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麒麟︰“……”

    白虎︰“……”

    大廳一片靜寂,半晌白虎抽搐道︰“喂,士兵,你以為我們是傻瓜嘛?”

    “……的副官!”卡列揚從善如流,臉上明明白白的寫著不耐煩︰“听話能听完麼,亞倫上將現在在天上生死未卜,你們最好能帶我上天去跟他匯報一個重要軍事情報……你們這是什麼表情?!事急從權這項指令不是在3S機甲出實驗室時就寫進程序里的嗎?再說你們有什麼好擔心的,我這樣的精神力弱雞能對你們做什麼!快點,老實說現在我只有十分鐘,每一秒都牽連到成千上萬條性命……”

    麒麟和白虎用一串人類听不懂的復雜代碼唧唧咕咕交流了一會兒,白虎問︰“你叫什麼名字?”

    “阿納托利。”

    “什麼時候成為亞倫上將的副官的?”

    “一百年前。”

    “……你憑什麼證明自己的身份?”

    卡列揚瞬間打起精神,深吸了一口氣︰

    “安德斯•亞倫出生于銀河紀元3254年,身高一米八九,體重84公斤,AB血型,最喜歡的顏色是淺紫,最喜歡的食物是鵝肉色拉,幸運物是一枚很多年前從聯盟軍服上扯下來的銅扣,最糗的事是在帝國軍部的授餃儀式上忘了拉褲鏈。很多年前在聯盟服役的時候他寫了本秘密日記,里面全是造謠中傷當時某聯盟中將的話,從‘卑鄙惡毒’到‘後媽嘴臉’等等不一而足;後來日記神秘丟失,亞倫上將為此擔心得一星期沒睡著覺。”

    大廳一片靜寂,半晌麒麟嚴肅問︰“你知道他今天穿的內褲是什麼顏色嗎?”

    卡列揚輕蔑道︰“七彩大褲衩。”

    麒麟︰“哦,上來吧。”

    白虎︰“……”

    麒麟霎時粉碎變形,大廳內猛然刮起一陣強勁颶風,瞬間變成了一座半完全形態的戰斗機甲!秘銀色的駕駛艙從天而降,瞬間將卡列揚兜頭撈了進去,緊接著在轟然巨響中破牆而出!

    白虎緊隨其後,在暴雨般紛紛落下的金屬磚石、閃著藍光的破碎電纜中大聲問︰“你就這麼讓他上去了嗎,麒麟——”

    “沒關系,這小子的精神閥值只有86!”麒麟如是回答道,“比蠢獅的智商還低,根本無法駕駛我!”

    駕駛艙內,無數條黑線從卡列揚額頭滑下,突然只見操作台上麒麟的機甲神經帶伸過來,毫不客氣的戳了戳他︰“喂,你真是亞倫上將的副官嗎?”

    卡列揚︰“我當然是,老實說他所有丑事我都知道,比他自己還清楚……”

    “哦這太好了,”麒麟認真道,“我覺得你嫁給他比較合適。”

    卡列揚︰“……”

    此時基地外的世界已經被無數粗大的閃電柱所佔據,千萬條樹枝狀的閃電在大地上掃來掃去,高樓大廈被劈得支離破碎,到處是熊熊燃燒的火焰和黑煙。

    卡列揚那個副官正焦急的站在指揮台前向外張望,突然只見大地震動,緊接著不遠處一黑一白兩道光影破土而出,瞬間向高空射去!

    “這、這是——”

    副官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就在這時面前嘀嘀一聲,只見通訊屏上傳來了卡列揚的最後一條信息——

    “我已攜帝國3S機甲,去向聯軍傳遞情報。”

    “戰況已無可挽回,必要時可放棄指揮所,甚至放棄要塞。”

    “放棄要塞——!”暴風雨中卡列揚的聲音近乎嘶吼︰“法布拉斯本身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必須盡全力在把敵軍擋在雙子座星系之外!”

    無數閃電當頭而下,澆灌在兩台3S機甲頭頂堅實的防御罩上,濺起瀑布般驚人的火光。白虎雪白厚實的機甲在漫天戰火中絢麗奪目,仿佛一枚疾速騰空的巨大星際導彈,說起話來帶著低沉的嗡嗡聲︰“萬一攔不住呢——!”

    “攔不住大家就死定了!雙子座後方空虛,下一站就是白鷺星!”

    白虎驚道︰“有這麼嚴重?!”

    “有!先別說這個了好嗎?”麒麟駕駛艙內,卡列揚在劇烈震蕩的指揮座上苦不堪言︰“離主力部隊還有多少公里?能不能再快點,老子真的撐不住了!馬上連胃都要吐出來了!”

    又一波磁暴從高空侵襲而下,瞬間淹沒了所有電波訊號,把通訊頻道刺激得滋啦作響。卡列揚只覺得耳麥里的噪音像錐子一樣刺進大腦,頓時又忍不住哇的吐了起來,麒麟剎那間抓了狂︰“你行不行啊?!想讓我把你扔出去嗎!”

    白虎同情道︰“所以說他只是個副官,待遇什麼的也很差勁吧,听說明年要調整中下級軍官薪資……”

    “這時候就別說這個了——!”卡列揚暴怒道,“離大氣層還有多少公里?!”

    此時大氣層就像是一鍋被攪沸了的湯,無數機甲頂著宇宙神鬼莫測的破壞之力,前僕後繼的張開了防御罩。

    然而人類的生命和力量在大自然面前還是太渺小了,磁暴猶如沖毀了大壩的洪水,從千萬層防御罩的空隙里傾瀉而下,底部很多D級機甲甚至來不及撤退就被狂悍的閃電掃中,在燦爛的火光中爆成了齏粉;數以百計的救生艙燃燒著熊熊火光,就像一團團冒著濃煙的火球般從高空向地面墜去。

    ——這些救生艙毫無防御,如果在下墜過程中再遭到閃電的話,那它們就會變成把駕駛員活生生鎖住的火焰棺材,然而這一切都毫無辦法。

    沒人能回頭向自己的戰友伸出手。

    在這生死的洪流面前,所有人都只能咬牙頂住自己的位置,沒人能後退哪怕一步!

    “吼——!”

    白虎仰頭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隨之而來的是它全身猛然變大,億萬利刃組成的毛皮如同刺蝟般全數張開,將頂天立地的巨型機甲更是硬生生擴大了一倍!它每一根雪白鋒利的毛發頂端都放射出強勁的反制磁場,整座機甲陡然變成了移動的高空避雷塔,所到之處氣流狂卷,連萬鈞雷霆都為之而退!

    “吼——!!”白虎雙目赤紅,尖爪盡出,死死扛在了閃電最密集的高空!

    閃電毫不留情的劈在它巨大的背上,痛苦的虎嘯震動大地,然而它沒有移動分毫。在它身下,雷電消弭,所有救生艙都帶著黑煙向地面疾速墜去,在半空劃出一道道濃重的軌跡。

    卡列揚失聲道︰“白虎!”

    麒麟沒有回頭,甚至連打個頓都沒有,瞬間就從白虎身側沖了過去。雷電肆虐中白虎爆發出的強光甚至能把人視網膜燒傷,卡列揚緊緊閉上眼楮,再睜開時,它已被遠遠拋在身後,化作了戰火中一星微渺的光點。

    “所有機甲都有被人驅使的宿命,”麒麟沉聲道,“但對強大的3S機甲來說,保護人類是因為我們身為強者,有必要扛起更多責任,也有義務承擔更多傷害……這是每一台3S機甲最初生成程序時,就刻印在我們靈魂深處的第一條代碼。”

    卡列揚輕聲道︰“這是……”

    麒麟說︰“這是機甲對人類的忠誠。”

    深銀色的巨型麒麟在風暴中逆流而上,剎那間沖進了黑沉的雲層。就在磁暴轟然而下的那一刻,機甲所有能源全部集中到防御罩上,全身上下乃至駕駛艙內霎時一片黑暗——

    緊接著,麒麟就像一面無堅不摧的盾牌,頂著萬頃霹靂向反膜層裂口沖去!

    獅鷲內,亞倫深深吐出一口混合著血腥的灼熱的氣,然後突然一回頭,驚道︰“麒麟?!”

    從後視頻可以看到那深銀色的光箭由遠及近,剎那間掠過了身側,只留下一道奪目的殘影。亞倫這一驚不小,立刻駕駛獅鷲往前追了上去,怒道︰“是誰在駕駛麒麟!下來!”

    然而這一動,本來就很難擋住的磁暴頓時傾瀉而下,差點把獅鷲附近原本就很難支撐的火豹沖了個趔趄。這時候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伊薩克大罵了一句便咬牙緊緊頂住電磁潮,在喧雜中艱難道︰“亞倫我X你全家……”

    被X全家的亞倫上將毫無知覺,駕駛著傷痕累累的獅鷲劃過一道赤金色的光,眨眼間緊緊貼住了上升的麒麟——與此同時在更高的大氣層中,正聯手頂在第一陣線的狴犴和鳳凰也低下頭,兩雙森寒威嚴的機甲眼楮就像四盞戰艦探照燈,在飛速旋轉的天幕下直直望了過來。

    “誰在駕駛麒麟!”亞倫的聲音響徹天空︰“給你三秒鐘制動時間,不然我就開火了!三,二——”

    “亞倫上將,”麒麟認真道,“我把你的副官帶來了,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所有目光都集中到獅鷲身上,而駕駛艙里的亞倫只來得及吐出一個字︰“啊?”

    緊接著一個混合著嘶啞、緊張、疲憊、又有一點點尷尬的熟悉聲音響了起來︰“……元帥,我是卡列揚……”

    亞倫︰“……”

    鳳凰金紅色的面頰似乎微妙的抽動了一下。

    “地面監測塔傳來的最後一個消息,大氣層外十二個天文單位方向發現躍遷波動,疑似暗星艦隊在從虛空中向現實宇宙進行降維。”卡列揚深吸了一口氣,道︰“具體宇宙坐標我已發送到各作戰單位頻道了,敵軍正向要塞襲來。”

    周圍氣氛有瞬間凝固,緊接著所有人都猛然伸手開自己的通訊屏。

    幾秒鐘後,鳳凰一俯身,長長的翎毛在風暴中反射出刀鋒般明亮冰涼的光︰“敵艦預計十分鐘後到達要塞,傳令各作戰單位放棄抵抗磁暴,全部進入太空準備迎戰。”

    伊薩克嘶聲問︰“那戰艦呢?還在地面上無法升的戰艦呢?!”

    和難以置信的眾人相比,西利亞的聲音明顯有種堅如磐石般的冷硬︰“讓各駕駛員強行手動操縱戰艦起飛,其余地面各單位隱入防空洞,等待磁暴自然消失,或機甲部隊結束戰斗後回程救援。”

    幾個將軍同時開口說話,但最終還是伊薩克的聲音壓倒了眾人︰“那要塞怎麼辦?磁暴過後整個星球都會化作廢墟!而且僅靠機甲部隊來抵抗整個暗星艦隊,這簡直是——”

    “伊薩克,”海因里希開口打斷了他,沉聲道︰“我們要擊殺的目標並不是整個暗星艦隊。”

    伊薩克還沒完全明白,但這時命令已經通過被強烈干擾的通訊頻道一層層往下傳達,機甲大軍整體通過反膜層,開始向更為險惡的太空上升。電磁潮如千軍萬馬般從它們的鋼鐵身軀上踐踏而過,激發出密密麻麻連接天地的閃亮電弧,所有人都無法在這樣猛烈的干擾中發出任何聲音,甚至每台機甲的導航儀都瘋狂閃爍著雜亂無序的雪花。

    海因里希和西利亞對望一眼,視線投向電磁潮更遠處,那極光絢爛的太空——

    在那星海深處,尤涅斯正帶著他的艦隊從五維空間中降維,黑曼蛇猙獰的頭顱緩緩從虛空中探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