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銀河紀元3452年,聯盟議會號召改選。經投票後,原議長馬卡斯保留原職,道格拉斯孔塞特林代議長被取消職務;除此之外二十余名紫袍大議員被解職,堪稱議會史上最大的動蕩。

    然而更讓人瞠目的是,聯盟軍神西利亞在改選中辭去了元帥職務。

    他的副手兼學生卡列揚,則憑借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高票數,成為了聯盟新一任軍部元帥。

    阿納托利•唐•卡列揚,原蛇夫星系地方軍校畢業生,因成績一般,畢業後在當地駐軍中擔任了普通少尉,八年後因資歷逐步升為上尉。

    蛇夫星系叛亂事件發生時,一批驍勇善戰的低級軍官逃出蛇夫星系,借用商船向聯盟首都軍部通風報信,可惜沿途被盡數絞殺,只有卡列揚僥幸存活,拼死將情報遞到了聯盟最高軍事統帥的辦公桌前。

    此事直接引發了聯盟史上最重要的反貪腐風暴,卡列揚也因此得到西利亞賞識,被調任至元帥近衛隊;六年後,原隊長基恩•莫文外放,卡列揚接替他成為了侍衛隊長。

    卡列揚也許不是軍部最盡忠職守的隊長——最忠心的是他的前任莫文中將;也不是最出名的隊長——最出名的是帝國皇帝海因里希。但他是最得西利亞賞識的,曾多次被西利亞盛贊為光耀軍團第一智囊,喜愛之情溢于言表。甚至後來他任滿外放,還經常仗著元帥的賞識而回來插手侍衛隊的事務,給了他的繼任者海因里希不少氣受。

    在聯盟軍團攻打暗星堂期間,卡列揚第一次接過總指揮權柄,以元帥的名義統帥全軍;此後他多次以加文•西利亞之名征戰銀河,因絕少有敗績,被正式任命為光耀軍團副指揮,兼授中將餃。

    ——雖名為中將,但大權在握,這個時候卡列揚的副帥之名已傳遍全軍。直到聯盟晚期金星要塞之戰後,西利亞因戰敗而被議會解職,卡列揚就正式成為了代理統帥,軍部上下無一人提出異議。

    照這個趨勢下去卡列揚接任元帥其實是遲早的事,但西利亞戰死紅土星之後,聯盟解體,政府流亡,議會勢力大幅度滲入軍部,正式軍餃只有中將的卡列揚無法跟紫袍大議員們叫板。列夫•艾伯爾等人因此成立軍部上將團,成員清一色全是上將,以此抵抗孔塞特林家族等人的勢力入侵;卡列揚便從善如流的收斂了鋒芒,專心在紅土星上搞靈魂投射實驗去了。

    這種勢力上的此消彼長是很自然的,畢竟國難當頭,大廈傾覆,這點個人利益往往連屁都不算。西利亞回歸後卡列揚也沒想很多,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一樁樁麻煩上了︰帝國威脅和議會的反撲都接踵而至,他根本沒時間去為自己考慮;也沒想到會在如此倉促的情況下,被措不及防的推上政治舞台。

    卡列揚元帥上任後,下令將聯盟軍隊大規模改制,從第一到第八軍共計兩百萬兵馬全數歸入光耀軍團編制下。

    加文•西利亞則受命統帥全軍,擔任軍團長一職。

    那天從國會大廈出來時,西利亞把統帥軍服外套脫了,搭在手上。卡列揚手足無措的站在台階上,一貫滿是聰明氣勁兒的臉上此刻全是茫然︰“元帥……”

    西利亞回過頭,“走啊?怎麼了?”

    他們兩人隔著幾級台階對視,艾伯爾上將等人都靜靜的站在不遠處。半晌後卡列揚突然大步走下來,一把從西利亞手中拽走那件軍服外套,紅著眼楮硬要往他身上披——然而他手抖得厲害,西利亞又立刻抬手阻擋,披了半天竟是都沒成功,卡列揚最終伏倒在他肩上失聲痛哭了起來︰“您、您為什麼要這樣,元帥?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五十年來已經證明了我不是這塊料,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還是卡列揚第一次當著眾人的面哭出聲來,那聲音嘶啞得讓人不忍去听。然而西利亞只靜靜站在那里,微微偏著頭,劉海擋住了他的眼神,看不清是什麼表情。

    “我一開始就不贊同這個計劃……現在怎麼辦……這些事明明只能由您去做,我算什麼?我算什麼?!您為什麼要這麼做……”

    站在不遠處的艾伯爾上將也滿臉不贊同的神色,剛要上前勸說兩句,突然只見西利亞把卡列揚推開,一腳重重踹倒在台階上!

    “你算什麼?你現在是聯盟統帥!”西利亞滿臉毫不掩飾的怒火,指著卡列揚喝斥︰“聯盟千萬將士的身家性命都掌握在你手上,所有人都指望著你,結果你告訴我你不知道怎麼辦?!”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只見西利亞猛然抬手從眾人臉上一一指過去,每個被他點到的人都忍不住向後瑟縮︰“——還有你們!這五十年來你們都干了什麼?!簡直不成樣子!改革沒改出成效,打仗也沒打出個名堂!你們是聯盟將軍,不是斷了奶就知道哭的孩子!”

    “我不在的時候把軍部管成這樣!玩忽職守,行賄受賄,派系林立,跟議會糾纏不清!拿著國家的錢貼補自己軍,明知道底下人一塌糊涂都不知道去管,一個兩個比誰都護短!現在情況不可收拾了就知道哭了,還有比你們更沒用的東西嗎,啊?!”

    所有人都膽怯的低下頭,幾個指揮官鼓起勇氣想辯解,卻被艾伯爾上將、莫文中將等人滿面慚色的拉住了。

    “昔日光耀軍團,如今卻是整個國家的笑話!這五十年間難道你們就什麼都做不了嗎?這麼多上將聯合起來難道就真的什麼也做不了嗎!說到底還不是人心浮動,一個兩個都怕成了出頭的椽子!”

    “……莫文中將曾倡導整風運動……”一個副官忍不住顫抖著為自己的長官辯解。

    莫文中將拼命示意他閉嘴,然而已經來不及了。西利亞猝然怒吼︰“那為什麼沒整出個結果來!電子香煙、酒精、致幻藥物在低級軍官中蔚然成風,為什麼不知道拿出軍法來處置!那些在軍中販賣違禁物的,為什麼不知道抓來處決!”

    “別跟我說那些人有議員撐腰,就算抓過來一槍崩了又怎麼樣?殺都殺完了還怕那些議員提著人頭鬧上門嗎!再說就算鬧上門你們又怕什麼,這麼多上將、中將,要是能齊心協力的話有誰上門不能對付?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為你們心不齊!離了奶媽就連路都不會走了!”

    那個開口的副官此時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全身顫抖得差點站不穩。莫文中將滿面通紅的低頭听訓,听一句答一個是,除此之外再沒有人敢發出任何聲音。

    周圍一片靜寂,只听風聲從廣場上呼嘯而過,將士們僵直的身體仿佛一尊尊石像。西利亞面色森寒的盯著他們,半晌冷冷道︰“從今天開始軍部實行整風運動,所有人先回自己的軍團去肅清法紀,隨後卡列揚會挨個帶你們去全軍檢查……聯盟政府墮落了,但光耀軍團仍在。哪怕有一天我死了,聯盟軍團的光耀也不會消失。”

    他轉身向台階下走去,剎那間風將他的頭發呼一聲吹了起來。卡列揚踉蹌起身,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什麼,然而最終卻什麼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

    西利亞卸任元帥的消息傳到帝國時,海因里希正坐在新凡爾賽宮的主殿里听前線軍報,亞倫上將的三維立體投影就站在皇座下方。刀疤男伊薩克中將抬起頭,飛快偷覷了一眼皇帝的臉色,小心道︰“原聯盟中將卡列揚被授餃成了新一任元帥……”

    一陣讓人心悸的沉默後,皇帝緩緩說︰“知道了,下去吧。”

    伊薩克欠了欠身,轉身退出大殿——然而就在他腳步退出大門的剎那間,突然皇座方向傳來重重“砰!”的一聲!

    皇帝狠狠砸了筆,暴怒道︰“卡列揚!卡列揚——!!”

    那聲音中的憤恨和殺意滿溢而出,簡直讓人不寒而栗!

    這算什麼?這算什麼?!多少年的聯盟統帥,說不當就不當了!現在再說元帥這兩個字,竟然是稱呼那個千刀萬剮的卡列揚了!你他媽不是堅持反對聯盟投降嗎,不是要搞軍權獨裁嗎,竟然轉過身就跟我玩什麼退居幕後?!

    ——你就這麼放心,就這麼信任那個只會油腔滑調賣乖討好的卡列揚?!

    狂怒的火焰從皇帝的四肢百骸一路燒上頭頂,燒得他每根神經都在滋滋作響,恨不得立刻把西利亞從聯盟狠狠拖到自己面前︰當初在戍嶸星他拿你遺體當幌子的事全都忘記了?聯盟議會最開始想把你配給他的事都忘記了?!五十年不見,剛一恢復記憶就迫不及待選他當你的繼承人,你倆可真是心心相印!——可真他媽是心心相印啊!

    “這事其實是順利成章的,海因里希。”亞倫上將淡淡道。

    三維立體投影中他的神色平靜堅硬,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卡列揚是元帥心腹,多少年來東征西討都帶著他,早就有意把他培養成繼承人了。這五十年來卡列揚聲勢消退是因為在軍餃上吃了虧,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現在元帥回來,當然第一件事就是給他把名給正了,否則將來一旦有個萬一可怎麼辦?”

    海因里希暴怒道︰“你他媽說什麼萬一!”

    “你明白我說什麼。”亞倫毫無懼色,針鋒相對道︰“萬一哪天帝國和聯盟開戰,以聯盟現在那點可憐的兵力,身為主將能不上戰場?而戰場上炮彈無眼,誰知道哪天又被一炮轟了?這五十年來聯盟軍部墮落得不像話,元帥大概也吸取教訓了,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給軍部找好退路……呵呵,元帥一輩子什麼都沒干,就光顧著給這幫不成器的廢物找退路了。”

    這話其實非常有失公允,但亞倫滿心憤恨,連尾音都有點尖銳了,片刻後又冷笑一聲︰“現在怎麼辦?對暗星堂我們沒辦法,要不捏著鼻子去聯盟找卡列揚元帥和談?”

     當一聲海因里希踹翻桌子,喝道︰“別跟我提那個名字!”

    寬大的辦公桌整個翻倒,沉悶的撞擊聲久久回蕩在大殿里。侍從官從門外飛快的探了探頭,一眼瞥見皇帝可怕的臉色,便立刻縮了回去。

    皇帝如斗敗了的野獸一般喘著粗氣,半晌坐到皇座上,英俊深邃的臉上籠罩著一層讓人不寒而栗的陰霾。緊繃而沉寂的大殿中只听見他喘氣的聲音,半晌才听他冷冷道︰“帝國不承認卡列揚的聯盟元帥地位。發外交公函告訴他們,金水星是帝國的領土,而帝國已經廢除元帥軍餃了,只有西利亞一人才是符合軍法的元帥。要想加入帝國就他媽的把卡列揚給我廢了,不然就給老子滾出金水星!侍從官!”

    侍從官戰戰兢兢走到門外,皇帝怒道︰“給我去找外交部!”

    “陛、陛下……”

    “讓朗費洛長老來見我!”

    侍從官快要哭了︰“但是陛下——”

    皇帝霍然起身,還沒破口大罵就被亞倫打斷了︰“你一定要這樣嗎,海因里希?”

    “你說什麼?!”

    “你一定要這樣嗎?”亞倫重復道,連那略微譏刺的語調都未變化分毫︰“——為了防止西利亞要總攬軍權,你跟孔塞特林聯手,成功拿性別問題轄制了他;他無路可走,于是只能退一步讓卡列揚當元帥,但你又火冒三丈的要跟聯盟打仗……如今暗星堂兵臨城下,你明明知道最好的選擇是跟元帥合作,卻反反復復的一心要把事情搞大,好像恨不得明天就把他逼得反出聯盟一樣。用腦子想想這有可能嗎?”

    “西利亞不是那種被逼到極點就能讓你順心如意的人,操之過急只能適得其反。”亞倫頓了頓,語調中嘲諷的意味更濃了︰“這一點你知道,但你仍然步步緊逼到這種程度,是真的為帝國考慮?還是你個人的嫉妒心和獨佔欲作祟?”

    從皇帝的臉色來看,如果此刻亞倫站在他面前,估計會被狠狠一拳揍到臉上。

    幸運的是此刻亞倫正站在千萬光年以外一艘軍艦里,注視著海因里希可怕的眼神和緊緊攥起來的拳頭,因為用力過猛連手背上都暴出了猙獰的青筋。

    他們兩人就這麼對視許久,皇宮大殿里陷入了死一般的靜寂。半晌海因里希終于深吸了口氣,問︰“你想找卡列揚合作?”

    “我也不想,”亞倫面無表情道,“但他是西利亞推出來的掌權者,不承認他的名分就是悖逆西利亞的意思。”

    ——這是再明顯不過的事實,也是讓海因里希暴怒難遏,竭力想回避的關鍵。皇帝骨節分明的拳頭緊緊抓住皇座上的黃金扶手,一時間連臉色都有些微微的扭曲,許久後終于嘶啞著聲音道︰“我知道了——”

    這四個字從他嘴里說出來,竟有種驚心動魄的嫉恨與殺意,連亞倫都有些不寒而栗。

    “暗星堂那邊的戰局不能再拖了,我會去跟聯盟和談的。我會邀請西利亞及其他聯盟將軍,並將卡列揚作為聯盟軍部的代表……”

    皇帝頓了頓,幾乎一字一頓道︰“……等到暗星堂的問題解決後,再慢慢解決其他問題。”

    •

    暗星堂大舉入境的第八天,雙子座皇帝在帝國邊緣一座叫新克里姆林的行宮設宴,邀請聯盟軍部前來和談,一同商議有關聯手驅逐暗星堂的問題。

    這個地點雖然在帝國,但離聯盟金水星和帝國白鷺星的距離差不多相等,隱約透出一種平等談話的意思。帝國方面對此也表現了相當的重視,整座克里姆林宮被裝飾一新,從海因里希皇帝本人到帝國軍情處的十余名上將都皆數到場,光是儀仗隊就從行宮大門口排出了數公里地。

    為了表示相同的尊重,聯盟方面也來了最新上任的卡列揚元帥、西利亞軍團長、以及七八名重量級的實權將軍——如果不算聯盟大禮堂那次偷襲的話,這也許是兩國間領導人規模最大、聲勢最盛、禮儀最隆重的一次會面了。

    然而西利亞上來就給了帝國一個下馬威。

    聯盟艦隊還沒開到,前線就傳來對方使節一封飽含歉意的消息——不好意思,因為長途奔襲水土不服,西利亞軍團長宣告抱病,沒法來參加行宮門口的會見儀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