艘迫擊艦,是因為帝國雄厚強橫的軍備實力的話,那麼現在機甲大軍嚴密迅猛的進攻就突顯了聯盟超卓的作戰能力——由西利亞親自帶領的攻堅戰在漫天交織的炮火下打響,大軍瞬間化整為零成為一百八十支作戰單位,分別由A級、B級機甲帶領,從各個方向疾速沖向了暗星巨艦!

    暗星艦隊的總體數量遠遠不及聯軍,但此時聯軍戰艦因為磁暴的緣故,導航儀幾乎全廢,大部分都滯留在地面上。聯軍機甲倒是能靠手動操作來升空作戰,但相比于暗星艦隊的數量來說不異于杯水車薪,要全殲敵軍完全是妄想。

    因此海因里希和西利亞商定好的戰術是,放棄暗星艦隊主力,集中力量扼殺敵軍旗艦——也就是說,哪怕不能把暗星主力全部擋在雙子座星系以內,也必定要在戰場上格殺尤涅斯!

    這是很好理解的︰暗星主力雖然龐大,但白鷺星上也有首都護衛軍,一時半刻很難被啃下來。只要能拖到磁暴過去,聯軍回航,里外應合把暗星堂一舉殲滅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損失格外慘重罷了。

    但如果尤涅斯登陸了白鷺星,甚至找到守護神計劃的實驗基地,那後果就將一發不可收拾了;守護神計劃就像番多拉的魔盒一樣,只要被暗星堂一沾手,那就注定給整個銀河系帶來滅頂之災!

    ——然而,既然他們能想到這一點,尤涅斯怎麼可能會不作任何防備?

    他在戰場上現身,並任由他們刺殺嗎?

    •

    就在第一艘暗星戰艦在機甲圍攻下爆炸的同時,距離戰場八萬公里的鏡稜星雲中,一艘普通的聯盟飛船正全速向法布拉斯要塞靠近。

    “磁暴強度正持續下降,預計半小時後將達到四十萬兆,但還是非常危險!中將,我們——”

    “直線前進。”莫文中將沉聲打斷了手下︰“向法布拉斯設定最短航線,不管前方多麼危險,都要盡快抵達要塞!”

    駕駛員們紛紛在指揮台前為難的對視著,半晌都沒人敢說話,最終還是副官大著膽子進言︰“但是中將,雖然磁暴已經減弱了,但我們這艘也只是普通飛船,成功抵達法布拉斯的幾率不超過百分之三十!我們的性命也就罷了,您身為聯盟軍部欽封的中將……”

    “中將又怎麼了?”

    副官一怔,只見莫文抬頭望向他們,鋒芒般明亮的目光落在每一張或茫然或擔憂的臉上。

    “法布拉斯要塞現在必定已是白地,但憑元帥的智慧,軍艦和作戰人員一定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存。如果沒有重量級將官前去指揮,哪怕磁暴結束,這些有生力量都很難被組織起來進入戰局,更別提援助元帥他們了——而戰場上機會稍縱即逝,哪怕只是一秒鐘的生機,都值得我用性命下注!”

    “中將又怎麼樣,中將的作用就是打仗!早一分鐘勝利就能少千萬傷亡!”莫文的聲音陡然轉厲,甚至震得人耳膜發痛︰“你們覺得,區區中將跟千萬條性命相比能價值幾何?而我這顆項上人頭,又能價值幾何!”

    整座飛船人人肅然,所有人心里的弦都瞬間繃緊,駕駛員都情不自禁坐直了起來!

    “目標定位法布拉斯要塞,全速通過磁暴區!”莫文回頭望向副官,聲音斬釘截鐵︰“去把船上那個救生艙扔掉——今日若飛船失事,諸位赴死,我莫文也絕不獨活!”

    •

    尚未停息的磁暴在太空中反射出絢麗的光條,不斷扭曲糾纏,就像無數扭動的巨大毒蛇。法布拉斯要塞上空,猛烈的炮火和磁光交織成艷麗的幻境,就像一面巨大的鏡子,鋪天蓋地壓在了滿目瘡痍的大地上。

    “比利少校!”穿著全包式防護服的士兵深一腳淺一腳跑過廢墟,氣喘吁吁的扶著膝蓋喘息︰“少校,發射塔毀了,現在的磁暴強度是二十萬兆!……”

    卡列揚的副官站在碎裂的台階上,身後是指揮所的殘桓斷壁,在夜幕中就像怪獸詭異的陰影。嗚咽的風穿過廢墟,帶來化學物質泄露後的腥臭和鐵袉V合起來的味道,拂動著士兵沾滿灰土的發梢。

    “……二十萬兆……”比利少校喃喃的道。

    相比磁暴最巔峰的時候,二十萬兆的干擾已經不算是很強,強行讓戰艦升空好像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了。

    但是——比利少校帶著滄桑的眉峰緊緊皺了起來︰

    二十萬兆的磁場干擾,仍然是一級紅色警戒範圍,正常情況下是不準起飛的。萬一集團軍強飛途中失控,數千艘巨型戰艦相撞的話,那就——

    百萬士兵的性命,誰能擔得起這個責任?!

    而且就算他願意擔,那些指揮官們,又願意听他的嗎?!

    士兵喘了會兒氣,站起身茫然望向眼前的長官。雖然也只是個少校而已,但他畢竟是卡列揚的副官,在這個年輕士兵的心中,已經算是很可靠,很堅實,很值得信賴的首腦了︰“那……比利少校,我們能……能贏嗎?”

    比利少校一怔,轉頭看著士兵。

    年輕人臉上沾滿了血和灰塵混合起來的髒污,顯得眼珠尤其光亮,充滿了不諳世事的期盼和熱切。少校靜靜的盯了他一會兒,仿佛難以承擔那其中的份量一般,轉頭低聲道︰“一定能贏的,一定……”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少校眼角瞥見了什麼,猛然抬頭向天空望去。

    只見在炮火交織的天穹盡頭,突然出現了明亮的信號燈,那燈光很快越來越近,與此同時漸漸顯露出一架熟悉的黑影,是聯盟飛船!

    少校難以置信的抓起胸前望遠鏡,下一秒整個心髒瞬間提到了喉嚨口︰那竟然是一架歪歪斜斜,冒著黑煙,正疾速向地面降落的聯盟飛船!

    “氣墊層!去開氣墊層!”比利少校猛一抬手,對驚呆了的士兵大吼︰“叫機械組上來準備滅火!快!”

    已經化作廢墟的指揮所頓時人仰馬翻,十幾秒後,一艘黑煙滾滾的飛船從天而降,轟然撞翻了數百座氣墊層後重重倒在了安全架里。全副武裝的機械組頓時開著車沖過去噴灑滅火藥物,穿著防火服的特種兵用微型炸彈把已經燒扭曲了的艙門炸開,幾秒鐘後沖進去拖出來幾個人,為首那個赫然穿著將軍制服!

    比利少校一看差點連心髒都停跳了︰“莫、莫文中將?!”

    莫文全身火苗被緊急撲滅,在地上痛苦的翻滾咳嗽著,被醫療組七手八腳按住,舉起醫療射線儀就往他身上照。比利少校也奔過去跪在他身邊,剛要張口發問就被他一把抓住,只見莫文中將半張英挺的臉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在射線下不斷流出鮮紅的血,說話聲音沙啞幾乎扭曲︰“傳……傳令全軍,強、強行起飛……”

    少校失色道︰“中將!”

    “戰、戰場頂不住了,讓戰艦上天——”莫文緊緊抓著比利少校的手,說話時嘴角不斷涌出血沫︰“出事我擔著,抬我去旗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