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帝國機甲戰隊豪情萬丈熱血滿腔的來,然後又豪情萬丈熱血滿腔的回去了。

    為什麼呢?

    因為皇帝要跟西利亞元帥去聯盟逛逛——這些人像銀河系大多數芸芸眾生一樣還停留在“西利亞元帥是Beta”的時代,而皇帝是個五十年找不到Omega的死光棍兒,現在帝帥兩人要百年罕見的共同出游,讓這幫人瞬間看到了解決帝國老大難問題的曙光!

    同一時刻,新克里姆林宮大會堂——

    “報告伊薩克中將,帝國機甲876587戰隊即將返航,陛下跟西利亞元帥去聯盟了。”軍情處少校畢恭畢敬一敬禮,道︰“陛下說是西利亞元帥親自邀請的,狴犴和獅鷲也隨行了,請各位將軍和聯盟使團繼續商談聯軍的各項事宜!”

    “……”伊薩克嘴角顫抖,半晌問︰“陛下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但是陛下說請各位將軍盡管放心!”

    伊薩克︰“……”

    亞倫︰“……”

    卡列揚︰“……”

    眾人一片沉默無言,千萬頭草泥馬同時轟隆轟隆的從會議室里跑了過去。

    十分鐘後,獅鷲變成的太空船上。

    海因里希懶洋洋的按斷通訊,亞倫上將口水噴濺的怒斥影像頓時消失了——消失前最後一秒,獅鷲光球如見到親人般飛撲上去,眼含淚光激動萬分,說︰“你什麼時候也找個Omega啊白痴——!!”

    于是最後一幕影像停留在亞倫舉起通訊器狠狠砸來的那一瞬間。

    海因里希冷笑著回過頭,只見西利亞正坐在一張雕花金屬茶桌邊,端著杯咖啡,聚精會神的看一本小說。他手邊的通訊器安安靜靜,完全沒有任何要響起來的跡象。

    頓時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嫉妒之情從皇帝心底油然升起︰“為什麼聯盟沒人找你罵娘?!”

    “因為我們管理水平上有差別。”西利亞翻過一頁,頭也不抬道︰“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我沒有娘。”

    •

    赤金色的太空船在宇宙中靜靜漂浮著,前方是比銀河系本身還要浩瀚雄偉的仙女座星系。

    鑒于皇帝臨時加入人口,沒有買船票,也沒有自帶干糧,所以西利亞元帥表示自己絕不養個小白臉,想要吃飯就必須干活。

    幸虧皇帝在去幽空星的那段旅程中已經被調教成了家務小能手,洗衣做飯擦地板那是樣樣都來得,連鋪床疊被這樣的活計都一手代勞了。Alpha雄性的杰出身體素質在此刻得到了充分證明︰比方說家務機器人在擦完整艘飛船的地板後必須冷卻幾分鐘才能去洗衣服,否則會因為動力系統過熱而燒毀;但如果使用皇帝的話,就完全沒有這方面的顧慮。

    西利亞驚奇的享受到了特殊待遇,每天閑暇時間都可以坐在椅子上喝茶,還吃到了手工制作的羊奶餅干,上面有華麗的黃金巨龍帝國軍徽。第一次吃的時候西利亞對著光端詳了半晌,不得不承認能把面團捏成這樣,證明海因里希的動手能力實在非凡,果然是個機甲微操的天才;然而捏著鼻子吃過兩塊之後,他覺得還是繼續回去吃干硬乏味的軍用餅干比較好。

    那天晚上皇帝興致勃勃的問︰“羊奶餅干怎麼樣?”

    西利亞思索半晌,肯定道︰“超出想象!”

    皇帝龍心大悅,回廚房去了。幾分鐘後突然他又疑惑的探出頭︰“是哪方面超出想象,到底怎麼樣?”

    “……”這人果然不好糊弄,西利亞拿著塊餅干沉默片刻,突然頭頂燈泡一亮︰“——精致絕倫!”

    皇帝于是又滿意了,絲毫沒發現這句話中的揚長避短之處。

    鑒于這種對話幾乎發生在所有皇帝做的所有事情上,所以這段旅程對兩個人來說都相當辛苦。好不容易熬過了整整三天,經過數次躍遷之後,仙女座龐大浩瀚的星系終于近在眼前了。

    盡管西利亞不會把發生在聯盟的所有事情都傾囊而出的告訴敵國皇帝——雖然以聯盟和帝國目前的立場而言,他們也不能稱之為純粹的敵人;但海因里希還是憑借西利亞露出的只字片語和自己的猜測,知道了聯盟這段時間發生的大部分事情。

    暗星堂在進攻帝國之初就猜到了聯盟和帝國聯手的可能性,因此尤涅斯很早就派出心腹康拉德在金水星附近監視聯盟高官的動向。新克里姆林宮和談順利的消息傳來後,暗星堂高階武士康拉德認為時機已到,于是從暗處現身並降臨金水星,要求再次和聯盟攜手進攻帝國。

    他這麼做是不奇怪的,早在西利亞復活之前,孔塞特林家族當政時期,暗星堂就已經開始計劃伙同聯盟進攻帝國的蛇夫星系了。西利亞在金水星大禮堂上的舉動遏制了這個聯手計劃,有效的把聯盟從暗星堂那方拉到了帝國這方,但並沒有打消尤涅斯對聯盟以及對他本人的聯合之心。

    高階武士康拉德帶著所謂的“投名狀”來到金水星,半誘騙半脅迫的要求馬卡斯議長同意他的計劃,並召集了已近名存實亡的聯盟議會來進行表決。然而事情進展得並不順利,馬卡斯雖然是個軟弱、易被說服的家伙,但也是個著名的反戰分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帶著聯盟遠遠躲到銀河系之外,盡情享受固步自封而為所欲為的統治;西利亞和帝國聯軍打仗的舉動已經讓他敢怒不敢言了,更何況毫無誠意、上來就要求聯盟出兵開仗的暗星堂?

    大概因為馬卡斯的拖延和不合作實在太明顯,看出這一點的康拉德立刻就被激怒了。暗星武士當即出動一支精悍的小型艦隊逼近了金水星,並打出了這樣的口號︰“如果議會不能光復在第一次銀河大戰中的恥辱,那我們就為聯盟徹底消滅這軟弱無能的寄生蟲!”

    事態急劇惡化,馬卡斯議長幾乎立刻亂了陣腳。他的第一個想法是找到康拉德進行妥協,急匆匆答應暗星堂所有不合理的條件,然而這個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就遭到了另一個人的反對——聯盟中級議員法比安•貝肯費爾。

    法比安•貝肯費爾出身于一個高級軍官家庭,少年時代也曾經上過軍校,但因為畏懼軍隊生活的嚴苛,很快就假借受傷的名義安排了退役,並在後台的作用下進入政府機關開始走仕途。——按照這段經歷看來,此人也不過是個資質平庸、善于投機之輩罷了;然而就他自己的內心來說,其實他對軍隊一直抱有微妙的好感,對議會上層的混亂現狀也並不感冒。

    西利亞在清理議會的時候並沒有太注意這個人,畢竟在數十年的從政生涯中,貝肯費爾並沒有做出什麼了不得的功績,不過是按部就班的升遷,隨大流的貪點小錢,應付公文聊以度日罷了,既談不上能力突出,也不能說罪大惡極——正因為如此他和大部分中級議員一樣,被接觸公職後放回了家,直到這次暗星武士康拉德強行組織議會進行表決,才再次把他拖入了政壇的渾水。

    處于意料的是,面對馬卡斯議長妥協的企圖,這個從沒被人當成一回事的中級議員卻忍不住反對了︰“如果答應康拉德條件的話,現在就必須出兵向帝國宣戰,那遠在新克里姆林宮里的聯盟使團怎麼辦呢?”

    這是馬卡斯議長最為恐懼、也一直試圖回避的問題︰“我們可以派人通知他們回來……”

    “怎麼回來?他們是帝國第一批也是最有價值的人質,強行脫離克里姆林宮只會引起劇烈的流血沖突!”

    “軍人本來就是要為國家而流血的……”

    “那麼,如果一定要讓他們流血的話,為什麼我們不能再堅持一會,直到他們以援助母星的名義和平脫離帝國之後,再回來幫我們擊退康拉德?”貝肯費爾一步也不肯退讓,甚至微微提高了聲音︰“我們所要做的僅僅是再堅持一段時間,少則幾天,多則十幾天——只要新克里姆林宮中的元帥和軍團長等人得到消息後趕回來,不僅聯合帝國的計劃不會被破壞,連暗星堂對我們的挾制和逼迫也能迎刃而解!”

    法比安•貝肯費爾站起身環視著議會席,甚至難得的顯示出一點咄咄逼人︰“各位不妨想想,如果使團中的元帥和軍團長等人落入帝國之手會怎麼樣?如果市民得知這個消息又會怎麼樣?——我們會變成國民口中的罪人,再多的金錢和輿論壓制都沒法洗清這一刻的軟弱和卑鄙!先生們,此刻我們已經站在了歷史的拐點上,短短幾天就能決定這個國家的未來!”

    周圍一片靜寂,大部分人都被這犀利、直接、赤裸裸的言辭所震懾住了。甚至連馬卡斯議長本人都無話可說,只能徒勞的長了張嘴,虛弱無力道︰“我也是為了國家的未來考慮……”

    然而這番話連一層遮羞布的作用都起不到,在座的所有人都久久的沉默著。

    在貝肯費爾的堅持下,一些中、低級議員也漸漸開始轉向堅守方案,議會中向暗星堂投降和不投降這兩派人的意見漸漸勢均力敵,而更多的紫袍大議員則趨向于謹慎的靜默——雖然這場爭議本身是相當可笑的,放在帝國也許還會被恥笑為聯盟議會軟弱偷生的又一例證,但確確實實在這關鍵的時刻,起到了至關重要的拖延作用。

    換一個角度來理解的話,這也是民主政治制度的優越性︰如果馬卡斯議長像帝國的海因里希皇帝一樣擁有獨裁權力的話,十個中級議員貝肯費爾的話都沒有作用。同樣,來自人民的壓力也不會被放到台面上來,成為堅守派抵抗馬卡斯議長的重要利器之一。

    事實證明遠在茫茫宇宙間航行的西利亞也沒有辜負貝肯費爾議員的希望——

    進入仙女星系後的第一天,軍團長帶著一個皇帝陛下,召集數十個空間站中的上百艘戰艦,集中了數萬人戰力,悍然向金水星發起了沖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