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同一時刻,深夜12點,雙子座白鷺星。

    帝國監獄索德爾堡。

    靜寂的走廊一片漆黑,只听遠處水滴聲聲輕響。一行約七八個人正穿過旋梯,走向長廊盡頭一扇不起眼的鐵門,行動間不發出半點聲音。

    門縫里隱約透出昏暗的燈光,就是這黑暗空間中唯一的光源了。這行人很快來到門前,領頭老者徑直推門而入,在他身後一個披著兜帽的女人也加快步伐跟了進去,其余人則退後半步守在了門外。

    房間里有個婉約的身影正背對燈光靜靜坐著,女人一見便立刻拉下兜帽,失聲道︰“艾德娜!”

    那身影一動,回頭只見蒼白削瘦的臉上一雙翡翠般的碧綠眼楮,眼角似乎還帶著水光︰“卡洛琳……”

    皇家軍校校長卡洛琳還是半年來第一次見到自己的伴侶,不管對方做了什麼,都是多少年的感情了,一見艾德娜這潦倒落拓的樣子她就忍不住微微紅了眼眶,上前緊緊給了她一個擁抱。

    艾德娜似乎也十分激動,附在卡洛琳肩頭啜泣了很久,才沙啞道︰“我可能再也出不去了……”

    “不會的,等陛下從要塞回來我會親自跟他求情,只要你好好待在這里——”

    “海因里希不會放我出去的!”艾德娜痛苦道︰“你還不明白嗎?只要聯盟不判我死刑,他就不敢殺我,但他能把我一輩子都關在這里!一輩子!”

    卡洛琳剛想說什麼,身後那老者突然咳了一聲,沙啞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孔塞特林小姐。”

    卡洛琳雖然跟著他們一路來了,但對于老者的身份並不清楚,聞言不禁困惑的望向艾德娜。艾德娜先是對老者點頭致意,然後才低聲道︰“這是帝國新南門星系的領主赫歇爾伯爵,聯盟時期就是孔塞特林家族的朋友,他是來帶我出去的。”

    卡洛琳瞬間一怔︰“你說什麼?!”

    ——帝國成立後員聯盟世家有很多都存活下來了,還有些因為在銀河大戰末期投靠帝國,積極提供了大量資金和情報,因此在新皇登基後都取得了不錯的爵位。這些世家大多彼此聯絡有親,是帝國上層階級中一股不可忽視的勢力,海因里希遲遲不敢對艾德娜等人下手,一半是顧及自己當年宣誓的“尊重聯盟精神”,一半也是因為顧忌這些聯盟的遺老遺少。

    “和我一起走吧,卡洛琳。”艾德娜抓住她的手,語氣激動道︰“赫歇爾伯爵可以帶我們離開這座監獄,而你參與過白鷺星軍防要塞的設計,知道哪里可以通向控制中樞。只要稍微打開太空封鎖線,我們就可以一起離開白鷺星……”

    “不可能!”卡洛琳斷然喝道︰“控制中樞是帝國的重中之重,說是帝國大腦也不為過!”

    艾德娜淒厲道︰“那你就忍心看我被關在這里一輩子嗎?!”

    卡洛琳遲疑了,狹小的房間被僵硬和沉重所籠罩著,除了呼吸外沒有任何聲音。不知過了多久,她終于艱難的搖了搖頭︰“我可以豁出去為你求情,艾德娜,我甚至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換你存活的機會……但這件事不行,這是叛國大罪,危險性足以威脅整個帝國……”

    艾德娜呆呆的看著她,那眼光極其陌生,仿佛今天第一次認識她一般。

    卡洛琳閉上眼楮,沙啞道︰“記得我曾經問你是不是在隱瞞我什麼嗎,艾德娜?從那時起我就有所懷疑,但總是不敢確認……聯盟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而且你明明是贊成帝國制度的,為什麼還要聯合暗星堂來謀刺海因里希陛下?孔塞特林家族已經 赫了數百年,你們到底還圖謀什麼?”

    “……我……”艾德娜淚水滾落下來,半晌才哽咽道︰“卡洛琳……”

    也許她的淚水在多去的很多年里無往不利,但這一次軍校校長沒有退縮,只咬牙堅持的看著她。片刻後艾德娜終于低頭抹了抹眼楮,聲音里還帶著難以抑制的顫抖︰“我想回到聯盟,卡洛琳,我也……”

    “但這跟暗殺陛下有什麼關系?!”

    “我也有自己的理想!”艾德娜打斷了她,“我有自己的政治理念,我在聯盟的政治核心中活躍了上百年!作為政客我不比他們任何一個人差,為什麼他們能為自己的主張和信仰而挑起戰爭,而我就不能?!”

    卡洛琳震驚的看著她,只見艾德娜似乎豁出去了一般︰“我贊同帝國制度,但我從不贊同海因里希——你知道嗎卡洛琳?我從不認可海因里希的任何一項舉措,甚至他對聯盟流亡政府的態度也沒法讓我贊同!”

    “你想扶持孔塞特林家族……”卡洛琳震驚中的大腦終于遲鈍的反應過來,愕然道︰“你們企圖控制元帥,把聯盟改造成專制政體……”

    這個認知簡直像炸彈一樣震得卡洛琳腦子里嗡嗡作響,半晌都說不出話來,只能僵硬的站在那里看著自己的伴侶。艾德娜的淚水漸漸又從眼底涌出,仿佛很後悔般看著卡洛琳,半晌才上前輕輕拉住她的手︰“但現在我什麼都不想了,我們一起離開白鷺星吧……”

    她冰涼的手猛然把卡洛琳從混亂中喚醒,女校長急促喘息了好幾秒,突然用力搖頭︰“不,我不能這麼做!你先在這里待一段時間,等陛下從要塞回來後——”

    艾德娜厲聲道︰“卡洛琳!”

    房間里再次陷入了僵持,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動作。

    赫歇爾伯爵站在卡洛琳身後望向艾德娜,最終輕輕搖了搖頭,把手伸向懷里。

    “……你知道為了今天晚上把你帶到這里,有多少人準備了多長時間,付出了多少精力、金錢甚至是鮮血的代價?……”艾德娜閉上眼楮沙啞道︰“海因里希不會放我走,你知道的,卡洛琳——你知道我會在這里被關一輩子的。”

    卡洛琳下意識想辯解,但被艾德娜打斷了︰“你知道你和西利亞最大的共同點是什麼嗎?”

    這麼說感覺其實很奇怪,一個聯盟降將帝國元老,一個銀河軍神帝國天敵,這兩人不論從身份還是立場上都應該毫無相似才對。然而艾德娜面對卡洛琳疑惑的目光,苦笑著搖了搖頭︰“你們都把對國家信仰置于感情之上,尤其是在面對取舍的時候……”

    “對不起艾德娜,但是我——”

    “沒有什麼好對不起的。”艾德娜靜靜道。

    她話音剛落,卡洛琳突然听到身後傳來輕輕的嗖的一聲——那是她听到的最後的聲音了。女校長只覺得自己背後一涼又一熱,微量的血液迸濺出來,緊接著她眼前發黑軟倒在地,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赫歇爾伯爵收起槍,迅速丟給艾德娜一個泛著金屬銀光的平面裝備。艾德娜接過,從頂端抽出一根長長的金屬探針,跪下身直接刺進了卡洛琳的太陽穴!

    這裝備和之前海因里希探測少年加文腦部圖像的機器非常相似,金屬探針很快完全進入頭部,將信號轉化成畫面,迅速投放在光磁平面上。赫歇爾伯爵快步走來一看,只見上面重重疊疊全是公式和凌亂的圖片,間或夾雜著片段般的地圖,然而都是一閃就消失了。

    這怎麼能看出帝國控制中樞的路線圖?赫歇爾伯爵忍不住一偏頭,只見變幻的光芒將艾德娜的臉映得異常森冷。

    “原來在那里。”

    她拔出探針,啪的把裝備一合。赫歇爾伯爵忍不住問︰“但我們怎麼進去?白鷺星太空封鎖線的開關在機房最底部,要經過數十道關卡……”

    “沒必要去管那個開關。”

    面對伯爵懷疑的目光,艾德娜沒有多做解釋,只抬頭拍了拍手。一個心腹立刻推門而入,雙手捧著星際通訊器放到她面前。

    這個通訊器也不知道偷用了哪個頻段,信號雜亂不堪,足足等了十幾秒後才突然射出一束紅光投向半空,竟然構成了尤涅斯模糊的頭像︰“孔塞特林——”

    “我父親呢?”

    “前議長已經在我們的戰艦上了。”尤涅斯的語氣中帶著嘲諷︰“但我想,現在應該不是父女相見抱頭痛哭的好時候吧。”

    艾德娜唇角浮起一絲冷笑,說︰“我已經知道怎麼進帝國中樞,‘雷神之錘’的發射密碼也已經拿到手了。根據事先計算,法布拉斯要塞周圍的太空能量波動已經到達了百年以來的頂峰,只要施以一定催化,就能形成史無前例的宇宙電磁潮,其能量足以讓十個法布拉斯要塞都完全癱瘓。”

    “把你的艦隊布置在要塞周圍,”艾德娜一字一頓道︰“雷神之錘爆炸後,就是你唯一的機會了。”

    尤涅斯的臉因為電磁干擾而模糊不清,但仍然能隱約看出他的表情︰“真讓人鼓掌稱絕,孔塞特林小姐……不過,你有一句話說錯了。”

    “哪句話?”

    “這個機會不僅是我的。”暗星武士嘶啞的聲音通過電波傳來,冷冷道︰“孔塞特林,這也是你等待半個世紀以來唯一的時機。”

    他伸手按斷了通訊,昏暗窄小的房間里,艾德娜輕輕合上通訊器︰“……是我實踐自己信念的唯一時機。”

    她目光投向地上昏迷不醒的卡洛琳,俯身輕輕吻了吻她的臉頰,“沒有必要道歉,卡洛琳……我和你們是同一類人。”

    赫歇爾伯爵雖然已有心理準備,但直到此時才完全明白他們的計劃,頓時整個臉色都完全變了。艾德娜也沒管他,起身大步向門口走去,幾個心腹手下立刻加緊步伐跟上。

    “去國家控制中樞,”她頭也不回道,“天亮之前,一定要發射雷神之錘!”

    •

    法布拉斯要塞,凌晨四點二十分。

    西利亞再次翻身下床,來到桌前倒了杯水。

    兩只機甲光球在桌面上滾來滾去,鳳凰一看到他,立刻靈活的跳到他手上,三兩下蹦到衣領里躲起來了。獅鷲光球也大力撲過來蹭手,瞅準時機也想向手腕上蹦,但時機一下沒掌握好,撲通落到了西利亞正往下放的水杯里。

    嘩啦一聲水花迸濺,西利亞把獅鷲從水杯里拎出來往桌角一扔,轉身向陽台走去。

    不知為何空氣變得有點悶熱,西利亞打開玻璃門,迎面吹來一股微涼的風。

    黎明前的夜空格外深邃黑暗,蒼穹中灑滿了無數璀璨的繁星,寬闊的銀河橫貫天際。西利亞抬頭眯起眼,可以望見星雲團聚時炫目的光彩,仿佛宏偉的極光一般在廣袤的舞台上盡情變幻。

    “真是美麗的一幕啊,”鳳凰如螢火蟲般從衣領里飛出來,在半空中輕巧的盤旋著︰“只有在帝國法布拉斯要塞,才能近距離看到鏡稜星系的星雲團,而且每個宇宙年都會下大型流星雨……”

    “因此這不是建築要塞的最佳地點,”西利亞淡淡道,“但為了守住通向雙子星系的要道,這是帝國的唯一選擇。”

    他靠在陽台上,眼底映出天幕中變幻莫測的光彩。獅鷲光球搖搖晃晃的從臥室里飛出來,先是討好的蹭了蹭鳳凰,才轉身興高采烈的對西利亞嘲笑︰“大半夜跑出來吹風是裝什麼文藝啊,要不要叫陛下來陪你一起?然後你們可以順便關上門去睡一睡——”

    “睡你個……”西利亞戲謔的話音未落,突而一頓。

    他眼睜睜盯著光芒驟亮的夜空,幾秒鐘後突然道︰“獅鷲,接通指揮部找海因里希!”

    獅鷲大驚失色︰“我不過就說說!不用立刻就睡吧!”

    話音未落蠢獅被鳳凰狠狠一拍,立刻忙不迭的跑去連接要塞指揮部。它是帝國機甲,亞倫最近還給它更新了口令程序,很快就一路暢通無阻的連接到了最高指揮中心,將海因里希疲憊的面容隨著紅光投射在半空︰“加文?你怎麼醒了?”

    獅鷲還擠眉弄眼的以為他倆會說什麼,誰知西利亞的聲音異常鎮靜︰“要塞周邊星域射線指數現在是多少?”

    海因里希眼底閃過一絲嘆息︰“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

    帝國要塞指揮部頂樓,寬闊的大廳燈火通明,研究員們正在數百面光屏中急匆匆穿梭。盡頭巨大的指揮台前,皇帝抬起頭,透過落地玻璃牆望向夜空中壯麗變幻的極光︰“鏡稜星系周圍可探測區域出現了大規模超新星爆發,宇宙能量疾速波動,峰值達到了百年以來的最頂點。”海因里希吸了口氣,聲音緊繃而低沉︰“我已經發布一級警告,為防止大電磁潮來襲,法布拉斯要塞將進入全頻帶警戒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