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法布拉斯要塞位于帝國雙子座邊境一個管型的行星群中,從形狀上來看,就像計時沙漏最為尖細的的中部。然而這座要塞卻是雙子座星系內最大的空中堡壘,體積和一個小行星相差無幾,擁有首度星系過半的太空火力,可供首都防衛軍千萬兵馬換營扎寨,是一座名副其實的宇宙巨無霸。

    經歷過一場惡戰後還是光潔如新的首都防衛軍,和打了打勝仗卻還是顯得風塵僕僕的聯盟軍,這兩只艦隊仿佛閃著光的小魚群,一同緩緩駛進了法布拉斯要塞如同深海獸口般大開的關閘里。經過漫長的中空重力走廊後,一艘艘戰艦分別在轟鳴中落到了停機庫底部,而旗艦一直順著通道開到盡頭,才緩緩停靠在了鎢合金大門前。

    卡列揚走下艦橋,回頭只見通道中鱗次櫛比的燈光一片片熄滅,仿佛整個軌道隱沒進了亙古的深淵。那密密麻麻的巨大戰艦就像是深淵中怪獸的獠牙,在黑暗中投下無數讓人膽寒的陰影。

    “被帝國的軍事實力震驚了嗎,卡列揚元帥?”不遠處亞倫上將也走下艦橋,隔著人群大聲嘲笑。

    “這樣的軍事實力卻只能追在暗星堂的屁股後面跑,我確實對此感到很震驚。”卡列揚隨口道,舉步向前走去。

    高度足以通過一艘航空母艦的鎢合金大門在沉重的轟鳴聲中緩緩開啟,無數機器蜂鳥從門里一涌而出,掠過眾人身邊的時候已無聲無息的放出了探測波,直到確認沒有違禁物品之後才風一般散去。

    帝國和聯盟的兩方人同時並肩走過大門,隨即被升降機帶到地面,只見一個穿著白色軍服的人影正背對著他們,站在大廳整面的落地玻璃前,靜靜看著遠空飄渺的星團。

    深藍色的星空背景下,他的身影格外挺拔孤直。亞倫腳步一頓,出乎意料道︰“——西利亞元帥?”

    西利亞回過頭,微笑著對他們抬手示意。

    卡列揚也揮手致禮,一邊懶洋洋的張望著大廳的景色一邊走過去︰“為什麼叫我來這里啊?不是說在雙子座外圍待命的嗎?剛才遇到帝國軍正在被暗星堂一支前鋒隊暴揍,你不知道多危險啊元帥,亞倫上將險些就沒命了……”

    亞倫看到西利亞的第一眼就如遭雷擊︰肚子是平的!身材沒走形!

    小太子呢!帝國的小太子呢——!!

    “……好危險啊,幸虧我們及時趕到,救下了鬼哭狼嚎的小白臉二號。”卡列揚回過頭,臉上突然綻放出一個友好到虛假的笑意︰“是吧,小白臉二號?”

    亞倫精神恍惚,渾渾噩噩,腦子里瞬間掠過了幾百個悲慘的猜測,從“小太子沒有了皇帝知道嗎”到“帝國和聯盟從此翻臉殺害小太子之仇不共戴天”,中間種種膽寒,不能詳加描述。卡列揚的話他根本一個字都沒听見,恍惚間只看見了在場所有人征詢的目光,于是下意識敷衍的點頭︰“是……是的,是的……”

    帝國眾人︰“……”

    聯盟︰“……”

    “下次不要亂給人起外號,”西利亞轉頭對卡列揚認真說,後者則受了天大冤枉般一攤手︰“我沒有!是他自己承認的!”

    ——其實亞倫現在滿心震驚,別說被口頭上叫兩聲了,就算卡列揚把小白臉二號的標簽貼在他臉上他都未必能反應過來︰小太子沒有了?雖然讓元帥給那個小白臉生孩子確實很不爽,但帝國的小太子就這麼沒有了?!

    陛下怎麼辦?帝國怎麼辦?!說好的政體改革怎麼辦??!!

    亞倫滿腦子只想沖過去抱著前上司的大腿哭長城,然而他那兩滴悲傷的淚水還沒掉下來,突然不遠處響起一個沉穩有力的聲音︰“你們在說什麼?卡列揚,這就是你身為聯盟元帥的應有姿態嗎?”

    西利亞阻止不及,卡列揚自然而然道︰“身為勝利者我想什麼姿勢就什麼姿勢,拜托你忍著吧小白臉二……一號!”

    現場一片靜寂,亞倫猛一回頭,求救般失聲道︰“——陛下!”

    一身深藍色筆挺軍禮服、胸佩黃金綬帶、腳蹬棕色厚底牛皮靴的雙子座皇帝海因里希從門外大步走來,金棕色的頭發在大廳璀璨的燈光下閃爍著光芒,冰藍色的眼楮深邃冷峻,面容仿佛大理石雕像般英俊硬挺。

    剪裁得當、質地奢華的軍服將他身形襯托得格外精悍,從肩到腰仿佛一個完美雄健的倒三角,充滿了雄性Alpha的鐵血魅力——這樣子簡直就像一頭開了屏的雄孔雀,全身上下充滿了低調而悶騷的求偶氣息,隨便拍個照就可以直接拿去給帝國第一時尚雜志當封面了。

    亞倫眼睜睜看著他走過來,瞬間腦補了皇帝發現親生兒子沒有了的一百零八種狂暴反應。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開口說什麼,就听皇帝無比自然的向西利亞伸出手︰“歡迎聯盟艦隊來到雙子星系第一堡壘,空中霸主法布拉斯要塞……”

    ——這是什麼反應啊皇帝!你真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嗎!

    亞倫上將風中凌亂如魔似幻,連西利亞都忍不住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又轉向海因里希,隨意的握了握手︰“多謝盛情,不過我昨天就來了……有必要再說一遍嗎?”

    皇帝︰“……”

    •

    帝國和聯盟的兩方人分別由海因里希和西利亞帶領,並肩向議事大廳走去。亞倫趁聯盟那邊西利亞在和卡列揚說話,便緊走幾步追上皇帝,用手肘捅了捅他︰“喂,你真的沒事?”

    “……你從剛才開始就很不正常,是你沒事才對吧?”

    “我能有什麼事,那是你兒子!你兒子呢?!”

    海因里希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在培養皿里啊。”

    亞倫瞬間呆住了,半晌才明白過來,嘴角抽搐著問︰“……這在聯盟不是違法的嗎?帝國元老院上次反對機械孕育的提案還是你自己批準的……”

    “多少違法的事都做過了,還差這一件不成。”海因里希一哂,又興致勃勃的低聲道︰“上次去聯盟的時候我已經看過了,那麼小的一點點,跟我小時候長得特別像,你說該取什麼名字好呢……”

    名字什麼的亞倫沒有任何靈感,他已經被皇帝的無恥徹底震驚了。才幾個月的胎兒就能看出“跟我長得特別像”,你是用X光透視眼看出來的吧?臉皮是城牆拐角做的吧?比太空要塞還厚啊!

    “啊我忘了,你對起名字這種事不在行。”皇帝突然想起來什麼,特別開心的回頭笑道︰“你這輩子給自己孩子起名的機會估計很渺茫了,我真是同情你啊哈哈哈……”

    •

    相比于帝國來說,聯盟眾人關心的重點就正經很多。兩群人一同走進法布拉斯要塞的圓塔形議事大廳,只見巨大的會談桌上,緩緩盤旋著銀河系四維投影,由千億群星組成的大旋臂如同史詩般磅礡壯麗,將璀璨變幻的光芒映在每個人臉上。

    卡列揚習慣性站在聯盟席第二位,被西利亞看了好幾秒才忙不迭走到首座上,抓著頭發匆匆轉移話題︰“——話說回來,我不是應該在雙子座星系外圍執行警戒任務的嗎?為什麼把我叫到這里來啊?”

    帝國和聯盟分別站立在銀河系投影兩側,一時沒人出聲,只見兩排黑白軍服對峙,場面森嚴靜寂。西利亞半側著站在長桌盡頭,聞言用手里的紅外線光棒點了點星系中的某處,淡淡道︰“因為經過測算,我認為這片管型星域是暗星堂從五維空間回到現實宇宙,並向雙子座星系內部進行突破的關口。”

    此言一出,長桌邊人人臉色都變了,連亞倫都忘了在心里給海因里希扎小人︰“您這麼說有任何依據嗎,元帥?”

    西利亞皺眉盯他,然而亞倫不是卡列揚,只知道用無辜而理直氣壯的目光坦然回視。

    “……”西利亞無奈道︰“我和海因里希比較了暗星堂數次從五維空間降維時的行動特點,以及附近星系的磁場波動,為暗星艦隊畫出了幾條最佳航道,管型星域就是航道中最主要的一條。另外我們已經在其他航道上設立了由百萬架核融戰機組成的強烈干擾,因此現在我們所處的地方,就成了尤涅斯最有可能選擇的行軍路線。”

    “法布拉斯要塞身為管型星域的中心,從戰術層面上說易守難攻,有著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獨特空間優勢,所以我們選擇了這里作為大軍屯兵的地點。”海因里希走上前,自然而然的從西利亞手中接過紅外線指揮棒,只見鮮紅的光點徑直投向了浩瀚星系中一處沙漏中心般的細小彎折處,“——這就是我們所在的位置。”

    現實宇宙中的“太空巨無霸”法布拉斯要塞,在緩緩旋轉的銀河大旋臂中,變作了比沙礫還要渺小而微不足道的光點。而在要塞周圍駐扎的千億雄壯大軍,以及要塞中呼風喚雨地位尊崇、屹立于萬萬人之上的皇帝和元帥等人,則如芸芸世界中的螻蟻般,連影子都看不見。

    “以法布拉斯要塞為中心,再往宇宙深處輻射數百光年,這段距離中布下了共計八十萬億只躍遷能量探測儀,一探測到暗星艦隊降維的痕跡就會向我們發出警告。”

    海因里希伸手把紅外線往身後一點,大屏幕上頓時躍出成千上萬密密麻麻的光電信號,層層穿透、充斥了大廳的所有空間。

    “暗星堂從來都不是為了佔領帝國國土而來,他們的目的是白鷺星。為此我們將在所有通向白鷺星的躍遷門周圍設立重兵把守,同時主要大軍在法布拉斯要塞內駐扎,一旦暗星艦隊大舉攻城,就是我們最後一戰到來的時刻。”

    大廳內一片靜寂,所有將軍都皺著眉,仔細看著變幻莫測的戰術星圖。

    “這段時間帝國和聯盟將輪流在星域周圍巡邏,其余在要塞內部駐守,當值部隊的時間和番號將由我宣布。”西利亞環視周圍一圈,聲音十分和緩︰“——有什麼疑問嗎?”

    ——當然沒有了,有也不在西利亞元帥面前說啊,誰不知道這位主兒現在惹不起啊……帝國和聯盟眾將都清一色搖頭,動作整齊劃一,就跟事先培訓過似的。

    西利亞于是很滿意,當著眾人的面宣布了戰時巡邏番號及時間表。

    雖然這張長達數頁的表是海因里希陛下和西利亞元帥共同商議出來的,但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帝國軍和聯盟軍需要干的苦活兒明顯不太平衡——不過也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念完表後當皇帝板著臉說“有什麼疑問現在可以提”的時候,帝國眾人清一色立正敬禮,大吼道︰“沒有疑問——!”

    在以往戰術會議上唾沫橫飛唇槍舌劍的情景比起來,這一幕簡直讓人感動得要落淚……

    皇帝滿意的點點頭,把輪值表一放,說︰“散會。”

    •

    聯盟由卡列揚帶領,帝國由亞倫上將帶領,左右並肩從大門魚貫而出,很快走得一干二淨。寬闊高聳的殿堂中最終只剩下帝帥二人,海因里希一回頭,只見西利亞正站在長桌盡頭,深深凝望著半空中煥發著燦爛光芒的銀河系。

    “你在想什麼?”海因里希走過去,輕輕按住他放在桌面上的一只手。

    西利亞沒有反應,只靜靜望著那壯麗的星海。

    “我在想……太空要塞堪稱神跡,但在銀河大旋臂中也只是微不足道罷了;銀河系如此磅礡恢宏,但放在整個宇宙範圍里,也不過是一粒渺茫而細微的塵沙……今天你我耗盡心血準備的大戰,好像關乎河內星系生命的興旺和存亡,但對于億萬年生生不息的浩大宇宙來說,不論這一戰結局如何,都不過是某個角落中發生的一段插曲罷了。甚至連人類種族的興亡,都是完全不值得在意的吧。”

    海因里希詫異的看了西利亞一眼,“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西利亞反問︰“你沒有嗎?”

    皇帝沉思著,目光落在半空的星海投影上。銀河系仿佛化作一團橢圓的光環,倒映在冰藍色的眼瞳深處,他堅毅的面孔在光輝映照下更顯得鮮明而深邃,半晌才搖了搖頭,說︰“我不這麼認為……宇宙確實廣博宏大,人類不過是它的滄海一粟罷了;但對人類自己來說,大到種族範圍的戰爭與和平,小到單獨個體的生死與愛恨,都是傾盡一生去探索和追求的東西,其意義並不比這個恢宏的宇宙要遜色多少……”

    “……人類像蜉蝣一般生活在這片廣闊的太空中,但我們所擁有的生命,和整個宇宙的興衰一樣,都不過是從生到死的過程罷了。從這個角度來說,今天人類為了生存而做出的努力,和整個宇宙的延續相比,又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呢?”

    海因里希轉頭望著西利亞,後者也微微有些發怔的回望著他。兩人的目光就在這座燦爛的殿堂中對視,直到過了很久很久,才听西利亞發出一聲輕微的喟嘆︰“所以說我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啊。”

    “是的,”皇帝微笑起來,悠然道︰“你仰望星空,看到的是自身的無知和渺小;而我活在當下,眼前是自己的目標和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