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那應該是海因里希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看到西利亞有點詫異的表情——不是裝出來的,也不帶著提防和敵意,而是很單純很不摻雜質的,完全是意外的表情。

    他沒想到我能來這一手——海因里希帶著微微的得意和惡意,這麼想道。

    當然,武裝政變尚未過去很久,在聯盟後方尚未穩定的情況下,西利亞不僅自己來了,還把卡列揚、莫文、艾伯爾他們都帶來了,那麼議會倒騰點ど蛾子出來也是完全能預料到的。

    何況孔塞特林家族和海因里希暗中的勾搭也沒避著人,在新克里姆林宮談判不順的情況下,海因里希跑去給聯盟後院鬧點麻煩點把火,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如果說西利亞連這個都想不到的話,那就是真鄙視他的智商了。

    ——然而,想到是一回事,西利亞絕對沒料到海因里希真能這麼干。

    “你以為我會把孔塞特林家族當做最後的棋子,不到關鍵時刻不敢拿出來用?”皇帝笑起來,冰藍色的目光仿佛刀鋒︰“你太小看我了,西利亞。”

    “誠然按你的理解,孔塞特林家族雖然是個超級炸彈,但最多只能被我利用一次,因為一次過後若不成功,就勢必會被你順勢打倒,連根拔起,最終不剩下任何利用價值。所以你覺得我決不會現在就點爆這顆炸彈,而是會耐心等到你我真正聯手開始攻打暗星堂之後,聯盟傾囊而出,後院空虛無人,才是我點燃引線的最佳時機。”

    皇帝上身微微前傾,笑道︰“所以你掉以輕心了,西利亞。”

    整個會堂里靜寂無聲,眾人臉上的表情都或震驚,或茫然,或意外,或憤懣……只有西利亞閉上眼楮,長長的嘆了口氣︰“如果等到那時候動手,你甚至有機會聯合聯盟議會,將光耀軍團逼死在太空戰場上。”

    皇帝笑起來說︰“是的,但我選擇不那麼做。你知道為什麼嗎?”

    他頓了頓,看著西利亞沒什麼表情的臉——他現在又把那一絲意外和驚詫收起來了。

    這個手握聯盟最高權柄的男人臉上一片沉靜,如深潭般沒有絲毫波瀾,但皇帝知道他內心的錯愕就像潛流暗涌一般,只是表面上看不見而已,內里卻久久沒有平息。

    “我不知道。”西利亞說。

    “不,你知道。”

    西利亞垂下眼睫,皇帝的鷹隼般的目光卻直迫上來,態度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咄咄逼人︰“你知道,西利亞,但就像我們之間經常發生的對話一樣,你總是出于一己喜惡而選擇不去相信——就像你現在不相信,我其實並不希望聯盟滅亡一樣。”

    周圍一片嘩然,皇帝卻放松的靠到椅背上,抬高下巴俯視著西利亞。

    “你不希望聯盟滅亡……”西利亞笑起來,微帶嘲諷的道。

    聯盟使團中的卡列揚等人雖然沒有出聲,但他們的眼神和表情都毫無例外表達了一樣的意思,莫文中將甚至當場哼了一聲,把筆“啪!”的往桌子上一扔,艾伯爾上將也冷笑著調轉了目光。

    “是的,我選擇在這個不那麼好的時機,打出孔塞特林家族這張王牌,就是為了用實際行動向你表達我的誠意。”

    皇帝無視了聯盟眾人的表情,他的語氣堅硬嚴峻,仿佛巨岩般沉沉壓在每個人的心頭︰“既然你不讓我好過,那我也不讓你好過,但我仍然給你留了挽回局勢的一線之機。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把聯盟拉到和帝國一樣的劣勢上,但我並沒有把聯盟一踩到底,從此再沒有翻身的可能。”

    “——當然,你也可能會反駁說本來我就做不到這一點,但我的態度已經出來了︰那天在聯盟議會里,關于一國兩制的設想並無一字虛言,我確實希望保留民主制度的火種。”

    “至于現在——”皇帝風度翩翩的做了個請的手勢,說︰“你可以去專心處理聯盟的麻煩,而我也贏得了挽回前線頹勢的時機。然後等你想明白了,我們再好好坐下來討論合作的問題……”

    “但請注意,別把我的退讓當做示弱。我既然毫不吝嗇的打出了孔塞特林這張牌,就說明我後面還有對付你們的一系列手段。”

    皇帝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雖然並不響亮,但濃重的威懾卻在空曠的會堂中久久回蕩。

    許久只見西利亞站起身,拉開椅子,轉頭向大門走去。

    “莫文,立刻去聯系金水星駐軍,準備實行全國戒嚴。卡列揚,通知聯盟境內所有電台,準備同我一起發表全宇宙公開講話。”

     當幾聲桌椅踫撞的聲響,聯盟數位將軍同時起身︰“是!”

    •

    皇帝的威脅就像陰影一樣橫在每個人心頭,每分每秒都在散發著濃重的寒意。

    仿佛是為了印證他的話一般,聯盟傳回來的消息也一個比一個糟心——

    聯盟使團離境後的第二天,一支突然出現在金水星大氣層外的帝國軍,以星際海盜為偽裝,利用恆星黑子風暴制造了一起大規模信號干擾,將金水星的太空站通訊信號完全封鎖;同一時刻,孔塞特林家族如約得到帝國巨款資助,神不知鬼不覺的引入了境外雇佣軍,聯合議會二十余位紫袍大議員一起封鎖了國會大廈,封鎖了對外通訊頻道;內外隔絕、消息不通,此時議會進行武裝政變的一切條件都準備完畢了。然而直到事發之後的第二天,金水星當地駐軍才發現異常,試圖闖進國會大廈無果——

    四十八小時後,雙方的僵持終于達到了臨界點。

    那天凌晨國會大廈外的槍聲撕裂了黎明,軍部戴夫少將指揮當地駐軍對國會大廈發起沖擊,很快便演變成了激烈的交火。數小時後,沖突一發而不可收,境外雇佣軍出動武裝飛艇包圍了整個政府建築群,同時,議會向全金水星發出了《告人民書》︰“半個世紀以前象征著自由和民主的西利亞元帥,終于蛻變成了武力專制的野心家。議會將公布數日前,由軍部一手主導的血洗國會慘案,並呼吁全體人民從軍部的殘暴鎮壓下站起來,拿起武器,奮力抗爭……”

    此時事變已整整持續一周,在軍部數位將軍的通力合作下,戴夫少將終于帶著一支機甲戰隊沖破了地面封鎖,在茫茫太空中對千萬光年外的新克里姆林宮發出了求救訊息。

    •

    听完詳細匯報後,西利亞長長的出了口氣。

    也許在議會及孔塞特林家族眼里,他們手里已經有六七成勝算了,然而在軍部這幫專業搞打仗的將軍眼里,情況卻還不那麼糟糕……

    只要帝國不在暗中攪混水,議會制造出的麻煩雖然是後院起火,但也只是後院起火而已——畢竟孔塞特林家族沒有太強的軍事裝備,主要依仗的還是境外雇佣軍。而雇佣軍,即使為金錢所激,能逞一時悍勇,也不過是一幫烏合之眾而已……

    不過——西利亞不禁想,帝國為什麼不再攪混水了呢?

    在忙碌的籌備間隙,這個念頭就像一只小貓的爪子,時不時就在他心里撓一下。每當他有那麼一分半分的空閑時,這只小爪子就輕輕的冒個尖兒,帶來陣陣微微刺疼而酥麻的瘙癢,往往能讓他怔然很久。

    •

    跟海因里希預料的一樣,西利亞的還擊去得又狠又快。

    當天上午接到的消息,下午分散在仙女星系各地的光耀軍團戰艦就接到了集合令;當天午夜時分,光耀軍團開始攻打金水星,機甲戰隊將大氣層生生撕開了一道裂口,在漫天戰火中包抄了整個聯盟政府建築群。

    那天深夜,雙子座皇帝獨自一人來到新克里姆林宮頂層,穿過宏偉寬闊的走廊,最終站定在了遠程通訊室大門口。漫天星海在透明天頂外緩緩旋轉,大廳中燈火璀璨,三台智能光腦機組如同巨大的光柱一般,從大廳中央拔地而起,無數從千萬光年外傳來的訊號正從落地光牆上一排排顯示出來。

    西利亞正背對著他,獨自坐在操縱台前,一手撐著額角。

    他耳朵里塞著遠程通訊耳麥,皇帝知道那是他在听金水星上的戰斗頻道——也許是真的想放權了,西利亞並沒有直接指揮這場戰斗,而是讓卡列揚、莫文等人在下面集中指揮,自己只帶了個耳麥,靜靜的坐在這里听取戰況。

    他的外套搭在座椅扶手上,只穿著白色軍服襯衣,柔黑的頭發在燈光下泛出微光,和冰雪般的脖頸相襯,顯得格外沉斂而素淡。

    從身後望去他的肩膀微微放松,襯衣袖口隨意卷到手肘,因為左手撐著額,便恰好顯出手臂一截削瘦而結實的線條。

    皇帝走上前,那一瞬間不覺有些恍神。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自己還是個侍衛的時候,也曾經有一次站在西利亞元帥身後匯報軍情;當時西利亞也是這樣背對著他站在窗前,隨意的卷起袖子,一手拿著茶杯,一手搭著腰,露出結實而勁瘦的手臂肌肉。

    其實西利亞元帥膚色白皙,身材也很不魁梧,放在一群人高馬大的Alpha中間就更不顯眼了。然而海因里希看到他時,不知為什麼卻有種雄性本能的敬畏和忌憚,甚至有一點,微微的惶恐。

    當時他還奇怪,為什麼他根本感覺不到元帥的Alpha信息素,卻還能產生如此深重的畏懼;後來他才知道那種感覺和信息素無關,純粹是因為權威——

    數百年刀槍血火,凌駕于千萬軍人之上,那種骨子里滲出的殺伐決斷和權勢威壓,才是讓Alpha雄性們甘拜下風,也讓他折服敬畏的根源。

    皇帝站定腳步,喉結隨著吞咽口水而上下滑動了一下。

    西利亞背影卻一動不動的,似乎听得非常入神,連皇帝站在他身後都沒發覺。

    落地玻璃窗外可以看見夜幕中的漫天星光,大廳內一片靜寂,只隱約听見炮火聲從耳麥中傳來,間或夾雜著成片的爆炸。海因里希就這麼恍惚而出神的听了一會兒,終于忍不住輕輕的叫了一聲,“西利亞……”

    沒有回答。

    海因里希俯身剛要說什麼,突然一愣——

    西利亞一手扶額,雙眼緊閉,竟然坐在這冷清的指揮大廳里,獨自一人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