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幸虧海因里希閃得快,只被濺到一點,但他還沒來得及慶幸,就只見西利亞繼續難以克制的吐了好幾口!

    這時他已經根本沒什麼好吐的了,胃里絞出來的都是清水,但這狼狽的模樣在西利亞身上出現格外嚇人,皇帝一時都沒反應過來——緊接著,當他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時,只見聯盟那些親信手下已經一擁而上,七手八腳的把西利亞往洗手間扶,瞬間把皇帝擠了出去。

    海因里希剛要追上前,就只見亞倫、伊薩克等人從走廊盡頭趕了過來,都在問︰“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元帥呢,陛下您怎麼了?”

    海因里希嘴唇動了一下,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這時卡列揚已經把西利亞半扶半架的弄進了洗手間,反手“砰!”的重重把門一關。少頃門里傳來斷斷續續的嘔吐和水聲,隔著門板雖然非常模糊,但仍然清晰的震蕩著每個人的耳膜。

    亞倫奇道︰“這……這是怎麼回事?要叫醫生嗎?”

    伊薩克中將看著他,欲言又止,半晌又小心的看了眼皇帝。

    “你怎麼了?”亞倫莫名其妙問。

    “……不,我、我其實覺得,也許西利亞元帥他——”

    “不,不可能,”海因里希下意識打斷了伊薩克中將,“不可能。”

    皇帝腦子里亂哄哄的,慢慢的退後幾步,脊背靠著牆。現在他已經什麼都听不見了,整個人仿佛站在雲端上一樣飄飄忽忽,有那麼剎那間他甚至想狠狠掐自己一把看看是不是在做夢。

    另一邊亞倫仍然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看著伊薩克,而刀疤男在這個反應遲鈍的同僚面前有點崩潰,他想方設法用手勢和眼神表達了半天,就在即將忍不住說出來時,亞倫終于恍然大悟︰“哦——”

    緊接著又立刻搖頭︰“不可能啦,這怎麼可能,不不,不會的——”

    刀疤男嘴角抽搐的看著亞倫和海因里希︰“你們為什麼覺得不可能?!”

    皇帝和上將異口同聲︰“因為那是西利亞元帥——”

    聲音戛然而止,顯然他們都意識到這個理由似乎在邏輯上有點問題。

    于是伊薩克無辜的兩手一攤,亞倫盯著他目瞪口呆,倏而又轉頭望向皇帝——然而只見皇帝的表情迅速沉了下去。

    走廊上陷入了一片詭異的靜默,其余幾個帝國將領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各自疑惑的互相看著,想要開口發問,去都在皇帝陰沉的表情面前膽怯的閉上了嘴。

     擦一聲門響,不遠處西利亞一邊用紙巾擦臉一邊走了出來。

    他仿佛沒有看到走廊上的帝國眾人一般,直接轉身向走廊出口走去。只在轉身的瞬間,他的眼光似乎悄無聲息的瞥過了海因里希。

    那一刻海因里希也正抬頭望向他,四目相對的瞬間,時間仿佛被無限拉長以至于靜止,連走廊上變幻的光影和空氣都永遠凝固成了一副詭譎的畫面。

    緊接著西利亞轉過身,和卡列揚一同走了出去。

    所有人都怔愣的看著這一幕,半晌走廊上才響起伊薩克中將小心而疑惑的聲音︰“陛下,為什麼不——”

    “不,別說。”

    伊薩克一愣,只見海因里希回過頭,面色沉沉的完全看不出喜怒。

    “不能說,要先拿到證據……”皇帝冰藍色的眼楮微微眯起,半晌才听他再次開了口,然而這次聲音輕得就像是耳語一般︰“就算拿到證據,也不能說出來。”

    …

    “……不管你們現在是帝國的公民,還是自由行星的流浪者;只要你曾經是光耀軍團的一員,只要你曾經流過光耀軍團的血!”

    “——我已經回來了,我的戰士們都在哪里?”

    演講視頻隨著光電訊號傳遍宇宙,視頻中西利亞這句話就像是一點火星,落地的瞬間便引起了燎原大火,緊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掀起了整個銀河系!

    當年西利亞戰死紅土星的消息傳來,聯盟立刻爆發了史無前例的抵抗高潮,甚至一度逆轉了戰場形勢。但緊接著因為失去統帥,信仰的崩潰也不可避免的到來,最終經過卡列揚等人的舉手表決,光耀軍團選擇了停火投降,原地解散。

    無數人含著熱淚,駕駛武裝飛艇甚至是戰艦飛向了茫茫太空深處。大部分人則選擇留下來,自願組成了敢死軍,試圖向帝國發起最後的自殺式沖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新皇海因里希及時公布了聯盟議會背叛人民,出賣光耀軍團並導致西利亞戰死的真相——這個行動應該是海因里希登基後最正確的決定之一,它在關鍵時刻扭轉了戰局,將人們巨大的仇恨轉嫁到了聯盟議會頭上。

    頓時,以孔賽特林家族為首的利益集團成了戰敗的罪魁禍首,聯盟議會不得不全線潰退出了銀河系;而帝國則通過一系列招安措施,成功收編了光耀軍團的大部分將士,將他們作為公民安頓在了帝國邊陲。

    經過五十年的漫長演化,這些人已經逐步成了帝國的一部分。他們像原本的帝國居民一樣工作,生活,行商,交稅;他們和附近行星的聯系逐步增多,開放通商口岸,增設了成千上萬個自由港口;他們和帝國其他星系的人通婚並生育後代,幾乎完全融入進了帝國社會和體制中……

    然而這些人是不同的。

    他們是帝國除少部分服役時間較長的正式軍人外,唯一上過宇宙級戰場的人。他們是真正的戰士,走過槍林彈雨,穿過戰火血肉,是一支由鐵血鑄就,所向披靡無所畏懼的軍隊。

    …

    征兵演講傳遍銀河系的第二天,帝國邊陲各地便發生了騷動。短短幾天內事態進一步加劇,當地政府不得不將高空禁制從黃色升級到紅色,繼而升成了最高等級的紅色。

    然而這無事于補——演講之後的第四天,各地騷動達到高潮,無數已經拿到帝國身份的原光耀軍團將士開著飛船,輕而易舉撕裂了高空防線,穿過帝國空間站逃向了茫茫太空!

    消息傳到帝國首都白鷺星時,情況已經相當惡化了。

    叛逃人數以每天264個百分點的速度翻番增長,一座接著一座的邊陲城鎮化為了白地;很多帝國政府機構因此瀕臨癱瘓,交通和通訊隨即被完全斷絕;更有甚者,一些原本出身于聯盟,現已在帝國軍隊任職的軍官也毅然選擇了對立陣營,很多人甚至直接開著戰艦從太空要塞中離開了!

    回歸聯盟!

    回歸光耀軍團!

    愈演愈烈的情勢終于讓帝國軍部無法再袖手旁觀。演講過後的第十天,白鷺星元老院終于向數千光年外的新克里姆林發出了緊急通報,請求皇帝立刻用鐵腕手段對史無前例的聯盟征兵潮作出處理!

    “聯盟軍部在騎著我們耀武揚威!”行宮中,一身瓖金黑袍的朗費洛長老對皇帝怒吼︰“這不是八百萬人的問題,這是國家在受辱!這是聯盟在用實際行動告訴我們,他們不把帝國放在眼里!他們對帝國的權威和驕傲視若無物!”

    海因里希面無表情的坐在皇座上,只見朗費洛重重把茶杯一放,連花白的眉毛間都溢滿了怒氣︰“聯合軍隊不僅是我們和聯盟共同對抗暗星堂,也是帝國和聯盟之間的交鋒!戰場還沒上就被人先下一城,皇室的臉往哪擱!軍部的臉往哪擱!帝國的臉往哪擱——!”

    “朕不能處理。”

    朗費洛長老瞬間像被人硬生生掐住了脖子︰“您說什麼?!”

    “朕不能處理,”海因里希淡淡道,“必須讓他們去。”

    這時朗費洛長老看他的眼神已經近乎于看一個瘋子了,然而皇帝本人很冷靜,甚至微微苦笑了一下︰“西利亞可能懷孕了,是我的。”

    •

    那一刻朗費洛長老的臉色異常精彩︰極度的驚詫、意外、難以置信,混雜著憤怒和疑惑,以及一絲難以言喻的狂喜,讓這個老人的表情極度扭曲,看上去甚至有點荒誕︰“陛下,你說什麼?!”

    “孩子是我的——”海因里希頓了頓,深吸了口氣,才低聲道︰“雖然他只是有可能存在而已。”

    朗費洛此刻的表現不比亞倫上將好多少,老人下意識搖著頭,半晌才結結巴巴道︰“不……不可能,您能做到這樣的……這樣的事?!”

    “獅鷲的醫療系統沒有診斷出來,狴犴得不到近身的機會,但他的表現很像。他嘔吐,貧血,經常感到饑餓卻迅速削瘦下去,精力不濟,上次監听戰役的時候竟然睡著了——我認熟悉他上百年,從沒看過他在戰場上睡著……”

    海因里希嘴角冷冷一勾,說︰“還有他服用的那種抑制劑是掩蓋受孕信息素氣味的,否則所有人都會立刻知道發生了什麼……也正因為如此我一直沒有聞出來。”

    朗費洛長老目瞪口呆,許久突然拍桌而起︰“為什麼不確定?!身體檢查!立刻要做身體檢查!把結果拿到元老院來公布,所有人都必須知道——”

    “不,”皇帝的聲音非常陰沉,“除非這個孩子我不想要了。”

    朗費洛長老一怔,隨即狂熱的腦袋慢慢冷靜下來,幾乎立刻為自己沖動的言論而感到後悔。

    確實,這個消息當前是不能公布的。別說不能公布,甚至連驗證都非常困難——帝國有什麼資格強制要求來訪的友邦元首進行身體檢查?!

    哪怕他們現在所有人都知道西利亞受孕了,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小太子對帝國來說有多重要,那也一個字都不能說!不僅不能說,還必須千方百計的隱瞞著裝作自己也不知道!

    誠然,把這個消息公布出去有很多好處︰首先加強了聯盟和帝國的合作,很多矛盾就此會立刻緩解;其次極大程度上提高了皇帝的威望,對帝國有著無形而巨大的利益;就眼下情況而言,西利亞形象受到無可挽回的損害,能立刻遏制愈演愈烈的聯盟征兵潮……

    哪怕以上情況都不出現,退一萬步來說最基本的,民眾也能知道他們將會得到一位小太子!

    國本已定,人心穩固,對任何一個帝制國家來說都是頭等的大事;何況這個國家的皇帝,已經五十年沒有給民眾任何希望了!

    繼承人選不能確定,是目前帝國政體受到攻擊的最主要理由,如果擁有一位具有西利亞血統的繼承人的話,帝國最大的劣勢甚至會一舉扭轉成最大的優勢!

    然而,朗費洛長老的臉色也沉了下去。

    不論多少巨大的利益,都比不上簡單的一點——

    西利亞可以打掉這個孩子。

    別說什麼結合什麼標記,發情期那種東西在有抑制劑的情況下根本不起作用。況且通過手術強行洗去標記的事情也時有耳聞,雖然帝國已經立法取締了這種技術,但誰能保證聯盟沒有?只要西利亞想,等回到聯盟後有充足的抑制劑和醫療團隊,發情期完全可以用各種手段避開!

    到了那個時候,真正聯系著帝國和聯盟、聯系著皇帝和西利亞元帥的,可不就只剩這個不知為何意外留下的孩子了嗎?

    這是帝國唯一的,也是絕對不能打出去的王牌!

    顯而易見的是,如果現在公布這個消息,他們會立刻遏制住征兵潮,甚至將聯盟置于極端難堪的境地;然而這種行為只會立刻導致一個後果,就是西利亞公開否認,然後把孩子打了!

    ——那他們就什麼都沒有了,他們還能剩什麼呢?

    “不,不能說……確實不能說……”朗費洛長老用和年紀極不相稱的敏捷速度在室內轉了兩圈,突然站住一跺腳,問︰“但如果不說的話,西利亞元帥回聯盟了怎麼辦?!”

    皇帝瞳孔微微緊縮。

    “如果回聯盟了,孩子還能再回來帝國嗎?”朗費洛長老上前一步,激動道︰“不能讓他走!這個孩子,必須要生在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