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卡列揚盯著海因里希,那一瞬間很想看清皇帝的臉皮是用什麼東西做的,怎麼能厚成這樣?足足好一會兒後他才匪夷所思的搖了搖頭,感嘆道︰“皇帝,你真是……”

    海因里希面色無辜,竟然還歪了歪頭表示不解。

    卡列揚終于無可奈何的豎了個拇指,表示服了,然後起身卷起袖口,命人︰“把西利亞大人那把白金劍拿來!”

    卡列揚在自己的授餃儀式上公開向西利亞討要了一樣禮物,就是這把白金劍。當時西利亞完全沒料到有這一出,下意識便覺得遲疑,但在眾目睽睽之下又不好斷然拒絕,只能讓人拿來送給了他。

    然而白金劍剛出手,西利亞就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了︰這把劍是他早年還在將餃時使用的,當元帥後他開始使用雙S機甲鳳凰,這把劍便隨之被束之高閣。現在卡列揚在授餃儀式上公開討要他當將軍時的東西,跟公開推拒元帥權位有什麼區別?

    但眾目睽睽之下不好反悔,西利亞只得又言明只是暫時贈送,等將來研發出更好的兵刃給卡列揚後,還得把這把劍收回來。

    當時卡列揚也不說什麼,高高興興答應了,回來就總把白金劍帶在身邊,跟個護身符似的。

    “元帥。”副官快步穿過大殿,將反制磁匣捧上來。

    卡列揚從匣中抓起長劍,鏘一聲拔劍出鞘。只見藍光瞬間如火苗般席卷了整個白金劍身,卡列揚大步走上場中,沉聲道︰“那就有請了,陛下!”

    海因里希一笑,也不贅言,翻腕揮搶向卡列揚刺去!

    這一擊幾乎用了十成力,3S狴犴的槍身立刻劃出絢麗的黑光,呈扇形一掃而過!卡列揚當即退後,只听“鐺!”一聲震耳欲聾的激響,長劍直至撞上槍尖,巨震差點讓劍柄脫手而出!

    ——我!擦!你!祖!宗!

    那一刻皇帝家族的所有先祖都被卡列揚問候了無數個來回,他們的好子孫海因里希則抖槍而上,瞬間無數金屬撞擊聲如暴雨打梨花一般將場內完全包圍!

    聯盟席上齊齊發出一片抽氣,文官們尚在訝異,武將卻同時發出怒吼——你他媽太欺負人了!

    這種狠手是演武?是切磋?!拿3S武器對戰就罷了,搞這麼不死不休是什麼意思!別說對手是聯盟統帥,就算跟帝國自己的將軍,這麼打也太過分了!

    “小心!”這時只听皇帝大喝一聲,閃電般將槍身抽回一刺!

    只見槍尖的黑金流光爆射而出,卡列揚根本來不及躲開,匆忙間只得橫劍硬擋。“叮!”一聲尖銳刺響,長劍發出的電磁火焰竟然被硬生生打消,槍尖撞擊的瞬間劍身出現無數龜裂紋,緊接著 擦迸裂了數塊!

    “我操——”卡列揚脫口大罵,電光火石間繞過長槍橫掃而來的旋光,竟然硬生生沖到了皇帝面前!

    長槍是遠距離武器,近戰中雖然縮短了長度,但仍然有近1.5米長。加上槍身中無處不在的高壓電磁,被海因里希這麼力大勢沉的人使起來,那簡直就是所向披靡無往不勝,活脫脫一座人形炮台。

    雖然從海因里希的手到槍尖之間這一米的距離比較真空,但也不是隨便就能闖進來的——致命的黑金流火可是隨時都在漫天飛舞,一沾那就是一塊燎傷!

    本來卡列揚顧忌這個難以放開,但被打成這樣,那簡直是心頭怒火蹭蹭的往眼里燒,當即一橫心順著槍身沖到近前,頂著滿頭滿身的黑金火焰,怒吼著重重一劍劈向皇帝胸前︰“你他媽才——小心——”

    轟!

    卡列揚不愧是曾經的侍衛長,發起威來也是有兩把刷子的,海因里希疾速收槍回防,才勉強擋住那石破天驚的一擊!

    饒是如此他還是被那巨力一撞,踉蹌退了半步,抓著槍柄的手霎時青筋暴起︰“——好!”

    這一聲吼地動山搖,與其說在給對手叫好,其實把卡列揚震得雙耳一蒙!就在這一瞬間,海因里希長槍順著劍身向下疾滑,在金屬相擦那刺耳的銳響中揮臂悍然一挑,把卡列揚整個人挑飛了出去!

    —— 當!

    卡列揚重重摔在數米開外,聯盟眾人當即霍然起身,還沒沖出去就被艾伯爾上將怒喝一聲︰“站住!”

    幾個武將咬牙止步,只見卡列揚勉強站起身,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那是硬生生吞了口鮮血。

    這個細節場上眾人都看得分明,海因里希冰藍色的眼楮微微眯起,看上去竟然有些陰沉的快意。他把長槍往身側一橫,居高臨下冷冷的盯著卡列揚,問︰“沒事吧,卡列揚元帥?”

    “好身手……”卡列揚踉蹌了一下才站穩,咬牙把嘴角的血跡一擦︰“沒想到堂堂皇帝也這麼精通近戰,以前打仗時逃跑練出來的?”

    打勝仗時當然不需要近戰,指揮者坐鎮後防運籌帷幄就行了。只有打敗仗時全軍潰退,被敵人一路殺到旗艦上,主帥才需要在侍衛的掩護下一邊打一邊跑,那麼自己會兩下子也就不奇怪了。

    “是啊,”海因里希對這明顯的諷刺無動于衷,淡淡道︰“正因為經常逃跑才練成了這樣,跑著跑著就成立了帝國。”

    這話雖然听起來很淡,但聲音平平的不見喜怒,細品之下倒有種復雜的滋味。聯盟上下都微微一怔,這時突然只見一個聯盟警衛兵從大殿門口快步走來,到近前啪的敬了個禮,朗聲道︰“卡列揚元帥!西利亞軍團長讓我帶了口信,現在可以說嗎?”

    大殿雖然喧鬧,但這個傳令兵聲音響亮,整個聯盟頓時刷然一靜,連卡列揚都立刻轉過頭。

    然後這時精彩的事情發生了︰就在卡列揚準備開口讓那個士兵說話的時候,只見整片帝國將軍全刷一下坐直,個個腰背筆挺,然後只听皇帝道︰“——說吧!”

    卡列揚︰“……”

    聯盟眾人︰“……”

    傳令兵嘴角抽搐兩下,轉向皇帝行了個禮︰“陛下,西利亞軍團長听聞各位在大殿里演武,想問陛下有沒有準備彩頭?”

    這個問題簡單,皇帝和藹道︰“帝國傳統是勝利者將得到朕的表彰書和一段鑽石果枝……怎麼,你們軍團長喜歡鑽石果嗎?”

    傳令兵搖了搖頭︰“多謝陛下熱誠。軍團長說,卡列揚元帥是智將出身,軍事謀略尚可,個人武勇平平,再打下去也是肯定打不過陛下的,聯盟認輸了。”

    從聯盟到帝國都是一片聳動,只見傳令兵又從口袋里摸出一封紙函,展開,上前,遞給皇帝︰“這是軍團長簽發的表彰書,請陛下收下吧!”

    一片靜寂。

    大殿一片完全的靜寂。

    “噗!”不知何處傳來一聲笑,緊接著整個聯盟都吭哧吭哧笑了起來,連最正直厚道的莫文中將都把臉捂在手臂里,整個肩膀笑得一聳一聳。

    比較壞點的比如說卡列揚,那臉上的笑容是掩飾都掩飾不住,一邊捂著嘴咳嗽一邊笑道︰“軍團長病中還這麼忙于公務,真是……咳咳咳!哈哈哈哈……”

    帝國將領們臉上的表情卻都精彩紛呈,簡直語言難以形容。皇帝哭笑不得的看著手里那封表彰書,只見那上面還真寫著“雙子座皇帝塞特•海因里希武勇超凡,特此證明,以資鼓勵”一行龍飛鳳舞的大字,底下一個燙金聯盟徽章,右下角竟然還有加文•西利亞的簽名!

    “西利亞這是……”

    皇帝話沒說完,就被傳令兵打斷了︰“軍團長說其他獎品暫時沒有,但回聯盟後可以給帝國寄來,請陛下不要介意。”說著啪的一個轉身,對卡列揚一敬禮︰“元帥!軍團長有話帶給您和各位將軍!”

    卡列揚和聯盟眾人立刻笑容一收,正兒八經坐起身,只听傳令兵道︰“軍團長說︰叫你們是來和談的!”

    “暗星堂還在帝國領土肆虐,馬上就要打進白鷺星來了,你們卻還在這里耍什麼大刀!真那麼有本事,怎麼不去跟暗星堂肉搏?!這麼大的人了還分不清輕重緩急,隨便拽個老百姓都比你們強,還當什麼將軍!——去軍校回爐重造吧!”

    傳令兵說完鞠了個躬,冷冷道︰“軍團長的話完了。”

    他說一句卡列揚就答一個是,說完聯盟上下齊齊敬禮,一臉情真意切的羞愧和無地自容。

    帝國那幫人卻簡直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好,有的轉過臉不忍目睹,有的埋著頭不敢露面,剛才那滿堂喝彩的得意勁兒頓時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半晌亞倫上將才抽搐著嘴角道︰“元帥……西利亞元帥教訓得是……”

    帝國眾人無比尷尬,皇帝看看聯盟,又看看手里那封表彰書,許久後突然非常光棍的一笑,慢悠悠道︰“……你們軍團長的字寫得真好。”

    說著他把那表彰書小心對折,很珍惜的往胸前口袋一放,招手道︰“來!不比了不比了!喝酒!”

    …

    一場酒喝得倒是熱鬧,被打敗到姥姥家的聯盟和被訓斥到臉面跌盡的帝國都不作怪了,反而能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拼到盡興。

    晚上散會的時候腳下撒了滿地酒瓶,很多人都站不穩了,歪歪斜斜的靠著同僚的肩,一路走一路鬼哭狼嚎︰“為什麼老子沒有媳婦——”

    “好寂寞啊——”

    “沒有媳婦婦婦婦婦——”

    卡列揚听得眉角抽搐,心說你們怎麼能有媳婦呢,帝國這種不平等政策再持續下去,很快Omega們就要成批成批的偷渡來聯盟了啊。

    皇宮侍從官帶著聯盟使團去內宮安置,一路畢恭畢敬的給眾人分配了住所。新克里姆林宮不僅大而且富麗堂皇,皇帝在這點上倒沒有克扣他們,每個人都給分配了極為寬闊豪華的皇室套房,像卡列揚、艾伯爾、莫文這個等級的還有室內花園。

    卡列揚本來對皇帝的安排心有疑慮,但一看西利亞跟他們住在一起,而且就緊挨在他樓上,便也不再說什麼了。

    這天晚上因為喝酒和對戰耗費了太多精力,聯盟使團並沒有開內部會議,而是很快就解散睡覺去了。連卡列揚都只跟西利亞內部通訊聊了幾句,便也熄燈躺下,很快就在酒精和疲憊中沉沉睡去。

    深夜。

    滿天星空下的冬宮銀裝素裹,嵌銀窗幔和水晶裝飾在燈光的映照下閃閃發光。國賓樓里靜寂無聲,皇帝腳步踩在厚厚的地毯上,仿佛捕食的大型猛獸一般發不出一點聲音,片刻後站定在走廊盡頭寬闊精致的的套房門前。

    原本空無一物的牆壁上無聲無息浮現出一個凹槽,皇帝拿起密卡一刷,門 噠一聲打開了。

    “誰?”

    靠在客廳沙發上的西利亞驟然抬頭,只見海因里希風度翩翩的靠在門框邊,調侃道︰“被你被表彰了的合法配偶,獎品還欠著沒拿……那是什麼?”

    只見西利亞屈膝靠著,膝蓋上放著本書,手邊還搭著個銀光閃閃的小東西——竟然是個已經開封了的注射器。

    海因里希一個箭步上前,抓在手里聞了聞,狐疑的盯著西利亞問︰“你在打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