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光耀軍團駐扎在法布拉斯要塞的第一周。

    清早5︰30,帝國軍被一陣震天的吆喝驚醒了。

    “跑起來跑起來!別娘們唧唧的在那蹭!說你呢!縮手縮腳的沒吃飽飯嗎?!落後一圈的拖下去三百個深蹲不做完別想滾——!!”

    巨大的環形操場上,光耀軍團機甲隊戰士排著長長的隊伍在跑圈,個個大汗淋灕,舌頭伸出,像一群死狗般呼哧呼哧喘氣,身後還跟著十數台浩浩蕩蕩的灑水車,正拼命對他們的頭頂噴射冰霧。

    窮凶極惡的長官們坐在軍用陸戰車上,抄著喇叭大聲吼︰“別他媽給我偷懶,都跟上都跟上!你、你、還有你,這點路都跑不下來!你們想縮回被窩里當孬種嗎?!丟不丟臉啊孬種!!”

    剛打著哈欠從被窩里爬出來的伊薩克中將︰“……”

    帝國軍︰“……”

    帝國軍全體中槍,一陣怨念的黑霧在宿舍樓上空飄蕩。

    •

    中午12︰30,食堂。

    亞倫一把拉住後勤官,顫抖的手指指向熱火朝天滿滿當當的餐廳,問︰“這是怎麼回事?”

    從窗戶向內望,只見光耀軍團的戰士們捧著餐盤穿梭來去,無數把勺子同時揮舞,瞬間就把所有限量配給的德魯伊小牛肉和海尼星煎貝清掃一空;而帝國軍士兵們被黃色封鎖線結結實實堵在門外,望眼欲穿口水滴答,肚子里的咕咕叫聲此起彼伏,仿佛一首銷魂的交響曲。

    “上頭的最新指令,每天讓光耀軍團先行就餐,聯盟吃完了才到帝國。”後勤官一臉無辜,說︰“我什麼也不知道,我就是一打工的。”

    亞倫的世界轟隆一聲倒塌了。

    ——打倒階級主義!打倒霸權專制!

    老子們辛辛苦苦打下的帝國,老子們憑什麼不能在十二點半準時就餐!!

    亞倫怒火萬丈,剛要沖進餐廳去問個明白,突然卡列揚元帥和手下們勾肩搭背的走過來,周身洋溢著吃飽喝足的歡樂氣息,擦肩而過的時候竟然還很賤的招了招手說︰“喲∼亞倫上將∼”

    亞倫瞬間轉身︰“——你等等!”

    卡列揚回以無辜的眼神,“怎麼啦?”

    “為什麼帝國要等到你們吃完了才能吃?!”

    “你不知道這是基本的待客之道嗎?”

    亞倫︰“……”

    亞倫上將被雷得風中凌亂,隨即只見卡列揚突然綻放出一個特別惡意的笑容,慢悠悠道︰“當然……也可能是貴國皇帝覺得聯盟軍訓練格外辛苦,所以有權利在帝國軍之前優先進餐……”

    “喲——卡列揚元帥!”亞倫剛要說什麼,突然只見一個聯盟副官在遠處大力揮手︰“原定午飯後進行的五十公里越野拉練快開始了!我們去集合啦!”

    “去吧!”卡列揚吼道,轉頭對亞倫露出一個假惺惺的抱歉表情︰“光耀軍團要去拉練了,失陪嘍小白臉二號,拜拜!”

    小白臉二號︰“……”

    周圍饑腸轆轆的帝國軍︰“……”

    卡列揚心滿意足的走遠,一陣怨念的黑氣在他身後籠罩了整座食堂。

    •

    深夜2︰30,1號宿舍區。

    卡列揚一身野戰裝,威風凜凜的站在操場上。莫文中將手指按在警鈴按鈕上,遲疑再三後說︰“我還是覺得這太不厚道了……”

    卡列揚立刻轉頭問︰“你當新兵的時候元帥沒三更半夜把你叫起來緊急集合?”

    “……叫過。”

    “沒給你吃殘羹剩飯,強迫你零下二十度頂著一頭冰渣跑步?”

    “……跑過。”

    “用刻薄的語言打擊你,用輕蔑的眼神激勵你,用別人家的孩子來當榜樣時時刻刻刺激你?”

    “……刺激過。”

    “那不就得了,你還在猶豫什麼?”

    “……我在想,”莫文慢吞吞道,“你對元帥的怨念可真深刻……”

    卡列揚不耐煩的揮揮手︰“廢話!打鈴!”

    莫文手指一按。下一秒,尖銳得能把聾子震醒的警報響徹宿舍區,一盞盞燈光飛快亮起,緊接著轟隆隆的起床聲、穿衣聲、跑步聲從四面八方無數棟大樓中傳來……

    三分鐘後操場上,帝國和聯盟的戰士們齊刷刷分成兩個方陣,驚魂未定的士兵們如標槍般站得筆直筆直,無數人的目光偷偷往天上逡巡︰沒看見空襲啊?傳說中的敵方艦隊在哪里?

    卡列揚緩緩放下秒表,抄起喇叭對光耀軍團的方陣嚴肅道︰“本次緊急集合演習總計時間兩分四十六秒,評級優秀!請再接再厲!”

    轟隆一聲帝國全倒了。

    “回去睡覺回去睡覺!”聯盟長官們在方陣中吆喝,很快把士兵們一個團一個團的帶走了。滿頭黑線的帝國士兵們也拖著沉重的腳步向宿舍樓走去,走過卡列揚等人身邊時都偷偷在心里罵娘,然而聯盟長官們一臉肅穆,寶相莊嚴,背著手站在操場上目送著自己的士兵離去,連個眼白都沒施舍給他們。

    半小時後,隔壁2號宿舍區。

    一身野戰服的卡列揚威風凜凜站在操場上,莫文中將滿面痛苦的站在警鈴邊︰“我實在覺得這太不厚道了……”

    卡列揚頓時轉頭,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怒氣︰“別 鋁耍︿愕斃鹵氖焙蛟  喚心惆胍谷鵠唇艏奔 希磕鬮飾收飫錟母鋈說斃鹵氖焙蠣話胍谷鵠唇艏奔 希浚︿闥滴頤瞧臼裁床荒芙械酃獍鎵 職胍谷鵠唇艏奔 希浚 br />
    周圍一眾長官紛紛點頭,群情激昂道︰“打鈴!打鈴!”“憑什麼叫我們給這幫人打暗星堂!”“憑什麼叫我們跟帝國這幫傻逼混居!”“活該他們半夜三更緊急集合!”

    你們對半夜三更緊急集合的怨念到底有多大……莫文中將愧疚的捂住臉,下一秒,尖銳的警報聲再次響徹整個宿舍區,轟隆隆的腳步聲從四面八方同時響起……

    這天晚上,警報聲此起彼伏的響了整整一夜。

    無數個宿舍區緊急集合又緊急解散,燈光亮了又滅滅了又亮,怨念的黑霧將整個法布拉斯要塞上空籠罩得嚴嚴實實……

    •

    第二天清晨天剛蒙蒙亮,卡列揚打著哈欠揉著太陽穴,一臉倦意未消的表情走出宿舍,準備去操場上跑兩圈活動活動筋骨。

    大清早上空氣新鮮,晨靄朦朧,遠處傳來帝國特產火焰鳥清脆悅耳的叫聲,讓人听了心曠神怡。卡列揚剛想著“真是個美好的早晨啊——”然後腳步踏出軍官宿舍樓,下一秒,面前突然多了兩個陰影,抬頭只見四只陰磣磣的眼楮正盯著他。

    “……”卡列揚嘴角抽搐,說︰“早上好,亞倫上將,伊薩克中將。”

    與其說這是帝國的上將和中將,倒不如說這是兩座散發著黑氣的怨念集合體,全身上下唯一發亮的便是四只泛著綠光的眼楮。卡列揚飛快往周圍一看,只見操場上的機甲兵們正排隊轟隆隆的跑過去,離自己最近的都已經隔了上百米距離,這時候顯然扯著嗓子都叫不回來了。

    卡列揚于是當機立斷的退後一只腳,但緊接著眼前一花,只覺風聲呼嘯而過,他的脖子已經被亞倫結結實實勾住了︰“卡列揚前輩——”

    卡列揚差點被這百年難遇的親熱勁兒激起全身雞皮疙瘩,“你想干什麼?”

    伊薩克順勢搭上他另一邊肩膀,和亞倫相視陰陰一笑,緊接著兩人同時把頭一轉︰“哥們要揍你。”

    卡列揚︰“……”

    新任聯盟元帥拔腿就跑,然而戰艦指揮家皮脆血薄移動慢的特點在此刻展現得淋灕盡致,沒跑兩步就被彪悍的帝國上將和情報頭子抓住了,直接把上衣一脫套住頭,拉到小巷子里一通兒暴揍!

    光揍還不算,這兩人一邊揮拳一邊瞪著因為睡眠不足而布滿紅絲的眼楮,惡狠狠控訴︰“讓你們優先吃飯!”“讓你們緊急集合!”“讓你們清早五點半不起床就是廢柴!”“老子今天非揍得你老實了不可!!”

    “停!停!”卡列揚怒吼︰“聯盟軍就是這麼訓練的!再說五點半都不起床不是廢柴是什麼?!”

    亞倫條件反射想說是啊的確是啊,緊接著目光觸及伊薩克黑沉的臉,頓時違心的改了口︰“五點四十起床不行?憑什麼五點四十起床就不行了?!”

    卡列揚︰“……”

    卡列揚被亞倫的無恥震驚了,目瞪口呆三秒後果斷把上衣一脫,暴怒道︰“媽的!以為老子怕你們?!”

    于是帝國將軍狠下毒手,聯盟元帥奮起反擊,三個人很快在小巷子里滾作一團。本來都是身份地位相當的宿敵,彼此看對方不順眼的歷史可以足足往上追溯幾十年,今天好不容易有了親手報仇的機會,三個人很快就像剛進軍營的新兵一樣你撕我扯的滾在了一起,什麼軍餃什麼威嚴全忘了個一干二淨,只知道在那怒吼︰“媽的卡列揚你往哪踢!”“亞倫你這外強中干的小白臉!”“啊!你倆壓到我了啊白痴!!”……

    在激烈的戰況中誰都沒注意到他們的通訊器正一閃一閃的發出紅光,也不知道與此同時,數百米外的議事大廳里,海因里希和西利亞正坐在會議桌邊,皺眉望著手邊的通訊器。

    “亞倫和伊薩克為什麼不接?”

    “不知道,卡列揚也沒回音。”

    帝帥兩人抬頭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轉頭吩咐軍情通訊組︰“——特殊情況從權處理,把他們的通訊器強行接通吧。”

    “是!”

    軍情官坐下開始操作,數秒鐘後帝帥兩人的通訊頻道同時連接成功。下一秒,急促的喘息和吟響徹耳麥︰“媽、媽的卡列揚你這……”

    “亞倫你這外強中干的小白臉……”

    “臥槽你倆把我脖子抓得,老子真想操你們全家!……”

    西利亞︰“……”

    海因里希︰“……”

    大廳一片詭異的靜寂,緊接著海因里希拍案而起︰“亞倫!伊薩克!你倆在干什麼?!給我滾回來開緊急作戰會議!”

    通訊器那邊瞬間安靜得連根針掉到地上都听得見,半晌只听卡列揚戰戰兢兢問︰“元、元帥?發生什麼事了?”

    “一光年外發現痕量躍遷能量波動,預測是暗星堂的一小股偵察兵。”西利亞不動聲色道︰“我需要你們回來做緊急戰斗部署,三分鐘後會議室見。”

    •

    三分鐘後,鼻青臉腫衣衫不整的將軍們來到會議室,在帝國&聯盟眾多復雜的目光中磨蹭到牆角坐下了。

    無數飽含著各種感情的目光紛紛投來,聯盟艾伯爾上將還偷偷探出他那黑熊般龐大的身體,自以為很隱蔽的對卡列揚劃了個十字,眼神中充滿了類似于“你就安心上路吧”“走好啊”這樣惋惜的光芒。

    卡列揚回了個抽搐的笑容,轉頭只見西利亞站在戰術星圖前,仿佛渾然沒注意到這三個人的到來一般,紅外線激光點在法布拉斯要塞之外的某處星系中︰“半個小時前我們在這里發現了痕量的躍遷能量波動,經過分析我們認定是暗星堂的一小股偵察兵,艦隊數量在一千至兩千艘之間,目的是探測我們的核融戰機防御網。目前暗星艦隊大軍還隱藏在五維空間中引而不發,我認為應該立刻全殲這支先頭部隊,以此來蒙住暗星艦隊的眼楮。”

    “該出多少戰艦來完成這項任務呢?”一個帝國將軍舉手問︰“人數太少的話很難保證完成全殲任務,但如果出動大軍,就有可能引起暗星堂主力部隊的注意,從而腹背受敵……”

    “由聯盟第六兵團的兩百艘機甲戰艦,配合帝國的六百艘重火力戰艦,應該就可以完成任務。同時聯盟第八、第十兵團將部署在離主戰場十二個天文單位以外的星域內,以備暗星艦隊主力突然出現。”

    西利亞手指往上一動,紅外線光點在已被染成橘黃色的主戰場周邊畫了個圈,聯盟和帝國不同番號的兵團分別由不同的軍徽顯示,密布指定的作戰區域內,映亮了在場眾人的臉︰“同時,帝國將派出第九艦隊,呈扇形分布在聯盟第八、第十兵團的外圍,隨時做好向主戰場躍遷的準備。記住你們的主要任務是有備無患,不到暗星艦隊主力盡出的那一刻絕對不可現身,一切有可能暴露宇宙坐標的電磁聯絡、重火力、躍遷行為都絕對禁止。”

    帝國軍部的諸位將軍紛紛點頭,西利亞環視周圍一圈,見沒什麼人有異議了,便道︰“主戰場作戰的任務就交給艾伯爾上將吧,卡列揚帶著第八、第十兵團在外圍警戒。帝國方面的主戰場人選定下了嗎?”

    這套作戰方案等于是把戰場分為了三層殼,中心部位是兩軍聯手,第二層是聯盟,最外層是帝國——最外層既然已經決定了由第九艦隊來擔任,那必然是由帝國的一字並肩王安德斯•亞倫來領軍;除了這位以外,也沒人能把這支全Alpha的帝國精英艦隊帶得如臂指使了。

    至于最中心的主戰場,雖然只需要率領六百艘重火力戰艦,但這事要做得干淨、漂亮、斬草除根,還要小心不驚動五維空間內的暗星堂主力部隊,可以說是整場戰役的重中之重。

    海因里希知道聯盟派出的艾伯爾上將是一個作戰勇猛,威望深厚,同時又有極老資格的名將,因此看來看去,覺得帝國方面只有軍情處出身的伊薩克適合去打這場仗,同時在聲望方面也差不多能跟這位老將相抗衡。

    “那主戰場作戰就交給伊薩克了,德萊賽、弗雷等人率領重火力機甲兵從旁協助,務必在盡量短的時間內將這一小股敵軍全殲。”皇帝環視身側眾將,提聲問︰“——還有什麼疑問嗎?”

    眾人霍然起身,齊聲喝道︰“沒有!”

    “很好!”皇帝把戰術星圖一關,厲聲道︰“全體準備出擊!散會!”

    隨著皇帝聲音落地,整個要塞迅速運轉起來,無數出口在要塞的鋼鐵表面上同時開啟,千萬架戰斗機連成一線激射而出;伴隨著中級指揮官們在各自操縱台前的嘶吼聲,一艘艘戰艦轟然啟動,如史前怪獸的巨眼般在深淵下亮起無數光點。

    會議大廳內,帝國和聯盟的眾位將軍起身而出,各自一言不發的迅速向大門走去,有幾個一邊走一邊就開始急匆匆用通訊器聯絡自己的手下。

    西利亞也收拾好東西,和海因里希一起並肩走向會議室門口,然而經過長桌時突然被一把拉住了︰“元、元帥……”

    西利亞回過頭,卡列揚一臉真心悔過的沉痛表情。

    伊薩克盯著星圖作奮力思考狀。

    亞倫則頂著一只熊貓眼,理直氣壯的惡人先告狀︰“元帥我跟你說!明明不是我——”

    “——噓,”西利亞豎起食指打斷了他們,然後轉身拉起卡列揚的手,微笑著和亞倫的、伊薩克的手疊放在一起︰“我建議你們回老家去結婚。”他充滿溫柔的鼓勵道,轉身大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