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第二天清晨,新克里姆林宮議事會堂。

    皇帝穿著黑金色正式制服,面容嚴整目光冷峻,如標槍般筆直的坐在首座上,全然看不出昨晚半夜沒睡的樣子。其余軍部將領以亞倫上將為首,呈扇形在寬大的會議桌邊分散開,雖然人數眾多,但整座大廳一聲咳嗽不聞,連空氣都仿佛緩緩沉凝了下來。

    不多時一個侍從官推開大門,欠身道︰“聯盟使團的各位閣下到了。”

    只見聯盟使團上下以卡列揚為首,從大門外魚貫而入,自有侍從官上前周到的為他們拉開扶手椅。皇帝咳了一聲,翻開今天的和談綱要,剛要開口卻目光微微一頓︰“西利亞軍團長呢?”

    卡列揚身側那個西利亞慣常的位置竟然空無一人——帝國其他人都還好,亞倫、伊薩克等深知底細的臉色卻同時微妙的變了。

    “聯盟首都金水星傳來一些緊急軍情,急需向西利亞大人請示,于是今天不能過來了,西利亞大人請我傳達對陛下的歉意。”卡列揚的回答倒是滴水不漏,末了微微一笑,自顧自坐下問︰“我們昨天說到哪了?聯軍後的軍費支援問題?”

    海因里希和亞倫等人飛快而隱蔽的對了個眼色,幾秒鐘後,皇帝右手中指狀若無意的在桌面上磕了磕︰“請為我轉達對軍團長大人的問候——既然如此,我們就先開始今天的討論吧……”

    與此同時,會場外的監控室里,正緊盯攝像鏡頭的軍情處少校轉身對手下做了個凌厲的手勢——根本不用他開口,兩個手下轉身直奔通訊台,緊急接通了正潛伏在國賓大廈的同僚,開口只問了一句話︰“西利亞大人在哪里?”

    富麗堂皇的會場內,和談只進行了十分鐘不到,突然大門被砰的一聲推開了!

    正在發言的亞倫上將聲音戛然而止,只見軍情處少校快步上前,俯身在皇帝耳邊說了幾句話——緊接著皇帝臉色驟變!

    他轉向卡列揚,冷冷問︰“西利亞在哪里?”

    現場頓時一片嘩然!

    然而卡列揚的面色倒是波瀾不驚,甚至很平靜的反問了一句︰“金水星有緊急軍情,急需向西利亞大人匯報,我不是已經說了嗎?”

    皇帝一字一頓道︰“所以他回金水星去听匯報了,是嗎?!”

    這下簡直捅了馬蜂窩,所有帝國將軍頓時霍然起身!

    “干什麼?”“你們干什麼?”聯盟眾人也紛紛站起,怒吼、質問、推搡頓時亂成一片——正當情勢劍拔弩張之時,突然“轟!”一聲巨響,整座會堂都劇烈搖晃起來!

    這一晃可不得了,很多沒站穩的當即跌坐下去,巨響中還有人一邊怒吼著怎麼回事一邊往外沖。平時就像石柱般立在會堂周圍的護衛軍頓時撲上來保護皇帝,然而一片紛亂中,海因里希用一個凌厲而果斷的揮手打斷了他們,轉身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

    與此同時伊薩克手腕上通訊器嘀嘀一響,他低頭一看,失聲道︰“陛下!防空層受到沖擊,3S機甲獅鷲正向大氣層外逃逸!”

    “集結太空機甲隊,火速進行定位攔截!”皇帝腳步落到會場外,伸手沉聲道︰“狴犴——”

    黑金手環在空中劃過奪目的亮弧,瞬間分散,重組,駕駛艙從漫天金屬零件中飛出,漂亮至極的把皇帝兜頭一撈!

    緊接著,平地而起的黃金狴犴仰頭發出一聲怒吼,在沖天的火光中瞬間騰空而起!

    這也許是新克里姆林宮在帝國成立五十年歷史上最驚心動魄的一幕了︰戰時警報在整個星球響起,大地發出沉悶的震顫,恢弘的建築在搖晃中發出轟鳴;全副武裝的護衛軍沖出行宮,仰頭目瞪口呆的抬頭望去——

    3S機甲黃金狴犴如火箭升空般在天地間拉起一道垂直的亮光,烈火瀑布中,無數機甲逆流而上,猶如千萬星辰般劃破了燦爛的長空!

    “目標機甲獅鷲——!”皇帝的怒吼響徹通訊頻道,如雷霆般震動所有人的耳膜︰“所有機甲卸除火力,開啟定位系統,全速攔截!”

    •

    此時獅鷲已經沖出了大氣層,駕駛艙舷窗外,蒼白色的行星正在身後漸漸遠去,眼前是廣袤無際的太空,以及金黃色絢麗飄散的恆星風。

    西利亞面無表情的站在舷窗前,突然只听系統尖銳響起︰“警告,六個天文單位外發現3S機甲狴犴!警告!帝國機甲隊正全速來襲!”

    “加文!”獅鷲的綠色神經帶從控制台前猛然躥出︰“陛下果然發現了!怎麼辦,是否開始運行戰斗程序?!要不要開核融導彈系統?!”

    出乎3S機甲意料的是,西利亞臉色並沒有變化,他靜靜凝視著太空深處璀璨的星雲,半晌道︰“關閉火力。”

    “什、什麼?!”

    “關閉火力,全速前進。”西利亞淡淡道︰“如果帝國要求作戰,就……不予理會。”

    獅鷲結結實實愣住了,半晌才遲疑著退回操縱台,開始逐一關閉機體上下數萬個火力輸出炮口,將所有能源集中在驅動系統上。3S機甲尾部爆發出更加明亮的火光,短短數秒內便完成了全部提速,猶如恆星爆炸飛射而出的光芒般向前沖去!

    與此同時六個天文單位以外,雙子座皇帝發出一聲震撼的暴吼︰“西利亞——!”

    西利亞驟然回頭!

    駕駛室內一片安靜,只見獅鷲從操縱台上嗖的一跳︰

    “狴犴請求通訊!是陛下的私人頻道!”

    年輕的聯盟軍團長注視著通訊屏,他明亮的黑色眼楮一動不動,臉上看不出半點表情,仿佛透過無盡的虛空看見了太空深處的某個身影。半晌他微微笑了一下,聲音竟然是很平緩的︰“接。”

    如果此刻真的有上帝從宇宙上方俯覽而下的話,就會看見這是多麼奇妙的一幕︰浩瀚的宇宙在此刻變成了追逐戰場,無數火光匯聚成一股明亮的洪流,向著前方洶涌而去。而在潮流前端遠遠領頭的,是如戰艦般龐大的黃金狴犴,周身繚繞著蜂群般連綿無際的光點——那是雖然已經被關閉了火力系統,但仍然亮著駭人光芒的核融無人戰斗機。

    追逐的一方和被追逐的一方都在絢爛的星海間穿行,前方不遠處,躍遷星空門在宇宙中閃爍著輝煌的光。

    獅鷲駕駛室內,雙子座皇帝高大的三維投影投射在舷窗前,背對著遠處的環形星空門,深邃的面容在陰影中格外冷峻︰“——談判還未結束,你就這麼急著要走嗎,西利亞?”

    機艙外流星般的追逐還在繼續,然而機艙里這方小小的世界,卻像是凝固了一般安靜。

    西利亞仿佛覺得很有趣般盯著皇帝,問︰“聯盟有緊急軍情,為什麼我不能走?”

    這理由跟卡列揚一模一樣,顯然是商量好的,皇帝看著他的眼神便透出一絲微微的冷笑︰“有什麼緊急軍情不能在行宮里听,非要你回去處理?別告訴我暗星堂率兵打到金水星上去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朕立刻白送你百萬兵馬,帝國出資,直接幫你把暗星堂打出去!怎麼樣?!”

    “少在我面前朕來朕去的,”西利亞懶洋洋道,“小心我抽你。”

    皇帝萬萬沒想到他的回答是這個,當時倒是一怔。

    “我會保持這個速度一直飛到金水星,除非被擊落,否則我不會停下來。”說這話時西利亞的語氣跟大義凜然等詞語完全不沾邊,相反倒是有點開玩笑般的意味︰“當然你也可以利用機甲隊進行合縱連橫,用機械力量把獅鷲抓住——我已經關閉火力系統,如果你這麼做的話,我只好開著獅鷲撞上去了……”

    獅鷲頓時一抖,但隨即壯烈的保持了沉默。

    皇帝沒有發抖,但他的眼神明顯震了一下,任何有眼楮的人都能透過三維立體投影看到他腦海中瞬間掀起的巨浪!

    “你不能這麼做,西利亞,你——”

    “我為什麼不能?”

    海因里希驟然上前一步,他的影像幾乎貼到了西利亞臉上。雖然是虛擬投影,但冰藍色眼底巨大而隱忍的怒火卻異常清晰,那一刻他對西利亞這種輕描淡寫的態度簡直覺得痛恨!

    ——憑什麼你這麼輕松!那也是我的孩子!

    你知道我盼這個孩子盼了多久?!你知不知道我要被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的感覺折磨瘋了?!

    怕這個孩子無法出生,怕他出生了卻不屬于我,怕從此再也見不到這個孩子的存在,怕有一天見到了卻不能相認……反反復復的焦慮和懷疑幾乎讓人窒息,到頭來你卻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

    這怎麼可以?!

    “你不能走……”海因里希緊緊盯著他,緩緩道︰“你不能走,西利亞,你必須留在我身邊……”

    就在這時機艙響起轟然一聲撞擊,報警系統驟然發出尖響︰“警報!敵軍已經抵達!警報——!”

    三維影像倏而消失,西利亞回頭一看,只見屏幕上赫然是以狴犴為首的帝國機甲隊,正在光海的簇擁中浩浩蕩蕩而來!

    與此同時西利亞一抬手,機甲神經帶飛射而來,啪的卷住他手腕!

    “獅鷲!”西利亞大喝︰“宇宙坐標9832749,全速躍遷!”

    這一刻的景象堪稱絕妙︰只見光海中巨大的黃金狴犴越眾而出,以難以想象的閃電速度橫切到獅鷲身後,與此同時整個帝國機甲隊開始變陣,以從獅鷲到狴犴的中軸線為基點,迅速展開成一個巨大的光環!

    猶如傳說中神創世,奪目的白光仿佛星團爆炸一般籠罩住了整個獅鷲;狴犴穿過重重巨浪,千萬鋒利刀刃組成的雙翼反射出恆星般的光!

    “西利亞——!!”

    無聲的暴吼在宇宙空間中激不起半點聲浪,但被呼喊的對象卻剎那間仿佛所有所覺——獅鷲回過頭,緊接著舉拳轟然擋下了這一擊!

    “那是我的,西利亞!”海因里希的聲音響徹通訊頻道,因為過于尖銳尾音甚至有點撕裂︰“——那是我的——!你不能殺死他!!”

    西利亞微微一愣,在那麼一眨眼的時間里獅鷲竟然毫無動作——

    緊接著,狴犴急速變形,如戰艦般巨大的機身在眨眼間收縮成微型飛梭;就好像無敵巨人轉身變成了一根寒光閃閃的尖針,從天而降驟然刺向獅鷲的心髒!

    ——亞光速變形!

    數百年無人能在戰場上做到的亞光速變形!

    就算西利亞,也無法在眨眼間把3S戰斗機甲的完全狀態變形成這樣!

    剎那間他瞳孔緊縮,只能眼錚錚看著前視窗中的狴犴疾速靠近;就在黑金尖針撞上獅鷲的前一瞬間,他終于猝然大喝︰“獅鷲!開登陸口!!”

    時間甚至來不及讓這句話的尾音落地,就只見獅鷲的前登陸口驟然開啟,在最後的千分之一秒內接住了狴犴;黑金飛梭如入無人之境般前驅直入,順著不斷開啟的層層閘門,轟然撞進了駕駛艙!

    ——轟!

    劇烈的艙內撞擊讓西利亞一聲都來不及出,就被氣流橫推了出去,重重撞在金屬艙壁上!

    另一邊只見針型飛梭在地板上撞出陣陣白煙,緊接著  變形,整個斷成了兩段,隨即海因里希用難以形容的敏捷身手從斷口中一躍而出!

    西利亞還沒來得及把擋著臉的手放下,就被一個雄健火燙的胸膛緊緊抱住,重重按在了牆上︰“那是我的,你想干什麼?你想回聯盟去干什麼?!”

    西利亞的第一個念頭是怒斥他簡直瘋了!

    這種物理接駁很大的風險性,萬一哪道閘門開啟不及時,微型飛梭就會狠狠撞上五維合金做成的厚板,最大的可能性是機毀人亡;如果西利亞從一開始沒開登陸口的話,那就更不用說了,飛梭會整個在機甲外殼上撞成一團火光!

    “你發什麼瘋?!”西利亞一抬頭,但緊接著被海因里希臉上的表情駭住了。

    這一刻他不像個皇帝——雖然本來就不像,但現在他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就是個絕望而發狂的普通男人。如果說海因里希最大的特點就是任何時候都不忘記作為政治家的本能的話,那他現在已經完全把本能忘到腦後去了,甚至可能連帝國都忘了,狂亂中只能把西利亞抵在牆上,一手不斷在他小腹上重重摩挲著︰“這也是我的,你知道嗎,嗯?!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知道……”西利亞反手緊緊握住他的手,沉聲道︰“你冷靜點,海因里希,你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絕不會發生,我保證。”

    他們四目相對,西利亞的臉色微微蒼白,但眼神卻非常穩定而有力,甚至從中微微透出一絲懇切。

    也許是被這種溫柔的力量所安撫了,海因里希的狂暴慢慢消退下去,仍然一動不動盯著西利亞的眼楮,足足幾分鐘後才沙啞的開口問︰“不會發生?”

    與其說這是疑問,不如說是急切尋求確認。西利亞予以的回答是無聲的點頭,然後放松了手上的力道,罕見溫順的任憑他那火熱粗糙的手掌在自己小腹上來回撫摩著。

    “……”海因里希全身緊繃的肌肉終于一寸寸放松了。他把頭靠在西利亞肩膀上,半晌突然開了口,聲音在領口間模糊不清︰“……我本來給你準備了一件禮物……”

    然後他又不說下去了,片刻後抬起頭,幾乎鼻尖對著鼻尖的挨著西利亞︰“那你到底為什麼回聯盟?”

    西利亞看著他的目光頓時變得很古怪,似乎想笑又有點無奈,幾次開口卻都又無語的閉上了。海因里希見狀,眉毛一挑又有要發狂的架勢,西利亞立刻抬手推他︰“好了好了好了,我不是說了嗎?聯盟有緊急軍情啊!”

    皇帝聲音登時抬高了八度,听起來相當嘲諷︰“什麼軍情?!”

    “……你這人……”西利亞簡直都沒詞了,半晌無可奈何的一攤手,說︰“暗星堂派使者來聯盟求和,現拿著投名狀在金水星軍部等著……你不信?不信跟我一起回金水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