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聯盟出兵後不久,就在雙子座邊境的瑪德庫茲星域撞見了帝國軍和暗星艦隊的遭遇戰。

    這場遭遇戰的雙方規模都不大,帝國方目測是首都防衛軍的一個營,有四十多艘小型戰艦;暗星堂則是一支全建制的先鋒隊,戰艦數量翻番,應該是在探路的時候被首都防衛軍發現了,隨即展開了激烈的交火。

    交戰雙方加起來大概有一百多艘戰艦,都沒想到聯盟大軍會在這時經過戰場。因此當光耀軍團的上千艘艦隊殺到時,激戰中的雙方簡直都愣了!

    當時聯盟領兵的不是別人,正是新任統帥阿納托利•唐•卡列揚。卡列揚一看暗星堂是散兵游勇,立刻給貼了個“肉雞”的標簽;再一看帝國軍,當場就樂了。

    ——這支帝國軍大約有四十多艘戰艦,數量雖少,但船堅炮利且嶄新閃閃,各種高精尖裝備簡直就像黑夜中的螢火蟲一樣耀眼奪目。尤其那仿佛不要錢一般傾瀉而出的星際導彈,在茫茫宇宙的背景下,綻放出千萬束奪人心魄的金色光芒,每一束都仿佛在扯著嗓子叫囂︰“老子有錢!老子大大的有錢!”

    土豪!絕逼土豪!

    聯盟上下都被這金光萬道的土豪氣質閃瞎了狗眼,莫文中將接通母艦司令部,不可思議問︰“這是誰啊?”

    卡列揚說︰“唔,不知道,肯定是少將以上。”

    帝國跟聯盟不一樣,帝國元帥一職被皇帝無恥兼任了(“除朕外帝國無人可及西利亞元帥榮光之萬一!”),所以實際的軍方首腦是上將。

    既然是首腦,那肯定不能像降價的大白菜一樣滿地都是,到現在也只授過四個上將餃而已,這四個中還有三個是追封——要不怎麼說安德斯•亞倫是一字並肩王呢。

    而在安德斯•亞倫以下的中將們,就成了帝國軍方的實際權力集團。事實上這層權力集團的人數也實在不多︰帝國成立剛五十年,戰功突出的大多在第一次銀河大戰中損耗殆盡了,現在的中將大多是當年跟皇帝一同起義的難兄難弟們,到現在也只剩下了二十余人。還有極少數像伊薩克這樣的後來者,那都是在戰場上立下了拿矬子都銼不掉的鐵血功績,功勞簿堆起來能比人都高——你沒救過十次八次駕的,都不好意思當中將。

    而反觀聯盟呢,基因技術好、人均壽命長,光西利亞一人就跟種韭菜似的培養出了無數茬高級將領,其中不乏像莫文中將這樣服役服了幾百年的。再加上艾伯爾上將這種自立根生爬上來的、議會跳過軍部直接任命的、以前憑借家世混上來現在還沒來得及肅清的……這麼說吧,聯盟的中將以百位計算,而帝國上將加中將還沒滿四十人。

    所以帝國將軍金貴,雖然大家都拿的是死工資,但軍事資源那都是土豪中的極品土豪。

    “空間戰術不夠,就拿金元來湊啊。”卡列揚當了元帥還是沒個正形,懶洋洋的把一只腳翹在膝蓋上,靠在寬大的指揮座里感嘆︰“看看這戰術,全是利用導彈爆炸時的能量潮來抵御空間吸力,就不想想萬一導彈打完了可怎麼辦呢?不過話說回來,區區四十艘的艦隊就裝備著數萬枚星際導彈頭,帝國軍真是奢侈得難以想象啊……”

    莫文中將提醒道︰“按戰場規則現在我們應該沖上去救援友軍吧,阿納托利。”

    “啊——不急不急,讓我猜猜這艘艦隊里的人是誰,該不會是小白臉吧?照我說,西利亞對他還是太心軟了,早知道就該從帝國坑更多東西回來啊!反正放在他們手里也是暴殄天物……”

    “卡列揚元帥!”就在這時副官比格上校急匆匆趕來,啪的敬了個軍禮︰“來自友軍的緊急通訊!請求和我方最高指揮官對話!”

    聯軍後帝國和聯盟開闢了戰場通訊頻道,方便兩軍互相溝通、配合,這種高層長官之間的通訊只要經過允許便可立刻放行。卡列揚饒有興味的撓了撓頭,轉頭問莫文中將︰“你覺得是誰呢?”

    “不管是誰,這時候都應該立刻實施救援吧,”莫文無可奈何道。

    “你這種一板一眼的性格什麼時候能改啊,”卡列揚簡直都無奈了,對副官一揮手︰“接進來吧——”

    話音未落副官一按通訊器,緊接著安德斯•亞倫上將的立體影像猛然竄上半空,暴怒道︰“卡列揚——!看戲看得爽嗎?!救援條約你吃到狗肚子里去了嗎混蛋?!”

    卡列揚︰“……”

    莫文︰“……”

    轟然一聲巨響,亞倫那邊的投影劇烈搖晃了幾下,隨即只听帝國軍指揮官尖叫︰“空間吸力又增強了啊亞倫上將——!請下令投放第九批星際中子彈!快——!!”

    “……”卡列揚誠懇道︰“其實我剛才在思考作戰方案。順便問一句你有想過進帝國英雄紀念館麼?我可以幫你喲……”

    轟!一聲更巨大的轟響,畫面地震山搖,亞倫上將抓著通訊器大吼︰“你想進軍事法庭嗎?!我可以幫你!再不過來我下一枚導彈就往聯盟打,老子幫你進聯盟英雄紀念館哦不用謝——!!”

     擦一聲畫面驟然切斷,卡列揚撲到指揮台前一看,果然發現帝國旗艦正頂著橫飛的槍林彈雨,把一座最大的炮口往聯盟這邊移,很有種老子今天就要跟你同歸于盡的悲壯感。

    “……太流氓了吧……”卡列揚元帥滿面黑線,絲毫沒發覺莫文中將那一臉槽多無口的表情。半晌他終于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比格副官一揮手︰“傳令對暗星艦隊發起攻擊!側面環繞夾擊陣型,準備釋放核融戰機!”

    戰場上形勢立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聯盟大軍介入的那一瞬間,暗星艦隊全線後撤,側翼從兩邊沖出,開始掩護主力部隊逃跑;光耀軍團則像是見到了小羊羔的狼群一般撲上去,在精妙的空間配合戰術之下,利用核融無人戰機的自殺式攻擊封住了敵軍的逃跑路線,隨即干淨利落的繞開了暗星艦隊拼死打開的空間裂縫。

    帝國首都防衛軍的指揮官目瞪口呆看著,半晌問亞倫︰“——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空間反制,”亞倫冷冰冰道,“暗星堂強行將能量波扭曲,以此制造更高維度的空間入口,而光耀軍團利用反能量技術以及指揮官的精確判斷力,在最合適的時機,將暗星堂釋放出的扭曲能量進行糾正,以此來控制空間裂縫的大小及方位,這樣就創造了躲避空間吸力的可能。”

    指揮官奇道︰“只是可能?那豈不是很危險?”

    “戰場上哪有不危險的戰術?聯盟這些人早就習慣于刀頭喋血了。更何況他們跟帝國軍不一樣,光耀軍團從成立之初就很注重空間戰術的演練——當年西利亞元帥抓練兵,我們都覺得沒必要,但他還是堅持要那樣做。現在想來,應該是他早就預料到了暗星堂的回歸吧。”

    就在這個時候,光耀軍團無數艘戰艇如同刀片般插入了敵軍陣營,瞬間將暗星堂化整為零,切割成了十數塊難以呼應的碎片!

    ——直到此刻暗星武士們才終于意識到自己無路可逃,幾秒鐘後,他們釋放出了上千架龍騎,如同密密麻麻的蜂群般沖向了光耀軍團!

    暗星龍騎在太空戰中根本不討巧,簡直跟蜂鳥無異,要不他們也不會特意開發生物光甲了。但在此時此刻,上千架裹挾著光芒的龍騎如同自殺般沖過來,那陣勢也足以稱得上是浩浩蕩蕩,讓人不禁見之心驚!

    “亞倫上將!請下令讓我方參戰!”帝國指揮官霍然起身,失聲道︰“如果利用我方強大火力的話——”

    “省省吧,卡列揚應付得來。”

    指揮官一怔,只听亞倫淡淡的哼了一聲,“那混球還要你幫忙嗎,別開玩笑了……”

    事實證明亞倫對卡列揚的了解還是沒有錯的——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聯盟戰艇猛然從敵陣中抽身,如同鐵索般環環相扣,緊接著變成了一張銅牆鐵壁般的大網!

    這個陣型即使讓帝國最精悍的戰機部隊來做,都需要不少時間,然而聯盟陣型變化卻異常迅速,趕在最前排的龍騎襲來之前就徹底組合完畢,隨即齊齊發出了奪目的炮光。狂悍的粒子流如同颶風般,在千分之一秒的時間里迎面撞上了敵軍,摧枯拉朽間把所有龍騎都絞進了死亡的漩渦,整個戰場頓時變成了暗星艦隊的地獄!

    戰況至此已毫無懸念了,卡列揚癱在指揮椅上,一手撐著下巴,興味索然的喃喃著道︰“真想看看那位上將臉上的表情啊……”

    上將這個詞在他嘴里說來似乎格外有種懶洋洋的、帶點嘲笑的意味。莫文不贊成的看了他一眼,還沒來得及說什麼,突然听見卡列揚手邊的私人通訊器亮了,隨即亞倫的三維立體投影自動跳了出來︰“表演得爽嗎?”

    莫文中將嚇了一跳︰“他有你的私人通訊密碼?”

    卡列揚︰“在新克里姆林宮的時候外事部讓我們交換過,我猜他們的本意是讓談判雙方相處更融洽……”

    莫文︰“你們融洽了嗎?”

    卡列揚︰“哦不不,其實我本意是想半夜三點打電話提醒他起床撒尿。”

    莫文︰“……”

    亞倫︰“不好意思我的通訊頻道晚上九點就關閉了,你們在說什麼?卡列揚同志你這是什麼姿勢,這是你作為聯盟元帥應有的姿態嗎?!”

    卡列揚換了只手繼續撐下巴︰“作為勝利者我想什麼姿勢就什麼姿勢,忍著吧小白臉二號。”

    亞倫︰“你叫我什麼!卡列揚!你給我重復一遍!……”

    鋪天蓋地的粒子流將暗星艦隊徹底絞殺完畢,龍騎伴隨著巨大的幽靈戰艦化作了宇宙塵埃,在星河間霎時遠去。能量潮散盡之後,這里將連光芒都剩不下,茫茫太空將會把戰敗者的尸骸席卷到無數光年以外的地方,而後化作分子原子,散落在廣袤的宇宙邊際。

    聯盟艦隊緩緩向前方駛去,那支首都防衛軍不遠不近的綴在他們側翼,從舷窗向外望去,就像幾點微渺的星光。卡列揚從窗外收回目光,抬高眉毛望向身邊的擬真三維投影︰“所以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亞倫聞言冷笑一聲︰“我為什麼不能在這里?”

    “哦——不願意說就算了。”

    卡列揚于是繼續百無聊賴的撐著手看星圖,把帝國上將完全當做了空氣。聯盟母艦司令部里一片詭異的靜寂,半晌終于只听亞倫冷冷的開口道︰“老子殺了幾個貴族,現在要把人頭送到首都去……”

    說到殺人的時候他語調中的悍氣簡直毫無掩飾,然而卡列揚不為所動,自顧自把星圖翻了一頁,問︰“帝國有貴族?”

    所謂帝國貴族,不過是在第一次銀河大戰期間,給帝國軍提供物資支援和政治投資的商人罷了。海因里希登基後,遵守諾言給了他們稱號、封地和種種特權,然而這些貴族很快就變成了帝國龐大戰艦上的蛀蟲,肆無忌憚吞噬著各種驚人的財富。

    帝國軍之所以在先前和暗星堂的戰爭中屢屢失手,除了空間戰上失利之外,和貴族們固步自封、不肯配合也有很大關系。

    亞倫听出了卡列揚聲音中的嘲意,但也沒反駁,只淡淡道︰“管他是不是,殺得他們害怕了自然也就老實了。不然各個都以為自己是土皇帝,這仗還怎麼打下去?”

    卡列揚順口問︰“你這麼自作主張,小白臉不惱?”

    這話問得其實很無心,但瞬間讓亞倫想起了另一件事︰“對了,西利亞元帥怎樣?”

    “……”卡列揚正在翻星圖的手當即就頓住了︰“你問這個干什麼?”

    自從皇帝在帝國和聯盟的心照不宣下,冒名頂替跑到金水星上去轉了一圈之後,就好像有什麼秘密在暗中被揭開了一樣,大家都知道對方知道了,但大家都裝作不知道對方已經知道了。好像只要誰都不提,那件事就可以裝作沒發生過,就此風平浪靜的過去一樣。

    ——然而在帝國眾人眼里,這事是萬萬不能當作沒發生過的;不僅必須發生過,還必須經常提一提來刷存在感,最好能踩著一天三頓飯的點兒去跟聯盟聯絡下感情,要是能親眼看看事件主角西利亞元帥的話,那就更好了。

    “陛下那天回來後就高興得不得了,整天整天不睡覺,三更半夜的強迫軍部陪他加班,還動不動找軍部那些有家室的Alpha們談育兒經。那些Alpha哪會帶孩子?一個個都快被逼瘋了,朗費洛長老因此跑去新楓丹白露宮抗議了好幾次,據說回來後吃了兩大瓶降壓藥。”亞倫若笑非笑的盯了卡列揚一眼,臉上表情說不出的欠抽︰“——你說,陛下是在金水星看到了什麼,才會像吃了藥似的興奮成這樣呢?”

    剎那間卡列揚臉色很復雜,但緊接著就變成了破罐子破摔的平靜,翻了個白眼問︰“小白臉的內心世界我怎麼知道?”

    “哦——你不知道嗎?那回答我西利亞元帥最近如何,為什麼我幾個月都沒看到他了?如果是哪里不舒服的話……”

    “——抱歉打斷一下,卡列揚元帥。”亞倫得意的話音未落,比格副官突然插了句嘴,緊接著走上前來尷尬的道︰“真不好意思,指揮所來緊急命令了,指定卡列揚元帥您親自應答。”

    卡列揚一抬頭︰“誰?”

    “是西利亞軍團長,要求您立刻去法布拉斯要塞——”

    與此同時帝國旗艦上,亞倫正豎著耳朵想听到什麼,突然肩上被指揮官一拍︰“上將,不好意思皇帝陛下給您來了封急電,要求您立刻前往指定地點。”

    亞倫急匆匆一回頭︰“誰?小白臉?”

    指揮官︰“……”

    “陛下要求您立刻前往指定地點,”指揮官晃了晃手里的通訊器,好脾氣的道︰“是法布拉斯要塞,聯軍司令部暫時設立在那里,陛下讓您過去和聯盟代表共同商量作戰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