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皇帝活了兩百年,有一百五十年都是輾轉在各星系間打仗,什麼稀奇古怪、荒誕不經的事情都見過了,但從來沒有像現在此時此刻一樣,震驚得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制造人的……靈魂?!”

    “是的,”西利亞淡淡道,“從無到有的創生,無堅不摧的強大,隨心所欲的力量,漫長而毫無止境的生命……從幾百年前尤涅斯第一次在暗星堂遇到我開始,他就渴望得到這種力量了。”

    西利亞後腰抵著桌沿,輕輕推開海因里希。兩人維持在一個可以低聲談話的距離,互相對視著,皇帝幾乎能從他眼里看到自己難以相信的臉︰“但是……聯盟怎麼做到的?怎麼可能有這種技術?”

    “聯盟沒有完全做到,”西利亞加重語氣否認︰“守護神計劃一開始只是人類基因完善,目的是增加人體可承受的反生長手術次數,可以說是生命科學上的一次顛覆性革命——這點你也看到了,已經做過三十次反生長手術的艾德娜和我都是這項科研成果的受益者,聯盟軍部的人均壽命也確實比帝國長。”

    “但隨著研究的深入以及我的出生,聯盟科學家漸漸發現這項研究可以應用到人造人技術上,制造出精神力和戰斗本能都出類拔萃的軍事機器……當時的科學家便以我為起點,開始進一步研究‘更徹底的’人造人,甚至提出了人造靈魂的設想。”

    海因里希心中不由自主的劃過一絲駭然︰“有何必要這麼做?”

    西利亞指指自己︰“原生胚胎,比如像我這樣,雖然具有從母體中誕生的靈魂,但卻不是完全听話的,對聯盟議會的強烈叛逆心也隨著靈魂與生俱來。而人造胚胎天生就嵌入了絕對服從的代碼,在基因穩定性上也比自然人要強很多,如果能在人造胚胎上加注靈魂的話,那將是連上帝也無法做到的神跡。”

    這話听起來簡直就跟天方夜譚一般,皇帝若有所思的微微眯起眼楮,半晌突然問︰“照你這麼說,聯盟應該在這項研究上投資巨大,那不會只為了制造出你這麼一個軍神吧?”

    話音未落西利亞便搖頭笑了一下,神情很有點自嘲的意味︰“當然不止,我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四百年前我受餃成為聯盟元帥之後,就利用一些機會調閱了當年的絕密檔案,發現聯盟的計劃已經完善得超出了你我的想象,生命科學院甚至聯合軍部提出了一套完整的復制方案,試圖以我為原本來制造出一支人造人軍隊。”

    皇帝瞬間瞳孔緊縮——

    西利亞組成的軍隊!

    一個西利亞已允稱軍神,何況由億萬個他組成的軍隊?!

    如果這支軍隊對其制造者忠心耿耿絕對服從,那一旦戰爭爆發,其中巨大的利益……

    “那後來為什麼失敗了?”海因里希的聲音不由自主有點異樣︰“這麼完善的計劃,巨大的投入,甚至連你這個藍本都是現成的——”

    “你以為我為什麼支持了孔塞特林家族幾百年?”西利亞打斷他,說︰“艾德娜的祖父森克爾•孔塞特林,也就是前任議長道格拉斯的父親,是當年叫停守護神計劃的主導人之一。”

    ——孔塞特林之所以被稱作議長家族,就是因為森克爾和道格拉斯先後當選議長,把持了聯盟議會近五百年的時間。其中祖父森克爾是當年開發守護神計劃的第一人,也是他放任孫女艾德娜和西利亞青梅竹馬一同長大,任命西利亞為聯盟少校,一步步把他提到上將的位置上的。

    森克爾可以說是整個聯盟議會少見的智者,如果孔塞特林家族在他的領導下前行,那西利亞不會和議會離心,軍部高層不會叛變,今天整個銀河系的格局也都不會是現在這樣了。

    可惜森克爾英年早逝,還沒來得及把西利亞扶持到聯盟元帥的位置上,就在一場外交事故中不幸遇難。隨後,他的長子道格拉斯利用西利亞的名望登上議長之位,艾德娜和西利亞取消婚約,議會和軍部翻臉,雙子座陳橋要塞兵變……一系列事件推動歷史,逐漸將整個銀河系的分裂格局推到了今天的局面。

    “森克爾議長生前意識到‘人造靈魂’的可怕之處,便指示科研人員制造了一系列假報告,讓所有人以為我就是守護神計劃的終端產物——而我年輕時因為對議會極不順從,被判定為潛藏性危險性巨大,整個守護神計劃因此被完全封存,所謂的‘新人類’繁育也宣告終止。”

    西利亞垂下眼楮,端起茶杯,就著冰涼的茶水喝了一口。

    “當年知道這個秘密的,只有不到五十個高級科研人員,事後已被森克爾議長全數滅口。再之後森克爾自己也在爆炸事件中粉身碎骨,知道真相的就只有我一個人了。”

    海因里希從剛才起就覺得哪里不對,現在終于找到了矛盾所在——既然西利亞本質上還是自然人,為什麼道格拉斯•孔塞特林說他是人造人?

    原來癥結在這里!

    森克爾•孔塞特林做事竟然如此之絕,連親兒子都毫不知情!

    他知道這個計劃的巨大誘惑,也知道隱藏在誘惑背後的恐怖真相。也許是不想讓孔塞特林家族成為歷史的罪人,也許是太了解人性本能中對權力的貪婪,也許是想永遠封存這可怕的潘多拉魔盒……這個老人最終選擇了對所有人隱瞞一切,甚至將秘密徹底的帶進了墳墓。

    而那些為此犧牲的人們,包括被滅口的頂尖科學家,以及背負人造人之名活了五百年的西利亞元帥,都是這場延續百年的欲望博弈中微不足道的棋子罷了。

    “所以尤涅斯的目的是守護神計劃,”海因里希瞳孔微微張大,一字一句道︰“所以他沒有在帝國其他星系上浪費時間,直接帶著大軍從五維空間直奔雙子座,因為他知道守護神計劃的秘密就隱藏在白鷺星……”

    “這是我最不能原諒自己的一點︰我不僅讓他掌握了力量,還讓他產生了徹底佔有這種力量的貪婪。”西利亞深吸一口氣,揉了揉眉心,說︰“但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海因里希退後一步,視線越過西利亞,下意識投向他身後那暗無邊際的宇宙。

    “隨心所欲的能力”、“絕世的寶藏”、“足以成神的力量”……

    尤涅斯說得沒錯,一旦徹底掌握這種力量,就有可能創造出嶄新的物種來推翻整個人類體系!

    ——這跟成神又有什麼兩樣?!

    “西利亞,”海因里希微微喘息,遲疑片刻後道︰“你有沒有想過……”

    “沒有。”

    這聲音森冷刻骨,猶如寒冰交激。皇帝瞬間覺得異樣,低頭只見西利亞正抬起一只手,鋒利的指尖不知何時已對準了自己的咽喉。

    整個駕駛艙一片靜寂,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听得清清楚楚。

    “海因里希,”西利亞沉靜道,“任何產生這種妄念的人,我都會殺了他。”

    此時此刻在舷窗外,黑暗的深空一望無際,千萬光年外星團散發出遙遠的光。帝國艦隊和光耀軍團遠遠相綴,蜿蜒萬里,仿佛太空中一串璀璨的聯珠。

    而舷窗里氣氛緊繃,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動,仿佛連空氣都完全凝固了。

    不知過了多久,仿佛整整過了一個漫長的世紀,才听海因里希嘶啞的開口道︰“……我明白,西利亞。”

    西利亞站起身向前走,海因里希被他逼得一步步退後,直到背部抵到冰涼的船艙壁。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不告訴你了,海因里希。”他頓了頓,輕聲說︰“請你告訴我,皇帝陛下——我們是否還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這是他第一次用皇帝來稱呼海因里希。

    從五十年前在紅土星上他說“在我眼里你永遠都不是帝王”開始,直到後來離亂,復活,重生,他都從沒用皇帝來稱呼這個人。似乎對他來說,海因里希永遠都是那個被他一手培養出來,又拋家棄國背叛了聯盟,最終給了他致命一擊的對手;而這個對手身後強大的帝國,無上的威權,那些被世人所羨慕追求的一切,都從未被他真正放在心上。

    無所掛念,因此無法引誘,也無從征服。

    ——而他現在卻稱呼他為皇帝。

    海因里希久久凝視著西利亞的眼楮——那雙經歷了五百年漫長歲月的雙眼依然十分年輕,眉峰深刻輪廓深邃,燈光閃爍在璀璨的眼底,更顯得黑白分明。

    時光為這雙眼楮展示了世上所有的東西,包括戰火紛飛的離別,纏綿悱惻的愛情,美好如天堂的誘惑,黑暗如地獄的深淵;歲月賦予它厚重的智慧和柔韌的堅持,讓那目光不為任何引誘而駐留,也不為任何威脅而動搖。

    那其中有種無可撼動的力量。

    “……我明白。”不知過了多久,才听海因里希沙啞道︰“是的,我們還在同一條戰線上。”

    西利亞緩緩呼了口氣,收手退後半步。

    半晌他又伸手拍拍皇帝的肩,探頭在他額角吻了吻。

    海因里希抱住他,反手把他抵在牆上。這個動作帶著點發泄般的力道,西利亞的背甚至在牆上撞擊發出沉悶的砰的一聲,但沒有人在意。海因里希抓著他的下巴深深吻進去,唇舌糾纏間兩人都發出一聲難以抑制的喘息,緊接著西利亞的衣領被狠狠掀開,象征著聯盟軍權的雄鷹書卷徽章叮的一聲掉在地上,白襯衣整個從肩膀上翻了下去,露出從背到腰大片光裸的皮膚。

    “尤涅斯會想到你把這件事告訴我嗎?”海因里希粗啞的問。

    “不會,”西利亞喘息道,“他覺得沒人能不在這樣的誘惑面前動心。”

    說到最後幾個字的時候海因里希已經忍不住了,他感覺自己的血液在迅速沸騰,強烈的沖動讓血絲涌上眼球,就像捕食的野獸一樣緊緊盯著西利亞說話時濕潤的嘴唇和滑動的咽喉。緊接著他狠狠咬了下去,唇齒毫不留情的吸允舔舐,用力之大甚至口腔中都嘗到了一丁點血味,甜美得讓人過電般全身發麻。

    他們胸前、腹部直到下身大片卡在一起的地方仿佛有欲望的電流竄過,緊緊把兩人的身體吸附在一起。海因里希迫不及待扒下西利亞白色的制服褲,期間因為皮帶難解,西利亞還伸手幫了一把,混亂間好不容易才把長褲連同腰帶一起扔到地上。

    這下他全身都幾乎赤裸了,海因里希隨即不由分說,重重把膝蓋頂在了西利亞的大腿間︰“從這里到法布拉斯要塞還有兩個小時……”

    “但你最好快點,”西利亞因為突然入侵的手指而虛喘了一口,勉強掙扎著向門口示意︰“你手下還躺在隔壁……啊!”

    短促的驚呼緊接著被一個粗暴的吻堵在了喉嚨口,海因里希狠狠把勃發的器官深埋進了西利亞體內。空虛已久的穴口幾乎是痙攣著迎接硬熱器官的插入,沒幾下就濕得一塌糊涂,液體從交合的地方溢出,在激烈的動作中順著大腿往下流淌。

    “所以你千萬不能發出聲音……”海因里希滿懷惡意的盯著西利亞緊緊咬住的牙關,一下比一下頂得更深更狠︰“對,就這麼好好忍著,你那淫蕩的叫聲可別讓人听見了……”

    兩人火燙的呼吸糾纏在一起,駕駛艙中只有肉體糾纏時發出的淫靡水聲。高潮很快在凶狠撞擊中如期來臨,那一刻西利亞絕望而難以抑制的發出呻吟,但緊接著被海因里希堵住嘴唇,所有聲音都立刻消失在了火燙的親吻里。

    “你……你這……”半晌西利亞上氣不接下氣道︰“你這棒槌……”

    海因里希一把捂住他的嘴,咬牙死死把他按在牆上,直到最後一滴精液徹底射進體內深處,才喘息著反問︰“硬嗎?”

    他們兩人互相擁抱著,一同倒在狹窄的沙發上。

    因為剛才太過急切,海因里希自己的衣服都沒脫多少,基本只拉了個褲鏈而已。但因為襯衣布料精良柔軟,西利亞赤裸的靠著他也沒有什麼不適,只在那里閉著眼楮微微喘息,半晌才突然沙啞的開了口︰“剛才在會議上……”

    海因里希蠢蠢欲動,心不在焉道︰“怎麼?”

    “你說暗星堂主力沒那麼多,是真這麼想的?”

    皇帝差不多已經忘了這茬,聞言呼吸一頓,片刻後搖頭道︰“開什麼玩笑,暗星堂一路從帝國邊境打過來,有多少人馬我還能不知道嗎?我的意思是剛才隱藏在米拉•希普爾星域的暗星艦隊沒那麼多,要不然早打過來了。”

    西利亞猛地睜開眼︰“——藏在希普爾星域的暗星艦隊不多,那他們的主力呢?”

    他們近距離對視良久,彼此都沒有說話。半晌海因里希若有所思的皺起眉頭,緩緩道︰“是啊,他們的主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