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當天深夜,帝國行宮國賓樓。

    一身黑衣的皇帝帶著數十護衛軍,大步流星穿過大廈前廣闊的空地。

    這群人穿著沒有徽章的軍部制服,神色匆匆步伐統一,雖然這麼多人同時行動,卻沒發出半點聲音,就像夜幕中迅速潛行的猛獸。走到大廈底層宏偉的水晶金屬門前時,皇帝站住腳步打了個眼色,身後一名副手立刻上前,在密碼槽上刷了自己的身份卡。

    “軍情處阿諾德少校,”系統放出悅耳的電子女聲,“請問您為何要進入一級國賓重地?”

    “日常檢查安全防衛,我的任務審批號是FUDWE03476,有軍情處伊薩克中將的口令予以核實。”

    系統如實記錄下以上信息,又問︰“隨行人員?”

    “協同四十七人。”

    這一信息被系統自動反饋到大廈保衛中樞,和數據庫里千萬條指令中的某條餃接,對上,然後傳到中央控制室的大屏幕中,被打上綠色的允許通行標志。

    完美而安全的系統日志,即使事後檢查也不會有任何異樣之處。

    “請進,阿諾德少校。”大門徐徐打開,錚亮的水晶剎那間反射出夜色中憧憧的人影。

    阿諾德少校退後半步,皇帝舉步剛要上前,突然身後不遠處傳來一個帶著戲謔的笑聲︰“皇帝陛下,你是把身份卡弄丟了麼,還要借手下的卡才能通行?”

    海因里希猝然回頭,只見不遠處的草坪上赫然站著他們此行的目標——西利亞!

    西利亞穿著便服,神情悠閑的抱著臂倚在樹下,身側站著莫文、艾伯爾等幾名聯盟將領及外交官——如果僅僅這樣也罷了,問題是不僅如此,那群人中竟然還有兩個帝國外交官!

    那兩人大概也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皇帝,臉上都相當尷尬,半晌才訥訥道︰“陛下……”

    那一刻海因里希的表情詭譎莫名,片刻後才轉身走上前,卻沒回答西利亞,先問那兩個帝國外交官︰“你們怎麼在這里?”

    那兩人飛快對視一眼,雖然都是經過良好訓練的職業外交人員,但他們眼中那一閃而過的恐慌如何瞞得過皇帝的眼楮?果然只見他們訕訕的欠了欠身,其中一個小聲道︰“陛、陛下,聯盟使團通知我們,說西利亞軍團長一行人想在內宮附近夜游,請我們予以作陪……”

    西利亞這種等級的國賓,當然可以想什麼做什麼,哪怕想吃龍肝鳳髓呢,只要他能吩咐得出口,帝國外交部都得客客氣氣的伺候著,何況是即興夜游這點小事。退一步說,就算今天想出來逛逛的不是他而是莫文中將,只要聯盟使團遞個話出來,帝國外交部派兩個人過來領著又怎麼了?還不是再合情合理不過的事情了?

    然而——皇帝深深知道外交部的這點貓膩︰如果他們真想推脫的話,也是能找出一萬個理由來的。

    眼下已經很晚了,午夜時分,內宮重地,只要外交部有心,隨便回個“往上報了才能做決定,請軍團長稍等”就能糊弄過去。即使第二天把這事翻出來,那也沒什麼,別說西利亞本來就不是為難人的人,就算他刻薄想挑事兒,也不能因為外交部太遵循規矩而指責他們吧?

    然而聯盟一發話,兩個外交官就恭恭敬敬趨奉著來了!

    ——因為聯盟使團已經把他們打點好了!

    要是沒點貓膩,誰願意半夜三更做這麼不討好的事情?!

    皇帝的目光有些不易察覺的陰沉︰雖然今天晚上出動了軍情處這麼多人手,但西利亞的身份擺在這里,帝國是決不敢明目張膽用什麼強制手段的……

    然而,這兩個帝國自己的外交官在這,兩雙眼楮眼睜睜看著,不管皇帝打著什麼算盤都不可能了!

    “陛下——”回話的那個外交官戰戰兢兢道。

    海因里希表情一動,還沒來得及開口,就听西利亞笑眯眯問︰“帝國外交部的服務十分周到,我謹代表聯盟使團表示誠摯的感謝,皇帝不會責怪他們吧?”

    皇帝本來就不能責怪他們,但被西利亞拿話一襯,只得沉聲道︰“沒有的事。”

    這時的場面已經相當詭異了,帝國四十余名軍情處人員在皇帝身後,簡直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偏偏西利亞就是不開口問這幫人來這里做什麼。他的表情非常正經,眼神卻帶著毫不掩飾的調侃,皇帝咬牙跟他對視了片刻,莫文中將才終于看下去的咳了一聲︰“既然陛下來國賓大廈有事,我們就不打擾了吧。兩位外交官閣下,能否再帶我們去那邊走走?”

    ——要不說莫文中將為人厚道呢,他這話一出,皇帝身後四十余人同時都松了口氣!

    外交官當然忙不迭說好,急忙想離開這是非之地。然而西利亞剛隨眾人一轉身,突然皇帝眼楮微微一眯,上前抓住了他的手︰“元帥——”

    西利亞目光一瞥。

    只見海因里希眼神微動,竟然浮起一絲無懈可擊的微笑︰“我認識元帥百年,卻從未偕同夜游過,今天有幸遇上,不如就一起走走吧。”

    他說這話時語氣是徹底的不容抗拒,緊接著海因里希向後揮了揮手,雖然話是對手下們說的,但目光卻一直定定的看著西利亞的臉︰“你們都解散吧,朕要跟元帥一起……去聊聊天。”

    •

    行宮的夜色是很美的。

    輝煌的燈火灑在道路上,大叢大叢月光花發出絢爛的微光。因為是冬宮裝飾,冰雪凝成的枝條和花朵在道路兩邊爭奇斗艷,銀色的鈴鐺掛在鑽石果樹上,夜風中發出叮叮當當悅耳的聲響。

    西利亞在人群最前走著,海因里希和他並肩,兩人都望著前方在燈火下流光溢彩的冰雪,一時之間誰都沒有說話,只听見身後傳來眾人沙沙的的腳步聲。

    “我們真的從沒一起在夜里走過路?”西利亞突然問。

    “有,但不是一起。”

    西利亞微微偏過頭,只見海因里希笑了一下,說︰“你總是被很多人簇擁著,很少幾次只有我在的時候,那也是我跟著你,而不是偕同……偕同,其實我很喜歡這個詞。”

    他也回頭來看西利亞,兩人的目光對視片刻,西利亞問︰“所以這就是每當你給我找完麻煩後,都會忍不住沾沾自喜的原因?”

    海因里希一怔!

    “你心里無法正視自己已經變成了強者的事實,所以想方設法要證明自己。”西利亞的語調非常輕微,卻打斷了皇帝即將出口的下意識的辯解︰“——在你眼里我不可逾越,所以你一定要用各種辦法證明你可以為難我,以此向自己證實︰我確實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我終于不用跟隨在西利亞身後,而是可以伸腿給他使絆子了。”

    “有些絆子其實是不必要的,但確實讓我很為難。”西利亞承認道,“但你最讓我困擾的還不是這一點。”

    海因里希被西利亞出乎意料的坦誠弄得有點愕然,但很快他恢復了鎮定,“在你眼里我是強者?”

    “是。”

    “那我最讓你困擾的是——”

    “是你讓我感到動搖,”西利亞說,“你……曾經讓我的信仰發生了動搖。”

    他站住腳步,面對面望著海因里希。這時後面的人已經離得很遠了,布滿冰雪的小路上只有他們倆,遠處行宮輝煌的燈火映照在彼此的眼楮里,和頭頂的浩瀚星海一樣晶瑩璀璨。

    “我動搖過你對聯盟的信仰?”海因里希難以置信的輕聲道。

    在他震愕的目光里,西利亞凝重的點了點頭。

    “是,當時聯盟的矛盾已經無法緩解,而帝國欣欣向榮,一切我推測中的社會矛盾和制度漏洞都沒有發生,民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比在聯盟時更高,經濟發展也更迅速。所以當我率領聯盟軍團把帝國軍打得四處逃竄時,也在心里問自己︰難道他們才是正確的?難道我才是注定要被歷史發展所淘汰的那一方?”

    “雖然最後我還是堅持民主制度的公正和延續性,但確實有那麼一段時間,你讓我的整個信念體系都發生了動搖。這根本的原因就是你用我不認可的方式變得很強大——超出我想象,甚至讓我有那麼一絲恐懼的強大。”

    西利亞抬起手,輕輕拍了拍皇帝英俊的臉。

    皇帝則反手一把握住了他。

    “我只有一個忠告……”西利亞俯在他耳邊輕聲說,吐息時的熱氣都噴在皇帝的耳廓上︰“真正的強者是不會因為地位變遷而改變自己內心的態度的,所以即使不下絆子,你也比我強大了。”

    他掙脫了手,退後半步,在雪地里靜靜的看向皇帝。

    海因里希久久的盯著他,各種復雜的滋味如同滾燙的水一般流過心髒,燙得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甚至有點微微瑟縮。

    半晌他才開了口,聲音因為強作鎮定而有點緊繃︰“你只是想讓帝國少使絆子,不干涉聯盟征兵潮對吧?”

    西利亞聳了聳肩。

    那一刻海因里希突然有種沖動想把所有話都問出來,但緊接著,借著從他們身後映來的燈火,他突然瞥見了西利亞眼梢那一絲無法掩飾的疲憊。

    他的眼圈微微發暗,側臉線條更加深邃而削瘦,臉色帶著近乎透明的蒼白。因為剛才背光的緣故,這些細節都很難看清,不過它們本來就被掩飾得很好,現在即使在燈光的輝映之下,也只是從完美的隱藏中不慎泄露出絲毫而已。

    皇帝敏銳抓住了那一瞬間深深的疲倦,但他還沒來得及細看,緊接著就只見西利亞轉過頭,若無其事笑道︰“莫文!”

    莫文中將他們已經趕了上來,西利亞便轉身向他們走去。這時他那一絲憔悴已經被夜色完全掩蓋住了,聯盟上下無一人看見,他包裹在襯衣下的腰格外削瘦,但仍然挺得筆直。

    海因里希愣在了原地。

    他應該感到得意的,聯盟已經被逼到了一個相當嚴重的程度上,連西利亞元帥在他面前都落了下風,只能靠這點手段和巧計來苦苦支應而已。

    然而不知為什麼,當他看到西利亞整整一夜不敢合眼,施計買通帝國外交人員,帶著人到處轉悠來抵御困意的時候,卻突然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痛苦和憤怒——

    不是怨恨西利亞精細的謀算與手腕,他憤怒于他自己。

    他憤怒這樣佔據上風,步步緊逼,連一絲微不足道的愛意都不敢表露出來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