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在這個漫長的夜里,仙女座金水星和雙子座白鷺星上發生的一切,就像是無數蛛絲構成的大網,而這只巨大蜘蛛尖銳的毒牙,則對準了兩顆星球千億光年的距離之中,那孤獨懸停在茫茫太空里的法布拉斯要塞。

    清晨,六點三十分。

    一個疲憊的研究員刷卡滑開指揮部的鎢金大門,抬眼瞥見一個修長的身影正走到門口,不由愣住了︰“西利亞元帥?”

    西利亞穿著白色軍服襯衣,袖口隨意的挽到手肘上,手里端著一紙杯茶。鳳凰化作單片探測鏡戴在右眼,他滿面倦容的點了點頭。

    “您這麼早就過來了嗎?陛下和亞倫上將都在里面,我帶您……”

    “去休息吧,”西利亞道,“辛苦了。”

    他和研究員擦肩而過,走進了明亮寬敞的指揮大廳。

    這里是法布拉斯要塞的大腦,空氣中有著微刺的靜電,觸目所及全是一排排聳立的光腦屏幕,上面顯示著周邊星域各個角度的實時宇宙圖像;數百個身著白袍的研究員在光屏間匆匆來去,不時向麥克風大聲通報各種讀數,所有人聲音里都帶著掩飾不住的緊張。

    “元帥?您怎麼來了?”卡列揚從指揮台前一轉頭,立刻快步走來,想說什麼卻被西利亞打斷了︰“現在的指數是多少?”

    “比昨晚高24個百分點……”卡列揚低頭報出一串數字,鳳凰單片鏡立刻把數據收進系統中備用。西利亞搖頭無聲的嘆了口氣︰“要塞經常發生這種事嗎?”

    “不常發生,”卡列揚還沒來得及回答,只見雙子座皇帝從巨大的光屏前回過頭,向西利亞伸出手︰“——鏡稜星座超新星爆發是很少見的,尤其是這種規模的集體爆發,幾率差不多是小數點後十九位,因此我們很難事先作出預測。”

    皇帝的本意是拉西利亞上來,但回頭就只見西利亞長腿一跨上了指揮台,漫不經心的跟他握了握手。

    那握手也只是短暫的半秒而已,皇帝還沒來得及感覺到溫度,西利亞就收手端起杯子︰“很難預測不代表不能預測,區別只在于有沒有人能想到這一點而已。現在要塞布置怎麼樣了?”

    “抵抗電磁潮的反膜層已經覆蓋了整個法布拉斯,能抵御百萬兆以內的電磁侵襲。但仍然有一定可能受到干擾,整個要塞的通訊都會受到影響。”

    對太空要塞來說,最可怕的就是宇宙電磁潮侵襲——一旦這種情況發生,整個要塞通訊中斷,導航失靈,艦隊無法起飛,光腦不能運轉,對駐守在要塞中的軍隊來說不啻于滅頂之災。

    皇帝假裝對自己伸出的手沒得到應有的回應這一點滿不在乎,轉過頭去繼續看實時宇宙畫面。卡列揚在一邊問︰“這就是您說的時機嗎,元帥?”

    “對敵軍來說確實是最適當的時機。”

    “但電磁潮對我們產生影響的同時,也會對暗星艦隊產生影響……”

    “區別有大小。要塞不能移動,暗星艦隊的移動速度卻是帝國和聯盟都很難趕上的。”西利亞頓了頓,若有所思道︰“但我最擔心的不是這一點……我在想,尤涅斯會不會利用某種手段,來加劇這次電磁潮呢?”

    周圍眾人都一怔,連在不遠處埋頭跟手下開軍事會議的亞倫都猛然一抬頭︰“加劇?”

    西利亞沒有出聲,只有海因里希頭也不回的看著光屏,輕輕的說︰“我也在想這件事。”

    •

    上午九點三十分。

    要塞所有艦隊整裝待發,在黑暗的地底停機庫里,亮著密密麻麻一望無際的導航燈。

    要塞上空被一層肉眼很難看見的反膜層罩住了,透過它可以看見白晝的天空上幻彩絢麗,不斷翻轉,猶如諸神創世時壯觀的極光。遮天蓋地的電磁潮正以超光速逼近這座茫茫太空中的孤島,而在它露出恐怖的真面目之前,那毒藥般絢麗的光彩讓所有親眼目睹的人都心醉神迷。

    大戰來臨前的恐怖和凝重,如同烏雲般籠罩了法布拉斯。

    “你當皇帝之前和當皇帝之後,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這個問題讓海因里希一怔,片刻後低頭夾了塊牛肉放進嘴里,皺眉道︰“說起來也沒太大不同……”

    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正坐在中央光腦龐大如古樹般的枝蔓中,一人手里拿一份套餐在吃飯。周圍全是粗大的電管和導線,如同樹林般把兩人密密罩住,外面指揮大廳里不時傳來工作的緊張聲響。

    這個小小的休息空間是卡列揚發現的,不得不說新任聯盟統帥在偷懶摸魚方面格外有天賦——他甚至能在帝國軍的指揮中心里發現這個縫隙,而且還竟然在中樞電腦管道里!這件事公諸于眾是因為某次中樞光腦突然斷電了,亞倫上將親自帶人搶修,當他一馬當先闖進這條管道的時候,剎那間看見了癱在地上睡得四仰八叉口水橫流的聯盟統帥……當時亞倫上將整個人都不好了。

    海因里希把盤子里的醬汁舀給西利亞,又從他碗里挖了勺白飯,說︰“要說衣食住行,其實也就那麼回事,現在還有很多東西是不敢吃的。前幾年流行藍汐星貝肉的時候整個皇宮就下令禁食了,因為這種貝類稀少,容易引起不法捕撈,怕皇宮里流行起來後整個帝國上流社會都會效仿。”

    “其他的吧,也就那麼回事。”皇帝說,“以前打仗的時候,每天都在外面跑,殫精竭慮想著怎樣才能取得勝利;建國後出去的機會少了,但有更多的事要忙,每天早上一醒來腦子里就塞滿了各種問題,根本沒什麼酒池肉林的機會……”

    海因里希用眼楮的余光偷覷西利亞,但聯盟元帥低著頭,右眼還隱藏在單片眼鏡之後,實在看不清是什麼表情︰“那如果以後你不當皇帝了,打算做什麼呢?”

    這是個好問題。

    海因里希眯起眼想了一會兒,不確定的說︰“起碼還得過兩百年吧?我不敢肯定君主立憲就能在我手上實現,也許得等到咱們的孩子長大?而且君主立憲了也不能立刻就走,起碼還得在皇宮里當五十年的吉祥物……等真能走的時候,可以去找個小星球隱居下來,休息一段時間。”

    這個問題其實把海因里希難住了。他十八歲在軍校的時候就被西利亞帶走當了侍衛,此後南征北戰,陳橋兵變,流放遠星,揭竿而起……一連串事件幾乎都是在歷史的推動下自然發生的,從沒有在完全自由的情況下,選擇自己要走的道路。

    “那你呢?如果有一天不當聯盟元帥了,你想干什麼?”不等西利亞追根究底,海因里希立刻反問。

    西利亞慢慢把醬汁拌到飯里,Omega的食量畢竟不大,每一粒米飯都拌到了均勻而充分的海尼星魚醬,在燈光下反射出潤澤的光。

    “我沒想過,”他終于慢慢的道,“我沒想過自己有一天,離開了軍隊,會是什麼樣子……”

    作為平民的加文•西利亞是怎樣的?這個連海因里希都想象不出來。

    不過也不能怪他,對大部分帝國軍隊來說都是一樣的︰他們能接受皇帝換人或沒有皇帝了,但都不能接受敵方軍隊的統帥竟然不是加文•西利亞。

    “找一個小行星種田養花,在金燦燦的麥田里散步,在樹林里開闢一座灑滿晨光和露水的莊園……”皇帝試圖調動全身的浪漫細胞,絞盡腦汁半晌後放棄了,感慨道︰“如果你跟我一起的話我們就能買一個小行星了,看在你的份上,元老院那幫家伙一定會讓我開私庫拿錢的……這個主意怎麼樣?”

    西利亞終于笑起來,說︰“不錯。”

    他低頭吃了口飯,雖然只是個簡餐,但進食的動作仍然非常優雅平緩。海因里希低頭想把盤子里肥瘦得宜的牛肉挑給他,突然外面蹬蹬蹬一連串腳步,緊接著只見亞倫沖上來,一把將大堆導線扒開!

    “陛下!”他聲音尖利得幾乎變調︰“帝國傳來消息,S級炮艦雷神之錘正在向我們發射!”

    所有動作瞬間中止,海因里希喝道︰“什麼?!”

    帝帥兩人同時霍然起身,從這片狹窄的空間里沖了出去。只見指揮大廳內亂成一團,所有人都在奔跑咆哮,指揮台上所有指揮官都如臨大敵的看著皇帝︰“陛、陛下……”

    “到底是怎麼回事?”海因里希厲聲道︰“導彈中心弗雷準將呢?叫他來回話!”

    皇帝的聲音仿佛裹挾著巨大的壓力,所有人都戰戰兢兢不敢出聲。幾秒鐘後亞倫終于顫抖的回答道︰“白鷺星導彈中心發生暴動,弗雷準將身受重傷……”

    皇帝愕然回頭,只見伊薩克臉色晦暗,接口道︰“新南門星系的赫歇爾伯爵反了,帶領暴徒沖進導彈中心,強行發射了S級炮艦雷神之錘。現在它正穿越星空門向法布拉斯要塞射來,一旦引爆,將誘發強烈震蕩,甚至把電磁潮加劇到上千萬兆……”

    指揮台前一片靜寂,所有人都像是被炮彈迎面劈中一般,連呼吸都停止了。

    要塞上空的反膜層連抗擊百萬兆以內的電磁潮都非常危險,讓整個基地枕戈待旦,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終日——而現在,如果把電磁潮加劇到上千萬兆的話……!

    “……元帥,”不遠處一直在低頭跟聯盟通話的卡列揚突然轉身道。

    所有人都望向他,只見這個一貫吊兒郎當沒個正形的新任統帥,此刻臉上的表情是從未有過的凝重,甚至連聲音都透出一絲虛弱的蒼白︰“金水星傳來消息,聯盟大廈發生暴亂,白樓培育所被劫,那個培養皿……被暗星堂的人搶走了。”

    周圍一片死寂,半晌只听海因里希輕聲問︰“被搶走了?”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四個字,卻像暴風雨來臨前壓抑的雷雲,讓所有人心里都瞬間一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