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抱病。

    這條消息是以嚴格星級外交公函的格式發來的,措辭優美,語氣委婉,結尾還有西利亞那龍飛鳳舞的簽名。

    然而從皇帝到帝國將軍,一伙人反反復復傳閱了三遍,都只得出一個結論——挑釁!

    這絕逼是赤裸裸的挑釁!

    從聯盟金水星到帝國新克里姆林宮,中間十二道星空門,航速快的話幾天時間就到了。這段時間人都在聯盟軍艦里坐著,喝的是循環系統里的水,吃的是合成系統里的食物,你倒是說說你上哪兒去水土不服?

    你能有什麼機會水土不服?!

    “元帥不想參加會見儀式,”一幫帝國將軍們頭挨著頭研究了半天,最終搖頭道︰“元帥對這次和談的態度可能會非常強硬,建議陛下考慮重新調整合約方案。”

    這次跟來新克里姆林宮的將領大多出身于聯盟,也就是當年跟海因里希一起被流放去做苦役的難兄難弟們。這些人對西利亞有種愛恨交織的特殊感情,至今仍然用元帥來稱呼他,倒霉的卡列揚同志接受元帥軍餃後被他們釘了無數的小人。

    皇帝把那封薄薄的外交公函拿在手里,狹長深邃的眼楮里閃動著森寒的光,半晌冷笑起來︰“不想參加會見儀式……”

    將領們對視一眼,有脾氣比較直接的便開口道︰“不來不是正好?早看卡列揚那東西不順眼,這次總算沒有元帥給他撐腰了!他媽的誰都別攔我,老子非趁這個機會揍得他滿地找牙!”

    周圍頓時響起一片響應聲︰“就是就是!”“整天吊兒郎當的什麼玩意?”“一定要揍他,還有聯盟那些人沒一個好東西!”……

    “咳咳咳!”朗費洛長老厲聲阻止︰“德萊賽將軍!富勒將軍!”

    被點到名字的幾個人都縮了縮頭,但臉上還是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只有亞倫上將噗嗤笑了一聲︰“怕什麼?卡列揚也就那點小聰明還能看,真刀真槍那就是個戰五渣——”

    朗費羅長老無奈,心說人家憑著“小聰明”支撐了聯盟軍部五十年,飛黃騰達成了新一任元帥,你們幾個能不能實事求是一點?

    不過想歸這麼想,表面上他只能轉過臉裝沒听見——朗費洛長老總領元老院,年紀大資歷深,面對大部分軍部將領時都頗有威嚴,但在亞倫這個一字並肩王面前還是比較氣虛的,只能一個勁沖海因里希使眼色,示意至高無上的皇帝出面來喝止他們。

    然而至高無上的皇帝盯著手中這封精美的公函,刀削般的濃眉微微皺起,沉思片刻後露出了一絲冷笑︰“——戰五渣啊……”

    朗費洛長老︰“……”

    朗費洛長老眼前一黑,不祥的預感從心底油然而生。

    …

    聯盟艦隊隨著夜幕一同降臨,著陸後果然西利亞沒有露面,一輛專車直接把他送到新克里姆林宮的內宮去休養了。

    以卡列揚為首的聯盟使團則從正門而入,遠遠望去只見兩排儀仗隊身著華麗的軍制服,胸佩流甦手持長劍,從行宮正門口一路站下台階,穿過寬廣的宮廷外苑排到最外層的鎏金青銅大門口。卡列揚等一行人的腳剛踏上紅地毯,就只听隊伍前方   開始響禮炮,一連五十二響金紅煙花升上夜空,炸開無數絢麗華美的火花,將行宮雄偉磅礡的建築輪廓映得無比壯麗。

    帝國軍部將領們站在行宮正門口,個個身著黑色帝國軍制服,昂首挺胸氣勢恢宏,在台階最上方一字排開。皇帝海因里希親自站在最前方,雙手交疊在身前,面孔倨傲的微微抬著,目光向下望去——此時卡列揚等人正穿過廣闊的宮廷花園,走到台階下時也抬頭向上一望。

    剎那間雙方目光對上,頓時滋啦一聲閃出無數電光。

    卡列揚想的是︰我擦你MB!故意把最上層台階站滿,是逼著我們站低一級跟你握手對嗎?!

    皇帝想的是︰聯盟那邊傳來的情報竟然沒錯!卡列揚軍服肩章果然是空的!

    正統元帥制服胸前、雙肩各佩一枚金質軍徽,代表海陸空三軍大權,西利亞還另有一柄象征元帥尊位的鈦銀佩劍。而卡列揚這身軍服僅有一枚胸徽,無肩徽、無佩劍,是不是這兩樣東西西利亞還沒給他?

    皇帝眼神稍微緩和了點,伸出手彬彬有禮道︰“好久不見,聯盟的各位。”

    這一刻卡列揚走到台階下,剎那間腦子里已經設計好了應對方法。

    他停住腳步,隔著十幾級金磚台階,遙遙望著海因里希笑道︰“你也好,尊敬的皇帝陛下。”

    皇帝陛下︰“……”

    這一幕簡直滑稽得要命,兩方人馬就這麼一上一下的隔著台階對視,足足半晌過後海因里希若無其事的收回手,問︰“听說元帥身體抱恙,沒什麼事吧?”

    這個元帥明顯指的是西利亞——卡列揚這個多少有點底氣不足的元帥,肯定不能直愣愣反駁說西利亞現在是軍團長,但不反駁又太著相。幾秒鐘尷尬的沉默後卡列揚轉過頭,對莫文中將認真道︰“記得把陛下的問候轉告給西利亞大人,他知道昔日的侍衛長這麼關心他,一定會很欣慰的。”

    昔日的侍衛長︰“……”

    “咳咳咳咳!”一陣詭異的沉寂後,終于看不下去的朗費洛長老用力咳了幾聲,笑容滿面上前一步︰“卡列揚元帥遠道而來辛苦了,快請進來參加國宴吧!”

    •

    雖然帝國方面對卡列揚等一行人表示了堅決的不友好,但國宴規格還是很高的——準備宴會時大家都沒想到西利亞會告病,要是知道的話,說不定給卡列揚弄碗稀粥就不錯了。

    國宴被安排在行宮主殿的禮堂內,整體布置如富麗堂皇的冬宮,高高的穹宇和周圍牆壁上綴了銀白色閃閃發光的冰雪裝飾。地板錚亮雪白,正中有一台巨大無比的長方餐桌,皇家禮樂團在演奏台上彈奏歡迎曲,周圍有身穿禮制服的宮廷女官穿梭來去,有條不紊的一道道上菜。

    帝國將領和聯盟使團是分開在餐桌兩側就座的,海因里希在長桌頂端,左手帝國,右手聯盟——皇帝地位畢竟超然,所以這個安排也不算失禮,但入席時卡列揚一看,發現自己竟然被安排在聯盟席的第二位。

    難怪西利亞堅持告病……卡列揚眼楮微微眯起來,心想他早就料到皇帝能干出這種事了吧?

    帝國這居心也夠叵測的了,把聯盟軍團長安排在元帥上方,這他娘的是有多想挑事兒啊……

    皇帝倒是若無其事的樣子,端著酒杯站在首席,微笑道︰“為了共同抵御外星系勢力的入侵,各位聯盟將軍不遠萬里從仙女星系過來,朕對此表示衷心的感謝!”

    說著皇帝仰頭把酒喝了,帝國和聯盟的人也同時起身踫杯——說是踫杯,但這一杯實在踫得馬馬虎虎,尤其卡列揚和他對面的亞倫上將,兩人連杯壁都沒沾到一塊兒。

    海因里希卻只作沒看見,從女官手里接過一只水晶高腳杯︰“暗星堂恐怖勢力入侵銀河系,只有我們共同聯手,才能維護國家和人民的安寧——第二杯預祝和談取得成功,請!”

    又是稀稀拉拉一陣踫杯,這次很多人連手都沒伸出去就直接仰脖把酒喝了,卡列揚和亞倫兩人甚至變本加厲,杯子里的酒都剩了個底兒。

    海因里希還是裝沒看見,揮手讓侍從們穿梭端上第三杯酒,舉起微笑道︰“這一杯為了西利亞元帥的健康——”

    話音未落叮叮叮叮一片聲響,這次大家終于找到了共同話題,于是都真心多了。連卡列揚和亞倫都心不甘情不願的踫了個杯沿,飛快縮回手去把酒一飲而盡。

    酒過三巡後場面終于不那麼尷尬,朗費洛長老于是熱情的招呼大家坐下開宴。

    幸虧有這麼一個中立人士在,前方的帝國樂團又演奏得異常賣力,場面總算維持了一個表面上的融洽。幾個軍部高官也能勉強笑著聊幾句,話題大多在不敏感的方向上打轉——可惜對仇恨比海深的帝國和聯盟來說,不敏感的話題實在太少,最終他們只能不停討論宴席上的菜、音樂以及西利亞那莫須有的貴恙,十幾分鐘後終于搜腸刮肚的把話都說盡了。

    海因里希低頭喝酒,亞倫有一下沒一下的劃拉肉排,卡列揚沉默許久後終于干巴巴的道︰“國宴非常豐盛,貴國真是熱情好客——”

    亞倫突然抬起頭,不論從表情還是語氣都難掩一種“終于來了”的意思︰“你知道為什麼嗎?”

    卡列揚︰“……因為貴國熱情好客?”

    “不!”亞倫斬釘截鐵道,朗費羅長老一口酒頓時噗!的噴了個干淨。

    然而亞倫上將理都沒理,只無比認真的盯著卡列揚,說︰“——今天是我們帝國的建軍日。”

    卡列揚︰“……”

    你唬誰呢?你唬誰呢?!你們帝國軍史基本靠扯,勝利記錄完全是吹,從沒听講有建軍日這麼一說好嗎!

    卡列揚心中如有一千頭草泥馬呼嘯而過,半晌嘴角抽搐問︰“所以……?”

    “所以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亞倫神秘一笑,轉頭問海因里希︰“陛下,讓聯盟遠道而來的客人也見識一下我們帝國的建軍日傳統吧,怎麼樣?”

    皇帝立刻放下酒杯,拿起餐巾抹了抹嘴,回頭讓侍從官俯下身,用只有兩個人才能听見的聲音問︰“元帥還在房間里?”

    侍從官微不可見的一點頭︰“是,一直在休息沒出來。”

    皇帝滿意了,轉身看見卡列揚莫名其妙的坐在那里,不由極其友善的微微一笑,緊接著轉頭對亞倫只說了一個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