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雖然西利亞說了要從銀河系征兵,其中隱含的意思也相當明確了,但皇帝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他已經不再是五十年前那個初次登基,戰戰兢兢,對附近自由星系及自治領的任何異動都憂心忡忡,一有風吹草動就如鬃毛怒張的雄獅般警戒起來的新皇了。五十年來高度警張和自律的皇帝生涯在極大程度上鍛煉了他,把他變成了一個政治嗅覺老辣,思維清晰明確,對任何事都很有把握的人。

    因此當卡列揚準備在新克里姆林宮發表全宇宙公開演講時,皇帝沒有阻撓或下絆子,只讓軍情處在幕後進行了例行監視而已。甚至在演講舉行的當天,他也沒有任何想去現場看看的表示,只像平常一樣在書房里和各位帝國將軍一起討論大小軍務。

    只是在日常事務都處理完之後,皇帝看了眼座鐘,合上面前的文件︰“紅鵠廳里的演講應該已經開始了吧?”

    伊薩克看了眼亞倫,見對方沒有什麼,便道︰“應該快結束了。”

    皇帝點點頭,似乎終于表現出興趣一般,招來狴犴道︰“把演播室的信號接過來,我們也來看個尾聲吧。”

    這場公開演講面對整個銀河系,各個星系會因為距離長遠而存在不同程度的信號延遲,但因為它是通過帝國行宮的通訊頻道往外傳的,所以只要把信號源接進來,就可以即時听到這場演講。

    三維立體投影遼闊的書房里拉開,帝國眾目睽睽之下,只見卡列揚一身白色軍服,這個平時桀驁不馴、慵懶油滑的中將此刻表情格外肅穆,黑色雙眼堅定注視著前方的虛空——在廣袤銀河系的無數角落,正有數以兆億計的人民,正守在家里、車中、廣場上……仰頭聆听著他的演講︰“國家將支離破碎,社會秩序化為烏有,你們平靜的生活,安逸的家庭,都會在遠星勢力的入侵下慘遭蹂躪……”

    “這是一場勢必到來的戰斗,聯盟光耀軍團永遠歡迎新鮮力量的加入,我們每一個人渺小的力量都將匯聚在一起,鑄成抵擋入侵和保護國家的鋼鐵城牆……”

    “最後決戰的時刻已經來到了,請拿起武器向來自河外星系的敵人抗爭——這不僅僅是保衛國家,更是保衛你們自己的戰斗!在整個銀河系共同的敵人面前,我們是一個無堅不摧的整體!……”

    卡列揚低下頭,用手撐著額角。幾秒鐘後當他吸了口氣,重新抬起頭的時候,突然西利亞的身影從後方走上屏幕,從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謝謝你,阿納托利,之後的讓我來吧。”

    •

    卡列揚瞬間有一絲詫異,但緊接著順從的退讓開,退後了幾步。

    西利亞順勢走上前,站在鏡頭最正中。

    他穿著銀白色帶軍餃的正式軍服,襯衣立領上有一枚指甲蓋大的雄鷹書卷徽章——這是聯盟國徽,只有少數擁有極高的榮譽現役軍人才被允許佩戴。銀光流甦綬帶從胸前垂落到挺拔削瘦的腰際,修長雙腿被筆挺的褲管包裹著,他整個人如同出鞘的劍一般站立在廣闊的鏡頭正中,雙眼沉靜的望向前方。

    海因里希心里一動,仿佛有種難以言說的滋味從內心深處蔓延而上。

    與其說這是軍服,倒不如說是軍用禮服。帝國也有差不多的款式,只是裝飾比聯盟更復雜精致一些,每年重要時刻皇帝都會以這樣華麗而鄭重的形象出現在國民眼前,經常會被媒體冠以各種熱烈的贊美之詞。

    然而現在,當他從鏡頭中看到西利亞時,立刻就感覺到這個男人身上獨一無二的軍人氣質——堅定,冷峻,嚴酷,鎮靜……那種純雄性的權力感從他削瘦的身軀中散發出來,從骨子里滲透出來,完全沒有因為性別的變化而削弱半分。

    這一刻他的三維立體影像出現在宇宙數兆億民眾的視線里,深邃的眼神、緊抿的嘴角、甚至連每一絲頭發的紋路都清晰可見,當他開口時,光電信號傳輸讓他的聲音就像響徹在人們耳邊一樣︰“我是加文•西利亞,聯盟軍團長。如果現在收听這段音頻的是前光耀軍團將士,那你一定听說過我的名字。”

    帝國書房里一陣騷動,海因里希的呼吸微微停頓了一瞬。

    即使已經叛變了那麼多年,這一刻仍然有種熟悉的顫栗如電流般竄過骨髓。

    “聯盟潰敗時,你們當中的無數人選擇了放下武器,向帝國投降,從此成為帝國邊陲或自由行星的流浪人口。你們也許已經對聯盟政體心灰意冷,即使身無分文、流離失所,駕駛飛船在茫茫宇宙中漂泊,也不願回到仙女星系殘存的光耀軍團中來。”

    “我理解你們。你們已經血戰到最後一刻,徹底盡到了一個戰士的所有責任——然而我們仍然失敗了。”

    “我們被迫放棄藍汐星,雙子座,以及聯盟大片廣袤的星系,退居到銀河系外的宇宙一隅,從此成為了一群沒有國土和家園的人;但這種漂泊無依的日子也不能長久,今天我們將再次面臨戰爭,和上次不同的是,如果這次失敗,我們將失去的是生命。”

    西利亞頓了頓,閉上眼楮,幾秒鐘後再次睜開︰

    “我們面前有數億萬光年遙遠的征程,但聯盟人民沒有絲毫生存的空間——我們的財產被搶掠,自由被奪走,信仰和尊嚴被踐踏至支離破碎;我們在屈辱和痛苦中度過了五十年,直到今天,我們的生命也即將受到無情的踐踏!”

    “前光耀軍團的所有將士,散布在宇宙各地的聯盟子民,在此我請求你們回來,和昔日的同袍一起並肩作戰!”

    “不管你們現在是自由行星流浪者,是無國籍人士,還是帝國的公民;只要你曾經是光耀軍團的戰士,曾經隨聯盟踏過光榮的征程,你就永遠是我們的戰友!”

    “而你們身上光耀軍團的血,將永遠也不會冷卻!”

    ……

    ——西利亞的聲音不高,但那震人發聵的力度,卻久久撞擊著每一個人的心。

    書房里一片死寂,沒有人說話,甚至沒有人動作,整個場景就像一幕無聲而沉重的畫面。

    然而海因里希清楚地知道,就在他最後一句話落音的瞬間,宇宙中正有無數人扔掉了手中在做的事情,同時起身發出激動的歡呼!

    西利亞也知道,這次他望著鏡頭停頓了很久,才緩緩開口問︰“我已經回來了,我的戰士們都在哪里?”

    •

    海因里希霍然起身,按斷了光幕。

    偌大的書房就好像一幕無聲的黑白啞劇,漫長而令人心悸的沉默過後,終于響起了皇帝低沉的聲音︰“他想征回聯盟潰敗時光耀軍團解散的八百萬大軍。”

    伊薩克中將奇道︰“怎麼可能?都五十年過去了!那些人很多都成了帝國公民!”

    書房里好幾位將軍流露出贊同的眼神,然而更多人都沉重的搖了搖頭。亞倫上將吸了口氣,緩緩道︰“有可能的,如果發出號召的是西利亞元帥的話……特別是聯盟議會對他‘軍權獨裁’的指控剛剛過去沒多久,這等于是對那些人釋放出一種信號——”

    “一種如今是西利亞當政的信號。”海因里希淡淡道,“凡事有利必有弊,這個指控毫無疑問動搖了西利亞作為精神領袖的地位,但對前聯盟將士來說,是再次將生命交付到他手上的保證。”

    伊薩克難以置信的站起身︰“但……但他就這麼說了?在帝國的國土上光明正大挖帝國的牆角?!號召帝國人民反叛到聯盟去當兵?!這簡直是——”

    這簡直太無恥了。

    亞倫上將內心默默幫他補完。

    也難怪伊薩克不敢相信,這種事要是海因里希做的話一點也不奇怪,但換成西利亞?一邊跟帝國和談一邊當著帝國所有人的面光明正大挖牆腳,有誰能想到做出這種事的竟然不是海因里希,而是西利亞?!

    伊薩克還想說什麼,卻被海因里希的動作打斷了。只見皇帝起身快步穿過眾人,徑直出了書房的門,大步向樓下走去。

    “陛下——”

    “演講結束了,”亞倫上將起身道,面色微微有些陰沉︰“去演播大廳。”

    •

    帝國行宮紅鵠廳,幾乎覆蓋全銀河系的光電信號都集中在這美輪美奐的演播大廳里。

    雖然皇帝極少駕臨這座位于帝國邊陲的行宮,但以往短短幾次逗留,都是使用這座大廳來向帝國首都白鷺星發出各種政令的——在出借這座極具政治意義的禮堂時,估計海因里希也沒想到西利亞能給他來這麼一手。

    簡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皇帝快步穿過演播大廳外華麗的長廊,只見盡頭大門開著,工作人員正走來走去的收拾儀器,見到他時都紛紛停下腳步,躬身行禮。

    然而皇帝卻沒時間一一回應,他大步流星的穿過拐角,遠遠只見幾個聯盟外交官正站在門口,然後大門里幾個軍官正走出來,西利亞穿著銀白色軍服的身影格外醒目——

    皇帝正要迎上前,突然瞳孔如劍一般微微緊縮︰他竟然被卡列揚攙扶著!

    西利亞低著頭,步伐非常疲憊,一只手托著額角,劉海垂下來擋住了表情。海因里希快步上前推開眾人,幾個聯盟外交官一回頭看到他,紛紛都嚇了一跳,然而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只見皇帝走到軍官們面前︰“——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仔細听的話,就能發現皇帝的聲音有點緊繃,雖然因為本能而掩飾得很好,但尾音還是有點細微的異樣。

    “沒事,有點低血糖。”卡列揚隨口說︰“昨天準備演講準備得太晚了,今兒我也有點暈。”

    他作勢揉了揉太陽穴,扶著西利亞向前走去。然而就在他們和皇帝擦肩而過的瞬間,西利亞突然難以控制的一偏頭,痛苦的捂著嘴吐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