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自銀河紀元3452年以來就一直籠罩在戰火陰影中的金水星,終于再一次響起了尖銳的防空警報。

    這一天清晨,剛剛抵達金水星的暗星堂艦隊還未休整,就迎來了從身後襲來的數百枚電磁震蕩炮!黑紅色閃亮的火焰團團圍繞住了暗星艦隊尾翼,旗艦還未來得及下令掉頭,艦隊兩側就被數萬台核融無人戰機圍了個嚴嚴實實!

    “康拉德大人!艦隊遭到偷襲!”副指揮的聲音在頻道中聲嘶力竭︰“目測是帝國3S級機甲獅鷲!”

    地面上,康拉德站在聯盟國會大廈一望無際的天台大廳里,透過玻璃天頂,冷笑凝視著天際一朵朵炸開的煙花。聯盟議會數十個議員被槍口頂著腦袋,以臉色蒼白的馬卡斯議長為首,戰戰兢兢的站在他身後。

    “那麼這就是聯盟對暗星堂的回答了是嗎,馬卡斯議長?”

    馬卡斯聞言差點軟成一團︰“不、不康拉德大人,議會對此是毫不知情的……”

    康拉德回之以一聲冷笑,轉頭對通訊器大喝︰“那不是帝國機甲,里面的人是加文•西利亞!所有戰艦全速掉頭,啟動空間陣列,將聯盟軍團前鋒吸入五維虛空!”

    金水星稀薄的大氣層外,所有暗星艦隊齊齊調轉,但緊接著數萬台核融無人戰機轟然爆炸,將最前線的黑色戰艦全數吞入了火海之中!

    那景象真是壯麗無比,連遠在地面上的人們都能看到天際連成一線的火鏈,如同碩大無朋的紅寶石項鏈一般奪目生光——

    然而如果升空後再看的話,這一幕的華彩卻是數十艘暗星戰艦上的生命和鮮血換來的,旗艦上副指揮隨即發出一聲聲嘶力竭的怒吼︰“啟動空間陣列!將敵人吸入虛空裂縫!!”

    數艘幽靈戰艦突破了同僚們爆炸後綿延數萬公里的硝煙和殘片,這些沖鋒者的艦頭毫無例外亮起了奪目的白光——那是空間裝置被激活的標志。一線黑色的空間裂口隨即緩緩撕開縫隙,與此同時,獅鷲中的西利亞瞳孔緊縮,下一秒他的聲音通過無形的電波傳遍戰場︰“所有人全線後退!無人戰機回撤——”

    話音未落,只見光耀軍團前鋒瞬間向後收縮!

    而在他們眼前,一道覆蓋了視線所有範圍的空間裂縫,正迅速張開它猙獰的巨口!

    地面上康拉德爆發出一陣得意的大笑,幾乎看到勝利的曙光正向他招手︰“奧斯羅德那蠢貨是因為私欲才落敗的!連尤涅斯大人,也是因為太謹慎膽小才不能成事!今天就讓我來取走加文•西利亞的項上人頭,讓尤涅斯大人好好看看——”

    在他身後,馬卡斯議長當然是瑟瑟索索的什麼都不敢說,幾個堅守派的中低級議員卻都下意識涌起一絲憤懣之情。不過這義憤很快被頭頂的槍口壓了下去,即使最膽大的人都只是低頭咬了咬牙,不敢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這就是你們三番五次拒絕暗星堂的下場!”康拉德猛然轉頭瞪視著他們,厲聲道︰“這就是你們不識好歹,妄圖和帝國聯手,將暗星堂觸怒的下場——!”

    仿佛為了應合他的話一般,此時突然從高空傳來震動天地的爆炸,甚至將腳下的地面都震得劇烈搖撼!

    “元帥!無人戰艦已爆炸完畢,空間裂縫已被摧毀!”獅鷲通訊台上傳來光耀軍團指揮官興奮的聲音,在震耳欲聾的炮火中格外大聲︰“誘敵計劃已成功,請做下一步指示!”

    ——就在暗星堂戰艦拉開空間裂縫的同時,聯盟前鋒迅速回縮,但還有數艘戰艦仿佛沒反應過來一般,呆愣愣的停在那。暗星戰艦一看便立刻如獲至寶的沖過來,將空間縫隙開到最大功率,數秒間便將那它們完全吸了進去——

    然而就在吞沒的那一瞬間,那幾艘聯盟戰艦突然化作了灼目而絢麗的炮火,高功率核融爆炸將空間裂縫撕扯得七零八碎,甚至把啟動空間陣列的暗星戰艦們都吞進了數萬攝氏度的火海!

    上當了!暗星堂副指揮幾乎立刻意識到這一點!

    然而這時候下令重振旗鼓已經不可能了——爆炸顯然是有意為之,高沖擊波甚至影響到了暗星艦隊的電波通訊,使所有頻道都出現了瞬間的中斷!

    這一招誘敵之計可謂漂亮至極,西利亞和海因里希並肩站在舷窗前,望著被光團籠罩的宇宙,爆炸產生的火光同時映在他們的眼底。

    “沒有必要和這些艦隊硬耗,只要穿透大氣層,進入金水星地面上殺死暗星武士康拉德,聯盟的困境就可以一舉解除了。”

    西利亞從舷窗的倒映上看了皇帝一眼,“誰來執行這個任務?”

    “當然是你了。”

    “那誰來指揮光耀軍團?”

    皇帝偏過頭,恰巧這時西利亞也轉頭來看他。兩人的目光在漫天炮火、硝煙、以及流星雨般的戰艦碎片中對視,所有難以言說的感情和希冀都在此刻無所遁形。

    許久後皇帝微微一笑,說︰“那當然是我了。”

    黑金色狴犴從駕駛艙深處飛來,恍若流星般在海因里希手臂上一環。緊接著皇帝上前,抓住了西利亞的肩,另一手按住他後腦勺,低頭在唇角輕輕印下了一吻。

    ——這個吻並不火熱,也沒有更多言語,有那麼幾秒鐘時間他們只是深深的對視著;緊接著海因里希退後半步,獅鷲駕駛艙的艙門在他身後層層開啟。

    “我走了,”皇帝低聲說,“我們會成功的。”

    西利亞久久凝視著他,半晌點頭道︰“我們會的。”

    數秒後,獅鷲機甲艙門外突然沖出一艘微型飛梭;緊接著在炮火擊中它之前,這艘微不足道的飛梭急速變形、重組,瞬間形成了一座龐大無匹的黃金巨人!

    “聯盟軍團全體將士听令!”所有戰艦指揮台上同時響起西利亞的聲音︰“——跟隨黃金狴犴,沖破暗星艦隊屏障,搶佔金水星!”

    “一切為了聯盟!”

    數萬人慨然應允︰“一切為了聯盟!!”

    狴犴駕駛艙內,海因里希喃喃著道︰“為了聯盟。”

    隨即通訊連接成功,身為帝國第一機甲的黃金狴犴,終于史無前例的首次和聯盟光耀軍團的作戰頻道鏈接在了一起;皇帝猛然抬頭,在如流星般飛身上前的同時爆發出一聲震撼的大喝︰“全體將士橫縱隊切!隨我沖鋒——!!”

    無數沐浴著戰火的光耀戰艦緊隨而去,如同席卷太空的利刃,斷然揮向了暗星艦隊!

    …

    同一時刻在地面上,康拉德雙眼驀然血紅,無數暗星武士紋就像黑色的小蛇一樣從他眼瞳中飛速流向全身,因為過度憤怒他的聲音都尖利起來︰“什麼意思?!為什麼會出現黃金狴犴,為什麼帝國皇帝海因里希在這里?!”

    他猛然轉頭狠狠望向議員,然而所有人都噤若寒蟬,沒有一個人能回答他。

    以貝肯費爾為首的堅守派中低級議員內心油然而生一種絕望的喜悅︰如果皇帝親自出馬的話,是不是說明帝國和聯盟的合作已經鐵板釘釘了?那麼暗星堂對聯盟的壓制和威脅,也就可以很快解除了吧?

    盡管如此他們還是顫抖著低下頭,竭力不讓臉上帶出任何表情。康拉德環視周圍一圈,仿佛看透了這些人的心思一般突然發出冷笑︰“做夢!區區光耀軍團根本不足為懼!全體暗星戰艦听令,開啟第二輪空間陣列,不惜一切代價把3S機甲獅鷲——”

    他的話沒說完,緊接著耳麥里傳來副指揮驚慌失措的聲音︰“康拉德大人!西利亞在狴犴的掩護下脫離戰場,向地面急墜下來了!”

    什麼?!

    剎那間康拉德心里其實是不相信的︰黃金狴犴的戰斗力這麼強?!聯盟軍團也真听他的?!

    還有這麼多暗星艦隊竟然攔不住西利亞一人,這根本不可能!

    然而緊接著,他抬眼往天際一望,遠處從長空中橫貫而來的赤金色光弧霎時將他臉色映得蒼白——康拉德嘴巴張開又閉上,張開又閉上,重復好幾次後才突然爆發出尖銳的怒吼︰“暗星艦隊側翼听令!脫離戰場組成電網,務必將獅鷲機甲立刻攔截!”

    …

    數十艘暗星戰艦頓時脫離了戰場,憑借瘋狂的火力支撐,向金水星大氣層急速馳去。

    那一刻高空中的追逐簡直稱得上是驚魂,雙方都在以閃電般的速度急劇下墜,緊接著,幾艘戰艦同時射出密密麻麻的電磁弧光,互相交織成了橫貫天空的巨型電網,兜頭向赤金獅鷲籠罩而去!

    獅鷲發出痛苦的嘶吼,在觸及到電網的瞬間,數塊機甲被削斷飛出,絞在電網中化作了灰燼。

    下一秒,暗星戰艦分別向四周不同的方向拉開,電網也隨之越來越大,閃爍著藍光的網絡在電磁吸力作用下變得急劇密集。獅鷲的外圍鎧甲在短短幾秒下墜的途中被全數削斷,甚至連剛拔出鞘的核融長刀也在觸及電網的瞬間化作了一團火光!

    “機甲損壞度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五!百分之六十二!”獅鷲在接連不斷的爆炸聲中尖聲大吼︰“這樣不行,加文!我沒法以完全形態落到地面上!”

    它也不能化作微型飛梭來逃脫,因為飛梭雖然體型較小,但防御力近乎于零,在這樣猛烈的攻勢下會立刻被流彈擊中,那就完全沒有任何抵達地面的可能性了。

    西利亞緊緊一咬牙,剛要開口說什麼,突然只听通訊器中傳來海因里希的聲音︰“你還能進行戰略防御變形嗎,獅鷲?”

    “可以!我的中樞光腦沒有受損!”

    “放棄完全形態,以防御罩模式保護駕駛員!”海因里希頓了頓,炮火中只听他富有磁性而略微沙啞的聲音傳來︰“沒關系的西利亞,盡管往地面上跳,我可以接住你……!”

    西利亞一怔,但緊接著一陣更猛烈的撞擊和爆炸從側翼傳來。在駕駛室劇烈的搖撼中他一把抓住通訊器,仿佛透過這小小的銀色裝置,看到了海因里希堅硬深邃的臉。

    幾秒鐘後他終于吸了口氣,沉聲道︰“獅鷲,就照他說的去做——”

    只見被硝煙籠罩的高空上,重重藍光組成的龐大電網里,獅鷲終于在痛苦的怒吼中急速收縮,化作赤金色的透明保護罩籠罩在西利亞全身!

    這個圓形保護罩其實比一個人大不了多少,再密集的網絡都無法攔截這麼小的目標。它在縱橫交錯的電網中撞了幾下,但緊接著,西利亞便從無數灼目的藍色電光中穿了過去,急速墜向數百公里以下的地面——

    就在這一時刻,遠在大氣層外太空中的狴犴調轉炮口,瞄準西利亞落下的方向,射出了一團絢麗的光球!

    這是什麼?

    光耀軍團看見了,暗星艦隊看見了,但所有人都無法阻止這團光球以難以想象的加速度向金水星沖去。它簡直比流星還快,周身包裹的光團保護層在大氣劇烈的摩擦中迅速燃燒,緊接著穿過高空中的流彈和電網,飛向正疾速下墜的西利亞——

    那一瞬間西利亞從狂風中抬起頭,唇角掠去一絲微不可見的笑意。

    他抬起手伸向那光球,與此同時最後一層保護膜在空氣中燃燒殆盡,露出里面包裹的真正物體——一只閃亮的鈦銀戒指︰“鳳凰——!”

    這一聲召喚宣告了戰斗的休止符。

    戒指瞬間套入西利亞左手中指,下一秒,銀色光芒劃破天際,無數機甲碎片在高空中旋轉、分解,剎那間組合成了頂天立地的銀色巨禽!

    六翼全展,浴火而出,鳳凰從漫天硝煙中當空而下,仰頭發出來了響徹大地的尖嘯!

    “這就是我送給你的禮物,”皇帝的聲音在通訊頻道中響起,仿佛帶著一絲低沉的笑意︰“可以嗎,西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