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卡列揚臉色被陰影籠罩了一般蒼白,緊緊的盯著海因里希。他以為雙子座皇帝會暴怒,會咆哮,甚至會捶著桌子怒吼要把金水星夷為平地……然而事實上,皇帝什麼也沒說,只轉頭去看著西利亞。

    慘白明亮的燈光下,他們兩人的臉就像是覆蓋著一層厚厚的冰霜,將所有聲音和表情都凍結住了。

    這厚重的壓力讓所有人都難以呼吸,連卡列揚都下意識抓緊了指揮台沿,用力之大甚至手指關節都泛出了可怕的青白。時間過去了好幾秒,又像是過了整整一個漫長的世紀,皇帝低沉的聲音終于打破了這僵硬的靜寂︰“去金水星展開調查,全線封鎖白鷺星,將所有太空炮台收回。”

    “安德斯•亞倫,召集機甲戰隊,準備展開近地肉搏戰。”

    與此同時,數光年以外的電磁潮正閃動著恢弘壯麗的光,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向法布拉斯要塞襲來。

    它巨大的身軀猶如深海怪魚,從天而降包裹住了這座茫茫太空中的孤島,億萬利齒瞬間破壞了要塞內所有電磁信號。通訊被強烈干擾,導航儀全數失靈,數以萬計的艦隊瞬間變成了無法動彈的鐵塊,連戰艦內部人們頭頂的燈光都忽明忽滅閃爍著詭異的光。

    天空突然變成了巨大的漩渦,向大地裂開猙獰黑洞般的巨口。

    監測塔頂部,一個帝國士兵緊緊抓著面前的通訊器,撕心裂肺尖叫︰“反膜層要破了——!!”

    他的聲音在沙沙的電流中根本听不清楚,然而下一秒,人們頭頂的天空為這句話做出了精確的寫照——

    肉眼看不見的反膜層被撕裂了一道裂口,萬頃巨雷立刻澆灌而下,在天地間連成一道的亮藍色巨大電柱!

    就在轟隆聲響起的那一刻,所有戰艦艙門大開,千萬戰士駕駛著機甲如同洪流般從戰艦中沖出,迎著萬鈞巨雷沖上了高空!

    晦暗的天穹下,銀河皇帝海因里希低沉的聲音久久回蕩︰“帝國的S級炮艦雷神之錘,正以每秒800千米的速度正面飛向要塞,現已確定無法攔截,它將在十分鐘內撞擊電磁潮後爆炸。”

    “這一變故會把電磁潮的強度提高到上千億兆,屆時反膜層將不復存在,整個要塞將受到史無前例的巨大沖擊;我們的戰艦無法啟動,導彈不能發射,甚至所有電子設備的運轉都會受到影響!”

    “最終能依仗的,只有我們自己的血肉之軀!”

    皇帝的聲音猛然提高,在暴風中撼動山野!

    “五十年前,我們在槍炮中打下第一塊基石,就此建立起不可一世的銀河帝國!一百年前,我們拿著粗劣的武器殺上白鷺星,踏著無數血肉打下了帝國的首都!一百五十年前,我們在寒冷的遠星揭竿而起,光著腳踏過了寒風肆虐的萬里冰原!”

    從天而降的奔騰電流中,千萬台機甲巨人慨然狂吼!

    皇帝在雷霆中暴喝︰“今天我們將守住這道國門,我們將重現遠星起義的光榮與輝煌!”

    閃電轟然劈下,猶如神創世的大手,在天地間狂暴肆虐和攪動!機甲戰隊如同逆天而上的光箭般射向高空,射向大氣層中那道劇烈鼓蕩的反膜,沖向正翻滾著黑光的裂口!

    此時從裂口中已經能清晰的看到S級炮艇“雷神之錘”,正拖著長長的光尾,如同彗星般掠過要塞,飛向宇宙間奔騰的電磁潮。

    那是不論如何也趕不上的一刻︰雷神之錘將在眾人的視線中撞擊電磁潮,引發超新星爆炸般的噴發,短短數秒間將電磁潮膨脹加劇;而孤懸在外的法布拉斯要塞,就像海嘯中一顆小小的黃豆,瞬間就會在宇宙物質的噴發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狴犴在機甲洪流中一馬當先,化作金色的流光沖向太空。就在它要通過反膜層那小小裂縫的時候,突然身側伸來一只鈦銀色雕刻著鳳凰刺青的手︰“海因里希。”

    皇帝愕然轉頭,只見鳳凰翻腕抽出狴犴身側的涅之槍,剎那間沖過身側!

    與此同時高空中響起西利亞鎮靜而沉著的聲音︰

    “——看著我。”

    那聲音如同帶著巨大的力量輻射天地,千萬機甲齊齊抬頭,只見銀白色的鳳凰在閃電藍光中披荊斬棘,頂著萬鈞重雷沖出了反膜裂口!

    那一刻它的身影完全沐浴在奪目的電光中,像流星一樣沖進大氣層,隨即在瀑布奔騰的轟響中舉起了涅之槍!

    只見槍身上鮮紅髓液一閃一滅,緊接著開始急劇充能。天地間雷電仿佛一緩,如同有一只無形的巨手將它們全數托起,向天空抬去,然後化作閃耀的光球源源不斷吸附到涅之槍上;二十秒後,充能完畢,鳳凰向著遠方高速飛來的雷神之錘,緩緩舉起了黑金長槍——

    海因里希喝道︰“西利亞!”

    這一秒他眼前的景象和多年前金星要塞之戰重疊,甚至連光海中長槍閃爍的角度都完全重合在了一起!皇帝在駕駛艙里猛然探身,瞳孔如針扎般緊縮,但前方那置身于雷電中的西利亞卻並沒有回頭︰“給我——去——”

    剎那間鳳凰用盡全身力氣振臂橫揮,力道之大甚至連沉重的合金手臂都發出了尖銳的刺響!萬丈光芒從長槍中迸發而出,形成千萬道銳利的閃電,向疾速飛近的S級炮艦雷神之錘悍然撞去!

    霎時仿佛萬籟俱寂,天地靜止。

    下一秒,閃電和雷神之錘相撞,迸濺出能讓人視網膜灼傷的強光!

    S級炮艦被這毀天滅地的一擊撞得偏移了軌道,在轟響中順著要塞的反方向飛了出去。閃爍著綠光的艦身就像被扔進茫茫太空的漂流瓶,數秒鐘後就隱入了太空深處,瞬間被更遠處奔涌而來的電磁潮吞沒了!

    “西利亞!”海因里希厲喝︰“回來!”

    鳳凰機甲張開雙臂向大氣層自由墜落,緊接著被狴犴從下而上的沖過來,一把抓住背甲就往下沖!狴犴的加速度簡直奇快無比,電光火石間退回大氣層以內,數秒後透過反膜層的裂縫可以看見宇宙突然變得一片慘白!

    ——那艘被電磁潮吞沒的雷神之錘,終于完全引爆了。

    因為偏離了既定目標,這艘S級炮艦並沒有讓帝國將士們用血肉之軀親眼目睹它爆炸時壯麗的光芒。人們只能透過天空,看見遠方它被吞沒的地方,那絢麗的電磁潮里突然爆發出一環環彩光,如同日珥般明亮耀眼,緊接著電磁潮如同被激起的水面,迅速爆發出更加猛烈的海嘯!

    獅鷲內亞倫上將厲聲嘶吼︰“全軍退後——!!”

    如果法布拉斯要塞成為雷神之錘爆炸的中心,那此刻已經被震蕩而起的海嘯直接吞沒了。就算如此千里奔襲而來的電磁潮也沒有減弱太多威力,亞倫上將話音剛落,只見壯觀瑰麗的電流已近到眼前,全線逼近了要塞上空脆弱的反膜層!

    “陛下!”

    幾個帝國將軍失聲驚呼,然而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雙子座皇帝把鳳凰機甲往身後一扔,駕駛狴犴在千鈞一發之際迎頭沖向了電磁潮傾瀉而下的方向,悍然開啟了3S機甲巨大無匹的防御罩!

    3S機甲放出的防御罩是一層透明而堅固的拱形平面,就像橫貫天際的巨大傘頂,和傾盆而下的磁暴當頭撞上!霎時就像瀑布摔落深潭,濺起遮天蔽日的絢麗光彩,所有來不及避開那一瞬間的人都視網膜發白,頃刻間便短暫的失去了視覺!

    亞倫上將、伊薩克中將等帝國將軍同時失聲咆哮,緊接著瘋狂的沖了上去!

    然而,盡管雷神之錘在偏離要塞幾萬公里的太空中爆炸,沒能在瞬間殺死要塞里的所有人,但它引發的磁暴數量級仍然是恐怖而難以抵抗的。不論是狴犴、獅鷲還是火豹,甚至再加上在場的所有S級、A級機甲,在宇宙中神鬼莫測的自然之力面前都像是微不足道的螻蟻一般,頃刻間就被排山倒海的磁暴吞沒了!

    西利亞在轟鳴中發出一聲听不見的怒吼︰“鳳凰——”

    那一刻洶涌的精神力如海濤般席卷了鳳凰的每一處神經終端,鈦銀機甲化作無數碎片,繼而在風暴中變形、重組,成為一只佔據了大半天空的巨型神鳥!

    它的千萬根羽毛在天空中散發出壯麗的磁光,雙翅展開,遮蔽天穹,長長的尾羽在無數虯結交錯的亮藍色閃電中擺動,幾乎從大氣層垂落到地面。它揚起長長的脖頸,尖利的鳴叫甚至壓過了萬鈞雷霆,剎那間響徹整片大地!

    與此同時,地面指揮所。

    卡列揚在劇烈搖撼的司令部中心緊緊抓住指揮台沿,從上百個緊急通訊中抬起頭,輕聲道︰“鳳凰……”

    他跟了西利亞上百年,金刀鐵馬、南征北戰,這是第二次見到火金色的機甲鳳凰——第一次是在銀河大戰中的金星要塞,鳳凰就是以這義無反顧的姿態,正面迎上了巔峰期的太陽風暴;銀河系太空遼闊,而它一步都不能退,因為後面就是聯盟和帝國的兩百萬士兵!

    “中將!”副官在地震般的顫動中跌跌撞撞跑進指揮所,額角不知在哪里被撞了一下,滿頭滿臉都是血也顧不得擦,慌亂中甚至沒注意到稱呼不對︰“中將!監測塔傳來一級警報!十二個天文單位外發現躍遷能量波,暗星艦隊降維的可能性達到百分之八十!”

    卡列揚瞬間轉身︰“有沒有可能探測到對方的宇宙坐標?”

    “不可能,因為磁暴影響我們的電子設備幾乎都不能用了,現在甚至沒法把信息傳給機甲部隊!”

    地面監測塔明明已經探測到敵情,卻因為電磁影響,通訊受限,無法把情報轉達給高空中的主力部隊,這在星際戰場上幾乎是致命的。眼下僅僅是為了在磁暴中守住法布拉斯要塞,就已經耗盡了所有機甲的力量,如果暗星艦隊趁此機會越過要塞,就可以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入雙子座星系內部,甚至直達白鷺星!

    介時整個帝國和聯盟的追兵都將對暗星堂束手無策,戰況將轉至無可挽救的惡劣境地!

    “必須把信息轉達給主力部隊!”副官一抹臉上的血,嘶聲吼道︰“請讓我帶一隊特種兵去搶修地面發射台,如果能強行發射一架戰機升空的話……”

    用戰斗飛機升空,以人力向機甲部隊傳遞消息,這听起來是可行的,但在如此惡劣的磁暴下根本是有去無回,戰機駕駛員根本升不上大氣層就會被縱橫交錯的閃電吞沒。況且,搶修發射台本身就是一件十死無生的事情,從軍隊底層打拼上來的卡列揚很清楚,這些特種兵最終不會有任何可能活著回來。

    “中將……”副官哽咽道,“如果放敵軍進入雙子座星系,以後的追逐戰會消耗更多人命……”

    卡列揚定定的看著他,半晌仰起頭,閉上了眼楮。

    周圍的世界在劇烈震動、轟塌,頭頂上傳來密集的炮火和雷電,鼎沸的人聲仿佛隔了一層透明的隔膜一般模糊而酸楚,漸漸化作覆蓋世界的沉重帷幕。在這戰事最糜爛的時刻,這位著名智將腦子里卻什麼都沒有想,仿佛真空一般窒息而黑暗。

    ——緊接著,在黑暗中突然閃現了一道炫目的亮光!

    卡列揚瞬間望向副官,黑色的眼珠里閃著寒光︰“等等!”

    副官一怔,猝不及防間被卡列揚沖上來往指揮台前一推︰“幫我指揮十分鐘!”

    “喂!中將!您——”

    卡列揚卻箭步沖出了指揮所︰“我去一趟地下訓練場!馬上回來!”

    這時候的指揮所用滿目瘡痍來形容根本不為過,觸目所及全是裸露在外的金屬磚石、滋啦作響的電線、忽明忽暗的燈光。幾個軍官急匆匆奔向戰時監控所,看到沖出來的卡列揚時都驚呆了︰“元帥!您在這里做什麼?!”

    卡列揚體能素質擺在那,動作協調性不是很好,差點被突然刺出前面的金屬斷梁扎著。幾個軍官慌忙跑來救他,卻被他一把推開︰“樓梯在哪?”

    所有人都被搞糊涂了,有人下意識一指,緊接著就看見卡列揚狂奔而去,連聲謝謝都來不及說。

    指揮所主電源已經被切斷,備用電源覆蓋的區域並不廣泛,樓梯里伸手不見五指,泛著多年塵封讓人作嘔的氣味。卡列揚提著手電,跌跌撞撞從樓梯上跑下去,匆忙間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每次爬起來時都覺得自己膝蓋已經沒知覺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力量在支撐著他拼了老命的往前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終于眼前黑暗的樓梯盡頭出現了一扇很窄的鐵門。卡列揚用身份卡一刷,鐵門嘎吱嘎吱的開到一半卡住了,不過這時候也顧不上多少,卡列揚仗著削瘦閉住呼吸硬擠了過去,額頭上頓時火辣辣蹭破了一大塊皮。

    鐵門里是一條狹窄的通風口,再往里轉了個彎,用手電硬生生撬掉鋼網,眼前頓時豁然開朗——是法布拉斯要塞的地下訓練場!

    整片大廳地盤錚亮燈火通明,中間有兩台巨大的電磁裝置,上面一左一右,靜靜的停著兩輛尖梭形賽車。

    卡列揚喘息著,一步步向前走去。

    他的胸口因為疾速奔跑而劇烈起伏,頭發被汗水混合著灰塵貼在額頭上,額角一大塊破皮的地方鮮血直流。他的軍服襯衣凌亂破皺,就像剛在叢林里打過滾一樣,髒兮兮的掛在身上,看上去簡直狼狽不堪。

    然而他森寒的眼神,在明亮的燈光下泛著懾人的光芒︰

    “我需要你們,3S機甲麒麟、白虎。”

    一黑一白兩輛賽車同時亮起前燈,白虎甕聲甕氣問︰“士兵,你是誰?”

    卡列揚鎮定道︰“——安德斯•亞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