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那一刻皇帝的目光極其銳利,哪怕西利亞臉上出現一絲一毫的異樣,都必將在這樣的目光下無所遁形。

    然而西利亞臉上就真的什麼表情也沒有,說︰“關你何事?”

    海因里希︰“……”

    皇帝懷疑的視線在西利亞身上和注射器之間來回徘徊,幾秒鐘後他做了決定——伸出手臂卷起袖子,把針管內殘余的幾毫升藥劑打進了自己的血管。

    這回輪到西利亞滿臉“……”的表情了,聯盟軍神幾乎被雷得說不出話來,半晌才問︰“你……你……你干嘛動我的藥?!”

    海因里希冷冷道︰“我們是事實配偶,按照帝國法律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打你點藥劑怎麼了!”

    西利亞反唇相譏︰“事實配偶按聯盟法律享有對方的一半財產,半個帝國都是我的!明天就把帝國境內的抑制劑生產廠商劃到我名下!”

    聯盟和帝國的最高領導人彼此如斗雞般對視,許久後皇帝悻悻道︰“你以為老子會上你的當……我要說帝國是我的,現在就會被你砍碎了沖馬桶去。帝國是屬于人民的。”

    西利亞掌不住笑了起來,重新坐回沙發里去,拿起書翻過一頁。皇帝極其疑惑的盯著手臂上那個注射器留下的小紅點,半晌突然靈光一閃︰“獅鷲!”

    獅鷲屁顛屁顛從臥室里滾出來︰“陛下!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們家小鳳凰和我們家亞倫上將……”

    皇帝一記凶狠的眼神讓獅鷲自動消音︰“幫我驗個血。”

    獅鷲大驚︰“怎麼,您也想測自己懷孕了不成?”

    西利亞剛喝進去一口茶,噗地一聲全噴了出來,忙起身找紙來擦。皇帝用非常復雜非常意味不明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伸手讓獅鷲伸出針頭扎了一下,幾秒鐘後只听蠢獅哆哆嗦嗦問︰“陛、陛下,您要驗什麼?”

    皇帝不耐煩道︰“剛才的藥劑是什麼成分,會對人體產生什麼影響。快!”

    獅鷲立刻在空中化作一只小小的圓球光腦,滴滴答答的轉了幾秒鐘,在空中投射出一排排復雜的立體化學式。皇帝的目光投向西利亞,只見他微微含笑的盯著獅鷲,也不說話也不動作,片刻後蠢獅小聲道︰“是抑制劑……超大劑量的抑制劑,受傷流血都不會立刻暴露信息素的那種。”

    “因為我知道偉大且武勇超凡的帝國軍方會想盡辦法來揍聯盟使團一頓,越見血越好,保不準還想打死幾個。”皇帝回過頭,只見西利亞悠閑的翻了頁書,說︰“所以為了不在帝國引起動亂,我事先做了些準備。”

    “……”皇帝一撲把他壓倒,冷冷問︰“你就這麼不想讓人知道我們的關系,對嗎?”

    燈光下西利亞微微眯起眼,他的臉色有著非常明顯的蒼白,眼底泛著紅絲,這麼近的距離望去好像臉頰還削瘦了幾分。他這段時間一定過得非常難,失去了明面上的元帥權位,伺機反撲的議會、蠢蠢欲動的政敵、軍部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反水勢力……每一步都走得異常驚險。尤其是很多人都知道他是Omega了,該猜到他們之間關系的人也猜到了,西利亞面對的重重艱險與陰謀,將比聯盟末期內外交困時還要多,還要難。

    海因里希近距離看著他明亮的黑眼楮,不知為何心里掠去一絲隱秘而陰暗的得意。

    西利亞很麻煩,很困難,這他都知道——這困難是他給他的。有時候人就是那麼奇怪,你越愛他,越忍不住要給他添點旁人都無法給他添的麻煩。

    而且西利亞,仿佛集所有美德和智慧于一身,無所不能無所不會的西利亞,竟然也有被他難住的一天,這本身就是一件很讓人滿足和愜意的事情。尤其當這些麻煩所有人都無法幫忙,只能向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海因里希求助的時候……

    海因里希第一次產生了一種“原來當皇帝的感覺這麼好啊”的念頭,片刻後緩緩笑了起來,緊盯著西利亞問︰“你現在還認不認為我在去幽空星的路上,那些有關于君主立憲制的話是騙人的了?”

    西利亞似乎並沒有猜測皇帝那千回百轉的心思,保持著被壓倒的姿勢舉著手,自顧自翻著書,“我本來就沒覺得你是騙人。”

    “你不是說我將來會反悔嗎?”

    “那是將來的事。”

    海因里希等了半天,看西利亞沒有再反駁的意思了,不由有點急躁,把他手里的書一抽︰“你在看什麼?聯盟那點破事多重要啊?整天在那看看看的不是還有卡列揚嗎,那廢材就不能——”

    說著他隨手把書一翻,突然頓住了,那竟然是一本普通的輕小說!

    “你也會看這個?!”皇帝不可思議問。

    西利亞一把抽回書,“我不能看這個?”

    皇帝︰“……”

    皇帝有點發呆,直愣愣的被西利亞一腳輕輕踹開,坐起身來斜靠在沙發里看書。

    他來之前想過西利亞有可能做的所有事情,處理公文、訓斥手下、看和談方案、甚至三更半夜招來卡列揚密會……可是唯獨沒想到西利亞會簡簡單單的坐在燈下,看一本普通的流行小說。

    這簡直超出了海因里希對西利亞這個人的所有認知。

    “你知不知道今天聯盟特別丟人?”海因里希試探道。

    西利亞心不在焉說︰“知道。”

    “……你就沒什麼想說的?”

    “不是讓人去說完了嗎?”

    皇帝想起那封哭笑不得的表彰書,臉上表情一時變得很微妙。西利亞也不管他,自顧自看了一會書,便起身去倒茶;誰知剛一動彈,就只見海因里希搶先一步奪走杯子,轉手藏到身後,略帶威脅的盯著他看。

    西利亞︰“……你到底想干嘛?”

    “聯盟今天敗得很慘。”

    “……所以?”

    海因里希不說話,只挑起一邊眉毛,目光銳利而又極富深意。半晌之後西利亞終于無奈了,嘆著氣扶住額頭︰“帝國將領普遍是野戰出身,個人勇武極強,聯盟這邊的確實要差一些。而且今天我不在,出現這種結果也不奇怪,你還想听我說什麼呢?”

    “你在你就能力挽狂瀾了?”皇帝微微有點得意,但還是忍不住調笑︰“帝國比聯盟強本來就是事實,你一個人能改變多少?”

    其實听到帝國將領普遍勇武極強這句話時,皇帝就已經非常滿意了,但Alpha的本性讓他還是忍不住要逞兩句強,就非要在自己的Omega跟前炫耀炫耀,佔點口舌便宜的意思。

    然而,壞就壞這話實在得意忘形,而且西利亞的便宜也從來不好佔。這句話剛出口,就只見聯盟軍團長眉梢一挑,問︰“你真覺得我在也贏不了?”

    “……你還能怎麼樣?”

    ——皇帝是真認為西利亞不能怎麼樣。他也許以前很強悍,當Beta時就能把整個軍部的Alpha都壓得喘不過氣來,但他現在是Omega!

    Omega進入成熟期後體質自然就會發生改變,肌肉密度和力量會下降,同時身體變得柔和修長,這是無法控制的自然現象。當然他現在還是數得著的高手,但跟帝國這幫宇宙頂級的戰將相比,他也許能打敗伊薩克,但應該戰不過亞倫;就算憑著經驗和意識把亞倫掀翻,也絕對沒法跟皇帝抗衡!

    “我說的不是單兵格斗。”大概看到海因里希眼底那含蓄的自得,西利亞搖頭笑了一下︰“我現在力量有所減退,所依仗的不過是經驗、手法和技巧而已,但僅憑這個是不夠的。”

    海因里希微皺起眉,只听他緩緩道︰“——我說的是精神力。”

    海因里希︰“……”

    跟西利亞元帥比精神力……

    西利亞饒有興味的欣賞著皇帝的臉色,戲謔問︰“不敢了嗎?其實你現在的精神閥值差不多也接近我了,在去幽空星的路上不是還反向控制了獅鷲?——話說回來這年頭的軍人還是該看精神閥值,畢竟單兵作戰再出色也只是一個人的出色,機甲駕駛員才是太空戰的根本……哦對了,據說帝國的3S機甲都是直接拷貝了鳳凰的虛擬精神栓技術?帝國將軍武勇出眾,但至今也沒听說誰的精神力格外強悍啊。看來你們這方面是真的不大行呢。”

    ……不行!

    你竟然當著一個Alpha的面說他不行!!

    “誰說我不行!”皇帝霍然起身,連偷偷擱在西利亞大腿上的手都忘了︰“帝國機甲代表了銀河系最高水平,駕駛員也是萬里挑一的!就算比精神閥值也絕不會輸給聯盟!”

    西利亞作勢回去翻書,卻被海因里希一把抓住手腕,冷冷問︰“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打敗我,給你那卡列揚報仇了?”

    什麼叫我的卡列揚……

    西利亞額角微微抽搐,剛想張口欲辯,卻被皇帝冷冰冰的打斷了︰“其實比也沒什麼,冬宮里有專門訓練精神閥值的比賽場,由全銀河系獨一無二的巨型精神虛擬栓控制,是聯盟見都沒見過的技術!——正好卡列揚就在樓下,你要不要帶他一起去看看?正好也讓他見識見識我是他那可憐的精神閥值的多少倍?!”

    那一刻西利亞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因為實在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了。

    ——你到底有多惦記卡列揚啊!

    然而皇帝發起怒來那是絕不善罷甘休的,立刻要拉著西利亞去找卡列揚,怎麼阻攔都不行。看他眼底那蓬勃的殺意,西利亞絲毫不懷疑他會在見到卡列揚第一眼時就隨便抄起狴犴把他捅個對穿,因此趕緊聲色俱厲的把他拉住了,又隨便抓起外套,掙扎間兩人也沒通知任何人,侍從警衛一個沒帶,就這麼推推搡搡的下了樓。

    精神力訓練場就在新克里姆林宮以內,距離並不太遠,開著狴犴變的小型飛梭幾分鐘也就到了。只見那是一座表面平平無奇,乍看上去有點像軍官俱樂部的建築,海因里希把飛梭停在門口巨大的草坪上,拉著西利亞走下來,身後飛梭頓時化作無數碎片,在半空中組合成一只黑金手環,叮的一聲卡在了皇帝結實的手腕上。

    “我在這里開出過精神閥值390%的戰績,”海因里希語調平平道,听不出任何炫耀或其他的意思︰“可惜只有一次,是從幽空星回來以後。”

    西利亞的手被他握在掌心,兩人一前一後走進大門,大廳里頓時嗡的一聲亮起人造日光,將整片空間映得恍若白晝。海因里希轉過身,果不其然看見西利亞意外的表情,不禁嘴角一勾,略微有些自得。

    “驚訝嗎?帝國的科技實力已經遠遠超過聯盟現狀上百年,哪怕聯盟史上最強盛的時期也不過如此——西利亞,歡迎來到帝國機甲技術的核心,虛擬精神栓訓練場。”

    只見他身後是一片廣闊到不可思議的空間,大廳寬敞得甚至一眼望不到頭。數條巨大的電磁賽道縱橫交錯,猶如天橋般橫跨長空,不遠處停著一黑一白兩輛錚亮的尖梭形懸浮賽車,在燈光下發出璀璨而炫目的光彩。

    只要一眼西利亞便意識到,那竟然是兩台看不出等級的尖端機甲。

    ——這居然是一座皇家室內賽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