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看上什麼,直接搬走!

    跟“這是卡,隨便刷”一樣,這應該是全宇宙最動人的情話了,尤其是說這話的人還是皇帝,那叫一個威權彪炳、富有四海……

    連海因里希自己都覺得霸氣,然而他還沒得意完,緊接著就被狴犴潑了冷水︰“不好意思陛下,您的財產不多,我口述可以嗎?”

    皇帝︰“……”

    皇帝怒道︰“你開什麼玩笑?!”

    在西利亞元帥忍笑忍得都有點扭曲了的臉色前,皇帝掐著狴犴的脖子,強迫它吐出了一張自己的財產清單。然而這張單據看起來是那麼的可憐,跟海因里希設想中厚厚的一大本完全不同,只有單薄的半張紙而已︰“銀行存款四萬六千個信用點,代步飛梭一輛,注︰五十年前舊款;新楓丹白露宮門外大街399號公寓頂層一套,內有床鋪桌椅及智能設施若干……又注︰智能管家系統是向皇宮租賃的,租期為一百年,租金已預繳清。”

    “以上財產持有人︰塞特•海因里希;職業︰帝國皇帝。”

    西利亞勾起嘴角,在海因里希鐵青的面色前毫不留情的笑了起來︰“公寓位置不錯,投資選擇很明智嘛。但一百年系統租金是不是太貴了?你上哪兒去弄的錢?”

    “狴犴——!”皇帝咆哮起身︰“為什麼我的存款只有四萬六!工資呢!元老院給我發的工資呢——!”

    “沒有工資!”狴犴的聲音比皇帝還大︰“星際銀行倒閉了!你的戶頭也在里面!你自己簽發的紅頭文件!”

    那一刻皇帝的臉色簡直精彩無比,似乎想說什麼但又什麼都說不出來,半晌才悲憤道︰“就沒有人提醒我……沒有人提醒我把戶頭轉出來嗎?!”

    可憐的皇帝關掉了一家星際銀行,賠上了五十年以來的所有工資,不知道審計局在做最終核算的時候有沒有好奇,這個存著大量資金沒轉出的傻逼到底是誰。

    海因里希抱著頭盤腿坐在沙發上,臉色全是深沉的痛苦。西利亞伸出一根指頭戳了戳皇帝的臉,含笑問︰“所以你的全副身家就這麼點了?”

    皇帝別過頭去,沒有說話。

    “是的,皇宮內的建築、地皮和大部分擺設都屬于國家公物,我也是帝國軍部的公有財產。”狴犴盡職盡責的在一邊解釋,不過它到底是忠誠度帝國第一的機甲,說到自己是公物時,語調還有點難過︰“嚴格意義上來說陛下只有我的使用權,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天陛下退位了——目前來看相當有可能——我會被移交給帝國軍部,享受人們崇敬的目光,在無數的榮耀和功勛中孤零零的躺著,靜靜等待下一任主人……”

    獅鷲從西利亞口袋里飛出來,同情的蹭了蹭狴犴,卻只見它情緒低落的搖了搖頭︰“主要是,我的下一任還有這麼大狗屎運能找到Omega嗎?”

    獅鷲︰“……”

    西利亞︰“……”

    西利亞嘴角微微抽搐,又拿著那張用碩大的黑體字才寫了半張紙的財產清單,皺著眉頭研究了半晌,突然又發現了問題︰“不是說雙子座皇帝有私庫麼?”

    皇帝本來好不容易振作了點,一听這個問題,立刻又滿面黑氣的轉過了頭。

    狴犴看看自家主人的臉色,只得小心翼翼說︰“有啊。”

    “也沒錢?”

    “有、有錢啊。”

    西利亞無聲的用目光詢問︰那?

    “私庫是皇帝的私產,但那是皇帝的,不屬于塞特•海因里希個人,而且使用前要經過元老院層層審批。之前因為皇帝老找不到Omega,元老院大為光火,就規定了在皇帝結婚之前所有花費都不予批準。”狴犴小心翼翼的斟酌了一下,轉向皇帝說︰“陛下,其實我覺得,這次你可以去找元老院通融一下……”

    海因里希黑沉沉的看了它一眼,狴犴立刻閉嘴了。

    “沒關系,我的財產也不是很多,”西利亞終于良心發現,安慰的拍拍海因里希的肩,說︰“本來我在聯盟首都藍汐星有一棟別墅的,但現在藍汐星是帝國的地盤了;鳳凰我也有使用權,但鳳凰也被帝國扣押了——現在我還有金水星上的一棟軍官公寓,就算位置不如皇宮大門口好吧,但我五百年來攢下的工資存款應該比你多一些……”

    海因里希一口鮮血直沖喉頭,只見西利亞笑眯眯問︰“看在我們彼此都這麼窮的份上,你什麼時候把鳳凰還給我呢?”

    彼此都這麼窮……這麼窮……這麼窮……

    會心一擊險些讓皇帝噴出老血,他終于意識到自己或許、也許、有可能……是個窮人!

    問題是西利亞沒錢沒關系,聯盟實行退休保障制,雖然近年來此種制度近乎虛設,但應該不會有人敢扣西利亞的退休工資。更重要的是,他現在是Omega,你听說過哪個Omega需要自己賺錢養活自己的?

    但海因里希,他可是個Alpha!一個除一套稍微值錢點的不動產以外,幾乎沒有任何個人資產的Alpha!

    哦,別說那套皇宮門口的公寓價值很多錢——雖然值錢,但他能賣嗎?首先不是所有人都有權買那個位置的房子,能通過安全審批並住在那里的,全帝國都有數了。而且就算有身份合適、出價也合適的人願意買,皇帝拉的下臉來賣嗎?如果有一天真退位了,不能住皇宮了,他豈不是還要拿著錢再去買一套?

    白鷺星貴為首都,這里的地價可一點都不便宜啊!

    皇帝活了兩百年,打了一百八十年的仗,以前吃住在部隊里,後來都是住皇宮,從來沒感覺物質上有什麼缺乏的地方——今晚他終于平生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是個很窮的男人,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西利亞卻沒管皇帝鐵青的臉色,他終于報了被帝國佔去房子和機甲的仇,心情很愉快的爬起來洗澡去了。

    室內賽車場畢竟是在行宮的地界里,硬件設施非常完全,有堪比總統套房的休息室供人過夜,若論寬敞、華麗和封閉性,完全不下國賓大廈的頂層套間。西利亞看看自己身上,所幸剛才十分機智的全吐皇帝衣服上了,他自己倒沒怎麼沾著,只把沾了異味的外套扔進洗衣籃里,剛走到有著舒適大床的臥室里去脫襯衣,突然只見門又開了,皇帝如黑色的幽靈般站在門口,陰沉沉問︰“你想好要什麼了嗎?”

    “你想好給我什麼了嗎?”西利亞對著鏡子問。

    海因里希走過來,沉著臉站在他身後。兩人在鏡子里互相對視著,真•窮皇帝的眼楮仿佛結著一層冰霜,冰霜下又掩蓋著什麼熊熊燃燒的東西——倒不是什麼欲火,主要是野獸般躁動的煩悶和不甘。

    西利亞看了他片刻,突然微微一哂,說︰“沒關系,領導人的富裕程度往往和人民富裕程度成反比,所以你沒錢是正常的。聯盟孔塞特林家族倒是富可敵國,但也就那樣了。”

    皇帝的臉色終于有所緩和,但還是很郁悶︰“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

    西利亞矢口否認︰“沒有!”

    海因里希懷疑的看著他,片刻後西利亞終于承認︰“我是猜到不多……但沒想到這麼少。誰知道你把銀行搞倒閉了呢?”

    皇帝一把捂住臉,就像頭沮喪的大熊站在那里,西利亞頗有點哭笑不得,轉身拍拍他的肩,準備去浴室沖澡。誰料剛走兩步就被海因里希從身後摟住了,臉貼在他脖頸上慢慢磨蹭著,半晌說︰“你把我挑走吧……”

    西利亞戲謔問︰“去聯盟當人質?”

    “不行?”皇帝反應也很快,立刻從善如流道︰“不行你來帝國,保證不當人質,我讓你當元首。整個元老院都听你的,下設總理、內閣、軍務省,政策自上而下從中央推行到地方,爭取在未來兩百年內實現全民社會福利保障制……”

    “君主立憲?”西利亞笑起來問,“你還沒放棄啊?”

    “你絕對要相信一個私人財產甚至連媳婦都養不起的皇帝實現全社會保障的心有多迫切,”海因里希冷哼道︰“但不是聯盟的那種社會保障制——聯盟的福利體系已經瀕臨破裂了吧,據說就業率已經達到了歷史最低點?政府實際赤字是比每年公布數據的幾十倍?我只奇怪聯盟人民為什麼還不造反,如果是我的話……”

    海因里希沒有說下去——如果是他的話,結果已經被證明了,他建立了帝國。

    西利亞沒有答話,臉上的表情既不像羞惱,也不像要反駁,更沒打算把聯盟政府的發展計劃傾囊而出。他就這麼默不作聲的站在那里,任由海因里希一邊喃喃的說著話,一邊把手伸進他的襯衣里去,很快便摸索著解開了兩顆紐扣。

    雖然進來時沒想到這個,但西利亞的默許更像是一種無聲的鼓勵,海因里希心里那一絲不安分的欲念很快便燃燒了起來。他們糾纏著踉蹌了兩步,西利亞被迎面抵在牆上,緊接著海因里希把他用力翻了過來,禁錮在自己身前和牆角這狹窄的縫隙中,低頭用力在他脖頸間嗅著︰“君主立憲制什麼的都無所謂……反正抑制劑是不準生產的,這條一定要列為帝國第一憲法……”

    西利亞面無表情,但其實被他聞得很舒服,長長的眼睫都微微眯了起來。

    這種情緒上的變化沒有瞞過已經跟他互相標記過的Alpha,皇帝心頭立刻被一陣成就感籠罩了,情不自禁把手伸向西利亞的後腰,從褲腰皮帶的縫隙中插了進去︰“你最近是不是瘦了?別躲,讓我看看——”

    西利亞在他斷斷續續的親吻中哼笑起來︰“還不是拜你所賜?……”

    “那你把我劫持到幽空星去呢,還把暗星堂禍水東引呢,這個怎麼不說?”

    海因里希聲音已經有些粗喘了,他沒等西利亞再反駁,低頭便重重吻住了那微張的嘴唇。唇舌廝磨間兩人都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體溫在肌膚摩擦間急速上升,海因里希很快真正激動起來,用力扯開西利亞的襯衣,把手伸進去順著小腹一路向下——

    然而就在他手指觸及那平坦腹部的瞬間,突然西利亞像觸電了一樣,一把抓住他的手!

    “等等!”

    “怎麼了?”

    兩個聲音幾乎同時出口,海因里希抬頭莫名其妙的看著西利亞,卻見他臉色陣紅陣白,似乎有什麼事情難以啟齒,半晌後尷尬的推開他︰“等等,我突然想起來有件事情還沒做……”

    “什麼事情?什麼事情要趕著現在做?”海因里希火氣瞬間刷的上來了,腦子里從對不起我不愛你了到我要先打電話給卡列揚等等各種猜測輪了個來回,緊接著臉色驟變︰“你想吃藥!說!你上次是不是也吃藥了!是不是這樣才沒有孩子!說!”

    “閉嘴!”提到孩子的瞬間西利亞也惱火了︰“你給我讓開!別跟個木樁子似的堵在著,讓我去洗澡!”

    “不放!”

    “放開!”

    “不放!給我說清楚!”

    西利亞一個勁往外擠,海因里希一個勁往里推,兩人跟小孩一樣拉拉扯扯半天,掙扎間終于皇帝一把抓住他領口,“西利亞我告訴你,按帝國法律那種藥是——”

    呲啦!

    襯衣領口應聲而裂,皇帝的眼一下直了。

    ——倒不是因為西利亞的肩膀有多白多美,讓皇帝一下精蟲沖腦獸性大發,只知道站在那里呆愣愣的看。事實上西利亞是個不折不扣的軍人,他的肩膀勁瘦而挺拔,肩胛骨硬硬的支稜出來,皮膚上一樣有扛單人炮扛出來的繭,手臂肌肉上甚至還有一道彈片劃出來的暗紅色的傷痕。

    皇帝看的是他胸前的一個吊墜。

    哦,那個吊墜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既不是碩大珍貴的寶石,也不是刻著他海因里希名字的戒指。硬要形容的話,與其說那是個裝飾用的墜子,倒不如說是個小巧的銀色機械裝置,造型頗有點像機甲精神栓的縮小模型版。

    這個東西現在已經很少用了,也許拿去機甲工廠,都未必有人認得那是什麼。然而皇帝對機甲的知識何止是淵博,這種東西一看就認了出來。

    ——那是確實是個縮小版機甲精神栓。

    它可以用來吸收濫溢的精神力,抑制佩戴者過高的精神閥值,一般只在機甲實驗室里做測試用。或者在極少數的情況下,為了防止病人身體太弱不足以支撐精神,而作為保險設施出現在醫療艙里。

    然而不論怎麼樣它的效果是肯定的︰抑制精神力,降低精神閥值。

    “你故意讓我……你故意讓我!!”

    西利亞百口莫辯︰“不我真的只是忘拿下來了!”

    “你故意讓我——!”皇帝充耳不聞,滿面悲憤指責︰“怎麼能這樣,太過分了!你根本不尊重我——!”

    “不我沒有!最後你不也沒贏嗎?!”

    海因里希︰“……”

    西利亞︰“……”

    其實這話倒真是順口,但事實證明毒舌的習慣從一開始就不該姑息;西利亞元帥毒舌太多,終于遭報應了。

    室內靜默半晌,兩人大眼瞪小眼的對視著,緊接著皇帝咕嘟一聲把血咽進喉嚨,轉身“砰!”的摔門而出。

    深受傷害的皇帝開始鬧脾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