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如果時光倒退五十年,帝國、聯盟、暗星堂這三方首腦的實力對比應該是西利亞大于尤涅斯,再大于海因里希。畢竟那個時候西利亞也是Alpha,尤涅斯的精神力一直超越卓絕,只有海因里希不像前兩者那樣天賦異稟,他在沒有任何加成的情況下完全憑自己掙上來的,綜合實力稍有落後也可以理解。

    然而,現在的西利亞在體質上明顯吃了個暗虧,上次在金水星大禮堂和尤涅斯動手便輸了一籌,單憑精神力已無法將後兩者死死彈壓住;尤涅斯倒是各方面綜合素質沒變,甚至在漫長的時光中還有所增長,但相對于海因里希的突飛猛進的精神力來說,還是稍遜了一籌。

    因此,目前身處鼎盛時期的雙子座皇帝,說是三大勢力第一人也不為過。

    ——但尤涅斯不知道這一點。

    尤涅斯在極度憤怒中沒有躲開那柄迎面劈下的涅之槍,而是猛然昂頭迎上,瞬間全身鱗片全張!致命的酸液噴薄而出,無數光炮中黑曼巴仿佛從天而降的巨龍,狂喝︰“給我去死——”

    轟然一聲震動環宇,巨蛇和涅之槍悍然相撞,猶如超新星在宇宙深處爆發!

    與此同時,五維空間內。

    伊薩克仿佛被無邊無際的太空擁抱,全身充滿了不切實際的飄忽感。他仿佛還身處在墜落的駕駛艙里,身體因為烈火炙烤而痛苦痙攣;意識又好像遍布于宇宙的每個角落之中,能感覺到千億光年外黑洞坍縮,白矮星聚變,甚至彗星拖著長長的尾塵劃過長空……

    但卻偏偏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就這麼結束了嗎?他恍惚想。

    他知道這是最痛苦的︰無邊無際永無終止的漂流,清晰感覺到時光一分一秒的流逝,卻永遠無法從這廣袤的監獄中逃脫;他不會老也不會死,但他的身體已經分解為原子,只剩一縷虛無縹緲的靈魂在虛空中孤獨游蕩……

    後悔嗎?

    好像也不後悔吧。

    至少這次是他自己選擇的,是他自己選擇的結果……

    伊薩克閉上眼楮,仿佛看見很久以前自己坐在黑暗的礦山中,仰頭望著橫跨長空的銀河,以及浩瀚無際的星海。那時他戴著沉重的鐐銬,每天在機器工頭的電棍下埋頭勞作,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吃飽肚子;每天唯一的自由便是在晚間疲憊不堪的抬頭仰望,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飛上那廣闊的宇宙……

    只有真正見過星空的人,才會向往自由。

    那時他沒見過機甲,也不知道什麼叫戰艦,他所有的向往都基于狂熱的想象。這個比螻蟻還低賤的的奴隸,就這樣懷抱著不切實際的夢想足足堅持了二十六年,直到第一次銀河大戰爆發,奴隸星球動亂,他用一柄搶來的電磁匕首從礦山中殺出了一條血路,直到倒下的那一刻,滿身上下都是深可見骨的傷口……

    但那是他第一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氣。

    他為此而生,也不懼為此慨然赴死。

    伊薩克睜開眼楮。他的意識已經很恍惚了,火豹機甲在虛空中迅速散落,炮管、肩甲、能源箱都紛紛墜入無盡的深淵,而機甲卻將最後的防御都死死加諸到駕駛艙上。它的努力注定是徒勞,很快連駕駛艙都再也承受不住難以想象的真空壓力,無聲無息的龜裂成齏粉……

    就在這一刻,從天而降的火焰籠罩了整片虛空!

    鳳凰浴火而出,悍然扎下,在真空中發出了一聲听不見的嘶吼!

    那流光甚至將火豹最後的外殼都映得雪亮——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鳳凰艙門大開,在伊薩克墜入虛空前閃電劃過,瞬間將他兜頭撈住!

    砰!

    伊薩克的身體重重摔落到鳳凰的駕駛艙壁,與此同時火豹耗盡了最後一絲能量,中樞光腦如同廢鐵一般飛撞上指揮台,濺出幾點耀眼的火星!

    “生命體征極弱,指數百分之二十六……百分之十二……”

    西利亞箭步上前抱起伊薩克,只見他瞳孔渙散面色發青,皮下血管大面積爆裂,身體表面血口縱橫。這時什麼都來不及了,西利亞立刻招出鳳凰的醫療艙,兜頭把伊薩克往艙內一扔,啪啪啪把所有推桿都開到了最大檔!

    “百分之八……百分之六……”

    讀數終于中止,醫療艙內伊薩克的臉色青灰如鐵。一陣讓人膽戰心驚的靜寂之後,機械聲再次響了起來︰“生命體征穩定,指數緩慢回升——百分之十四……百分之二十四……”

    西利亞松了口氣。

    他喘息著轉頭,只見鳳凰光腦發出蔚藍的光,瑩瑩籠罩著黯淡的火豹中樞。而不遠處它的指揮台被火豹堅硬的五維合金撞出幾道豁口,看樣子還相當深,神經帶一股腦全覆蓋在上面,顯然是疼得有點狠了。

    “你沒事吧?”西利亞問。

    “沒有。但我們要趕快找到回去的路,否則……”

    “別擔心,”西利亞打斷了鳳凰擔心的聲音,淡淡道︰“海因里希沒問題。”

    •

    同一時刻,現實宇宙。

    海因里希在火星亂迸的駕駛艙內厲喝︰“第九艦隊听令!全體躍遷進擊,準備迎擊敵軍主力——”

    黑曼巴雪亮的獠牙瞬間沒至狴犴脖頸,尤涅斯尖銳的聲音驟然炸起︰“這就是你的戰術嗎,懦夫!你注定是沒種的廢物罷了!”

    ——銀河紀元三千年以來,隨著機甲技術的超時代發展,太空作戰變得和古代地球非常相似,都是擁有大型先進機甲的主將作為第一戰力,艦隊和戰機作為第二梯隊進行對轟。因此機甲駕駛員的個人實力變得相當重要,S級機甲的火力輸出往往能和一架戰艦抗衡,機甲戰力的勝出就代表了整場戰斗的勝利。

    雖然聯盟名帥西利亞所倡導的戰術思想里有“犧牲機甲,贏得戰艦”這一條,但在宇宙普遍範圍里並不太流行。包括帝國在內的絕大多數國家都奉行機甲至上原則,甚至在一些自由行星之間的戰爭中,機甲對戰被認為是非常神聖的,絕不容許存在任何不公平的因素。

    這固然也有自由行星實力弱小,機甲數量不多、耗不起戰艦等方面的原因,但這個思想本身相當流行,暗星堂和帝國也不能免俗。尤其在尤涅斯看來,他跟海因里希之間的種種仇恨只能用血來洗清,因此皇帝將整支艦隊調來機甲戰場的舉動,無疑在他已經十分旺盛的怒火上又添了一勺油!

    轟然一聲巨響,狴犴掙脫了黑曼巴致命的絞纏,在沖天火光中硬生生折斷了巨蛇的一根毒牙!以此為代價的是它脖頸被酸液迅速腐蝕,狴犴沖天發出一聲怒吼,轉手將涅之槍狠狠砸了下去!

    “讓你的主力出來決戰!”海因里希的聲音響徹星域︰“帝國絕不允許暗星堂染指銀河系,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

    黑曼巴龐大如太空要塞般的頭顱一偏,涅之槍裹挾的電流將它脖頸處砸得轟然粉碎,但蛇牙也順勢卡住了槍身!核電從被蛇牙咬碎的地方泄露,瞬間將整條巨蛇以及狴犴都裹滿,兩台機甲頓時都發出了痛苦的嘶吼!

    “你以為暗星堂把帝國放在眼里嗎?無知的蠢貨!”

    海因里希喘息著,只听尤涅斯瘋狂的大笑響徹耳膜︰“如果沒有聯盟,你們將注定在暗星堂的鐵蹄下顫抖!如果沒有西利亞,你也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們不過是螻蟻罷了!”

    海因里希面沉如水,“但四百年前暗星堂被聯盟封進了虛空,四百年後帝國打敗了聯盟。”

    “那又代表什麼?你們將被滅亡!”尤涅斯厲聲打斷了他︰“暗星堂復興勢不可擋,你們不過是我成為神的階梯罷了!”

    ——成為神?

    海因里希有點愕然,心說這人不會是瘋了吧?

    “你覺得我瘋了?”尤涅斯的聲音驟然轉低,猶如他在金水星大禮堂做的那樣,充滿了迷惑人心的邪惡氣息︰“不,我沒有——真正瘋了的是西利亞。他是個被人造出來的神,但他原本有機會成為真神的,那蠢貨竟然放棄了機會,還企圖毀滅那絕世的寶藏……”

    海因里希面色微變,就在這時黑曼巴挾著腥風驟然掠起,已經被打爛的蛇身竟然爆發出無窮無盡的駭人力量!

    “試想如果你能隨心所欲的創生!你有能力把眾生分成三六九等!你是這宇宙的主宰,是一切的上帝!你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主人!”

    “所有人都必須膜拜你!跪在你腳下匍匐哀求!你能盡情剝奪他們的生命,也能隨便賜予他們力量!”

    “這難道不是神嗎?”黑曼巴張開巨口,對準狴犴的頭當空刺下,瘋狂的聲音響徹天地︰“這難道不是神嗎——”

    轟!!

    海因里希瞳孔瞬間緊縮,就在那千鈞一發之際,黑洞般的蛇口竟然死死卡在了狴犴的頭顱上方!

    那一刻毒牙離駕駛艙是那麼近,以至于再落下一分,酸液就將毫無遮擋的灌注在艙門上——然而就在這千分之一秒的時間里,光電長刀從橫里刺出,當頭接住了傾盆而下的酸液!

    海因里希失聲道︰“西利亞!”

    只見鳳凰化作人型,雙手持刀,目光堅定。短短幾秒內光刀被腐蝕得一干二淨,鳳凰將手一松,刀柄頓時向無邊無際的太空墜去!

    “你在做夢,尤涅斯。”西利亞沉靜的聲音傳來,說︰“這世上沒有神,只有痴心妄想的人罷了。”

    尤涅斯通過光屏死死的盯著他,眼瞳深處仿佛有血光涌動。半晌他才開了口,聲音出乎意料的諷刺︰“所以你把自己降格為人,甘願在泥潭里打滾是嗎?”

    西利亞說︰“我本來就是個普通人罷了。”

    他說這話時聲音平淡而冷靜,卻仿佛針尖刺入心髒一般,瞬間尤涅斯雙目赤紅!黑曼巴將凶狠龐大的蛇頭猛然一甩,頓時將鳳凰摔飛,嘶叫著撲了過去!

    就在這時它的身體猛然張大,蛇頸以下層層張開,如同雙翼般形成了千萬道閃爍著電光的利刃。中子炮口從這一看就讓人心寒的恐怖機甲中伸出,電光火石間對準了鳳凰,緊接著便是數道中子炮沖出!

    海因里希厲喝︰“西利亞!”

    話音未落狴犴已經沖了出去,黃金3S機甲化作奪目的光弧,速度甚至超過了中子炮的軌跡!涅之槍紅光大起,當空攔下所有炮火,緊接著神勇至極的向黑曼巴當空一拋!

    這一系列動作真是凌厲絕倫,連西利亞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洶涌如狂潮般的攻勢便整個倒向了尤涅斯!

    緊接著,沒有給黑曼巴任何喘息之機,狴犴如同上古傳說中的巨龍一般咆哮著沖了過去,猙獰鎧甲與太空中無數碎片相擦發出燃燒的火光!黑曼巴被中子炮集中,蛇口張大發出尖銳的嘶鳴,然而電光火石間它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黃金巨龍狠狠撞向了深空!

    簡直和小行星相撞別無二致,整片星域都在這一刻顫抖震撼,迸發出毀天滅地的狂潮。黑曼巴全身被籠罩在一圈圈來回的爆炸里,仿佛整條蛇都燃燒起來了,在無數炸裂的碎片間痛苦痙攣著發出尖嚎!

    “海因里希!”尤涅斯的聲音中飽含著無限憤恨︰“海因里希——!”

    他狠狠將黑曼巴全身所有炮台打開,剛要不顧一切的沖過去,突然只見遠處第九艦隊的燈海已疾速涌來!連聯盟第六兵團的機甲戰艦也裹挾在其中,頃刻間便來到了眼前!

    “……”尤涅斯咬緊牙關,扭頭看了眼鳳凰。那一刻西利亞也正靜靜的看著他,兩人的目光在通訊光屏中剎那間對上,彼此眼中都映出了對方的影子。

    仿佛僅僅只是幾秒,又仿佛漫長得過了整個世紀,西利亞抬手對他揮了揮,嘴唇無聲的說了句︰“——再見。”

    尤涅斯微微愣了。

    ——數百年前那個荒原上的雨夜,當他跟沙漠聖者華爾頓離開遠星的那一刻,是否也這樣對身後遠去的暗星堂揮了揮手,說了聲絕望的再見?

    “加文……”

    尤涅斯嘴唇動了動,然而什麼聲音都沒發出來。

    就在這片刻間,第九艦隊已經浩浩蕩蕩的開到了眼前,甚至連先鋒艦上的炮台閃爍都隱約可見了。情勢再也耽誤不得,尤涅斯咬牙猛一回頭,黑曼巴驟然射出數百枚中子光炮,借著強大的火力掩護轉身飛去,幾個縱躍間便消失在了遠處黑洞般的空間裂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