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皇帝這聲問話是直接通過戰斗公頻傳來的,西利亞聞言莞爾,開了私頻問︰“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禮物本來就是我的東西吧?”

    海因里希隨口道︰“被皇室榮耀大buff加持過,抗魔等級增加了。”

    “……涅之槍呢?”

    皇帝頭頂上冒出一排省略號,半晌靈光一閃︰“自古槍兵幸運E,我怎麼能讓你幸運E呢?!”說著抽出狴犴背上的雙刀,手掌沖擊炮全速發動,猛然將雙刀扔了下去︰“接著!”

    下一秒,雙刀裹挾著氣流飛速墜向地面,在穿過電網時發出了耀眼的白光!鳳凰剎那間完成了背負巨翼的人型重組,左右伸手當空一抓,將兩把長刀雙雙握在手中,緊接著在狂風中驟然翻身!

    因為太過巨大,翻身時它卷起了劇烈的颶風,緊接著轟然一聲重重落地,甚至將不遠處高聳的國會大廈都震得一抖!

    天台上的人頓時踉蹌摔倒,幾個嚇瘋了的議員尖叫著向出口跑去,然而還沒跑幾步就被如狼似虎的暗星武士撲上去抓住了。康拉德這時候已近瘋狂,轉身 擦就砍了其中一個議員的頭,在漫天迸濺的鮮血中聲嘶力竭叫道︰“別過來!西利亞!你過來我就殺了他們——!”

    無數議員的尖叫響徹雲霄,伴隨著地面和牆壁的轟動,整個場面簡直混亂得難以用語言描述。然而這一切並未持續太久,只見銀色巨人抬腳跨過數座聯盟大樓,只兩步便面無表情的站在了國會大廈前。

    “別、別過來……”康拉德這才覺得自己沒有上前線去直面戰場的決定是多麼愚蠢,然而眼下已經什麼都來不及了。他剛顫抖著手劈開空間裂縫,想召喚龍騎來拼死一搏,就只見機甲鳳凰突然飛身凌空一躍!

    剎那間它銀色的機甲反射出刺目的白光,那光線之強足以把人的視網膜灼傷。緊接著,它的身軀在下墜中急劇縮小,“砰!”一聲狠狠撞碎了天頂上的玻璃穹宇,在瀑布般灑下的玻璃碎片中轟然落地!

    “龍騎——”

    康拉德尖銳的話音未落,鳳凰手起刀落,在閃亮的寒光中一刀斬下了他的頭顱!

    龍騎剛從空間裂縫中飛出就被攔腰斬成了兩段,鮮血在爆炸的火光中沖天而起,緊接著被瞬間蒸干!

    在那千分之一秒的時間里整個天台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音,甚至沒有人做出任何動作,所有面孔都呆滯而驚恐,緊接著突然爆發出難以形容的高分貝尖叫!

    仿佛突然接上電了一般,議員們頓時紛紛奪路而逃,而那些暗星武士完全不敢動彈,有些人甚至當場便癱在了地上。

    恐懼如同覆蓋天空的黑影一般在暗星艦隊的通訊頻道里迅速蔓延,所有戰艦都響起同一個聲音︰“康拉德大人死了!”

    “康拉德大人被殺了!”

    “快突圍啊——!”

    暗星艦隊完全亂了陣腳,在光耀軍團的強大火力輸出下爭相突圍,然而立刻導致了被光炮擊中的後果。爆炸的戰艦如同煙花般在太空中盛放,緊接著,伴隨著越來越多的煙花盛開,暗星堂的突圍僅僅持續了幾分鐘便變成了徹底的潰敗。

    根本不用狴犴身先士卒,光耀軍團那些從第一次銀河大戰中存活下來的、經歷過上千場血戰的精兵悍將們,就像訓練有素的狼群般迅速將敵軍包抄、圍剿,數萬枚星際核彈和核融戰機在逃竄的暗星艦隊中交替轟炸,爆裂聲就仿佛無數痛苦的慘叫,甚至在地面上都能看見那恍若太陽般的光芒。

    地面上,鳳凰翻腕收刀,緩緩起身,面無表情的望向天穹——

    經此一役,聯盟徹底擺脫了暗星堂長達半個世紀的鉗制,從此和帝國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

    “我說過我們會成功的,”皇帝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從耳麥中響起,“你覺得呢?”

    “……”西利亞默默回頭望向駕駛艙——

    獅鷲光球正嗷嗷叫著往鳳凰的神經帶上撲,歡快仿佛一頭脫了肛的野馬︰“鳳凰!鳳凰!讓我拉拉你美麗的小手吧鳳凰!我們注定是天造地設的一雙呀鳳凰——!!”

    鳳凰忙不迭退開︰“你先冷靜點!”

    “鳳凰!我的親親女神鳳凰!”

    “我說了冷靜一點——!”

    皇帝︰“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這麼吵鬧?西利亞?”

    “……”西利亞說︰“我突然又不那麼覺得了……”

    •

    暗星艦隊被迫化整為零,徹底消失在了茫茫太空間。剩下零星幾艘戰艦也在逃竄中被五維空間吸走,不知下次出現是在多少萬光年以外了。

    太空站場上漂浮著巨大的彈片、核融物、以及燃燒著的戰艦殘骸,仿佛一座巨大的空寂的宇宙垃圾場。光耀軍團的飛船們就在其中穿梭著,收集有用的材料,包括戰艦芯片和敵機殘余等,試圖從中獲取暗星堂空間技術的絕密信息。

    黃金狴犴靜靜漂浮在戰場之外無限的虛空中,身後是廣闊的宇宙和閃爍的星團。鳳凰從遠處飛近,相當謹慎的停在了不遠處,雙刀在遙遠的恆星風中反射出絢麗的光芒。

    “你可以留著,”突然狴犴開口道。

    鳳凰問︰“什麼時候把涅之槍還我?”

    周圍頓時一片靜寂,只有獅鷲興高采烈的聲音從揚聲器中傳來︰“是啊是啊!什麼時候把涅之槍還我們啊?不還就拿我來頂了哦!”

    狴犴︰“……”

    皇帝︰“……”

    駕駛艙中的西利亞把活蹦亂跳的獅鷲光球一把抓在手里,順手塞進口袋,說︰“唔,其實我覺得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聯軍問題。趁這個機會不妨來談談帝國的軍費及裝備支援吧,至于聯盟軍隊的戰斗力你剛才已經親眼見證了,還有什麼疑問嗎?”

    話題轉移得好生硬啊……狴犴和皇帝同時默默想。

    光耀軍團的強悍戰斗力倒是已經被皇帝親身證明了不假。要知道,這是一支在物資極度缺乏、政治自由幾乎沒有的情況下,經歷了數千場戰火而存活至今的精銳部隊。嚴苛的戰斗和訓練環境造就了他們格外堅韌不屈的風格,當第一批帝國軍在銀河大戰中損耗殆盡、第二批也頻臨退役之後,聯盟光耀軍團便成了為數不多的,尚在鼎盛時期的老牌部隊。

    聯盟沒有充裕的軍費,沒有高精尖的設施,但僅憑這支千錘百煉的虎狼之師,就足夠和帝國坐在同一張談判桌上。更何況他們是克制暗星堂的天敵——西利亞當權時期,聯盟幾乎沒在暗星堂手上吃過什麼虧,他們在空間戰術的演練上是成立剛剛五十年的帝國無法企及的。

    所以說,西利亞從帝國征回百萬舊部的行為,簡直是扼住了這場談判的咽喉……海因里希微微眯起眼楮,心里有一點惋惜。

    難道他就沒想過征召這百萬大軍嗎?當然有。但有些事是皇權做不到的。

    那不僅僅是一道簡單的征召令,那是聯盟元帥用五百年時間一點一滴鑄造起來的信任。那種力量在人心中的根基之深、立身之穩,剛成立區區五十年的皇權,還很難與之匹敵。

    “我們可以在軍費上做出讓步……”皇帝頓了頓,道︰“但軍備提供上的限制不能取消,各種尖端技術都要落後一個批次才能進行供給。”

    簡而言之就是給錢不給技術罷了。西利亞聞言一哂,問︰“你要我的士兵在最前線拼命,卻不給他們提供足夠的槍炮和防護罩?你覺得他們會出力嗎?”

    “我沒有這樣說,軍備提供在現有的合約上已經相當充裕,我毫不懷疑再提供下去你就能帶著這支軍隊去佔領白鷺星了。”皇帝在操縱台前攤了攤手,狴犴隨即做出一個遺憾的聳肩姿態︰“——親愛的,你也知道我現在一窮二白,元老院規定我結了婚才可以有錢花……”

    “是嗎?”西利亞面無表情道︰“我覺得你還可以再等等。”

    皇帝︰“……”

    皇帝立刻改變了主意︰“什麼?等等!我可以讓你們看一眼Y-30戰機技術的圖紙,但這是元老會的極限了,麒麟和白虎絕不——”

    鳳凰︰“陛下,你什麼時候把我的涅之槍還來……”

    “麒麟和白虎是朗費洛那老頭的命根子!不你們不明白,Y-30戰機的防護罩能在戰場上減少百分之四十的傷亡!你自己想想涅之槍和士兵的生命哪個更重要……”

    兩台機甲慢慢往金水星飄去,通訊頻道里不斷夾雜著皇帝富有煽動力的推銷、鳳凰的冷槍以及獅鷲興高采烈的補刀,吵吵嚷嚷的渾然不像是剛經歷過一場惡戰。西利亞側頭听著,唇角掛著一絲難以察覺的微笑,放松的靠在座位上。

    很多忙忙碌碌收拾戰場的機甲從他們身邊掠過,紛紛向鳳凰點頭致意。看到狴犴時士兵們有片刻遲疑,但大多數都以目光注視著飛了過去,沒有人沖上來開炮——他們的態度與其說是惡意,倒不如說是警惕和好奇。

    兩台機甲就這樣慢慢在宇宙中漂浮到大氣層上方,遠處恆星的浩瀚光芒從地平線另一端鋪開,伴隨著飄散的金色能量風,如同一幅綿延萬里的畫卷。皇帝終于停止和鳳凰討價還價,西利亞回神時只听見他最後一句意猶未盡的︰“得了吧,你一定會選防護罩,你的聖母病是加文•西利亞親自傳染的……”

    “什麼病?”西利亞沒听清。

    皇帝嚇了一跳,立刻疑惑道︰“什麼病?誰生病了?帝國可以派軍醫團隊來降低聯盟士兵的傷病率,我們的目標是盡一切努力減少傷亡……”

    鳳凰扇動著光華萬丈的翅膀,臉上竟然露出一絲和主人非常相似的戲謔之色。海因里希只當沒看見,拍了拍手輕描淡寫道︰“那就這麼決定了,我會通知元老院和軍部準備聯軍合約的。等各項條款擬定好後我會代表帝國在上面簽字,希望你也能作為聯盟代表——”

    “聯盟元帥是卡列揚,”西利亞習慣性提醒。

    皇帝哼的一笑,指著身後打掃戰場的聯盟艦隊問︰“這些人也是為了卡列揚而回到聯盟的?”

    西利亞啞口無言,轉頭望向在戰場中穿梭的機甲和飛船,目光中透出一絲復雜而驕傲的感情。他的等身擬真影像投射在狴犴的操縱台上,被遠方恆星風映照著的側臉清晰可見,甚至連微微泛著光的縴長眼睫都觸手可及——海因里希的手不安的動了動,隨即又勉強控制住了,只一眨不眨的凝視著他的臉。

    “聯盟國民社保計劃已經開始重啟了,福利系統也在重建當中。”半晌後西利亞收回目光,輕輕嘆了口氣道︰“等徹底消滅暗星堂這個戰爭販子以後,這片星空起碼能迎來數百年的和平吧。”

    這是肯定的,只要帝國和聯盟能相安無事不起戰端——哪怕只是一段暫時的平靜,整個社會秩序都會得到長足的發展。西利亞目光中不由透出了一絲神往,悠悠笑道︰“也許要不了多久,民主議會制度也能被重建了……”

    這還是海因里希第一次听見他用這麼充滿希望的口氣說話,頓時就怔了一下,隨即笑起來︰“是啊,戰爭的目的是重建秩序,但領袖的責任還是應該讓人民免于戰亂才對啊。”

    西利亞點點頭,轉頭望向海因里希。兩人的目光穿過電波信號,在剛剛經歷過炮火洗禮的戰場上對視了半晌,仿佛都要在這一刻把對方的身影深深印在心底一樣。

    “我該回新克里姆林宮了,親愛的西利亞——”許久後海因里希終于道,仿佛風度翩翩的紳士一般微微欠身,說︰“不過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

    西利亞不無遺憾道︰“可惜這次沒法給你一個告別吻了……”

    皇帝眨了眨眼,笑著直起身。狴犴在空中轉身劃出一道明亮的金光,隨即迎著恆星升起的方向,向茫茫太空飛去。

    在他身後是金水星連綿萬里的城市和平原,貫穿全星的河流仿佛無數條閃閃發光的緞帶,縱橫交錯在這片充滿了生機的大地上。鳳凰如同傳說中的神鳥般高踞在天空中,直到雙子座皇帝的身影消失在宇宙盡頭,西利亞才微笑著收回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