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皇帝用實際行動向西利亞證明了︰鬧脾氣的Alpha是很難哄的。

    當天晚上皇帝離開得干淨果斷,沒有絲毫欲擒故縱想讓西利亞追上來的意思,出門第一秒就招出狴犴來光速遁走了,西利亞從窗口伸出頭時,還沒來得及組織好補救的語句,就只看到飛艇升空時那雄壯的尾煙。

    第二天皇帝出現在代表團,面對聯盟使團嘔心瀝血、反復修改過的和談條約,只說了一句話︰“朕不接受。”

    ——不接受?你昨天剛把聯盟使團狂毆一頓,這理還虧著呢你就敢不接受?!

    卡列揚袖子一卷,剛要把自己昨天被打的傷亮出來,就只見皇帝眼楮一橫,嗤道︰“區區小事,算得了什麼?”

    卡列揚剛想回嘴說我們莫文中將的耳朵還豁著呢,暗星軍團還在你們帝國的領土上推進呢,這也是區區小事算得了什麼嗎?但緊接著就看見皇帝那冰冷、漠然、仿佛受傷雪狼一樣,又好像隱藏了千言萬語卻難以言說的目光,意味深長的向自己看了一眼。

    卡列揚頓時就驚了。

    這是控訴吧?這絕對是控訴吧?我對你做了什麼,你要這樣看我啊?

    這時只听西利亞咳了一聲——因為昨天睡在賽場休息室里,他就沒有回去換軍服,還穿著昨天晚上那一身黑外套、白襯衣的便裝,脖頸下開了兩個紐扣,顯出修長的脖頸和一段深陷的鎖骨。這一身半休閑的風格,雖然顯得相當俊秀清朗,但在終年軍服的西利亞身上相當少見,似乎很有點本來對今天的談判就不大認真的意思。

    果然只听他咳完了這一聲,見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到他身上的時候,輕輕說道,“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什麼?!

    帝國和聯盟同時驚了,緊接著就只見皇帝面無表情的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聯盟和帝國史上的第一次談判,第一天只進行了十分鐘就結束了。

    散會時亞倫上將對西利亞欠身致意,西利亞也點了點頭回禮,亞倫便轉身出去追上了皇帝,看似哥倆好實則無比凶狠的把他脖子一勾︰“發生什麼事了?”

    海因里希身體一歪,隨即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連眼楮都沒瞥一下。

    亞倫看這陣勢更不明白了,小聲問︰“你應該知道談判拖得越久對我們就越不利,對吧?暗星軍隊本來就是聯盟引來的,他們指不定在盼望著尤涅斯打到白鷺星門前,才好趁機跟我們獅子大開口呢——西利亞元帥今天肯定是借勢發揮,保不準明天還要繼續拖下去,到時候……”

    “讓出星道,割地贈款,這種條件你愛談你談去。”海因里希冷冷道。

    “談判本來就是漫天要價就地還錢,要不怎麼叫談判呢?”亞倫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突然腦子里又靈光一閃︰“——再說你可以開私庫,用聘禮的名義來出這筆錢!聯盟傳言說你已經標記元帥了,標記過後應該很快就能受孕的吧,哪怕第一次不中標,第二次發情最遠也不會超過一年。你要是能在這一年時間里搞定聯盟,明年的這個時候,小太子就……”

    說到最後亞倫其實有點泛酸,但他不知道這話其實像利箭一樣射中了皇帝的心髒,瞬間海因里希臉色就變了︰“沒有!”

    “……什麼?”

    海因里希一把甩開他的手,悻悻揉了揉脖子,然後才搖頭道︰“先不說這個——我今天不跟他們談也是有原因的。聯盟的優勢在于暗星軍隊對帝國的持續推進,但只要我們在戰場上遏制了敵軍的勢頭,聯盟對我們來說就無關緊要了,甚至西利亞、卡列揚等人會成為掌握在帝國手里的肉票……現在不僅聯盟需要時間,我們也需要,說到底那千萬光年以外的戰場才是主導談判桌的關鍵。”

    亞倫用懷疑的目光盯著皇帝,半晌問︰“……你們吵架了?”

    皇帝︰“……”

    你是怎麼從朕這番話里得出這個結論的啊亞倫上將?!

    談判會場外的走廊用巨大的白色雲紋石砌成,每一條石塊都有數米長寬,整個走廊直徑更是寬闊得能跑馬。兩邊的石柱上雕刻著精美的忍冬青和藤蘿花,一直連接到高遠寬闊得天頂上,微風從遠處的草坪上拂過,帶來輕微的沙沙聲響。

    風景如詩如畫,皇帝和上將久久對視。正當上將心中不停猜測各種狗血的吵架內容時,突然听皇帝凝重問︰“你有……多少存款?”

    亞倫︰“……”

    這跟你倆吵架有什麼關系?頂頭上司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難道軍部偷偷攢起來的小金庫被發現了?難道年底出去公款烤肉被發現了?難道我們把軍部用剩的能量盒偷摸回家省電費的事被發現了——?!

    那一刻亞倫心里閃過了無數恐怖的猜測,然而僅僅瞬間他便冷靜了下來,鎮定道︰“不多。這次我去暗星堂的傷病補助什麼時候發給我?”

    皇帝默默的看了他一眼。

    這一眼是很豐富的,既有“別做夢了就你壯得跟牛似的還要傷病補助?”也有“呵呵你就扯吧以為我沒問紀檢委麼!”——同時這一眼里還有深深的憤懣,微妙的羨慕,以及一點點算計著什麼的精光……

    亞倫登時不寒而栗的退後半步,搖手道︰“我、我還沒結婚成家,以後用錢的地方多著呢,你想干什麼?!”

    “西利亞……”海因里希慢慢的說,“存款比咱倆多。”

    亞倫嘴角猛然一抽,難以置信道︰“怎麼可能?!”

    “他吃住都在軍隊里,元帥工資一文沒動的整整攢了五百年,聯盟還有養老金年增9.25%的全社會保障制度,你自己算他能拿到多少退休金。還有聯盟卡列揚、莫文那幫人,平時都住軍官基地,買個冰棍兒都能報銷,幾百年的工資拿著沒處花。”

    皇帝浮起一絲冰冷的笑意,那一刻他的眼神如刀鋒般陰沉而銳利︰“反觀你我,打仗的時候全副身家都貼進去了,開始拿工資才不過五十年,還動不動要被元老院削減預算;還說什麼找人成家,指不定以後連奶孩子的錢都湊不出來……”

    “聯盟那些當了幾百年將軍的人都是土豪。”皇帝最後總結︰“這幫人問我們要錢,那是堅決不能給的,要給你給去。”

    皇帝轉身堅定離開,留下亞倫上將孤零零的站在風中,整個人都不好了。

    •

    就像亞倫猜測的那樣,第二天西利亞果然又沒參加和談。

    聯盟使團現在也真不缺理由,動不動就是西利亞身體不適︰今天水土不服吃不下東西,明天睡不著覺精神不濟,大後天干脆就頭暈眼花起不來床了。帝國軍部一開始還有點緊張,後來發現這些借口實在太光明正大,以至于人人都覺得有點假了——但就算如此也沒有任何人對此抱怨什麼,大家心知肚明,都在暗暗等待等前線傳回來的消息。

    等待並沒有持續太久,一周後大熊星座當地駐軍發來加急軍報︰暗星艦隊神出鬼沒,勢不可擋,已強行通過第65346號星空門,正向雙子座進發。

    這個消息是當天深夜作為一級密報傳回來的,第二天早上談判開始的時候,海因里希一走進會堂大門,就看見一身軍服的西利亞坐在長桌盡頭,裹在白色軍褲里的修長雙腿交疊著,手肘撐在桌沿上,十指放松的交叉在身前。

    他那樣子在沉穩中又透著一絲悠閑,皇帝走進來時,他甚至在漫不經心的打量著自己的大拇指,連頭也沒抬一下︰“早啊,海因里希。”

    皇帝身後軍部眾人都謹慎的欠身回禮,只有海因里希本人,似乎覺得很有意思一般笑了起來︰“你身體好了,西利亞?”

    “托福。”

    西利亞抬起頭,他的臉頰確實有些削瘦,面色也有點蒼白,但看上去更加精神了。皇帝居高臨下的仔細打量著他,半晌才滿意一般點點頭,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你今天過來是為了接受我昨天提出的修正款對嗎?用不著這麼麻煩。你想簽字的話,盡管吩咐一聲,我親自送過去就是了。”

    “噗嗤——”卡列揚頭也不抬的坐在一邊翻文件,嘲笑道︰“在自出軍費的條件下把軍隊指揮權移交帝國方,這種條件你跪著送上門,我們還值得考慮考慮……”

    亞倫上將剛要反唇相譏,被海因里希含笑開口打斷了︰“怎麼?我覺得已經很合理了呀。光耀軍團的數量跟帝國的九大艦隊沒法比,一旦開仗,聯盟方勢必要听從帝國軍部的指揮和調派,這也不是什麼不合理的事。至于軍費問題,本來攻打暗星堂對聯盟也是很有利的,聯盟自己出軍費不是很正常的麼?”

    卡列揚嘲道︰“土地淪喪的是帝國,跟聯盟有什麼關系?”

    “暗星堂並不能在帝國的土地上肆虐太久,”亞倫上將正色道,“事實上暗星堂已經被成功攔截在了第65346號星空門外,大熊星系地方駐軍正在組織反撲,很快我們就將——”

    “很快你們將被尤涅斯打到家門口。”卡列揚懶洋洋道,光腦在空中投射出戰場星空縮略圖,代表敵軍的紅色光點已成功通過了大熊星系,正一閃一閃的向雙子座金黃色星群進發,赫然是昨晚剛作為一級絕密傳回來的帝國軍報︰“我想這才是正確的情況,亞倫上將。如果你把這叫做成功攔截,那你要麼在糊弄我的智商,要麼你的智商就被屎糊了。”

    ——軍報泄露!

    亞倫當即呆愣在原地,幾秒鐘後慌忙想開口補救,卻被卡列揚冷酷的打斷了︰“事實證明帝國就是無法獨立抵抗暗星堂,這點聯盟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鑒于你們需要我們,所以我要求在實現合作大前提的基礎上,為聯盟取得更多、更實際的利益。”

    他啪的丟來一本合約書,冷冷道︰“具體條款已經寫在這里面了,請皇帝陛下過目——如果想簽字的話盡管吩咐一聲,我也不介意派人給您送過去。”

    軍部眾人臉色各異,亞倫更是火冒三丈,那一刻所有人都在心里把卡列揚家祖宗十八代問候了個遍。

    然而海因里希臉色未變,只微笑拿起那本修正款,翻了兩頁,往腳下廢紙簍里一扔。

    “怪不得你今天過來,原來是找到依仗了。”

    西利亞並未抬眼,甚至連聲調都平靜沒有絲毫變化︰“托福。”

    從進入會場後他只說了三句話,兩句都是簡單的——托福。但皇帝毫不懷疑他就是這件事的幕後主使,尤其是軍報泄露一事,除他之外就沒別人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做到這一點了。

    然而皇帝臉上並未有絲毫焦急之色,他甚至微微挑起嘴角笑了一下︰“那麼你以為,我會眼睜睜的看著你過來,卻一點準備也沒有嗎?”

    西利亞瞳孔微微一縮,這時只見會場大門開了,莫文中將神色匆匆的快步走來,伏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兩句——

    “孔塞特林家族發動政變,聯合憲兵隊及大批媒體,向民眾揭露西利亞元帥軍權獨裁的真面目,目前已向全聯盟發表告人民書。”海因里希朗聲幫莫文中將把話說出來,隨即在滿庭嘩然中微微一哂︰“——以為就你會玩釜底抽薪麼,西利亞?就算不怕帝國神一樣的對手,聯盟你還有大把豬一樣的隊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