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這竟然是一座皇家室內賽車場!

    “麒麟,白虎。”皇帝走過去,滿意的拍拍那兩輛酷炫賽車,手腕上的狴犴發出嗶嗶一聲,同時那兩輛賽車的頂燈也亮了亮,似乎是幾台3S機甲在互相打招呼。

    “狴犴和獅鷲的虛擬精神栓確實直接拷貝了聯盟鳳凰,但麒麟和白虎卻是帝國自主研發,完全摒棄了機甲神經帶,采用了光電傳輸和模擬意識控制,從而大大降低了駕駛難度。這有一個極大的好處,就是哪怕精神閥值不那麼高的人也能駕駛這種高等機甲,如果這種技術普及,將來帝國的機甲兵團將稱霸全宇宙。”

    西利亞繞著賽車轉了一圈,摸著下巴問︰“造價很貴吧?”

    “價格是它們無法普及的重要原因……”皇帝思索著用什麼詞語來形容它們的價格,片刻後肯定的點了點頭︰“——是獅鷲造價的十二點四六倍。”

    獅鷲︰“……”

    獅鷲滴溜溜從西利亞口袋里冒出頭,憤怒的舉起拳頭抗議︰“胡扯!我這麼聰明可愛的小機甲的價值怎麼能用金錢來衡量!”

    你是個異數……皇帝默默的扭過頭。獅鷲的虛擬精神栓本來是3S級,但這麼長時間被西利亞貼身帶在身邊,奢侈的用純髓液來當能源,也沒法測精神栓現在是多少級別了,只知道它的各項表現都跟人類無異,可能已經超出了人工智能評級的最上限。

    但皇帝肯定不會在蠢獅面前表現出這一點,只遺憾的看著它聳了聳肩。

    “胡扯!偏心!”獅鷲大哭著鑽回了西利亞的口袋。

    西利亞隨手拍拍褲子口袋以示安慰,海因里希卻帶著勝利的眼神,問︰“來賽一局?”

    “怎麼個賽法?”

    “機甲賽車以精神為驅動力,精神閥值越高,技術越嫻熟,駕駛速度就越快。你我每人挑一輛賽車,從賽道始點出發,經過所有路程後回到這里,誰快誰就贏了。”皇帝挑起一個有些惡劣的微笑︰“怎麼樣?”

    “……”西利亞微微眯起眼楮,若有所思的盯著海因里希,半晌說︰“听起來不錯……有什麼彩頭?”

    雖然氣勢很足,但海因里希知道自己贏得比賽的幾率實在很小,西利亞與其說在問彩頭,不如說是在問他打算為這場比賽出多少血。皇帝于是非常豪氣的揮了揮手︰“親愛的,我的什麼不是你的?想要什麼就直接拿走!——哦對了,帝國的財產不行,帝國是屬于人民的。”

    西利亞戲謔的對他豎了個拇指,表示服了——這個動作倒和卡列揚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緊接著他目光在兩輛賽車之間轉了一圈,走到黑色的那輛前,拍了拍車門︰“麒麟?”

    麒麟謹慎的亮了亮車頂燈。

    西利亞打開車門坐了進去,說︰“我開這輛。”

    賽車內部其實是個小型機甲駕駛室,沒有方向盤,只有頭盔和大腦鏈接裝置。西利亞穿上緊身防護服,把拉鏈拉到下巴,戴上極緊的黑皮手套,用力握了握手指,只見海因里希大步走來敲了敲他的車窗︰“帝國機甲智能第一!比獅鷲強多了!”

    獅鷲嗖的竄出頭︰“我要弒君君君君君——!”

    西利亞一把將它塞回口袋,戴上頭盔樣式的大腦鏈接裝置。眼前景物頓時發生了變化,只見他的視野從賽車里轉到了賽道外,周圍赫然變成了寬敞的大廳——他的意識融入了機甲,和它成為了一體!

    西利亞意識一動,賽車頓時開始蓄力,發出了沉悶而強勁的發動聲!

    ——確實厲害,這種虛擬意識技術起碼甩了聯盟二十年……西利亞微微皺起眉頭,只听腦海深處一個冷靜的聲音響起︰“我確實是帝國機甲智能第一。”

    “……麒麟?”

    “您好,西利亞元帥,”麒麟說,“有件事拜托您︰蠢獅這家伙可能會拉低我的智商,待會把它從車窗里扔出去可以嗎?”

    西利亞︰“……”

    •

    皇帝坐進白虎機甲里,第一件事是伸展手掌,狴犴手環化作光腦飛躍而上︰“陛下?”

    “幫我驗個血。”

    狴犴看了眼皇帝的表情,伸出探針在他手腕動脈上扎了一下。幾秒鐘後醫療系統自動得出分析結果,狴犴小心道︰“確實是抑制劑,濃度極強的那種。”

    ……能打抑制劑,就說明沒有受孕吧……如果成功受孕了的話,Omega信息素會自然發生改變,用藥也是抑制不住的啊……

    剛才讓獅鷲來驗,是因為不想讓西利亞覺得自己不被信任,但其實兩人都心知肚明,在有關于孩子的事情上兩人就像獵人與獵物,這場追逃戰充滿了爾虞我詐,甚至稱之為捕獵都差不多。

    到底是為什麼沒有孩子呢?如果說連續兩次萬中無一的幾率都被趕上了,也未免太巧了點……或許本來是有的,但被西利亞……?

    不不不,皇帝立刻打消了這個猜測。沒人比他更了解西利亞是個多心軟的人,幸虧他實力強大,才會被人說成是心懷慈悲強者胸襟,這要換成是個普通人,那就是嚴重的聖母病了……按西利亞的行事風格,就算立刻服用了事後藥,一旦有了孩子,也是絕對不忍心把這個活生生的生命打掉的。

    那麼,也許就是服了事後藥……?

    不應該啊,按照那個時間來算,事後藥怎麼著都不該管用了啊……

    “想什麼呢,海因里希?”耳麥里突然傳來西利亞的聲音。

    “嗯?嗯,”皇帝起身戴上頭盔︰“你準備好了?”

    賽道口升起一個巨大的計時器,兩輛賽車同時發出低沉的轟響。鮮紅色的秒針一下下倒數,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海因里希和西利亞同時吸了口氣。

    零!

    秒針歸零的剎那間,縟灰簧尷歟 詘琢攪救低 比緙話慍窷嗉tュbr />
    那一瞬間海因里希和西利亞都展現出了絕對的強悍,兩輛賽車幾乎並肩通過第一個九十度急轉彎,緊接著車身呼嘯而過,只留下了兩道模糊的光影!

    賽道邊的計數牌飛快變動,鮮紅大字顯示著從彎角到直路的加速超過了500公里每小時,這個數字還在不斷變化。兩人的精神閥值也在逐步增加中,一開始是齊頭並進,海因里希搶在西利亞之前幾秒達到了一百,但緊接著超過一百五後,西利亞的數值急速增加,瞬間反超海因里希並沖破了二百!

    “推進系統至頂!”麒麟喝道︰“準備升空!”

    嗖的一聲銳響,卻是兩輛賽車同時疾速攀升,瞬間升上了和地面呈九十度垂直的賽道!

    這里地形變化多端,所有轉彎都三百六十度無規律翻轉,時速破千的懸浮賽車猶如兩道劃破天際的閃電,攝像頭只來得及捕捉到它們飛馳而過後賽道上留下的長長尾煙。白虎和麒麟幾乎同時沖過一道六連盤旋彎,正從高空急沖而下的那一刻,麒麟驟然加速前行,白虎在車內驟然發出一聲暴吼︰“——對方精神閥值突破三百!”

    海因里希瞳孔一縮,疾馳瞬間看見了儀表盤上的數字︰二百九十三!

    ——這個數字絕對不低了,在標記西利亞之前,他的最大精神閥值不過二百六十四而已,已經足夠笑傲全帝國。

    然而現在西利亞輕而易舉的破了三百,他還在二百九十多徘徊——別看那百分之七八個點不算什麼,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已經快到上限了!

    他快到了,西利亞還沒有!

    白虎賽車轟鳴著,如同流星般風馳電掣沖過賽道,海因里希甚至能感覺到凌厲的風切割著皮膚,帶來微微的刺痛——真的就這麼輸了嗎?以這麼細微的差距輸了嗎?雖然對手是加文•西利亞,雖然以接近百分之三百的頂級精神閥值輸掉比賽是雖敗猶榮,但……

    但他知道,他不想這樣。

    西利亞也許什麼都缺,他沒有父母家人,沒有愛侶朋友,沒有很多的個人財產,也沒有所謂的自由和個人空間。雖然他的個人感情極度貧乏,但他從不缺手下敗將,也不缺自下而上的仰視的目光。

    那些追隨他的人一輩子都只能追隨他,但海因里希從一開始就沒把自己放在追隨者的立場上。他想成為西利亞那樣的人,想和他平等對話,想讓他正視自己的信念和理想。誠然兩人至今尚有分歧,但只要他能把西利亞推翻,就能證明自己選擇了正確的道路,那些分歧的理念也就不復存在了。

    海因里希咬緊牙關,那一瞬間強烈的信念戰勝了一切,大腦在精神力沖破上限時傳來難以忍受的劇痛,讓他爆發出一聲狂暴的怒吼!

    轟——!

    白虎驟然加速,在強勁的轟鳴中硬生生趕上了麒麟的車尾!

    “元帥!”麒麟暴喝!

    海因里希無暇去看儀表盤上的精神力數字,在這樣的生死時速中,所有景物都化作了炫目的光箭,連前方的麒麟都從他的視線中漸漸淡去。他只能緊緊盯著自己眼前的路,用盡全部心神,全部意志,去死死盯著自己前行的方向,除此之外別無其它。

    他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沒有被麒麟拉得更遠——只是半個車身!

    賽程已經過半,他們始終只錯了半個車身!

    “加文!”麒麟車內,連獅鷲都忍不住躥了出來︰“加速!加速!白虎只差12毫秒!加速——!”

    與此同時白虎也在暴吼︰“距離終點只有五十七秒!進入平直區!準備全速沖刺!!”

    兩輛賽車加速的聲音化作同一道轟響,甚至連分秒都不差。黑白二色的流星並肩從高空俯沖而下,與此同時前方計數牌上的秒針也在倒數,十、九、八、七……

    明明是精神力最集中最巔峰的時刻,海因里希腦海中卻突然閃過了很多零散的畫面︰他看見自己還是侍衛時,永遠仰望著前方西利亞元帥白色軍服的背影;看見金星要塞之戰時,擋在太陽風暴前璀璨而壯麗的鳳凰;看見蛇夫星座最後的決戰中,鳳凰帶著長長的硝煙,向紅土星廣袤的沙漠墜去……

    紛紛揚揚的回憶如走馬觀花般從腦海中掠過,秒針卻只堪堪過去了一格。

    緊接著,兩輛賽車從天而下,瞬間沖出了終點線!

    叮!!

    系統自動提示從頻道中響起︰“賽程已結束,機甲麒麟獲得勝利,請賽車降速!”

    還是輸了……海因里希緩緩將白虎停在賽道盡頭,只听耳麥中傳來系統報時聲︰“機甲麒麟共耗時3分09秒434毫秒,精神閥值巔峰309%;機甲白虎共耗時3分09秒422毫秒,精神閥值巔峰307%,麒麟以12毫秒之差取得勝利!”

    只輸了12毫秒?

    那豈不是說後半段賽程,他精神閥值的增長速度和西利亞竟然能保持一致?!

    海因里希大為意外,一把推開車門,腳落地的瞬間差點軟了一下——精神力過度消耗到底還是給他帶來了嚴重的負荷。皇帝踉蹌著扶住賽車,雖然身體極為疲憊,精神上卻有種拼搏過後的滿足和成就感,半晌才徐徐的喘過一口氣,感覺精力從四肢百骸中一絲一毫的緩慢恢復。

    “西利亞?”海因里希大步向麒麟走去,嘴角不知不覺上揚起來︰“恭喜你贏了,不過你也只贏了12毫秒——”

    他呼的拉開車前蓋,剛一俯身,瞬間愣住了。

    ——只見西利亞面色蒼白滿頭虛汗,一只手撐在儀表盤上,另一只捂著嘴的手用力到青筋暴起,痛苦得整個人都蜷了起來!

    瞬間海因里希臉色都變了,一把把他從駕駛室抱出來,怒道︰“你怎麼了?!怎麼回事?!狴犴!”

    狴犴光腦如箭一般從駕駛室飛出,立刻就要變成醫療艙把西利亞迎面罩住。然而就在這當口,突然它被西利亞一把推開,緊接著只听一聲難以抑制的︰“嘔!”

    皇帝︰“……”

    皇帝嘴角抽搐的站在那,猝不及防的被西利亞吐了一身。

    靜默。

    一陣死寂的靜默。

    “不好意思我不是……嘔!”西利亞俯身又吐了,反復好幾次後終于把胃里最後一絲清水都絞了出來,這樣才終于舒服了點。他擺著手搖搖晃晃的退到車門邊靠住,精疲力竭道︰“有點暈車,賽道拐彎太劇烈了……你怎麼樣?要不要洗洗?”

    “……”一百頭神獸瞬間從心中奔騰而過,皇帝抓狂道︰“你怎麼可能暈車?!”

    •

    然而西利亞就是暈車,不僅如此還暈得很厲害,一直到被海因里希抱去賽場配套的更衣室,都渾渾噩噩的提不起精神。

    海因里希沒顧得上給自己換衣服,先拿醫藥箱來給西利亞找了舒緩劑,看著他沖了水喝下去,又強迫他喝了一杯鹽糖水。這種小毛病倒不需要出動醫療艙,皇帝親自把西利亞放到更衣室的大沙發上躺好,墊了個舒舒服服的靠枕,確認他不想再吐了,才轉身去換衣服。

    所幸異味並不太大,這一路又折騰得麻木了,海因里希便偷懶沒立刻去沖澡,只隨便擦了擦精壯結實的上身,又翻出亞倫之前留在這里的外套來換上,便立刻回頭去找西利亞。

    聯盟元帥側躺在寬大的沙發上,剛才蒼白的臉頰終于回了一絲血色,一看他過來便微微勾起唇角,竟有點戲謔的意思︰“我的彩頭呢?”

    “……”這一句話簡直把皇帝的千言萬語都堵回了喉嚨里,半晌才面無表情道︰“12毫秒也算贏?”

    “一微秒都算贏。我的彩頭呢?”

    海因里希結實的長腿跨過茶幾,一步走到沙發邊,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了下來,用那種有些自豪又有點不甘心的目光盯著西利亞。這時他腦子里在想什麼簡直是個人都能看出來,果然許久後,只听他喃喃的道︰“才12毫秒……”

    12毫秒,百分之二的精神閥值差距,是不是稍微再努把力就贏了?

    這上百年來從未有過的勝利,曾經離他是那樣的近,近得簡直觸手可及!

    大概是看到皇帝眼中那隱約的渴望,西利亞終于撇開視線,近乎無聲的嘆了口氣,“你確實進步很大,這樣的漲幅決不僅僅是標記的作用。如果你保持這個速度繼續錘煉精神力的話,也許過不了多久,你的精神閥值就能超過我了。”

    百分之二的差距要多久才能彌補?

    ——根本不需要時間!

    百分之二甚至不能說是差距,因為睡眠、進食、情緒高低,這些人體最細微的差別都能導致精神閥值產生微妙的變化,2%只能說是正常幅度誤差,很多地方的機器其實都是測不出來的。

    皇帝于是沒追究那句“也許過不了多久”——他潛意識里直接把它當成西利亞面子上下不來,于是為自己開脫的話了。

    年輕的聯盟元帥明顯也看出了這一點,但並沒有出言揭穿,只微微一笑︰“不過那都是將來的事,現在我還是贏了,你打算拿什麼來討我歡心呢?”

    海因里希猛然轉頭望去,兩人的目光撞在一起,久久都沒有移開。半晌皇帝突然很拽的一笑,那笑容在他英俊的臉上相當痞氣,緊接著只見他向狴犴招了招手︰“——狴犴,把我的私人財產單拿出來,讓西利亞想要什麼就直接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