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退兵的命令剛傳下去就全軍大嘩,但帝國艦隊軍紀嚴明,半小時前還劍拔弩張的四十萬艦隊很快在廣袤的太空中齊齊掉頭,踏上了全速回航的旅程。

    皇帝坐在旗艦最高指揮室里,面沉如水的放下通訊器,伊薩克中將立刻問︰“情況怎麼樣,陛下?”

    “暗星艦隊已經攻破大熊座65328號星空門,目前在往雙子座北河二進發。第九艦隊那些人跑到醫院去把亞倫架了出來,但到前線一看,敵方人數是第九艦隊的四倍,我們必須緊急回援。”

    “為什麼不從大熊星系調遣當地駐軍?”伊薩克百思不得其解。

    “被全滅了。”

    “……怎麼可能?!”

    “跟暗星堂打仗什麼事都有可能。”皇帝一哂,說︰“道格拉斯•孔塞特林不是送給我們幾個信息密匙嗎,你去聯盟軍情庫看看,以前聯盟跟暗星堂打仗的時候經常一整支艦隊一整支艦隊的失蹤,全是被扔到五維空間里流浪去了……告訴第九艦隊別跟他們硬踫硬,小心空間陷阱,否則被扔進去了真救不回來。”

    伊薩克中將領命而去,過了一會回來說︰“亞倫上將說他知道了。他說他現在還有點控制不住,暗星堂印記隔幾個小時就發作一次,怕傷到人,只能跟親衛說一發作就把他銬起來。”

    皇帝點點頭,站在舷窗前望著遠處瑰麗的星雲,半晌沉默不語。

    伊薩克看看皇帝的臉色,心里盤算半晌,才小心問︰“您覺得……西利亞元帥是怎麼繞過議會,跟暗星堂勾搭上的?”

    雖然他掩蓋得很好,但語氣中還是透出了一絲惱火。

    “他沒跟暗星堂聯手。”海因里希卻緩緩的搖了搖頭,說︰“如果我猜得沒錯,這次尤涅斯只是當了他手里的一把刀……你想過尤涅斯為什麼跑去幽空星拿西利亞的記憶嗎?所有的一切早在很多年前就被計算好了,今日圍魏救趙,不過是計劃的一部分而已。”

    伊薩克奇道︰“什麼計劃?!”

    皇帝沒有立刻回答自己的部下,他望著遠處浩瀚的星海,仙女座M31星系在太空中散發出璀璨的光,底盤緩緩旋轉,絢爛的星海全數倒映在他冰藍色的眼底。

    “尤涅斯去幽空星拿到的記憶是假的。西利亞在五十年前決戰前夕,就料到了銀河大戰的結局是聯盟落敗,于是把經過修改的記憶托付給了幽空星人。不知道他在記憶里放出了什麼暗示,竟然讓尤涅斯不惜為了某個秘密進攻帝國,然後趁我們鷸蚌相爭的時候,聯盟便可以在其後撿得漁翁之利……這就是為什麼機甲鳳凰會自主關機,因為駕駛艙里有遺體,遺體里幽空星人所攜帶的記憶是真實的,跟幽空星上的那個版本不同。”

    皇帝頓了頓,仿佛想到了什麼,嘴角有略微上勾︰“——原來那個字條是怎麼回事,不過是加強可信度的工具罷了……”

    話雖如此,但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工具。那場血淋淋的背叛經過數百年時光,已經凝固成了永難消除的傷疤,但一張莫須有的字條便輕易將它妝點粉飾,成了年少無知的輕狂和錯失一生的誤會。不管尤涅斯信也好,不信也好,總之那張字條引出了西利亞想說的一切︰我們也許回不到過去了,但你還是可以把握現在的;而現在你要的東西,就在帝國。

    ——如果暗星堂不發兵,聯盟也沒損失什麼,這計劃除了一個催人淚下的好劇本以外可什麼也沒費;但如果暗星堂發兵了,聯盟可就解了百萬雄兵臨頭的燃眉之厄……

    “不愧是元帥啊,”皇帝感嘆道,語氣中有點惋惜︰“白費了我一番計劃,本來以為能當場把西利亞清出聯盟軍部的……”

    “難道就這樣沒效果了嗎?”刀疤男也有點肉疼。

    皇帝想了想,搖頭道︰“也不至于。我給他們提出的條件太豐厚了,只要改個名字就能享受難以想象的優惠待遇,你覺得議會那幫人真能不吃這塊從天而降的餡餅?”

    “能拒絕這樣條件的只有兩種人,一是昏聵到極點,不管不顧大字不識的傻子;二是聰慧到極點,意志堅定不為所動的國士——元帥倒是真國士,但架不住普羅大眾都不是傻子。那些議員誰是真想打仗的?誰不想過有權有錢的好日子?到時候消息一傳開,輿論之下人心向背,今日堅決拒絕我的西利亞就會成為承擔他們怒火的最大靶子。”

    刀疤男皺眉思索片刻,問︰“但如果西利亞元帥也答應了呢……”話剛出口他自己就笑了,說︰“也罷,要是聯盟真投降了,也不過每年出一筆錢養著,再過幾年聯盟自己就和平演變了,還省得我們出錢出軍火去打。”

    皇帝卻有不同意見︰“不,西利亞不會投降。”

    這句話聲音不大,但其中語意之堅,如擊金碎石,竟沒有一絲一毫撼動的余地。伊薩克猛一抬頭,只听皇帝又道︰“西利亞了解我,也了解聯盟。正是因為這份了解他才堅決不會投降,哪怕被全軍部的人把刀尖抵到脖子上都不會——因為他知道,從聯盟宣布投降的那一刻開始,所謂的聯盟精神就徹底死了。這個國家將被完全分解,民眾將任人魚肉,整個社會經濟體系都會成為別人的附庸……它永遠、永遠也不可能再成為一個獨立的政權。”

    聯盟歸入帝國體系,說得好听點是一國兩制,難听點就是個殖民星系。當然願意往這血淋淋真相上看一眼的人畢竟少,當大家都在抱著從天而降的餡餅狂歡時,提出反對的西利亞又會被如何呢?

    軍事謀略上我確實輸了,但政治角力你更是一敗涂地……皇帝望著舷窗外漸漸遠去的仙女座大星雲,千億恆星組成兩條絢爛的旋臂,在整個星盤上橫貫纏繞,仿佛太空深處那位傳說中被鎖鏈束縛的古希臘公主。

    “仙女的雙手還被鎖鏈纏繞著呢……”皇帝輕聲道,眼底浮起了一絲冰冷的笑意。

    …

    當皇帝從太空中眺望仙女座星雲的同時,西利亞正把手肘撐在洗臉池邊,吐得差點把膽汁嘔出來。

    洗手間門被反鎖了,靜寂的室內只听見他痛苦的干嘔聲,獅鷲化作光球在空中一跳一跳︰“怎麼會這樣?你沒吃藥嗎?那你是故意的?為什麼反應這麼大?哎呀我說你要不要喝點熱水,我先去查閱數據庫給你設計個特殊食譜……”

    雖然話音很擔心,但這頭蠢獅聲音里那一絲興奮和期待實在是無可錯認。西利亞猛然一把捏住它,在光球嗷嗷的叫聲中抬起頭,冷冷道︰“我吃過藥了。”

    獅鷲︰“……”

    數秒鐘後獅鷲恍然大悟,佩服道︰“陛下真是了不起啊……嗷!!”

    西利亞一指頭把獅鷲彈出去,低頭洗了把臉,隨便一抹臉上的水珠便轉身走了出去。卡列揚正在洗手間外的走廊上等著,看見他出來,臉上瞬間掠過一絲欲言又止的表情,“您……”

    西利亞眼楮向他一瞥。

    “莫文中將已經派兵圍住了公審庭,把所有想闖出去的議員都抓回來了,現在人數一個沒少。”卡列揚立刻面無表情問︰“請問是否立刻開始投票?”

    西利亞點點頭,向公審庭大步走了過去。

    此時的議會就像一桶汽油,隨便給點火星就能爆炸起來。從早上軍部包圍國會大廈到現在為止,整整八個小時過去了,沒有食物、水、不準上廁所,這幫平時養尊處優的議員們終于被逼到了崩潰的臨界點。

    “你們到底想干什麼!這是謀殺!這是赤裸裸的謀殺!”西利亞剛走進公審庭的大門,就看見一個議員衣著狼狽,暴躁不安的站在座位上大吼︰“快給我們食物和水,快放我們出去!西利亞元帥呢?!西利亞元帥在哪里!快放我們出去——!”

    一個士兵立刻上前強迫他坐下,議員還在瘋狂掙扎,但緊接著就被士兵強行銬住,又把他昂貴的領帶扯下來塞進了嘴里,終于唔唔叫著消了音。

    周圍本來還有幾個人想鬧的,看到這一幕都腿一軟跌坐了下去︰“這、這是干什麼,你們不能這樣……”

    莫文中將瞥到門口西利亞進來,立刻快步上前,敬了個軍禮。西利亞面無表情的抬手還禮,示意卡列揚跟在他身後,兩人一起前後走上了候選席。

    整個公審庭被全副武裝的士兵團團包圍,起碼數百把黑洞洞的槍支對準了議員席,大廳各處不時響起小聲的啜泣和嗡嗡聲。高台上紫袍大議員們也受不了了,有幾個特別年邁的只能靠在椅背上,面色難看如紙,眼楮虛虛闔著,看不出神智是否還清醒。

    道格拉斯也很狼狽,兩手撐著桌面才勉強能保持站直︰“你到底想怎麼樣,西利亞元帥?就算把我們大家都困死在這里也沒用的,你當不了議長,聯盟議會也不會被你控制!……”

    “這個時候又知道我是元帥了,”西利亞戲謔道,“真不容易啊。”

    “……”道格拉斯一哽,隨即厲聲說︰“我知道!我知道你就是想繼續掌控軍部,當你那高高在上的聯盟統帥!但你別做夢,聯盟的權力是掌握在絕大多數人手里的,身負叛國罪名的人永遠不可能得到議會的選票!等到首都防衛軍趕來解救我們的時候——”

    底下頓時投來不少期待的目光,但西利亞很快打斷了人們的美夢︰“沒有首都防衛軍了。”

    “——什麼?”

    “沒有首都防衛軍了,道格拉斯先生。八個小時以前當光耀軍團沖進這棟大廈的時候,首都防衛軍已經在他們身後被轟成了碎片,幸存者和憲兵隊一起都下了獄。”

    道格拉斯臉上的表情終于變得很精彩︰“這不可能……”

    “那你就等吧,”西利亞露出一個微妙的笑容︰“你可以等那永遠也不會出現的首都防衛軍趕來救你,或者等選舉結束後,我們會重新組建一支首都防衛軍的。”

    道格拉斯最後的底牌都被推翻了,剎那間沒站穩,踉蹌一下倒在了椅子上。底下那幫議員頓時露出絕望和震驚混雜起來的神色,有些人掙扎呼號,有些人當即激動起身,但緊接著連話都來不及說就因為低血糖而昏了過去。

    道格拉斯喃喃著道︰“你不能這樣,西利亞,你這是在殺人……你這是在堂而皇之的殺人……”

    “我可以。”西利亞平靜道,“我說了這是戰爭。”

    說這句話時他的聲音不高,但透骨的決絕卻直入人心。道格拉斯睜大眼楮抬頭盯著他,仿佛在這一刻重新認識了這個人,半晌才顫聲問︰“你想讓所有人都投票讓你繼續當軍部統帥?不,你是Omega,軍隊那些人根本不可能服你,而且根據軍法你連參選資格都沒有!”

    西利亞久久的看著他,半晌勾起唇角笑了一下。

    這個笑容有點古怪,仿佛是真心覺得好笑,還有點微微的調侃,又有些隱藏很深的諷刺和自嘲。道格拉斯心頭突然掠去一絲懷疑,但還沒來得及開口,就只听他問︰“我什麼時候說要你們選我了?”

    周圍眾人頓時一愣。

    “原光耀軍團副指揮阿納托利•唐•卡列揚中將,因為才能卓越、戰功勛著,被軍部推舉為我的繼承者,即新一任聯盟元帥候選人——卡列揚中將出身于蛇夫星系當地駐軍,已經為聯盟軍部服役近四百年,在一系列大小戰役中取得了不計其數的勝利,我相信議會已經對他非常熟悉了。”

    西利亞反手拍了拍卡列揚的肩膀,完全沒在意後者驚駭到目瞪口呆的臉。

    “卡列揚中將作為我的助手和學生,已經在我身邊進行了上百年時光的漫長學習,一直以來都是個合格的繼承人,有足夠能力來承擔聯盟統帥的重任。今天,我會在這里看著各位投下神聖的一票,直到投出讓我滿意的結果為止。”

    “而在這個結果出來之前,你們將被剝奪從這里走出去的權力——沒有食物,沒有飲水,不能離開座位,也不能和外界聯系。我希望諸位先生們盡可能的快,因為我不希望有人因為饑餓和缺水而虛脫過去。這里沒有醫生,等待你們的是什麼將毫無疑問。”

    冷酷的聲音久久回蕩在華麗的禮堂上空,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的盯著卡列揚,卡列揚震驚茫然的目光卻盯著西利亞。

    然而西利亞對這一切都視而不見,只轉向議員席,禮貌的微微頷首︰“現在,拿起你們的電子板,請投票吧。”

    作者有話要說︰

    注︰仙女座的原型是古希臘神話中,被鎖鏈束縛住的埃塞俄比亞公主安朵美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