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卡列揚的第一反應是︰想整我?!

    但緊接著他又本能的感覺到一絲狐疑——不應該啊!

    如果他仍然是西利亞的副手,那各種招數盡可以對著他來,反正不過是一個副手而已。但他現在是聯盟使團的最高領導人,身份地位擺在這……說句難听的,就算現在所有人都摩拳擦掌的想揍他,當場擺個擂台要求跟聯盟1V1,除了皇帝以外也沒人有資格把他招到台上去啊!

    至于皇帝會不會親自上台?——別傻了,你見過哪個國家領導人會面的時候,突然袖子一卷撲上來干架的?

    “為了紀念帝國建軍的偉大時刻,彰顯帝國軍力的強盛雄壯,每年這一天,軍部都會舉行切磋表演賽,勝利者將得到陛下親自頒發的表彰書和鑽石果枝。”亞倫滿面笑容介紹道,對聯盟各位將領抽搐的臉色視若無睹︰“而且每年陛下都會發邀請函給周邊的自由星系,友邦們派出的高手會得到隆重歡迎,不論結果勝負,都會被視作代表兩國友好關系的尊貴客人!”

    帝國將軍們整齊劃一點頭,眼神幽幽的泛著綠光。

    卡列揚嘴角抽搐半晌,問︰“你該不會想說今年我們就是那尊貴的客人吧?”

    “是的!”亞倫一步沖上前,   大力拍卡列揚的肩︰“還有什麼客人能比聯盟的各位更尊貴?特地在這兒等著你們呢!”

    卡列揚︰“……”

    卡列揚心頭如有萬匹草泥馬呼嘯而過,瞬間只想說我擦你MB!

    然而就在聯盟新任元帥打算抄起餐盤糊帝國上將一臉時,突然只听耳朵里傳來一個沉穩的聲音︰“答應他。”

    卡列揚的動作當即頓住了︰元帥?

    西利亞的聲音從微型通訊器里傳來,除了他之外沒人能听見︰“這種事推不掉,就算推掉了下次還會再來。先答應他,勝負再做計較。”

    “……”卡列揚緊繃的肌肉松了松,抬頭皮笑肉不笑的盯著亞倫,半晌後也只說了一個字︰“好!”

    …

    于是這頓盛大的國宴在團結一致、和諧友好的氣氛中快速結束了,雙方都迫不及待把盤子一推,侍從官立刻上前把餐桌抬走。

    帝國和聯盟分成兩個陣營,在大殿左右分別就坐,每個人手邊一張水晶高台。也沒人再用精致昂貴的酒杯了,全都直接把酒瓶提上來,碼在面前對著嘴喝——這就比剛才有氣氛多了,帝國軍部那些人紛紛把外套一脫,袖口一卷,梗著脖子喝道︰“伊薩克!伊薩克!”

    刀疤男只穿一件黑色背心,下著軍服長褲,腰上橫插兩把電磁短匕,踩著重磅軍靴施施然來到台上。這人一看就相當彪悍,結實的肌肉泛著陽光曬出來的古銅色,出人意料的是背部、手臂等暴露出來的皮膚上布滿了一道道陳年舊疤,縱橫交錯的相當猙獰,平添了不少凌厲的殺氣。

    亞倫揮手扔給他一罐冰酒,高聲問︰“你還留著啊?”

    刀疤男仰頭灌了一大口,笑道︰“留著!都是老子的勛章!”

    聯盟這邊卻對這人很眼生,艾伯爾上將伸手捅了捅卡列揚,問︰“這人是誰?什麼傷能搞成這樣?”

    “扎庫斯•伊薩克中將,帝國軍情處特工頭子。”卡列揚低聲道,周圍幾個人都不動聲色的湊近了,只听他說︰“——這人少年時代是個奴隸,在黑星球上采礦,第一次銀河大戰時帝國打到他們那里,這人就殺了工頭跑去參了軍。據說那疤都是當奴隸時留下來的,你們小心,這人相當能打。”

    說話間刀疤男扔了酒罐,拿掌根一抹嘴,轉向聯盟笑道︰“在下伊薩克,領中將軍餃,在帝國軍部敬陪末座。往年打擂都是我先上,給大家開開心罷了,請不要見笑!”

    聯盟這邊人大多只冷淡的點了點頭,伊薩克也不以為意,問︰“請問聯盟的哪位將軍願意上來指教指教?”

    ——這個就有點棘手了。

    聯盟使團這次來的人以文官居多,武將雖然也來了七八個,但除去告了病的西利亞和不能上的卡列揚,剩下的要麼以指揮見長,個人戰力不算太突出;要麼就是像艾伯爾上將那樣,軍餃高一級,不好上場去以大欺小。

    帝國方面顯然也看出了聯盟的窘迫,眼里都隱隱有些幸災樂禍的光。卡列揚心里暗暗問候了下他們的祖宗,表面沉吟了一會,終于沉聲道︰“——莫文。”

    莫文中將應聲起身,順手把軍服一脫,只見他眼神明亮身姿挺拔,提刀大步走到場中。

    “在下基恩•莫文,聯盟中將。”他欠了欠身,不卑不亢道︰“請多多指教。”

    刀疤男不動聲色打量了他一眼,認出基恩•莫文是卡列揚之前的那一任元帥侍衛長。

    這人在聯盟是個難得的清流,風格銳利清晰,對西利亞忠心耿耿,而且從軍年限極長,論資排輩的話能甩帝國軍部這幫人十條街。雖然為人比較低調,這麼多年來都沒听說過他在個人武勇方面有什麼特別杰出的事跡,但——正兒八經的元帥侍衛隊出身,怎麼可能是一盞省油的燈?

    刀疤男肅容一欠身︰“也請多多指教了——”話音未落從身後抽出雙匕,只听藍色電光滋啦一爆,整個人閃電般沖了出去!

    剎那間莫文拔刀出鞘,刀柄竟然 嚓一分為二,隨即“鐺!”一聲死死抵住了迎面而來的電磁匕首——瞬間電磁火花團團炸開,刀疤男往莫文中將那雙刀上一掃,叫了聲︰“好!”緊接著翻腕揮出無數奪目的電弧!

    ——電磁冷兵器在軍界高層非常流行,但聯盟出產的遠遠沒有這麼大威力,只見那電光簡直如洪水猛獸般洶涌而來,剎那間就劈到了眉心!

    說時遲那時快,莫文整個人向後仰倒,閃電末梢瞬間削斷了他前額揚起的頭發,滋啦一下便燒成了灰燼——而刀疤男不愧是特務頭子出身,下手極其狠辣,一擊不中便反手將匕首旋了個漂亮的劍花,啪一聲握住刀柄,直直向莫文的右眼刺去!

    這一下別說刺到,哪怕沾了點邊,莫文就要回去做眼球植入手術了。聯盟沒人想到刀疤男出手竟這麼凶狠,一時間所有人都站起身,卻只听莫文驀然怒吼︰“讓開——!”

     當一聲重響,莫文後仰的身體竟然用盡全力一側,利用擰身時的巨大力量重重一腿踢出!

    那鐵錘般的爆發力,瞬間將猝不及防的伊薩克踹飛了出去!

    卡列揚大喝︰“好!”

    轟然一聲刀疤男落地,翻滾兩圈後踉蹌起身,卻只見刀尖上一滴血啪嗒落下——與此同時莫文中將捂著耳朵站起身,指縫中頓時溢出滿把鮮血。

    “武器不錯。”莫文中將冷冷道,松開手將刀一挽,耳朵上的血就這麼順著脖頸流到衣服里,把整個衣領都浸得血紅,可以想見是整個耳朵都被硬生生撕豁開了。

    刀疤男听出他聲音中隱藏的怒火,但剛想開口就覺得兩根肋骨被踢斷了,痛得當即抽了口涼氣,捂著斷骨處笑道︰“不好意思,真不是故意的!我平時手就那麼重!”

    莫文中將到底為人還是耿直了點,開口就想說什麼,然而這時卡列揚耳朵里響起了西利亞的聲音︰“告訴伊薩克,莫文跟他們又不是一屆的,恨屋及烏也不能朝著無關的人發火。”

    卡列揚沒反應過來︰“什麼?”

    西利亞淡淡道︰“你就照著這麼說。”

    話音剛落卡列揚頓時明白了,忍不住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提聲打斷了憤怒的莫文︰“伊薩克中將,莫文中將可是足足比他們早了兩屆,恨屋及烏也不能對無關的人泄憤吧?”

    一言既出,場面頓時一靜,緊接著帝國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伊薩克受命統領軍情處,是因為皇帝要提拔他來跟聯盟出身的那幫開國將領們抗衡。這些年來雖然亞倫上將等人的勢力如日中天,但伊薩克也不弱,兩撥人馬雖然沒有大面兒上的矛盾,但暗地里有沒有不服、有沒有爭斗,那簡直是不用問的事情。

    卡列揚雖然沒有明說,但所有人都知道“早兩屆”的意思是莫文當侍衛隊長比海因里希、亞倫他們早——你伊薩克跟亞倫他們爭權奪利爭不過也就罷了,恨屋及烏也該是找帝國自己的人,干嘛恨到莫文身上?

    這話簡直把帝國軍部的內斗一語道破,頓時場面完全僵硬。不知過了多久,才听海因里希哈哈一笑︰“莫文中將好身手……”

    他站起身,帝國軍部那幫人也呼啦啦站起來,伊薩克順勢一鞠躬退了下去。皇帝拍拍他的肩以示勉勵,又抬頭道︰“請醫療隊把莫文中將請下去療傷吧——第一場比賽伊薩克佔了兵刃上的便宜,我看就算平手了,怎麼樣?”

    雖然嘴里問著怎麼樣,但皇帝肯定不是真的想表示詢問的意思,于是第一場比賽平手的結果就這麼定下來了。這一場是帝國先上,第二場理論上就應該是聯盟先出人,但卡列揚只來得及往場內看了一圈,還沒想好怎麼發話,就只听亞倫起身大大咧咧道︰“終于第二場了?行!我來!”

    卡列揚︰“……”

    一個上將,一個武勇出色的上將,一個在帝國最不受歡迎Alpha榜上排了整整三十年的第二名,被民間稱作心狠手辣殺人狂的帝國上將……

    卡列揚滿腦子只想抄起酒瓶扔他頭上去,手指在瓶口上抓得青筋直暴,半晌才勉強克制住當場行凶的沖動,勉強點了點列夫•艾伯爾︰“——艾伯爾上將,拜托你了。”

    艾伯爾瞬間向他看了一眼,目光中帶著征詢︰元帥沒說話?

    卡列揚搖了搖頭。

    沒有,這種時候想必也沒什麼話好說了,在絕對實力的碾壓下一切計謀都注定是渣。艾伯爾凝重的點了點頭,鐵塔般壯碩的身軀大步跨上前,深吸了口氣冷冷道︰“在下是列夫•艾伯爾上將——亞倫,不用介紹了吧?”

    聯盟的老熟人之間確實不用再玩那一套了,亞倫嘴角一勾,反手抄起身後寬刀,朗聲喝道︰“不用!看招!”

    艾伯爾早有準備,但這一劍還是快得出乎意料,眨眼功夫就劈到了眼前!那一刻他只來得及閃身避開,抓過腰側大劍橫起一擋,“鏘!”一聲金屬炸裂震人發聵,厚實的劍鞘竟然迸裂了開來!

    ——好重!

    艾伯爾身高兩米,極為強壯,平素說話聲如洪鐘,而且力氣奇大無比。以前練兵時有人不听話,膀大腰圓的小伙子被他單手一把抓起來,跟拎小雞一樣甩手就扔了出去。後來因為這事他還被西利亞起了個外號叫黑熊,勇力之巨由此可見一斑。

    ——然而現在,在亞倫一刀接著一刀的攻勢下,他竟然覺得重!

    “長進了——”艾伯爾用盡全力架住刀鋒,從牙縫間逼出一句,緊接著大吼︰“讓!”

    鏗鏘一聲亞倫的刀鋒被彈開,鋒刃相擦時電光飛濺,無數火花閃得人睜不開眼!就在那一刻艾伯爾上將重重將劍身拍向亞倫胸口,裹挾著藍光的大劍呼嘯而至,然而緊接著“鐺!”一聲震耳欲聾的亮響!

    亞倫雙手持刀,如巨岩般擋住大劍,結實的手臂肌肉塊塊隆起,暴喝︰“給我——讓開——”

    鏘!

    電磁大劍竟然被寬刀硬生生甩開,刀鋒險險擦過艾伯爾的鼻尖!緊接著兩人瞬間對了數十招,金屬撞擊發出暴雨般的巨響讓人雙耳嗡鳴,連眾人桌上的酒都在不斷震蕩!

    亞倫吼道︰“結束了!”

    就在這時艾伯爾被撞得踉蹌退後數步,根本來不及橫劍阻擋,就只見亞倫如獵豹般沖刺而至,一刀重重將大劍打飛了出去!

    閃著電磁藍光的大劍在空中打著旋,奪!一聲深深剁進牆壁,瞬間整個沒了頂。艾伯爾大驚回頭,只見亞倫一刀劈下,暴喝︰“你輸了——!”

    刀鋒仿佛裹挾著萬鈞雷霆,對著艾伯爾的額頭當空劈下!

    這一刀下去整個人都能當場劈成兩半,再被電磁一燒,能不能剩下都很難說。剎那間艾伯爾心跳都停止了,滿眼只見那刀鋒離自己越來越近,仿佛連皮膚都感覺到了刺痛的電流——就在那一刻皇帝驟然起身,喝道︰“狴犴!”

    黑金手環驟然粉碎,飛起,在半空中組成長槍,千鈞一發之際硬生生擋在了刀鋒之前!

     當一聲寬刀巨震,刀身反向猛彈,將亞倫整個虎口都震出了血!

    “你干什麼?胡鬧!”皇帝大步走下台階,腳一落地便只見黑金長槍自動飛來,被他穩穩的抓在手里︰“不過是鬧著玩的事情,你搞這麼認真是想出人命嗎?還不快向艾伯爾道歉!——艾伯爾上將,你沒事吧?”

    艾伯爾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半晌走過去用力把大劍從牆上拔下來,沉聲道︰“是在下輸了,不怪亞倫上將。”

    說著他欠了欠身,轉頭大步走回聯盟席位,剎那間和卡列揚交換了一個憂慮的眼神。

    聯盟眾人表情都不大好看,與之相對的是帝國人人面帶得色︰第一局雖然判了平手,但滿臉是血被送去急診的是聯盟;第二局雖然沒見血,但被打飛武器完全落敗的還是聯盟。按三局兩勝制,現在聯盟已經處在了絕對的下風。

    雖然個人演武和戰場全局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但外交無小事,這樣落敗也太丟人了。

    卡列揚環視自己這邊的隊伍一圈,正打算想個辦法,看能不能把接下來的第三局從武斗忽悠成文斗,突然只听亞倫扯著嗓子打斷了海因里希︰“陛下您干嘛老罵我,有完沒完哪?大家都在等下一場呢!”

    海因里希︰“哦那好,下一場你們看看誰想上……”

    然後他又被亞倫十分逼真的打斷了︰“上什麼上!我看你提著個槍杵在這,要不第三場就你上吧!”

    卡列揚︰“……”

    卡列揚總算是明白帝國這幫人的臉皮有多厚,下限有多低了。

    “朕怎麼能跟你們玩兒這個?”皇帝還要裝模作樣的拒絕,斷然道︰“朕是今天宴會的主人,哪有主人跟客人動刀槍的?你們軍部看誰合適就派誰上來吧……德萊賽將軍,富勒將軍!你們不是一直想和聯盟切磋技藝嗎?人呢?”

    被他點到名字的人都立刻擺手向後坐去,一個個突然從粗獷無比的帝國將軍變成了羞澀的小白花。不僅如此其他人還七嘴八舌的勸皇帝︰“陛下往年不也都跟我們一起打擂的嗎?”“是啊是啊,為什麼今年跟聯盟您就不上了?”“陛下,我們會一直支持你的!”……

    海因里希無奈的轉過頭,提著黑金長槍道︰“誰跟朕比呢?——亞倫,要不你就……”

    話音未落他轉頭瞥見卡列揚,仿佛突然找到了什麼好辦法一樣雙眼一亮!

    卡列揚嘴角抽搐,還沒來得及把自己藏在黑熊上將先生的身後,就只見皇帝將黑金長槍往地面上一跺,彬彬有禮的做了個戰前的敬禮手勢︰“卡列揚元帥——你我昔日是戰友,如今又同為使團最高領袖,要不今天就請您不吝賜教于我吧,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