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通訊大廳的空氣完全凍結了,半晌只听皇帝聲音飄忽的問︰“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

    亞倫上將還處在慘重打擊後的呆滯里,就像個卡殼了的機器人一樣維持著嘴巴張開、閉上、張開、閉上……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的狀態。

    卡列揚欲言又止的看了皇帝一眼,語調中夾雜著一絲難以掩飾的同情︰“從你為什麼對我不滿開始。”

    皇帝︰“……”

    皇帝終于不負眾望的惱羞成怒了︰“你倆這時候過來干嘛?!”

    “元帥,難道你對我也不滿嗎?”亞倫終于艱難的從喉嚨里擠出聲音︰“你誤會了,其實我跟那小白臉之間什麼也沒有——”

    西利亞︰“不不不我沒有那個意思……”

    皇帝︰“亞倫!你叫我什麼?!”

    亞倫︰“他都在帝國最不受歡迎男性排行榜上盤踞五十年了,就像個蒼蠅似的打都打不走——”

    西利亞︰“我知道的亞倫你冷靜點你听我解釋……”

    皇帝︰“那是Omega保護協會內部評定的!根本不權威好嗎!”

    亞倫︰“所以說元帥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絕不能懷疑的我的品味——”

    西利亞︰“我錯了亞倫,我要向你道歉……”

    “夠了!”皇帝拍案而起,怒道︰“所以你倆到底是來干嘛的?!”

    亞倫捂著臉坐在指揮台後,西利亞慈祥的拍著他的肩,卡列揚倚在門框邊晃了晃手里的材料︰“仗打完了,找元帥商量點事情,你在這里干什麼小白……皇帝?來視察工作不成?”

    “視察工作又怎麼了,這里是帝國的基站帝國的地盤,朕不能來?!”

    “當然不能,這事從頭到尾都是你搞出來的,還沒找你算賬呢你倒有臉來檢查工作了?”

    皇帝恍惚覺得這話有點耳熟,幾秒鐘後反應過來,怒問︰“——我說你們一個個都忘記暗星堂是聯盟引來的了嗎?!”

    亞倫繼續捂著臉坐在指揮台後,西利亞繼續一臉慈祥拍他的肩,卡列揚扭過頭去翻文件,專心致志聚精會神。

    “……”皇帝的嘴角微微抽搐,半晌終于問出了深藏在心中上百年的問題︰“朕到底哪里白了,總被你們叫小白臉?!”

    大廳內一片靜寂,所有人都欲言又止。

    半晌亞倫抬起頭,認真道︰“海因里希,對不起我一直沒告訴你,其實他們想說的是你有吃軟飯的潛質。”

    有吃軟飯潛質的皇帝于是惡狠狠的留下來吃了頓飯,就著西利亞的碗,把他剩的肉排和鑽石果都吃了,一個也沒給卡列揚——反正那個沾了口水的也是他自己的口水,沒什麼好嫌棄的。

    卡列揚本來是想找西利亞說戰後發表全民公開演講的事,但帝國皇帝和上將在場,倒不好說得太細,只含糊幾句帶了過去。亞倫倒是百無禁忌,找廚房要了酒過來一杯一杯的喝著,又跟皇帝說前線戰事的情況——反正最核心的情報都給西利亞竊取到手了,帝國和聯盟又是注定要聯軍的,一些細枝末節的信息,太過掩藏也沒什麼意義。

    “據說還有一萬六千艘大型戰艦,幾千萬核融無人戰機,平時根本不在現實宇宙中航行,只走五維空間。快到星空門時才從時空縫隙中穿越回來,落地就開始作戰,先以生物光甲隊為屠刀撕裂當地駐軍,然後利用星空門進行躍遷。”亞倫仰脖喝了口酒,說︰“上萬光年的戰場都是用這種方法通過的——簡單粗暴的推進方法。”

    卡列揚不以為然,“人家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推進方法擊潰了大熊星系……”

    “沒有擊潰,”亞倫立刻反駁︰“只是沒攔住而已,大熊星系當地駐軍立刻就出發沿途追擊了。之前戰敗的各星系駐軍也是這麼做的,現在暗星堂艦隊後面追著幾十萬帝國艦隊,一旦追上的話——”

    “你們追不上,”卡列揚懶洋洋說,“人家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法,就是肯定你們追不上。”

    亞倫金色的眉毛都立了起來,剛要開口反駁,就听海因里希開口道︰“確實追不上。”

    亞倫立刻要為自己手下的將軍們辯解,但回頭就只見皇帝一手拿著肉骨頭在啃,一手捏著酒杯,滿臉坦誠的對他聳了聳肩︰“要擊潰敵軍,只能在他們的目標星空門前布上重兵,排成既長又厚的艦隊陣容來進行阻擋。現在已經追在暗星堂後面的帝國艦隊數量已經足夠了,但星空門範圍太大,廣袤的宇宙中完全無法預測敵軍會在哪個地點出現,得到消息再趕去作戰的話完全來不及。”

    “之前被擊潰的克拉姆爾星系就是如此︰暗星艦隊通過後,他們立刻派出追兵,但緊接著敵軍潛入了五維空間。等克拉姆爾星系的追兵趕到大熊星系時,探測到敵軍在離他們數百光年外的某處進行了降維,但等他們快馬加鞭的趕去,大熊星系當地駐軍已經被暗星龍騎擊潰,最終他們只能看著敵軍揚長而去,再一次進入了五維空間。”

    “歸根結底是我們的空間技術比不上人家,敵軍的行蹤對我們來說簡直神出鬼沒。”海因里希總結了一句,又轉頭問西利亞︰“元帥,你覺得呢?”

    “是軍團長,”西利亞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湯,聲音沙啞道。

    剛才那饑餓鑽心的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才剛吃半碗飯他就飽了,但不知為何嘴上就是還想吃東西,像是隨時都要為身體儲存能量似的。

    麻煩的是,胃里一有東西他就開始困倦了,思維都有點膠體般的凝滯,眼皮也總是在不經意間往下沉。

    “基本原因是暗星龍騎殺傷性強,各星系當地駐軍在有準備的情況下都很難迎敵,導致暗星艦隊每次都能順利穿越星空門。”西利亞抬手揉了揉眼楮,疲憊道︰“主要原因是你們的空間戰術確實比不過人家……可能機動性也不是很好吧,各星系駐軍配合作戰的水準太差了。”

    這話倒是一語中的。

    帝國不比聯盟,中央政府對地方星系駐軍有著極大的控制權——帝國作為階級制度的實行者,越偏遠的星系就越容易被當地貴族把持,各星域雖然都奉皇室為尊,但彼此之間也像小小的王國一般,互相閉塞和打壓的事情時有發生。

    亞倫雖然是上將,帝國堂堂的一字並肩王,但他最多只能完全控制直屬于帝國中心的雙子座駐軍,對底下各大貴族手里的軍隊,控制力是比較有限的。何況這次帝國軍部派下去統領戰事的是朱塞佩中將——這位也是開國將領之一,忠心當然沒得說,但作為一個協調者、統籌者,跟那些各有軍權世家門閥們斗心眼子,他還是稍微差了一點。

    空間戰術比不上暗星堂,就只能靠友軍之間的快速配合來彌補了。但如果協調者左支右絀,各友軍互相提防,對機動性產生了極大消極影響的話……你靠什麼去追趕人家暗星堂呢?

    那麼暗星艦隊用這種簡單粗暴的辦法橫穿了幾萬光年戰場,也是完全有理可循的了。

    “朱塞佩對下面那些人的底氣還是不足……”海因里希沉吟道,伸手點了點︰“亞倫,和談結束後你去接替他,實在不行挑著殺幾個他們就老實了。”

    亞倫很自然的點點頭——所以民間傳說他是心狠手辣殺人王一點也沒錯,這位帝國上將的名聲就是這麼攢下來的。

    “聯盟呢?”西利亞突然出聲打斷了他們,“既然說好了要聯軍,指揮者的位置上不能沒有聯盟的人吧?”

    海因里希和亞倫對視一眼,目光中同時掠過一絲遲疑。

    指揮者的位置舉足輕重,聯盟既然以平等的身份來聯軍了,取得一小半甚至是一半的指揮權也在情理之中。

    但如果聯盟方面由西利亞親自出戰的話,那麼帝國就算派出亞倫上將,指揮權也勢必會發生大幅傾斜——眾所周知西利亞的聲望、威權和民心都是巨大的,到時候萬一亞倫跟他意見不一致,難道讓步的還能是西利亞不成?

    “如果聯盟有合適人選的話,也不是不好商量……”

    亞倫斟字酌句道,剛想找個合適的理由繞過這個話題,就只見西利亞笑起來,拍了拍卡列揚的肩︰“總指揮這個位置舉足輕重,聯盟統帥當然會親自上陣,這是我們最合適的人選了。”

    亞倫︰“……啊?!”

    跟死敵一起上戰場!還不如西利亞元帥呢!

    亞倫的心情那叫一個跌宕,叫一個起伏;然而他還沒來得及反抗呢,就只听海因里希無比自然的說︰“這樣也好,卡列揚中……元帥確實是最合適的人選了。”

    ——現在你又承認人家是元帥了嗎!

    亞倫一眼瞥見卡列揚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登時眼前發黑,只恨那天比武沒把這家伙揍趴下。皇帝大概也覺得自己反口得太快,急忙把即將炸毛的亞倫上將按住,說︰“不過指揮權必須按兩國兵力對比來分割——帝國有四十萬戰艦可以投入戰場,聯盟有多少?太少的話,可能在話語權方面就不太……”

    這下心情跌宕起伏的變成了卡列揚,亞倫則精神一振︰“是的!雙子座駐軍還有六十萬戰艦隨時待命!”

    卡列揚立刻回頭看西利亞。

    “一百萬戰艦的雄厚兵力啊……”西利亞摸摸下巴,笑道︰“聯盟總人口都沒這麼多呢。”

    亞倫上將滿臉絕處逢生的表情。

    “不過戰前的征兵演講還沒舉行,之後光耀軍團應該會迎來一次急速擴張的機會。”西利亞頓了頓,在海因里希和亞倫愕然的目光中眯起眼楮笑了一下︰“雖然還是比不上帝國的出兵數,但在話語權方面,應該就不會太輕了。”

    征兵?

    僅一個光耀軍團就幾乎抽光了聯盟的成年男性,還征兵?難道把聯盟的老少婦孺都拉戰場上去不成?

    皇帝奇道︰“……你打算從哪征?”

    西利亞卻沒有回答,只意味深長的勾起了唇角︰“這就不關你的事了,海因里希。雖然你是小白——”

    室內一片死寂。

    西利亞把臉埋卡列揚肩上,幾秒鐘後抬起頭,若無其事道︰“雖然你是皇帝但仍然有很多事是你管不著的……當然是從銀河系里征,還能從暗星堂征不成?”

    一陣長久的沉默之後,海因里希問︰“……你剛才想說的是小白臉對嗎?”

    “……”

    皇帝拍案而起,忍無可忍道︰“所以說到底哪里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