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道格拉斯話音剛落,整個公審庭一片靜寂,連根針掉到地上都听的見。

    緊接著幾秒鐘後,突然“轟!”的一下全爆開了!

    這道平地而起的驚雷活生生打在了所有人心頭上,所有人都起身驚慌大叫,甚至連很多頑固派的老議員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中立派和親軍部派更是難以置信,有幾個年紀較大的承受不住打擊,剛站起來就摔倒在地,險些被活活震暈過去。

    隔著沸反盈天的人群,道格拉斯冷冷注視著西利亞,目光如鷹鷲般陰冷凝重讓人生畏。卡列揚忍不住扭頭望了西利亞一眼,年輕的聯盟元帥以同樣的目光回視著道格拉斯,神色間未有絲毫慌亂。

    ——這樣看上去似乎他早有準備,但當道格拉斯那句話出口的時候,卡列揚清楚的看見,元帥臉上閃過了一絲難以掩飾的驚愕和意外。

    其實仔細想想,這件事會發生也很自然︰靈魂投射樣本是Omega身體,又在基因修正的作用下快速進入了成年期,中間肯定經過了起碼一次發情;在幽空星時戰艦上的Alpha只有海因里希、尤涅斯、奧斯羅德等人,不去找海因里希標記,難道去找那幫暗星武士不成?相比之下帝國皇帝已經是個不錯的選擇了!

    但卡列揚想知道的是︰道格拉斯怎麼知道?

    標記剛剛過去不久,連軍部那幫高層死忠也只是根據幽空星上的蛛絲馬跡隱約猜到罷了,道格拉斯又他媽是從哪知道的?!

    西利亞久久沉默著,直到公審庭內的鼎沸人聲終于平息下來,才開口問︰“……你有證據嗎?”

    這話也是卡列揚想問的,他立刻轉頭望向道格拉斯,卻發現政客嘴角浮起一絲志在意得的笑容——

    剎那間卡列揚心里掠過一個難以置信的猜測,臉色當即就微微變了!

    “我有。”道格拉斯說。

    就在這一瞬間西利亞手邊的通訊器響了。

    元帥低頭看著紅屏上閃動的軍部標識,臉上閃過一絲原來如此的表情,抬手按了接通鍵。面色緊繃的莫文中將頓時出現在半空中,立體影像湊到元帥耳邊輕輕說了一句話︰“——元帥,軍部探測到有三個外來集團軍正在仙女座外圍集結……帝國對我們宣戰了。”

    西利亞挑眉望向道格拉斯,那一瞬間他的眼神有點揶揄,但話卻是對莫文中將說的︰“宣戰公函呢?”

    莫文中將搖搖頭︰“沒發。”

    “總得有個文書吧?”

    “沒有。”莫文中將面露遲疑之色︰“但……雙子座皇帝海因里希發來了視頻通訊請求。”

    …

    整個議會都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中。

    雖然底下那些普通議員未必能听見台上的對話,但紫袍大議員卻都听得清清楚楚,此刻全都在震驚中一致保持了明智的沉默——相對于帝國對聯盟宣戰來說,海因里希把通訊請求發到聯盟國會大廈來這件事,倒是更讓人驚詫一點。

    畢竟跨國間的星際通訊是很罕見的,皇帝要把這個電話接通,中間起碼得轉上百個宇宙空間站,層層疊疊不知道要耗費多少人力。他對這番通話的決心之大和行動力之強,也由此可見一斑。

    西利亞頓望向道格拉斯︰“這就是你找來的證人?”

    “我跟帝國皇帝沒有任何私下交往,相反我的人已經預測到帝國宣戰的跡象,並準備好了軍事調令和相應物資——就在你閉門不出的那段時間里。”

    西利亞對他話里明顯的譏刺仿若未聞︰“這就是你找來的證人?”

    道格拉斯笑了起來,他的眼神和表情都明明白白說著“是”,但話卻說得冠冕堂皇︰“我說了,我跟帝國皇帝沒有任何私下交往,我永遠把聯盟的根本利益記在心里。”

    他們兩人對視半晌,西利亞點點頭,對莫文中將說︰“——接。”

    說完這一個字,他便按斷了通訊。

    …

    一束承載兩國之間最高外交通話的信號從數個空間站之間蜿蜒折射,通過近地發射台,轉向軍部、國會、公審庭,數秒鐘後元帥手邊的通訊儀再次亮了起來。

    紅線在空中迅速構出三維立體影像,只見海因里希高大的身影一寸寸出現在公審庭上方,身穿黑色披風及軍服,胸前佩戴銀質國徽,深邃冰藍色的眼楮在議員席上環視了一圈,說︰“真是久遠的記憶啊,西利亞。我是打斷了什麼嗎?”

    和道格拉斯勝券在握的威脅不同,皇帝的表現倒更偏向于若無其事,但西利亞看他的眼神中毫不掩飾的透著一絲譏誚︰“沒有,你來得正好,孔塞特林先生正有話想問你呢。”

    海因里希眼角瞥向道格拉斯,電光火石間兩人的目光在空中對了一眼,緊接著轉過頭來沉聲道︰“我是來遞交宣戰公函的,西利亞。帝國四十萬大軍已經在離聯盟星系不遠的地方集結,下一步就是向仙女座發起進攻——或者說進攻也不準確,你們所在的星球本來就屬于帝國,我們只是來收復失地的。”

    “收復失地……”西利亞戲謔道。

    “是,根據五十年前的帝國成立宣言,銀河系範圍內的所有已知星系及部分河外星系都屬于帝國轄地,仙女座的部分行星也在這個範圍內。聯盟流亡政府能在金水星上盤踞,不過是因為帝國幅員遼闊,邊疆攻打不利,所以才至今都沒能收復失地而已,並不代表帝國就真的不管了。”

    這話完全是睜著眼楮瞎扯——不過大銀河時代發展至今,國與國之間的矛盾歸根結底都是靠實力碾壓來解決,所謂外交辭令,也就是兩群人在那比誰瞎扯得更逼真罷了。

    西利亞對此心知肚明,因此問︰“是嗎,我怎麼記得帝國皇家軍校出版的疆域星圖上沒有仙女星系這塊地方?”

    這話問得非常犀利,但緊接著,海因里希的回答也頗為刁毒︰“你在皇家軍校上學的時候版圖還沒更新呢,打算什麼時候回來看看嗎,西利亞元帥?”

    道格拉斯眼底頓時浮起笑容。

    不出意料審判台上響起一陣輕微騷動,紫袍大議員們互相驚愕的對視著。

    “等聯盟軍團攻陷白鷺星的時候我會上去看看的,順便把被帝國扣下的機甲鳳凰帶回來。”西利亞仿佛對周圍的聳動毫無覺察,突然又笑道︰“還有在皇家軍校擔任研究院長的艾德娜•孔塞特林小姐,不過我想她跟她家人之間應該有其他渠道可以聯系……”

    道格拉斯猝然開口,但剛想解釋就被海因里希打斷了︰“艾德娜•孔塞特林從建國起就是作為戰俘留在白鷺星的,宣戰前她已經被正式拘禁了。不過,如果她願意作為特使向聯盟招降的話,帝國也很樂意幫她聯系你——你需要嗎西利亞元帥?”

    道格拉斯繃緊的咬肌微微放松了——他知道皇帝已經扳回了這一局。

    他們兩人都盯著對方,海因里希鎮定沉穩,西利亞表情里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意味。如果仔細看的話,聯盟元帥臉上也不完全是譏誚,更多還是一種微妙的憐憫。

    這種憐憫出現在這里其實很突兀,因為不論從哪個方面來看,他都是落在下風的那一方。

    海因里希微微皺起剛直的眉,他還在想是不是自己看錯了,就听西利亞開口問︰“你很希望聯盟投降?”

    皇帝沉吟片刻,頷首道︰“是,我信奉不戰而屈人之兵,能在避免戰禍的情況下取得勝利是最好的……如果聯盟能主動投降的話,我許諾將把仙女座劃為特別行政省,以一國兩制的方法將聯盟政府歸入帝國體系之內,並由皇室出面資助聯盟的發展。”

    一石激起千層浪,底下的議員席頓時議論紛紛,連幾個紫袍大議員都難以抑制的露出了異色——一國兩制!

    “皇帝陛下!”一個年邁的議員立刻起身︰“聯盟是一個有著千年歷史的文明政權,從各個方面來說都是高度獨立的,我們決不能屈居于一個小小的行政省!”

    “或者是特別行政星系,自由行政星系,只要沒有聯盟兩個字隨便你們怎麼稱呼自己。”

    議員神色一愣。

    皇帝顯然早有準備,彬彬有禮道︰“早在建國初期我就說過,帝國的興盛不會以將聯盟趕盡殺絕為代價,這麼多年來優待聯盟遺老便是最有力的證明——各位請不用擔心,我承諾如果聯盟政府投降,你們將不受帝國皇室及制度的直接管轄,並且保有自己的政府機關和駐軍,甚至可以沿用現在的文字、貨幣和選舉制度。同時皇室每年還將出巨資來協助發展本地經濟,這筆資金將完全交給議會來自由支配。”

    審判席上響起一陣議論聲,片刻後另一個大議員起身問︰“資金需以何種形式償還?”

    “不需要。”皇帝淡淡道,“作為特別行政星系,你們已經是帝國體系內的一部分了,帝國為什麼要你們還錢?”

    ——話雖這麼說,但改名叫“特別行政星系”的聯盟不過是換了身衣服,內里的核可不需要做任何改變。就算表面上歸入了帝國體系,但第一不接受帝國政府的直接領導,第二可以保有自己的議會和駐軍,文化、經濟、政治制度都不需要做任何改變,這跟現在有什麼區別?

    只是換身衣服就有巨額資金無償注入,雙子座皇帝的慷慨簡直異乎尋常——要知道,聯盟現在最缺的就是錢了。沒有錢就沒法充實軍隊,沒有錢就沒法擴張領土,要恢復昔日聯盟的榮光,可不就少在一個錢字上了?

    況且說句心照不宣的大實話︰等將來軍備經濟都發展好了,可以擺脫帝國單干了,再打起仗來也就有底氣了。聯盟政府已經在多年的流亡生涯中耗盡了家底,如果不借助帝國的力量喘過這口氣來,現在打仗跟送死有什麼區別!

    審判席上交頭接耳了很久,幾個特別年邁的大議員終于像是達成了一致,先前說話的那個議員開口道︰“您的條件非常優厚,海因里希皇帝陛下。但我們還是想知道,您提出這一切的目的是為什麼?”

    這種兩國最高首腦之間的討價還價是肯定不能把底牌露出來的,但完全避而不答也不行。如果皇帝把帝國人民永遠關心友邦發展這種話拿來說,那就是全宇宙的笑柄了;但如果不說這話,又實在沒有其他場面話可以粉飾這場赤裸裸的談判。

    所有紫袍大議員們都緊緊盯著皇帝的表情,卻只見他嘴角一勾,挑起了一絲不懷好意的微笑︰“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啊——”他轉頭看向聯盟元帥︰“你知道嗎,西利亞?”

    那一刻連站在西利亞身後的卡列揚都覺得,如果換做是他的話,現在一定會沖上去把皇帝掐死!

    ——這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能刻毒到這種程度!

    如果他在通訊接通的時候就立刻說自己已經標記了西利亞,那所有人都會認為他在跟道格拉斯聯手作戲;如果他發了宣戰公函後再點出這件事,那有一半的人都會將信將疑;如果他干脆不提這件事,就堂堂正正的開戰打一場,那就能算是個君子了。

    然而現在,在給出一大堆優厚條件後,再當著所有人的面曖昧不明的來上這麼一句……這不是在欲蓋彌彰嗎?

    他到底還想往西利亞頭上潑多少髒水?!

    “為了我?我不接受。”

    出乎意料的是西利亞非常鎮定,他的聲音沒有任何變化,只定定的看著海因里希︰“承蒙盛情,但聯盟不會放棄獨立政體的名字的,請回去準備開戰吧。”

    議員席位上頓時響起更巨大的嗡響,海因里希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點意外︰“不接受?為什麼?聯盟除了換個殼子外沒有任何變化啊,民主的內核和精神不都完整保留下來了?”

    他頓了頓,又仿佛很疑惑道︰“我記得元帥你親口說過聯盟最重要的不是名義,而是精神……現在我廢除名義而保留精神,還傾其所有來幫聯盟人民過上更好的日子,為什麼你又不願意了?”

    西利亞默然不語,側頰仿佛一尊俊美而冰冷的大理石像。

    皇帝目光牢牢盯在他臉上,片刻後古怪的笑了起來︰“還是說——其實在你心里,名義上的獨立比千萬人民的實際利益更加重要?為了保留所謂‘軍人的尊嚴’,或更直接點說是你的尊嚴,連成千上萬將士的性命與熱血也可以棄之不顧了?”

    卡列揚只覺得一股怒意直沖心頭,剛要開口說什麼,突然被西利亞抬手擋住了。

    “你誤會了,海因里希。”也不知道是著涼還是什麼,聯盟元帥捂著嘴咳了幾聲,片刻後才擺了擺手︰“我讓你回去準備開戰,是因為就算你準備了這戰也開不起來。你這番心機不錯,可惜用錯了地方。”

    ——這話里大有深意,海因里希一愣,隨即微笑道︰“為什麼開不起來?帝國艦隊的十萬枚星級導彈已經對準了聯盟的防御要塞,只要我一聲令下——”

    就在這時他低下頭,從立體影像的動作看似乎接起了一個電話,幾秒鐘後臉上表情突然變得難以言喻︰“你說什麼?”

    “什麼時候?……已經到哪里了?……我明白了。”

    皇帝按住話筒,西利亞對他露出一個不加掩飾的憐憫微笑。

    “你怎麼說動尤涅斯的?”海因里希冷冷問。

    “——‘我跟暗星堂的人沒有任何私下來往,我一直把聯盟的根本利益記在心里’。”聯盟元帥聲音里滿是揶揄︰“怎麼了,尊敬的皇帝陛下?”

    尊敬的皇帝陛下什麼都說不出來,只用手把西利亞點了點,才帶著難以掩飾的惱意重新拎起話筒。這次他只對手下講了一句話,非常簡短而且明了,但其中的意思卻不容置疑︰“——傳令下去,帝國戰艦即刻起從仙女座退兵!”