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為什麼沒有主力?”

    三維投影組成的會議桌邊,西利亞的影像放下茶杯,沉靜的目光向周圍環視了一圈,重復問︰“——為什麼暗星艦隊沒出主力?”

    此刻聯軍中的高級指揮官們正通過虛擬影像開戰後會議,而透過舷窗望去,米拉•希普爾星域已經遠遠拋在了身後。本次出戰的聯盟第六、八、十兵團及帝國第九艦隊正緩慢回航,遠遠望去仿佛一串璀璨的光鏈,在宇宙中緩緩移動著。

    虛擬會議桌邊一片靜寂,所有人都保持沉默,紛紛自以為很隱蔽的抬頭偷窺首座上那幾個人的臉色——聯盟看西利亞、卡列揚,帝國的目光則集中在皇帝、亞倫、以及空著的伊薩克的席位上。

    “也許敵軍認為這不是展開決戰的時機?”半晌後亞倫終于皺著眉開了口︰“也許尤涅斯只是來救敵軍主將昆廷•卡薩諾的,主力艦隊還躲藏在五維空間里……”

    “不合常理,”西利亞毫不留情的打斷了他,說︰“聯盟出兵極少,帝國也只有個第九艦隊,如果暗星主力發動大舉進攻的話我們甚至來不及從法布拉斯要塞中調動援軍,敵方完全可以把我們一網打盡——然而事實是,當第九艦隊抵達戰場時,尤涅斯掉頭跑了。”

    “……暗星主力沒法從五維空間出來?”莫文中將突發奇想。

    對此西利亞用一個冷淡的目光回答了他,莫文立刻目視前方裝什麼也不知道了。

    一只手顫顫巍巍從帝國這邊舉起來,西利亞看了他一眼,點名︰“德萊賽準將。”

    在聯盟軍神面前發表軍事意見顯然讓準將壓力很大,放下手時砰的一聲撞到了桌沿,但此刻沒人有心思嘲笑他。德萊賽戰戰兢兢起身道︰“我、我想,也許暗星主力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多……也許人數不及第九艦隊,所以……”

    人家都打到雙子座門口了,你說他們其實不多?!

    幾個同僚頓時慘不忍睹的捂住眼,紛紛伸手想拉他坐下。

    豈料就在這時,一直如沉默雕像般坐在首席上的海因里希突然開了口︰“朕也有此想法。”

    所有人都驚了,甚至連德萊賽自己也驚了。亞倫下意識想開口問哥們你沒吃錯藥吧?所幸目光觸及西利亞,頓時勉強找回了一絲理智︰“陛、陛下,這個想法也太……”

    “傳令全艦,立刻躍遷。”皇帝冷冷打斷了他,站起身道︰“此事等回法布拉斯要塞後再議。”

    •

    西利亞關掉投影,靠在寬大的座椅里嘆了口氣,出神的握著手里愈來愈冷的茶。

    鳳凰從機甲變為戰艇,駕駛艙已經從戰斗狀態恢復成平時寬敞的廳堂,辦公桌椅、沙發、茶幾等一應俱全,乍看就像是一間整潔明亮的起居室。伊薩克在隔壁房間的醫療艙里昏迷不醒,整艘飛船異常安靜,除了自己悠長的呼吸外什麼都听不見。

    不知過了多久,鳳凰的機甲神經帶小心翼翼在他眼前晃了晃︰“西利亞大人,狴犴請求接駁。”

    狴犴化作飛梭穿過層層開啟的閘門,經過反重力掃描,最終跟鳳凰的駕駛艙橋連接,隨即駕駛艙門刷的一聲打開。雙子座皇帝沉著臉大步走進起居室,有力的步伐帶起“呼”的一陣風︰“加文?”

    西利亞頭也不回的坐在扶手椅里,淡淡道︰“我就猜你有話想問我。”

    他轉過身,軍服外套已經搭在椅背上,只穿一件樣式簡單而修身的白襯衣,袖扣隨意的往手肘上一挽。他腳上沒穿鞋,就這麼光裸著踩在地上,聯盟制式的軍褲是全然一色的象牙白,也沒任何裝飾,坐著的時候就更看不出什麼了。

    這一身看上去和普通人沒有任何區別,走在馬路上都不會有人多看一眼,只有襯衣立領上那枚象征著聯盟軍權的鈦金雄鷹書卷徽,在燈下微微著泛著不明顯的光——然而,他的目光明亮沉靜,面容平淡肅穆,讓人打眼一看,心里就油然升起一種難以言說的感覺。

    海因里希站定在他面前,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開門見山道︰“尤涅斯的話是什麼意思?”

    西利亞反問︰“哪句話?”

    他的神色半點不動,海因里希微微眯起眼楮,半晌才問︰“你知道他想成神嗎?”

    “痴心妄想。”

    “那是什麼讓他產生了這種妄想?”

    片刻沉寂後西利亞偏過頭,然而緊接著被海因里希抓住下巴,強迫他正過臉來看著自己。燈光從皇帝身後映來,投射在西利亞黑水晶一般明亮澄澈的眼底,一時間兩人眼中都只剩下了對方的影子︰“聯盟守護神計劃,”皇帝一字一頓道,“我都知道了。”

    仿佛在沉寂的空氣中點爆一顆炸彈,瞬間將所有平靜的表象都轟然粉碎!

    兩人互相死死對視著,周圍靜得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听得見,半晌才見西利亞微微勾起唇角,竟然露出了一絲難以形容的笑紋︰“……那又怎麼樣?”

    他抓住海因里希的手腕一點點扳開,隨著手背上青筋暴起,對峙般緊張的氣氛漸漸充斥在了兩人周圍。而海因里希就這麼被他抓著,一點點放開手,冰藍色冷峻的眼楮卻連眨都沒有眨一下︰“人造人計劃在黑市並不罕見,國家醫學中心也有相關研究,但從沒听說人還能造出一個神來。暗星堂想吞並帝國的野心由來已久,然而這次尤涅斯棄大片國土于不顧,就這麼急著登陸雙子座,卻是你在幽空星上一手安排的結果。”

    “你給了他成神的妄想,”海因里希微微俯下身,近距離盯著西利亞的眼楮︰“並且他知道,成神後就能隨心所欲的創生,能擁肆無忌憚的盡情殺戮,而且……還能賜給別人力量。”

    西利亞起身欲走,被海因里希一把抓住手腕︰“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的,加文!”

    西利亞冷冷道︰“那你想知道什麼?”

    “守護神計劃!當年聯盟研發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所謂的絕世寶藏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你想毀掉它?!”

    西利亞不理,被海因里希一把拉到面前,推著他的肩膀把他狠狠抵在桌沿上︰“你就這麼防備我嗎?你以為我是傻瓜嗎?尤涅斯要的根本不是帝國的國土和財富,他想要的東西在雙子座,甚至就在白鷺星!你是用守護神計劃的秘密勾引他進攻帝國的!”

    西利亞抓住他的手往外推︰“那又如何?!”

    “你應該告訴我!我跟你才是同一條戰線上的!”

    相比于剛才那句“我已經知道守護神計劃的秘密了”,這句才像是個真正的炸彈——沒有絲毫牽涉到他們周圍的世界,卻瞬間在兩個人腦海里轟然爆炸,甚至西利亞的意識都有片刻的空白。

    他盯著海因里希的臉,一貫沉靜的眼珠竟然微微發抖,半晌才帶著難以置信的語調輕聲問︰“你跟我是同一條戰線上的……?!”

    海因里希也沒想到這話這麼順口就沖出來了,他短暫的怔愣了片刻,突然腦子里一直堵塞的某個開關瞬間清明,整個人當即就反應過來了︰“我們難道不是?!”

    “我是你培養出來的,從我一文不名的時候開始就為你征戰四方,為你一句話而拋頭顱灑熱血在所不惜,我們難道不是同一條戰線上的?我們有相同的目標和敵人,聯軍在戰場上並肩作戰,難道我們不是同一個陣營里的?”

    “還有金水星,”海因里希更近了一步,幾乎貼在西利亞的臉上,說話時火熱的吐息甚至直接噴在了他脖頸里︰“金水星上那個孩子難道不是我的種,難道不是你為我孕育的?不論按帝國還是聯盟法律我們都是事實配偶,你跟我!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屬于我的!”

    ——他說得沒有錯,Alpha和Omega之間一旦互相標記,那就是深深刻在血脈中的烙印。從此發情、孕育、繁殖、延續……都牢牢把這兩人綁定在一起,沒有任何一方能輕易從這種關系中掙脫出去。

    而且不僅Omega的所有都是屬于Alpha的,Alpha的所有一切,包括財產、地位、名譽、甚至一部分生命,也都屬于這個被他標記的Omega。

    但是……對海因里希和西利亞來說卻不是這樣。

    這甚至是他們之間的第一次,藉由如此清晰而強勢的言詞,把那個小生命的存在提到台面上來說。

    “你最應該告訴的人是我,”海因里希雙手把西利亞環在桌邊,低頭俯視著他︰“但你卻把這個秘密告訴了別人。”

    這一刻他們對望的距離是如此之近,下一秒,海因里希低下頭,吻住了西利亞微微張開的冰涼的唇。

    久違的唇舌糾纏帶來火熱和熟悉的氣息,巨大的可靠感瞬間席卷了全身上下的每個細胞,讓人情不自禁的身體發軟。西利亞向桌面倒去,卻被海因里希一手緊緊抱住腰,另一手深深插進他後腦的頭發里,舌頭在他柔軟的口腔中肆意舔舐侵略。

    偌大房間里只听見他們急促的喘息,來不及吞咽的唾液便隨著唇角流到下頷,在肌膚摩擦中發出細微而淫靡的聲音。不知不覺間他們兩人緊緊貼在了一起,體溫急劇升高,西利亞被吻得整個人都有點恍惚了,喉嚨間無意識的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眼梢微微發紅,眼眶里仿佛含著一汪波光粼粼的水。

    “請你告訴我,我會幫你的……”海因里希含著他的唇角,含混不清道︰“就算你一無所有,我也會幫你的……”

    他微微放開西利亞,幾秒鐘後又控制不住的低頭親了親那泛著水光,微微哆嗦的唇。

    西利亞則一動不動的靠在桌沿上,微微喘息著,全靠著他手臂的有力支撐才沒癱軟下去。

    “你是怕你人造人的秘密曝光嗎?”海因里希沙啞的低聲問。

    西利亞抬頭看著他,臉上還帶著情欲的茫然和恍惚。半晌他才似乎有點反應過來,微微眯起眼楮,沉重而緩慢的搖了搖頭。

    “我不算完全的人造人,”他緩緩道,聲音異常嘶啞,沒有去看皇帝瞬間震驚的臉色︰“我只是這項計劃的一個階段性成果罷了,本身還是由自然胚胎孕育而來的。”

    “而這個計劃的最終目的是從無到有的創造出人類,甚至取代上帝的工作來賦予它靈魂,讓它遠遠比自然孕育的人類更強大和完美;這樣的最終產物與其說是人造人,倒不如說是‘新人類’比較合適。”

    “這個計劃的擁有者,就是尤涅斯口中能隨心所欲創生的神——因為有朝一日他創造出的新人類會遍布全銀河系,甚至完全取代現有的人類體系,構成一個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