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西利亞睡得並不安穩,眼圈下有點淡淡的發青,眉心蹙著,顯出一道細微的紋路。

    海因里希沒有動,就維持著這個姿勢靜靜的打量他。

    他這陣子確實削瘦了,膚色帶著冰冷透明的蒼白,從側面看臉頰線條鮮明而深邃,眼睫在鼻翼邊投下一道濃黑的扇形。他似乎總隱藏著無數的心事,即使在睡夢中,嘴角都緊緊抿著,在唇邊顯出一道深深的陰影。

    海因里希伸手想撫平那道痕跡,但指尖還沒觸及,就遲疑的頓住了。

    ——你在想什麼呢?

    皇帝想起自己剛剛建立起帝國軍,在聯盟鋪天蓋地的圍剿下疲于奔命時的情景。那時其實還沒有帝國軍這個名字,聯盟管他們叫叛軍,沒有軍餉、沒有根據地、沒有民望支持,每一天都在逃命,擔心自己吃不飽肚子,擔心一覺睡下去就再也醒不來。

    ——然而那時他並不這樣憂心。

    現在回想起那段時光,似乎不論多大的困難都有一群人陪他一起度過;只要能撐過滿目瘡痍的今天,就不用擔心明天那可預見的勝利。

    海因里希望著西利亞的臉,恍惚間明白了他們的區別︰

    即使在最艱難困苦的時候,他都只需要擔心當下的事情,就像如今他只關心帝國的現狀和眼前的矛盾;而西利亞,即使大權在握事事順遂,他都在憂慮著一百年後遙遠的未來。

    所以他拒絕用飲鴆止渴的方式來解決聯盟的窘境——他拒絕和暗星堂聯手反攻帝國,同樣也拒絕用“一國兩制”的方式,從帝國換取金錢來解決燃眉之急。

    不能說這兩種思維方式孰對孰錯,這只是當權者思維方式的不同。西利亞作為一個活了五百年、從未擔心過死亡、似乎會永遠隨著聯盟一起活下去的人,他看事情的眼光是極具連貫性的,也有義務在眼前的重重迷障中找出一條最有利于未來的道路;而海因里希的思維方式截然不同,這個憑空而降的強者,以風卷殘雲橫掃一切的勢頭推翻了整個政治體系,建立起了新的社會秩序,讓強大的帝國在極短的時間內平地崛起——

    他是一個讓西利亞完全無法預測,也無法招架的對手。

    整個大廳一片靜寂,只能听見耳麥中隱約傳來的炮火。那些聯盟指揮官在戰斗頻道里爭論,罵娘,大聲吼叫,最終被更加劇烈的爆炸所淹沒。

    光耀軍團已經初步取得了國會大廈的控制權,剩下的只是進一步清除叛軍殘余,以及抓緊控制議會那些根深蒂固的世家大族……從深層意義上來說,也許更艱辛、更漫長的戰斗才剛剛開始。

    然而西利亞沒有醒。

    取得勝利的那一刻他還沉浸在睡夢中,對零星槍聲和人們的歡呼都毫無察覺。

    海因里希停頓的手指終于落到西利亞的唇角,想把下垂的弧度輕輕拉平。

    然而一動之下,西利亞模糊的嗯了一聲,下意識偏頭想避開那根手指。海因里希不依不饒的追上去又按了兩下,西利亞終于朦朧的抗議了一聲,扭過頭含混不清道︰“干什麼?……”

    海因里希笑起來,伸手想抱他去躺平了睡。不過還沒來得及使力西利亞就醒了,慵懶的抬手揉了揉眼,“……海因里希?怎麼是你?”

    “你們借我的基站,我的頻道,還不準我來視察下工作?”皇帝直起身,笑吟吟道︰“幸虧我來了,才發現你在偷懶——干嘛在這睡,萬一著涼了怎麼辦?”

    西利亞擺擺手打了個哈欠,按著耳麥听了一會兒,確定千萬光年外仙女星系上的戰斗已經告一段落了,才把耳麥摘下來隨手往指揮台上一扔︰“都是你搞出來的事,還沒找你算賬呢,倒有臉來視察工作了。”

    海因里希反唇相譏︰“都是你把暗星堂引來的帝國,還沒找你算賬呢,倒有臉來和談了?”

    “……你個棒槌——”

    西利亞忍不住笑起來,反手在指揮台上摸索著要找什麼。海因里希適時倒了杯水遞過去,西利亞一看,合心了,伸手要拿起來喝,卻只見皇帝把手一繞,直接把杯子遞到了他嘴邊︰“喏。”

    聯盟元帥無奈的搖搖頭,倒也就著他的手喝了幾口,擺擺手示意不要了。

    海因里希也知道他不是真渴,便也不理論,只就著他喝過的地方自己一口氣把水都喝光了,才舔舔嘴唇問︰“下一步怎麼辦?”

    “武的完了來文的,發表全宇宙公開講話唄。”

    “你行?”

    “我確實不行,”西利亞也不否認,“這不是有卡列揚幫忙嘛。”

    海因里希微微一哂——不過可能在國宴上把卡列揚揍爽了,這時他也沒立刻開啟嘲諷模式,只一屁股坐到指揮台上,“發表完演講又怎麼辦,真把孔塞特林家族滅絕了?他家大小姐還在白鷺星上等你呢,要不我做個好人,把她給你送聯盟去——”

    他臉上露出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西利亞歪著頭打量了半晌,肯定道︰“你今天是來看我笑話的。”

    海因里希當即用一種心照不宣的目光對他眨了眨眼。

    “……”西利亞迦晃剩骸拔矣惺裁春帽荒閾 暗模俊br />
    雖然他問這話的口氣很無辜,但皇帝還是沒放棄自己的惡意。

    “看你怎樣用自己手下的兵去摧毀孔塞特林家族唄——然後再想想你打算怎麼跟艾德娜解釋,多少年的老情人兒了,萬一她哭起鼻子來你可怎麼哄呢?又或者你現在其實也挺不好受的,我來看看你對她深厚的感情還剩幾分……”

    西利亞轉過頭不去看他,而皇帝還特意側過身,堵在他面前︰“怎麼,還真是舊情未了?”

    照他問這話的勁兒,如果答一個是,估計今晚就得沒完沒了了。西利亞有點無奈,說︰“這麼多年了——”

    “這麼多年作對,還沒把情分作掉?”

    “不我跟你說海因里希,如果她是個Alpha,她的政治才能其實不差你多少——”

    “所以說是真愛啊,我不過回敬你幾下就不得好臉了,她作成這樣還余情未呢嘖嘖。”

    “不不,這跟那是兩回事,你這種態度我也不想多說什麼——”

    “你什麼也不用說,我就是來看戲的。要我幫你接通白鷺星政治監獄麼?反正連特級軍事通訊都借你了,順便跟老情人兒聊聊天也沒關系……”

    皇帝越說還越來勁了,西利亞幾次想打斷都沒打斷成,當即起床氣驟起,剛想拂袖離去,突然只听“咕——”的一聲︰海因里希︰“嗯?”

    西利亞︰“……”

    帝帥兩人面面相覷,半晌後又是一聲“咕——”!

    元帥滿面通紅的扭過頭,海因里希目光移到他腹部,微笑肯定道︰“你餓了。”

    •

    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如果說發情是Omega最難堪最隱私的一面的話,那西利亞早把這一面完完整整且毫無心理障礙的展現給海因里希了,按理說兩人之間應該已經毫無隔膜了才對;然而那“咕——”一聲響起時,他還是下意識捂住了臉。

    吵架的氣氛頓時化作烏有,海因里希大笑著親自打電話廚房訂了餐,隨即就帶著無窮的興趣開始盤問起西利亞晚上吃了什麼。當他知道僅僅兩小時前西利亞吃了雙份乳果燴肉排,把卡列揚等人都結結實實驚住了之後,終于忍不住狂笑問︰“你以前食量也不大啊?難道帝國伙食比較合胃口?既然這樣干脆就來帝國吧,聯盟連飯都吃不飽啊哈哈哈……”

    西利亞張口想反駁,奈何突然餓得鑽心,只得在一邊坐著積攢體力專心等吃。

    到底是皇帝親自點餐,行宮廚房的人動作十分快,不一會就收拾了兩只巨大的銀餐盤讓機器人管家送來。揭開蓋子一看,只見里面是一大碗蘑菇飯、橙香青醬澆魚、碼得整整齊齊的肉排、當季新鮮月光花色拉;外帶一只大肚開口水晶碗,里面填的全是晶瑩剔透的鑽石果,碗邊用現摘的薄荷葉圍了一圈,沁人心脾的芬芳頓時撲面而來。

    廚師大概知道這不是皇帝自己要吃的東西,于是做得格外賣力,西利亞連話都沒來得及說就下去了半碗飯。好不容易那餓得燒心的感覺壓下去了,他又拿勺子舀青醬吃,結果皇帝一看立刻阻止︰“這個酸!等下我先拿湯給你兌進去,然後再配著魚肉一起吃,不然待會牙齒全倒了!”

    西利亞神色不變,在皇帝驚詫的目光里鎮定自若的喝了一大口青醬,說︰“我覺得還好啊。”

    “……”海因里希抓過他的手,將信將疑的就著勺子舔了一口。下一秒皇帝呸呸呸的噴了滿地,怒道︰“你是故意要騙我嘗的嗎?”

    西利亞懶洋洋的笑起來,把勺子一扔︰“被你發現了。”

    說著他轉頭吩咐機器管家︰“把這碗鑽石果送到樓下指揮室,卡列揚他們都喜歡吃,正好給他們當夜餐;這個肉排也送下去,但別給他們喝酒。”

    機器人點頭上前,然而還沒動手就被海因里希喝止了︰“你說要給誰?”

    “卡——”

    “卡列揚那戰五渣老子不餓死他就不錯了,誰敢給他東西吃?!”

    西利亞︰“……”

    機器人︰“……”

    雙子座皇帝完全不講道理,當即囫圇把餐盤往懷里一護,大聲呵斥機器人︰“這里沒你的事了!回去上機油吧!”緊接著又斜覷西利亞,充滿惡意的拿了個鑽石果在他面前搖晃︰“我說不給就不給,我才是皇帝你知道嗎?——早就看你倆不順眼了,連吃個東西都想著他!你什麼時候吃東西想到過我?”

    “這……”這都哪跟哪啊?

    西利亞張口欲駁,然而還沒出聲就被皇帝打斷了︰“你倆再深的感情,到我面前也得讓步。沒見我國宴那天揍他嗎?別跟我說他是聯盟元帥,在我眼里他什麼都不是,哪天惹惱了我真抽死他!”

    西利亞一把奪回鑽石果,怒問︰“你到底對他哪里不滿?”

    海因里希劈手把果子奪走︰“你的老情人兒我哪里都不滿!”

    兩人隔桌相望,目光在空氣中濺起 里啪啦一溜閃電。

    少頃後西利亞猛然起身去奪鑽石果,但這次海因里希學精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呸的吐了口唾沫在果肉上,轉頭張狂道︰“給,給你!現在你可以拿去給卡列揚了!”

    “……”西利亞心中瞬間奔過了一萬頭草泥馬,抽搐問︰“你听誰說我跟卡列揚是那種關系?!”

    “自己看的!”

    “你自己看的怎麼能當真?”

    “怎麼不能當真?!”

    西利亞霍然起身,只覺一股惡氣直沖心底,半晌才盯著海因里希冷冷問︰“要是這樣就能當真了,那你跟亞倫又是什麼關系,要不要解釋一下?”

    海因里希︰“……”

    剎那間皇帝只覺天雷當頭而下, 擦一聲劈了個外焦里嫩。

    然而更讓他被雷劈了的事情還在後面——西利亞話音剛落,只听門口顫顫巍巍傳來一句︰“元……元帥?!”

    西利亞︰“……”

    海因里希︰“……”

    他們回頭一看,只見亞倫和卡列揚手上抱著大堆文件材料,正並肩站在門口。

    四人面面相覷,兩個手下的表情同時“啪!”一聲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