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浩浩蕩蕩的聯軍艦隊很快降臨在法布拉斯要塞,戰艦紛紛沉入軍械庫,巨型機甲們也緩緩駛進地下停機坪。無數金屬艙門逐一開啟,駕駛員們排成長長的隊列從艦橋走過,準備回基地去進行交接。

    鈦銀色的鳳凰在轟響中緩緩著陸,隨後艙門打開的瞬間,只見伊薩克抱著治療儀,連滾帶爬的跑出駕駛艙︰“上將!亞倫上將——!!”

    亞倫正跟副官交談著走下戰艦,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只見伊薩克倉惶沖來,差點一頭把他撞到艦橋下去︰“亞倫上將!不不不不好了!救救救救命——”

    亞倫 當一頭撞到副官,險些帶著一團人摔下百米高的艦橋,好不容易才抓著伊薩克站穩腳︰“怎麼了怎麼了?!早告訴過你暈船是難免的停機庫是很黑的,腦袋疼不是因為有鬼打你而是緊急迫降的正常反應,這麼大人了能不能別那麼沒出息……嗯?陛下?”

    海因里希冷冷的站在面前,目光越過亞倫,望向他身後哆哆嗦嗦的伊薩克。

    “……”亞倫下意識往兩人中間擋了擋︰“陛下!三思啊!”

    海因里希冷冷道︰“讓開。”

    “就算伊薩克暈船也不是什麼大錯,你不能殺他啊!”

    “讓開。”

    “要殺也不能當這麼多人的面殺你好歹找個隱蔽點的地方哥們還能幫你挖坑啊!”

    “讓開!”

    “你他媽有多恨我啊安德斯亞倫!”伊薩克終于听不下去了,抬腿一腳把亞倫踹開,掉頭只見西利亞正扣著袖扣走出艙門,頓時像溺水者見了救命稻草一般撲上去︰“元帥!救命之恩沒齒難忘我來世一定做牛做馬來報答您大恩大德德德德德——”

    西利亞閃電般伸出兩根手指,瞬間抵在伊薩克腦門前。

    兩人隔著一臂距離互相對視,五秒鐘後伊薩克流淚道︰“元帥我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錯哪兒了?”

    是呀我錯哪兒了?伊薩克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半晌哭喪著臉問︰“……是不是不該這麼早醒來?”

    西利亞搖搖頭。

    “……醒來瞬間沒有打破舷窗跳船?”

    西利亞又搖搖頭。

    “那……”

    看著伊薩克百般為難的臉,西利亞終于拍了拍他的肩,誠懇道︰“你跟錯了老板。”

    說完他穿過風中凌亂的伊薩克和滿面黑氣的海因里希,搖頭嘆息著走了。

    •

    米拉•希普爾星域之戰在帝國和聯盟的共同協作下大獲全勝,一舉殲滅了暗星堂中型戰艇一千三百艘,大型生物機甲一台,其中高級武士昆廷•卡薩諾也喪命于火豹齒下,大大鼓舞了全軍的士氣。

    ——聯合作戰就是這樣的,不作戰就永遠沒法聯合起來。因為人不逼到那種地步,就不會有齊心協力浴血抗敵的心態。

    雖然這心態直到現在才遲遲降臨到法布拉斯要塞,但所幸還不太晚。戰前充斥在要塞中的提防、緊繃的氣氛,如今終于漸漸消弭于無形,光耀軍團和第九艦隊也史無前例的開始了合作特訓。

    在中下級指揮官看來,雖然人人都知道大戰近在眼前,但如今的法布拉斯要塞稱之為平靜也不為過;如果能一直保持這種積極的戰前氣氛的話,將暗星堂一舉擊潰並趕出帝國也是有可能的。

    ——然而,只有帝國和聯盟的極少數高層知道,戰局在米拉•希普爾星域大獲全勝之後,才真正進入到了更加詭譎而危險的狀態。

    •

    “暗星主力失蹤?”伊薩克站住腳步,驚訝道︰“陛下怎麼會這麼認為?”

    法布拉斯要塞軍事指揮大樓,明亮的走廊上軍官們帶著各自的光磁屏幕穿梭來去,升降板從落地玻璃牆外嗖嗖上下。大廳中每個看到他們的人都啪的站定,敬禮,之後快速繞開,然而位于所有目光中心的兩人卻毫無察覺。

    “元帥也贊同這個看法,”亞倫端著杯咖啡,聳了聳肩道︰“他們對這件事的看法非常一致,目前正整天泡在這棟大廈的頂層計算暗星主力的隱藏方位呢。”

    兩位將軍並肩走上寬闊的升降梯,相似的黑色軍服披風隨著步伐在身後飄拂起來。亞倫眼楮無意中瞥見身側的金屬牆壁,突然回頭奇問︰“你怎麼了?”

    伊薩克滿臉便秘般的表情︰“……他們整天呆在大廈頂層……”

    “討論軍務,怎麼啦?”

    刀疤男看著亞倫上將認真的臉,心中如有萬匹草泥馬呼嘯而過︰“沒,沒什麼。”

    亞倫用一種少見多怪的眼神瞥了他一眼,轉頭瞬間突然看到了什麼,立刻用手肘向後搗︰“喂!看!瓦格納!”

    只見迎面另一邊,女性Alpha瓦格納準將正抱著她那十歲大的女兒,順著電梯緩緩向下。Omega小姑娘有著藍寶石般美麗的大眼楮,花瓣一樣柔嫩的小嘴,如同粉嫩可愛的洋娃娃一般蜷縮在媽媽懷里向四處張望,隨即好奇的視線落到了亞倫和伊薩克身上。

    下一秒,兩位將軍同時露出了(自以為)親切和藹且富有魅力的笑容︰“嗨∼”

    Omega小姑娘︰“……”

    電梯一上一下,兩方人擦肩而過。

    五秒鐘後身後傳來驚天動地的大哭︰“哇——!媽媽那兩個蜀黍好可怕!嗚嗚嗚哇哇!……”

    兩位將軍在周圍異樣的目光中落荒而逃,隔老遠還能听見瓦格納準將氣急敗壞的安撫聲︰“寶貝乖,怪蜀黍已經跑走了,寶貝不怕……”

    •

    “我就知道不能跟你這個帝國最不受歡迎Alpha第二名在一塊混!”伊薩克匆匆捂著臉拐進走廊,怒道︰“跟你在一塊根本沒前途!那小姑娘昨天還沖我笑來著!都是你的錯!”

    亞倫不甘示弱︰“別在那胡扯八道了你生下來到現在就沒被Omega笑過!昨天那是她看到了我!”

    “看到你準得嚇哭,你知道Omega保護協會準備把安德斯亞倫這五個字列為帝國第一禁詞麼?你生下來到現在摸過Omega的小手麼?!”

    “說得好像你摸過似的!老實告訴哥們你上次見到Omega是什麼時候,五年前還是十年前?!”

    這是個好問題。伊薩克皺眉仰頭,思量半晌,突然腦子里靈光一閃︰“昨天!”

    亞倫不相信的挑起眉,只見伊薩克面色凝重︰“昨天上食堂吃飯的時候看見了西利亞元帥……”

    “……”亞倫說︰“這個先不算。”

    真•沒人愛的帝國將軍二人組被怨念的黑氣籠罩,穿過走廊向辦公室走去。

    銀白色的金屬閘門在他們面前層層開啟,又在他們身後緩緩關閉,這一層的中下級指揮官明顯減少了很多,周圍安安靜靜,偶爾有秘書、侍衛等核心人物路過,見到兩位將軍便無聲無息的一敬禮,隨即加快步伐離開。

    “其實我上軍校的時候也是很受Omega歡迎的。”走了一段路後,亞倫終于忍不住想找回場子︰“那時候聯盟Omega多,我們學校里就有不少,而且哥們我年輕時相貌英俊一表人才……”

    “呵呵——”伊薩克面無表情道。

    “那時候聯盟的Omega比現在帝國開放多了,每天晚上小樹林里都有情侶偷偷躲起來親嘴兒。就是哥們我遲鈍,晚熟,其實那些小Omega看我的眼神都火辣辣的!他們還經常跑來跟我套近乎,比方說借我的作業抄啊,故意把零食丟我身上啊,趁我走路的時候偷偷伸腳來絆我啊……”

    伊薩克摸著下巴說︰“看出來了,都挺恨你的。”

    “告訴你,哥們還差點和全校最漂亮的小Omega有一段兒!”亞倫已經完全陷入了美好往事的回憶中,一邊走過拐角一邊眉飛色舞道︰“那還是他主動來認識我的,有天在走廊上他突然過來撞了我一下,手里的書嘩啦掉了一地!然後我就像校園青蔥小說里寫的一樣幫他撿,順勢就這麼認識了,現在想來真是懷念啊哈哈哈——”

    砰!

    轉過拐角的瞬間亞倫一頭撞上,頓時仰天摔倒在地!暈眩間他只覺得頭頂 里啪啦掉了無數東西,但劇痛間什麼都沒听清,半晌才暈暈乎乎的睜開眼︰“這……這是……”

    只見周圍滿地書本,卡列揚痛苦的跪坐在一邊,捂著頭問︰“安德斯•亞倫,你長眼了沒?!”

    亞倫︰“……”

    伊薩克這唯恐天下不亂的,還在那捂著肚子拼命捶牆︰“校園青蔥小說!美好的初遇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倆真是夠了!”卡列揚哭笑不得,捂著頭起身去撿那滿地的書。

    他今天穿得甚是休閑,一身黑色襯衣配牛仔褲,鼻梁上還架著一副文質彬彬的金邊眼鏡,上衣口袋里甚至別著根光腦筆,乍看就跟去圖書館自習的學生沒什麼不同;亞倫只覺得心肝肺一齊抽搐,半晌忍不住問︰“你在這干嘛?”

    “我去宿舍拿東西,西利亞元帥叫我幫他捎幾本舊書。”卡列揚從亞倫手里一把抽回書,冷冷道︰“別看,小白臉二號,你智商不高看不懂。”

    “誰是小白臉二號?!這不就是普通小說嗎?”

    “對你來說只要是文字都不普通,話說回來你當年軍校畢業了沒?”

    一句話戳中死穴,亞倫上將瞬間啞了。

    卡列揚于是施施然把那堆亂七八糟的書本收拾起來,攏在懷里,正要起身往前走;突然亞倫眼尖的發現了什麼,一把攔住他︰“等等!這是相冊?”

    “什麼相冊?”

    卡列揚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還沒來得及阻止,就只見亞倫竟然真從舊書中刷的抽出一本光訊圖冊!

    ——那薄薄的光磁封面看著竟然已經有點舊了,明顯是很多年前的樣式,剛才夾在一堆舊書中也並不顯眼。難為亞倫竟然能一眼認出來,立刻很感興趣的背過身去翻開︰“喲,元帥竟然也有拍照的習慣,讓我來看一看……”

    卡列揚怒道︰“干什麼!拿來還我!”

    “看一看嘛!別那麼小氣!”

    “小氣你妹,元帥的東西是你想看就看的?怎麼不把海因里希那小白臉的相冊偷出來給我們看看?!”

    卡列揚追上去奪,亞倫拿著相冊就跑。走廊空間本來就狹小,卡列揚懷里那堆舊書又佔地方,結果幾下沒追到,反而差點被伊薩克絆了一跤,“砰!”的一聲重重把亞倫撞到牆上;相冊隨即脫手而出, 當一下掉到地上攤開,瞬間彈出一幅全息投影——

    數百年前,年輕的西利亞和艾德娜並肩站在一場晚宴上,前者穿著修身的黑西裝、白襯衣,胸前別著一朵含苞欲放的白玫瑰,面容俊美風度翩翩;後者一襲銀色禮服長裙,棕色長發熠熠生光,帶著燦爛的笑容望向鏡頭。

    全息影像忠實的記錄了當時的場景,緊接著 噠一聲,開始播放數百年前西利亞的聲音︰“銀河紀元三一二六年,攝于軍部慶功晚宴。艾德娜新換的香水燻得我快不行了,據說是卡列揚送的,卡列揚為什麼送她香水?一直懷疑這家伙對艾德娜心懷不軌,哪天找茬非揍他一頓不可。”

    走廊一片靜寂,卡列揚一松手,書本嘩啦一聲掉到地上。

    “……元帥……”卡列揚眼含熱淚,傷心道︰“我做錯什麼了你這麼污蔑我?!”

    新任聯盟元帥哭著蹲到牆角去了,那情景簡直聞者傷心見者落淚,連亞倫都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伊薩克看了也唏噓不已,正想過去跟著拍兩下,結果手還沒落下突然覺得不對︰“等等,你干嘛要送艾德娜一瓶難聞的香水啊?”

    •

    再沒人擋著的亞倫于是興沖沖過去撿起相冊,隨手又翻了一頁。只見這本相冊里存儲的東西竟然還挺多,光電訊號在閃爍的光芒中一頓,緊接著另一幅畫面刷的彈了出來——

    年輕的安德•亞倫在野餐會上對著鏡頭咧嘴大笑,周圍是一圈年輕軍官,個個喝得微醺,橫七豎八且興高采烈的躺在草地上。不遠處卡列揚等幾個軍餃較高的前輩圍在茶桌邊談笑,西利亞坐在靠背椅里聚精會神的看書——那沉穩的風度,優雅的氣質,跟鏡頭中間那些鬧成一團的年輕人截然不同!

    “銀河紀元三二八四年,攝于安德斯•亞倫升餃派對……這傻逼光顧著喝酒,肉和煎魚已經烤糊幾輪了,再這樣下去我吃什麼?話說回來這家伙到底有沒有請人來吃飯的自覺啊,以後是不想升職了是嗎?!”

    走廊又一片靜寂,亞倫全身寸寸石化,隨即在風中一寸寸飄散成灰。

    “罵我傻逼……”亞倫難以置信道,“這不是真的,竟然罵我傻逼……”

    伊薩克勉強收起幸災樂禍的丑惡嘴臉,一手一個拍拍他倆的肩,走過去想把相冊合起來。誰知他蹲下時手一滑,無意中翻到了最後一頁,只見這次出來的竟然是海因里希——

    那是很多年前青年時代的海因里希,穿著聯盟軍服,胸前掛滿了勛章,坐在指揮艦上望著前方。那時他看上去比現在要年輕一些,面孔還是非常英挺,冰藍色的眼底充滿了銳利的光芒,嘴角緊緊抿著,似乎昭示著主人堅強不屈、難以說服的性格。

    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都是一張完美的照片,卡列揚、亞倫、伊薩克三個人瞬間都往前湊了湊——

    西利亞會怎麼評價海因里希呢?數百年前不被元帥待見的海因里希,又會遭到怎樣(大快人心)的奚落呢?

    “銀河紀元三二九三年,授餃儀式上的海因里希。”果然背景音再一次不負眾望的響起來,西利亞用平靜道︰“我不得不說,海因里希真是——”

    下一秒,相冊中的聲音戛然而止。

    三人同時抬頭一看,只見走廊上,西利亞拿著合起的相冊,微微笑著站在他們面前。

    海因里希在他身後探頭探腦的看那相冊,似乎很想奪過來好好听一听,然而西利亞沒給他這個機會。他晃了晃相冊,微笑的目光從三人臉上一一掃過,半晌才似乎很有意思一般問︰“你們還有什麼想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